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38|回复: 3
收起左侧

廖祖笙:在纳粹化中“依法治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5 15:4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廖祖笙:在纳粹化中“依法治国”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四十七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自从有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维稳”机制,这个国家在方方面面,就有了明显纳粹化的倾向。许多合法权益遭受不法侵犯的国人,非但得不到国家正气的守护,反而被反向运作的国家机器,一再当作犹太人一般对待。即使是在“新政时期”,这种危险的倾向,也并没有出现明显的改观,在有些层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愈来愈多苦难的国人,像是二战时期的犹太人一般,如履薄冰,荆棘满途,苦苦挣扎在黑暗的中国。

中国的人权指数在近年不断出现直线下滑,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政法系,从上到下烂透了的政法系,还是像周永康没倒台时一样,在公然践踏法治和人权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一路裸奔。被扣以莫须有罪名的良心律师、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等等,在你上任以来,不知凡几;被进一步雪上加霜的衔冤负屈者,也同样是压肩叠背。整个国家在有些层面更是乌天黑地,已是再没有了起码的法理可言。

在这般残酷的现实面前,所谓的“法治”,所谓的“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变成了一而再、再而三的自打耳光和反讽。当一个国家沦落到了白纸黑字的法律,一再可以被“执法”者们公然践踏成草纸之时,当律师精英们在“法治国家”,也都已是岌岌可危、自我难保时,便也意味着这个国家,正以更快的速度滑向纳粹化的深渊。不断自毁长城的党国,也由此无可避免,潜藏了太多不可预知的变数。

你在“反腐”中所表现出来的“强势”,曾让苦难的国人一度寄予过厚望,可在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中,这样的热望于国人正在一天天消减。已经有太多的社会期望值,在更为明显的纳粹化倾向中变得竞相落空。若在一人一票竞选总统的国度,我相信还愿意将选票再投给你的国民,在这般状态中将会是少之又少。“强势”的你,在横行不法的政法系面前,也还是像你的前任胡锦涛一样,又变成了一个名誉主席,对其一样是无法施以有效的约束。

京城冤民一如既往张袂成阴,你在出国访问时,也总是遇到有些冤民冒死拦车向你喊冤……你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国家在滑向纳粹化深渊的过程当中,已有太多国民被强行佩戴了无形的五芒星,被气焰嚣张的纳粹新变种,总是当作犹太人一般对待。你说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难道是在同一个国家,同一片天空之下,一群执掌了公权力的国人,可以毫无底线,就连起码的法理都不讲,一再汹汹欺压、迫害、凌辱另一部分国人?

在纳粹化中“依法治国”,这个所谓的“法治国家”,就永无真意义的法治可言。剑拔弩张的官民对立,就永难有真正平心静气得到和解的那一天。倘若就连民心都没有了,外强中干的党国,还能有什么?一旦发生外来侵略,党国是能抵挡十天呢?还是能抵挡半个月?为有效改变这种已经严重危及国家安全的局势,“新政”究竟做了哪些行之有效的工作?那些目无法纪的执掌公权者,将数目如此之巨的国人,无尽无休当作犹太人一般对待的底气,究竟何来?

习近平先生,你不妨设身处地想想,倘若你也同样是一介草民,倘若你的胸前同样被强行佩戴了无形的五芒星,你在这样的“法治国家”,你又将何以自处?你是不是也会一样感到无所适从?一个国家荒废得就连杀人的事、抢人的事、整人的事都没人管,受害者在漫漫长夜中,非但得不到起码的公道,反而还要被野蛮公权一再压迫、凌辱、残害等等,对于这种明显纳粹化的国家,你是否也还能由衷爱得起来?

换作是我吧,先生你又会怎么想怎么做?我家今天又来了一个政法委副书记和一个公安,说要给我在本地找份一两千元的工作。我说免了,遑论我在长期遭受迫害中,已欠下了不少债务,光是在泰宁我家每月的最低生活保障,也要在三千元上下,正如他们所知道的,我已计划到外面去打工。公安说,若我不在泰宁,他们就还会是像过去那样,满世界去找我。这便也意味着,你主导的这届“新政”,对我家而言,也还是没有起码的人权可言。我原先工作在外时,我夫妇两头的亲友遍遭国保的骚扰和惊吓,我的母亲和岳母,也都先后蹊跷遭受重创。

在校园之内虐杀无辜学子的魔鬼,从2006年起,就已逍遥法外到今天,谋杀案的受害家属,反而成了“维稳”体系的被监控者,被时时刻刻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被当作一棵摇钱树一般,哪怕生息环境再怎么恶劣,也得纹风不动扎根在那。要想换个地头谋生,就得让“维稳”者们,时刻掌握其行踪,否则其亲友就无法免于再被骚扰和惊吓,凭什么?这种早已跨越了人类底线的变态“维稳”,所表现出来的,是德国纳粹对待犹太人的惯有作派,是对法治精神不折不扣的反动。要我一家长期处在饥饿的边缘,陪同人玩“维稳”的把戏,对不起,我夫妇俩的共识是,哪怕是会再沦为乞丐,也宁可要饭在他乡。我们已没有了家乡,我们的家乡同样也已沦亡。犹太人与新纳粹之间,实质不可能会有什么共同语言。

