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14|回复: 2
收起左侧

千年大计开门红?华北发现17万平米超级工业污水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0 06: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江在华北地区开展工业污染调查期间,在河北、天津等地发现超大规模的工业污水渗坑,这批渗坑面积大,存续时间长,或已对当地的地下水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
  位置: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南赵扶镇
  面积:约170000平方米
  状态:废水呈锈红色、酸性
20170419141823493.jpg

20170419141823376.jpg

20170419141823865.jpg

20170419141823192.jpg

20170419141824583.jpg

20170419141845228.jpg
位置: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南赵扶镇
  面积:约30000平方米
  状态:废水呈锈红色、酸性,由于存放时间长,已大量渗出。
20170419141859474.jpg

20170419141859519.jpg

20170419141859539.jpg

20170419141859434.jpg























发表于 2017-4-21 05:3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北现多处“超级工业污水渗坑”

原标题:华北现“超级工业污水渗坑”,该负责的还有谁?

挑灯看吴钩 于 2017/4/19

    18日,一则《华北地区发现17万平方米超级工业污水渗坑》引发广泛关注。文中披露,河北廊坊大城县和天津静海区“潜藏”多处工业污水渗坑,最大一处达17万平米,或已对当地地下水安全造成威胁。19日下午,环保部表示,将会同河北省政府立即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有关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开。据说,在河北、天津等地发现超大规模的工业污水渗坑,这批渗坑面积大,存续时间长,或已对当地的地下水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

4889094.jpg

    就看消息的标题,就惨不忍睹。再看现场的污染图片更是触目惊心。这可是断子绝孙的事啊!可怜的华北人民真是生不如死,天上遭受毒霾的戕害,地下又遭受工业污水的毒害,难怪此消息一经报道,网上骂声一片,有的网友甚至称此举丧尽天良,将污染者判处死刑也不为过。

    网友的愤怒我能理解,可是,出了这么大的污染事件,而且污染的还是地下水资源啊。光处理非法污染企业就行吗?这件事仅仅是污染者的责任吗?几十万平米的大坑,这可不是能捂得住的,也不是能几天就能形成的。为什么这么大一片工业污水渗坑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么长时间,竟然要等媒体爆光环保部门才看得见?

    通过从网上追寻得知,《华北地区发现17万平方米超级工业污水渗坑》这篇报道是“两江环保中心”发布的,后来被媒体转载才引发关注,继而环保部才知晓华北这个“17万平方米超级工业污水渗坑”的。而“两江环保中心”是重庆两江志愿服务发展中心的简称,不过是一个2011年8月正式在重庆市民政局登记注册的民间环保组织。

    西南距离华北有几千里,一个远在重庆的民间环保组织在几千里之外都能发现华北的这片污水,为什么近在咫尺的北京、天津、河北三地,不约而同的都发现不了自己家门口的这些“超级工业污水渗坑”?特别是身处京畿的环保部,还需要媒体的提醒和告知后才知道进行调查,为什么京津冀能集体失明?难道这其中真有不可告人的勾当?

    据两江环保组织称,在过去的调查中,两江在河北黄骅、沧州、石家庄等地都发现了大量的渗坑,涉及化工、皮革、金属加工等行业,对当地的地下水、土壤都造成了长期且重大的污染。而且已将以上信息报告给环保部和当地环保部门,并将尽最大努力推动问题得到解决。

    看到这个民间环保组织的“所作所为”,真是让人无言。我觉得触目惊心的不仅仅只是华北地区的那些超级工业污水渗坑,而是京津冀三地相关政府的懒政和不作为。正是政府的不作为才导致了非法排污者的肆意妄为。如果我们的政府能尽点责,华北的这些“超级工业污水渗坑”能出现且存在这么久,能给重庆这个民间环保组织发现的机会吗?

