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710|回复: 0
收起左侧

赵鑫父母被抓走前质问警方录音热传 血泪控诉共产党 义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1 11:0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生于4月1日晚间的太伏中学命案近期成为焦点新闻。日前网传一份被软禁的家属和警方20分钟对话录音。对话中,死者母亲多次表达对中共的不满,对于警方安排的“住宿”实为软禁,讽刺地说“谢谢共产党,非常感谢。”新华社的报道披露两名记者,在当地采访时遇到的地方政府的各种干扰和阻挠。自由亚洲4月5号的报道指出,围殴赵鑫致死的5名同校学生中3人为官二代。

赵鑫惨死,其母悲痛欲绝(网络图片)
发生于4月1日晚间的太伏中学命案持续发酵。中共当局4月2日声称死者赵鑫符合“高坠伤特征,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死者家属严重质疑此结论。
近日,微博号“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发表发文称:在愈演愈烈的太伏中学事件中,各类新闻报导虽然也有十数篇,但是内容基本一致,详情干货很少。当地政府舆论应对的能力差到令人发指,对公众知情权严重缺乏最起码的尊重。。。
博文称,发布两天之前泸县警方和教育局与死者父母的对话翻译全文,录音全长20余分钟,对于了解太伏中学事件的真实情况,有难得的参考价值。
录音对话中的人物有警察、教育局人员,死者父母。因家庭离异,死者的监护人是其父亲。
【孩子母亲】我是孩子的母亲,如果说你们坚持认为这是从高楼坠落导致的伤印。我,是孩子的母亲,我再一次从那上面跳下来,你们再检验,可以吗?
【孩子母亲】看着孩子,他经历了什么,他有多痛,你们所有的男士不懂,我是他的母亲,我懂。他有多痛我懂,十指连心,儿,就连着妈,因为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他有多痛你们懂吗?你对我说是从楼上摔下来的,你看他的伤,你们还要去剖他一刀,你们忍心吗?
【孩子父亲】你们都听我说一句,你们都确定是从5楼上摔下来的是不是,确定?(【警察】是的)你们先把我的这句话回答了再说,(【警察】确定)
【孩子母亲】没有必要说了,及时给你们反应?大家都是看得到的,为人父母的人呀,就看那个伤,你们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孩子家属】为什么不等我们家属来了再把孩子拉走?为什么?
【孩子母亲】现在你们是扭曲事实。
【家属】太污、太黑暗了。
【警方】希望家属理性对待。【家属】很理性我们。你不用再说这些了。
【警方】对你们来说网上一些无事生非的情况,我们要制止,比如有些要制造事端,要去炒作打横幅举标语。
【女家属】啥子叫炒作,我是娃儿的妈!我会拿我娃儿的命来炒作啊!
【女家属】我说一下嘛,现在我还是活着的,你可以把我拉去全身检查,然后我走我儿那里跳下去,我就从那跳下去,然后你们重新给我尸检,你就检查我就行了。如果我的跟我儿的是一摸一样的,他爸爸就接受了,如果不一样,重新给我个说法!
【警察】生命诚可贵。【女家属】生命诚可贵,好,你既然说出来了生命诚可贵,14岁的娃儿,他是学生,他还是个未成年的娃儿,我想问你,他的生命贵还是不贵?!
【女家属】我的情绪很镇定,没啥子的就是有个不服。【男家属】对你政府不服,对你教育局不服!
【母亲】对公安机关不服!你们商商量量的就是这样,你们连夜开会的决定就是我的儿是从楼上掉下来的,需不需要现在把我拉去检查,马上我从那上面跳下来你们再检查,结果也没关系,我死了只要我的儿能有一个清白的答案就可以了!
【母亲】问题是现在很明显公平吗?公正吗?
【母亲】不管是你们说我们闹事,你们说我这样子,为我儿讨公道就叫闹事,你们要拷我,我们不闹事,或者我和孩子爸爸就在门口跪倒,给上天,过路的都看一下,你们什么时候给我们满意的答复了,我们就什么时候起来。现在我们没得任何人,我们又没得当官的,又没得硬的后台,我们又没得当官的亲戚朋友的,我们无能为力,就是一个平民老百姓啊,我们无能无力啊,我的儿就这样子死得不明不白,我们无能为力。你们共产党,共产党的官员来给我解决啊,你们这样不解决嘛。
【母亲】我就有疑问了,就连校长都说了两三点钟的时候还有时间去摸我儿的额头在发烧,3点钟就确认他死亡!
【父亲】这只是一个时间段,这只是一个时间段而不是一个时间点。
【母亲】你说这些话让民众怎么样去信服哦!你作为一个法医,我不晓得你咋过说的出这些话。
【警察】希望你们积极配合我们公安机关。
【家属】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说的小孩高处坠落,他会翻几个身吗?为什么地上没的血呢?我看他们发的视频都没得有血。你那个怎么翻得身呢?我们看到的背什么(听不清)。
【母亲】为什么他的一只手是反着的(背着的)?
【警察】现在也是反起的啊,并不是每一个高坠尸体都是一模一样的。
【家属】我从5楼那么高的地方下来,那个是啥子概念?你自己跳下来是啥子概念?(土话?听不清)
【母亲】你们是共产党的人哦!共产党的人哦!
【母亲】我们没有势力,现在把我拉回太伏中学去!
【母亲】你们安排了,做好了准备,把我们套起的,把我们软禁。现在我们要回学校去,我们没得很厚的背景,我们就希望你们当官的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就行了。

新华社记者采访如入“敌占区”
太伏中学命案发生后,清明节这天,新华社发文《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需要多久——三问四川泸县校园死亡事件》。石扉客在其微博中发文表示“两位的采访很不顺利,或者说采访基本还没完成。”
文章披露,看在新华社记者的面子上,当地采取的那些措施还算是客气的,更多的情况是半夜查房,派车跟踪,强行赶走,切断交通,直接殴打,设套陷害等等。总之,进入案发地区,仿佛进入敌占区。
更厉害的釜底抽薪之举就是直接设置监控黑名单,将已报导或者准备来报导当地负面新闻的记者纳入其中,违法动用技侦手段,将其陷入大数据监控的汪洋大海之中。
最后文章认定“谁封锁信息,谁就理亏。”
网友爆料图片来自网络
网友爆料图片来自网络
网友爆料图片来自网络
网友爆料的死者赵鑫寝室人员名单图片来自网络
据自由亚洲4月5号报道:“泸州市泸县太伏镇警民冲突过后,有民众向本台反映,围殴赵鑫致死的5名同校学生,其中3人的身分已确认,均为官二代。
阿波罗网据网友爆料称,“泸州泸县太伏镇涉案凶手中有三人,分别为镇长雷鑫平之子、太平镇派出所所长田安军之子、太伏中学校长彭传彬之子。更令人震惊的是,当地知情学生网上爆料说,赵鑫当晚根本就没回寝室睡觉。是被打死后扔下楼,许多学生都知道,但学校下了封口令,谁说抓谁。”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