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93|回复: 0
收起左侧

极权制度的本质与反自由的特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8 13:20: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认知(五)


极权制度的本质与反自由的特性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可以肯定的是马克思、恩格斯这两个大胡子都不是中国人,猥琐大叔列宁也不例外。他们的理论与学说毫无疑问都属于西方那一套。绝不引进西方那一套,这不是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的自打耳光吗?文化也好,政体也罢他不存在中外之分,只存在优劣之别。马恩列关键不在于他是西方人还是中国人,关键在于马克思阶级斗争理论本身就是扼杀自由的错误概念,它不但不会使人类通向天堂,反而会制造阻隔天堂的血海,而能驶过血海进入天堂的就只有政治局的那几个恶棍。

  马克思认为阶级矛盾是不可调和的相互对立,问题是如果自己的父亲是一个贫下中农,而自己却是一个拥有财富的资本家。试问儿子与父亲之间因财富不同,是否有不可化解的阶级矛盾?常识告诉我们这种事情不但不会发生,反而父子之间的亲情会改变他的阶级出身。既然阶级是可以变换的,那怎么可能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呢?中国古代的科举制朝为种田郎,暮登天子堂的身份转变,又如何解释阶级斗争的合理性?

   马克思曾预言社会主义革命将首先在资本主义发达的国家发生,结果革命却发生在他最看不上眼的落后俄国。俄国的工人阶级是绝对的少数,49年之前的中国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事实证明贫穷才是产生他们主义的唯一土壤,马克思所反对的不纳税无代表的政治模式,早已被无代表不纳税的全民普选所取代。如果说那个时代他有其存在的合理性,而现在他已完全丧失了存在下去的价值,因为他当年鼓吹用暴力所争取的权利,现在在民主制度下不但实现了而且还超过了。公然地鼓励人们使用暴力,不经法律程序剥夺个人的私有财产正是他的邪恶所在。历史已经证明无产阶级砸毁了世界,得到的仍然是铁链。因为不尊重个人自由权利的行为,注定它是通往奴役之路的捷径。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如果说马克思是邪恶理论的提出者,那列宁就是将邪恶理论变为可操作性实践者。列宁式的政党融合了被马克思所鄙视的,法国布郎基主义社团的组织形式,共产主义先锋队即是一例。只在乎目的,不在乎手段也是布郎基主义与马克思主义高度吻合的地方。马克思之所以看不起布郎基主义,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大的歧异,而是源于社会主义的通病,他来自于恶棍们自视甚高的狂妄。列宁式的政党系统地使用暴力,也一直是恶棍们用来对付我们的法宝。

   列宁绝对是现代集中营的创立者,没有之一可言。斯大林又将它发展成一种奴隶制的经济模式,希特勒只不过是列宁与斯大林的小学弟而已。恶棍们因主义所特有的超越性狂妄,从而演变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奴役与思想改造相结合的劳改营制度。四九至七六年整个国家都是一个集中营模式的存在,它对国民的奴役填补了中国没有奴隶社会的空白。劳改营管理模式与户籍制度是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它与中国古代的编户齐民有本质上的区别。表面上看他们都是行政户籍管理,都有登记个人信息的特点,但是编户齐民不干涉人民迁徙的自由,更没有将人民因从属的职业而被定义为某个阶层,限制他们原本应有的自由权利。

  古人城乡的差别取决于居住地,而现代城乡的差别却取决于行政主导的户籍制度。失去土地的农民进入城市,不管他的职业与农业是多么的不相干,他都不会被称之为工人或城市人,而是被不伦不类的定义为农民工。农民工同样生活在城市,同样为城市作出贡献,但他却没有城市人的任何社会保障。他的的子女还会低人一等的不被接纳,不得不回原籍完成学业。这不是制度设计上的不合理,而是人为的将原本平等的国民打上屈辱的烙印,以户籍的名义剥夺了国民的权利。#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高考分数的不同,不是取决于地域间的素质差异,而是取决于准奴隶制度与自由为敌的特性。享受到低分的学子们,你不应该有异于他人的优越感,应该感到绝对的耻辱,因为恶棍们认为你们是白痴,所以才给你们特殊的待遇。高分压迫的学子们,你们更应该感到耻辱,因为我们有同样的义务,却不能享受同样的权利。如果你不是恶棍们的儿女,帝制时代的朝为种田郎,暮登天子堂也永远轮不到你们。社会主义接班人的鬼话针对的不是不同分数线的学子们,而是恶棍们向自己的儿女传递红色基因隔代相传的利己信号。奉劝各位同胞不要自作多情,我们做不了他们的接班人,我们能做的就是让他们滚蛋。

