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施菊琴:拒绝“质疑”,全国人大信访局打伤我的肾脏

已有 576 次阅读2012-2-17 16:00

施菊琴:拒绝“质疑”,全国人大信访局打伤我的肾脏

 

 

 

2012215日,继全国人大以“三个月登记一次”“法律规定”201223日把我拒之门外后,第一次去全国人大上访,主要目的是向全国人大递交我的《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要求全国人大领导依法予以答复处理,再次遭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报复伤害,致使我原本2009年、2010年就已经被中共南通政府和公安部打伤的肾脏再次大量出血,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当日下午1437分,我把我《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连同该日全国人大《重复登记单》订在一起,递入全国人大信访局3号接待窗口。该接待窗口一位二十多岁的男接待员一语未发,翻了一翻我的《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凶狠地瞪了我一眼后,撕下我的《重复登记单》,就把我的《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从3窗口内扔了出来。

于是,我再次把我的《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递进了窗口,并问他为什么不收我的《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他依然一句话也不说,并再次把我的《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扔了出来。递进去,又扔出来,如此动作,反复三次,该接待员始终未说一句话!

1438分,见该接待员始终不话,我就也不再问他什么,把《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第四次递进了3号接待窗口内,转身离开3号窗口,准备离开接待大厅。

——“保安!保安!快点儿来”(此时,该接待员终于说话了,这是此次接待过程中,我听到的该接待员说的唯一的一句话)!说着,他向着保安,用手对我指了指我,对保安说——“扔出去”(这是我听到的该接待员今天说的第二句话)!

接到该接待员把“扔出去”命令的的,一位大眼睛的年轻保安,见我欲下《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离开3号接待窗口,他迅速从旁边窜了过来,从窗口接过该接待员递出的《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拽住我,往我的手里塞,一边大声地对我说:“已经接待完了,这里不收材料,拿着你的材料,赶紧的,赶紧的,赶紧的离开这儿”,一边从我的身后,突然重重地把我打倒在地上。

一下子,我就被打倒在4号窗口的地面上了,我的腰顿时的感觉就像断了一样的疼痛,就站不起来了,眼泪禁不住地往一下流,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听到有人在我的身后,对我说:“喂!不要哭了,是我,我来了!想谈问题就不许哭,不许哭了”。我忍着疼痛,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模模糊糊地看到有五、六个领导模样的人和2位警察站在我的周围,他们叫保安把我拖到椅子上,问我今天是来干什么的?对我说:“听说今天没有人打你,你为什么在这里哭,你要反映什么问题”

我对领导们说,我是来交《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的,3号窗口接待员为了不收我的《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就叫保安把我打倒的。

领导们又说:“听说今天是你先骂他们的”。

我对领导们说:“我有没有骂人?我是怎么被打倒的?你们前后左右都有监控摄像,你把监控摄像调出来看,事实就清楚了,如果我骂人了,我接受法律制裁”!领导们沉默,不语……

之后,领导们收走了我的《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叫来多名令保安,把因腰痛已经不能站立的我强行拖拽至全国人大后院内,叫我向江苏省驻全国人大工作组的一位五十多岁的,不肯明确身份的一位江苏截访的女人“谈问题”。我因拒绝与该江苏截访的女人“谈问题”,全国人大就命令保安人员把我拖出了全国人大信访局的门外,全国人大领导对我的《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反映的问题未作出任何答复或处理……

 

2012216日,经北京市丰台区南苑医院检验,我的肾脏大量出血,挫伤严重,急需入院治疗,医生警告有生命危险。我因无钱医治,被迫放弃入院治疗。目前,因肾脏出血,伤痛严重,不能站立,卧病在简易租住屋内……

 

 

(北京市丰台区南苑医院检验报告)

 

2012215日,施菊琴《重复登记单》)

 

 

 

2012215日,施菊琴《对全国人大信访局领导的质疑》书)

 

 

 

申诉人:施菊琴

日期:20120216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9-5-25 09:2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