    虽然环保部表示,将会同河北省政府立即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有关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开。可我觉得华北的“超级工业污水渗坑”必须有人负责,而且应该负责的不仅仅是非法污染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1 05:4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沈彬

    4月18日,民间环保组织“两江环保”披露,在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赵扶镇和天津市静海区内,发现面积超万平方米的多个工业污水渗坑。巨大、诡异的蓝色、玫瑰红、铁锈红的水面,看着让人毛骨悚然……华北污染渗坑事件,得到国家环保部的关注。

    之后,最大的两个渗坑所在的河北省廊坊市大城县政府做出回应:一、坑里的强酸,是2013年两个农民私自倾倒的,并不是工厂的污染排放。二、他们在2014年已经选择了两家公司进行治理,但是效果并不明显。三、两个渗坑治理工程,已列入2017年县政府重点工程,预算高达3848万元。四、今后一定举一反三。

    首先,客观地说,大城县的反应还是比较及时,态度也是相当诚恳的。但“责任”应该由谁来背呢?

    检索新闻就会发现2013年的确有这么一条新闻:《两村民偷运废酸倾倒至大城县 污染环境被判刑》。2013年5月26日,被告人张某和李某将部分废硫酸液运至大城县西留各庄大坑旁边倾倒,之后,两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坦白,依法予以从轻处罚”,被判决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5000元。两个农民只被罚了5000元,而政府却要花3848万元来治理污染。如今,两个农民早已刑满出狱,但是20万平方米的两个污染渗坑还在威胁环境安全。

    虽然这件事情上,大城县政府很“躺枪”,并不是因为放纵化工厂排污造成的,是两个农民非法排放强酸造成的,但是,4年过去了,“旧伤”可能还没痊愈,政府的治理污染作为,就没有需要检讨的地方吗?

    2013年3月污染,直到一年之后的2014年4月才开始第一期治理。又因为“技术原因”,屡次出现水质反复,一家治理的公司“以各种理由拒不执行”,另一家被告上法院,被取消了合同,一直拖到如今。

    要反问的是,如果不是这次民间组织意外“发现”这么触目惊心的污染渗坑,治理还要拖到猴年马月?当地对于污染治理,本身是不是存在“压力递减”的问题?

    之前,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之后,环保部的机关报——《中国环境报》直接挑明了环保工作“压力传导层层递减”的问题:一些地方“存在违法违规‘搞变通’‘打折扣’等现象,对环保工作要么自我降低标准甚至不执行国家行业相关规定,要么主动放松要求,推迟完成时限。”

    其二,之前被曝光的污染渗坑有3个,大城县认领了2个,剩下的呢?

    第三处渗坑,位于天津市静海县佟家庄村以东,高铁铁轨正下方西侧:有七八个水坑,其中一个呈黑色,另外两个则是土黄色,黑色渗坑的污水为强酸,PH值为1-2。目前,环保组织已经向天津市静海区环保部门做出通报了,反馈结果呢?是谁造成的污染?为何长久以来没得到有效治理?又是不是“农民倾倒”的呢?

    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责任。责任是逃不掉的。大城县应该承担自己的责任,但也不能成为“背锅侠”。这次的华北污染渗坑事件,并不能到此为止,更不能暗渡陈仓。

    其实,之前,情节恶劣、危害严重的污染事件,遭遇虎头蛇尾的并不是没有过。比如,“腾格里沙漠腹地巨型排污池”案。2014年9月新华社、《新京报》同时炮轰:粗壮的黑色橡胶管道插入沙漠中,黄沙映衬下的巨大黑色淤泥池,让公众震惊。但当时沙漠周边省份的官员还是打起了“太极拳”。直到当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对此作出重要批示后,事情才开始起了变化。但是,第二年2月,媒体通过航拍,发现腾格里沙漠还有巨大的排污池,有的甚至被精心伪装成鱼塘。

    所以,还要追问的是,在华北平原上,在首都附近,在“千年大计”的雄安附近还有多少这样的渗坑?还有多少个已经被政府写进报告里,却没有拿出实际解决方案的污染源?

    更要追问相关职能部门,对于摆在眼皮子底下的污染,为什么长期以来缺乏“痛感”?非要等舆论集中炮轰之后才痛定思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