  将中国近代史定义为阶级对立,无产阶级不断壮大的过程,以此引申出只有暴力革命才能解决此一历史循环难题,是完全不真实的胡言乱语。中国古代的民变并不是因为可自由买卖的土地兼并所造成的,而是由于暴政与饥荒所导致的。暴政者如秦朝民变,饥荒者多为自然灾害掺杂着行政管理的失当,如明朝民变。历史上因失去土地而破产的农民,据我观察要么是变为佃农,要么是因为没有资产,从而丧失娶妻生子的能力,最后自然消亡。在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无产阶级不断壮大这一现象,他只是社会问题的一时呈现而以。#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打天下,坐天下在恶棍们那里更没有合法性可言,因为他们标榜的是要消灭人剥削人制度,要做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目的是解放全人类。问题是现在人类没解放,他们却解放了,他们提前进入了他们许诺的天堂。而在他们的天堂,土地不是我们的,儿女不是安全的。在他们的天堂里我们既没有先祖所赋予我们的土地(只有使用权),也没有了儿女未来的美好憧憬。这真是乔治.奥威尔《1984》里面:自由即奴役,战争即和平,无知即力量的完美呈现。


  干这么多坏事,只有毛这种下三滥是不够的,没有强大的党它是做不到的。反个人自由的制度激发了人最大的恶。这与文化无关,所以文革并不像人们所想像的那样,是中国传统文化类似于文字狱似的表现。中国的文字狱是类似于警察般的存在,文革中的表现更像是消灭异端的宗教不宽容,这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根本就找不到他的存在。我无意为中国传统文化辩护,只是指出一个事实。大清洗至于苏联,文革至于中国,红色高棉至于柬埔寨都不是文化原因,而是基于他们邪恶的超越性。所以他们所表现出的是一个比一个的癫狂,这也是社会主义运动的特性。#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而中国现今的木乃伊崇拜要么是脑袋被驴踢了,要么是出于自己承续奴隶主权力的感恩戴德。愚民感念木乃伊时代的犯贱,深层原因是对平等概念的错误认知。他们故意的回避毛时代人们只有饥饿的平等权力,而自身一无所有的残酷现实。奴役面前人人平等的权力,是错误的将赤贫化的平等等同于权力的平等。极权制度消灭社会群体的差异性带来的不是权力的平等,而是赤贫状态下无自由被奴役的平等。

  社会资源被垄断使个人之间公平的自由竞争,被无自由的奴隶制所取带。在一个连自身生命权都不能确保的状态,人们有歌功颂德的权力,但绝无表达不满的权力(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权力我们至今仍然拥有)。父母有眼睁睁看着儿女被活生生饿死的权力,而绝无保护儿女免于非命的权力。儿女有殴打父母的权力,而绝无维护父母免于殴打的权力。极权制度人民只有被动接受的平等权力,绝无自由选择的平等权力。

  有人认为毛时代可以有效的遏制宗教执念群体,使他们没有能力进行恐怖活动。但人们忽略了他们的对邪恶的遏制是出于无差别的奴役,它们之间更像是狗咬狗。现今我们对他们两者都应该保持同样的警惕,利用两者之间的矛盾争取我们的自由更是危险的,因为极权制度会使我们丧失自由,而执念宗教会使我们丧失灵魂。极权制度的国家如苏联东欧,他们都有推翻暴政重拾自由的可能。你看一下曾经的波斯帝国在宗教执念的奴役下,他是否还有恢复民族灵魂与个人自由的机会?#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拥护毛式极权制度不会使我们得到自由,正是他效仿苏联反流归土的自治,才使宗教执念地区日益做大,极权的分化又使人民无法形成有效的自卫团体(非攻击,防御性)。毛时代与现在的恶棍们,他们的制度不是确保了我们的安全,而是埋下了祸乱的隐患。事实证明他们并没有阻止恐怖活动的能力,他们却有恐怖事件发生后,高效的阻止我们获取信息的能力。

   肯定毛无差别的奴役是认知上的绝对错误,他不但不会使我们摆脱危险,反而使我们陷入日趋危险的地步。只要畜生的头像还悬挂在代表专制的城楼上,还印在使用的货币上,我们的耻辱与苦难就仍在继续。畜生的木乃伊没心没肺的冰冷僵硬,映衬出的不正是极权体制的特征嘛!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2017.6.18  中午


如无特殊情况,拙文认知将不定期更新下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