习近平先生,这般“依法治国”,真是让人欲哭无泪。我不过是希望当局善待百姓而已,苦心养育了16年的儿子被虐杀了不说,我的一家老小在这近11里,也一再被如此这般给无形虐杀着,就连想要吃上一口饭,都已是变得难上加难。已然纳粹化的党国,给我家所造成的伤害,纵然用一座金山银山,也弥补不了我家的惨痛之万一。在整个国家已是没有法理可讲的情况下,我只是无奈地想要自食其力,想离开又一块伤心地,去从事我原本就不喜欢的工作,去打份工,借此暂度难关谋生而已,都还是要被这般没完没了缠住不放,这与要将我彻底逼死逼疯,这与杀人不见血,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

习近平先生,在纳粹化中“依法治国”,于“法治国家”深感无奈和恐怖的,已远远不只是我一家。长此以往,这样的“新政”,在历史的书卷里留下的,只会是同样黑暗的记录。对于你主导的这届“新政”,与许多苦难的国人一样,我也已不敢再寄望什么。你也同样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我唯愿你还能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设身处地为我家想想。请你责令政法系及早给我家办三本护照,请你发句话,可以让政法系网开一面,早一天放三个犹太人出国。我倦了,更多想的是怎么将年幼的女儿养育成人,不要再强迫我说道挂羊头卖狗肉的“依法治国”。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4月15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4月1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924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226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因锐评刘云山被“不作恶”的谷歌删除)
廖祖笙推特:https://twitter.com/liaozusheng(在“欢迎批评”的禁评时代推特账号被冻结)
廖祖笙邮箱:曾有的谷歌邮箱、雅虎邮箱、微软邮箱全部被禁用
廖祖笙电话:13062499969
发表于 2017-4-15 19:0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快到了揭竿而起的时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6 07:46: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ellyou 于 2017-4-16 07:56 编辑

[转贴] 王岐山再次强调: 党领导一切。

三月五日,在两会北京代表团的分组审议会上,王岐山说:“在党的领导下,只有党政分工,没有党政分开,对此必须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王为此提供的理论依据是毛泽东的“最高指示”:“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王岐山是现任中共七名政治局常委中口才最好、能力最强的一位,年轻时思想开明,曾是所谓“改革四君子”之一。王掌管中纪委,是习近平反腐败“打老虎”的得力干将,习执政四年所获得的反腐政绩与“崇高威望”(张德江语)一多半与王岐山有关。所以人们相信,王岐山虽然在常委中排名老六,而实权则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某种程度上,当今高层结构是“习王体制”而非“习李体制”。王岐山否定党政分开,应该代表了他与习近平的共同想法,或者说,他这是“代圣上立言”。
  
与其他几位政治局常委照本宣科、小心翼翼的谨慎“话风”相比,王岐山一向比较另类。他说话直率、随意,有时滔滔不绝、慷慨激昂,有时一语中的、切中要害,且不刻意迴避敏感话题。他大概是本届常委裡唯一一个公开提到过政改、宪政、司法独立、党政分开的人。不过,他的敏感言论与他未做官、未做大官时的言论大相径庭,毫无锐意改革意识,不仅没有给期盼政改的人们留下一丝希望,反而给人兜头泼下了几大盆凉水。
  
两年前,也是在两会前后,王岐山会见美国着名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王慨歎中共反腐“自己监督自己,难啊”之后,福山发问:“不知中国的宪法能否做到rule of law(法治),并司法独立?”王岐山立刻斩钉截铁地回答:“不可能。司法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之下进行。这就是中国的特色。”他并反问福山:“宪法是文件、也不就是人写的吗?”
  
就在此番对话几个月前,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刚刚通过了洋洋洒洒数万言的《关于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那份《决定》虽然十多次提到“党的领导”,但在不明就裡的外国人看来,“贯彻落实宪法”、“依宪治国”近乎宪政,“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近乎法治,而“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则近乎司法独立。如果是其他常委与福山对话,大可以对福山的提问不置可否,而是用四中全会的官话、套话去敷衍搪塞,但王岐山却直截了当地给出了否定答桉,且毫无歧义地说明,之所以中国不可能rule of law并司法独立,唯一的症结就在“党的领导”、“中国特色”。听起来,这既像是对“党的领导”的维护,更像是对“党的领导”的挖苦,而这就是王岐山的独特“话风”。去年底,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誓言“向司法独立亮剑”,话已经说到了粗鲁蛮横、攻击性十足的地步,但周强很有底气,这底气来自于“党的领导”的霸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16 08: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司法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之下进行 --- 其真实含义是红色权贵大佬们一定要对司法有最终决定权。

在政治、经济领域,也是如此。总之,红色权贵们一定要牢牢掌控一切,绝不放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