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014|回复: 12
收起左侧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3 20: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改良,还是革命(下)


袁红冰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



五、为革命正名

革命,是近现代历史的政治主题。近代,革命的目的是否定中世纪封建专制;现代,革命的目的是否定共产极权专制;当前,革命的目标是攻克专制主义最后的巴士底狱――中共暴政。

从历史事实的角度审视,否定革命,就是肯定中世纪的千年黑暗,就是肯定前苏联和东欧的共产极权专制。然而,改良主义苦恋者们正在否定革命。

为了砸碎改良主义苦恋者们用污蔑和谎言铸成的囚禁“革命”的铁牢,让“革命”重新如英雄般走上与人类最后的专制暴政――中共暴政决战的战场,我们必须为革命正名。

就现代中国而言,革命的涵义应当明确表述如下:通过全民大反抗和人民大起义,实施政治大变革,否定中共一党专政的极权统治,否定中央极权的国家结构,实现以主权在民为理论原则,以多党制为政治基础的宪政民主,建立联邦中国。

革命同不受限制的暴力之间,并不具有改良主义苦恋者断言的那种必然联系。明确即将来临的民主政治大革命同暴力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最紧迫的理论要求。

否定中共极权专制的民主政治大革命同暴力之间的关系,表现为三项原则:

第一原则,民主政治革命的基本政治目的,就在于彻底否定中共极权专制的体现为国家恐怖主义的暴力,因此,民主政治革命在本质上是政治暴力的天敌,是政治暴力的彻底否定者。

第二原则,民主政治革命将运用现代人类理性和良知所能允许的一切方式,结束中共暴政的专制统治。这些方式包括前苏联东欧地区人民反抗共产专制的各种运作方式,也包括中国人民抗争暴政过程已经使用和正在使用的各种方式。革命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之一,就是如何采取有效措施,将孤立、分散而又广泛发生的维权抗暴的活动组织起来,最终形成统一意志指导下的全民大抗争和全民大起义。

第三原则,民主政治革命绝不崇拜暴力,绝不提倡暴力,但也不否定在反抗专制暴力镇压时,人民拥有采用适度政治和法律强制力,维护自己天赋人权的权利。

首先,对于中共极权专制利用国家恐怖主义,以专制恶法的名义和暴力方式,摧残、剥夺公民权利的犯罪行为,人民有权按照现代法治精神,进行正当防卫。

其次,在人民以和平的方式进行维护人权、抗争暴政的活动时,如果中共专制当局利用国家暴力进行镇压,人民有举行全民大起义的权利。当然,人民会根据具体条件下是否有利于民主革命成功,来决定是否以及何时行使这项权利。

再次,当形势发展到民主革命与中共极权专制决战的关键时刻,如果必须使用适度政治强制力,才能取得决定性胜利,民主革命即当果断采用适度政治强制力,以推动历史进程。罗马尼亚人民在革命过程中,果断处决齐奥赛斯库,阻止专制力量重新集结反扑,加快革命成功的步伐,就是合理采用适度政治强制力的典范。在这种情况下采用适度政治强制力,恰恰是为早日结束专制暴力,实现社会的非政治暴力化所必须的。

“非暴力”是改良主义苦恋者们最卖力炫耀的一块道德遮羞布。不过,即使是真理,一旦被吹嘘到令人肉麻的程度,人民也有理由怀疑吹嘘者的真诚。甘地和马丁.路德金发起的“非暴力反抗运动“,是改良主义苦恋者们要求中国人民学习的经典之作。但是,如果真的学习了,中国人民将进入更加苦难深重的命运。

甘地和马丁.路德金及其领导的运动面对的是什么?是以自由、民主、人权理念为立国之本的政治体制。这样的政治体制本质上符合人性,因此,它可能被人性所感动,被非暴力运动的道义力量说服。这是甘地和马丁.路德金成功的根本政治原因。

中国人民面对的是什么?是崇拜国家暴力的极权政治。中共暴政不会被人性所感动,也不会被道义力量说服。“杀二十万学生,换二十年稳定”,就是独夫民贼暴力意志的宣示――中共暴政只能被革命的意志所征服。让中国学习甘地或马丁.路德金,实质上就是要求中国人民在维护人权,抗争暴政时,也要任由专制政治随意摧残虐杀。试想,如果“六四”之夜学生们不是撤退,而是学习甘地,继续在天安门广场上“非暴力”地反抗,结果会如何――结果定然是坦克群从学生的血肉之躯上压过,将“非暴力”抵抗压成动荡的血海。

改良主义苦恋者们不经过任何逻辑的推演,就将人民革命等同于暴民政治,并以此为由声讨革命。但是,值此人民革命尚只是政治设计,而中共极权专制已经将国家恐怖主义运用到极致之时;值此中共暴政利用国家暴力,贪婪地攫取社会财富,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之日;值此权利被剥夺的民众可怜到只能用跳楼、服毒、自爆、自焚、无望的上访等方式,表现一腔悲愤之际,不去谴责中共暴政――这个暴力的根源,却以反暴力的名义,唾液四溅地诬蔑否定中共暴政的、尚未发生的人民革命,这是多么无耻的伪善!有文人曰:伪善也可能是善意的开始;我说,伪善比公开的罪恶更接近罪恶,因为,伪善除了罪恶之外,还有无耻的欺骗。

改良主义苦恋者另一个最能表现他们苦恋的观点,便是宣称“街头民主”没有真正的社会历史价值,因此应当推动“议会民主”。

愚昧到何种程度才会不明白,中国的所谓“议会”――人民代表大会,不过是中共暴政的一个橡皮图章。如果在这个橡皮图章上能够雕刻出民主,那么“小虾也会吹口哨了”。人民代表大会的存在只有一种实质性政治价值,那就是作为中共极权专制的“民主”修饰物,来欺骗国际社会和中国人民。

崇尚“议会民主”者所蔑视的“街头民主”,实质上是公民的各种维护权利,抗争暴政的活动。这种活动在相当时期内是积累政治大变革能量的主要方式。因此,否定了“街头民主”,就意味着否定了当前中国公民维权抗暴可能采取的主要方式,就意味着否定了政治大变革的可能性。

崇尚“议会民主”者,在八九年“六四”期间,以为波澜壮阔的民主运动有成功的可能,曾一度投机他们鄙夷不屑的“街头民主“,试图充当学生运动同当局之间的政治掮客。殊不知,以正义的激情为底蕴的学生运动,根本不受政客式的理性利益权衡的控制,终使政治掮客的努力,成为一枕黄粱。而崇尚“议会民主”者也被中共顽固派视为学生运动的“幕后黑手”,被迫流亡海外。这真可谓造化弄人。

“六四”学生运动引发的民主大潮退去之后,这部分改良主义苦恋者伤感之余,又重弹贬低“街头民主“之老调,希翼得专制者之怜爱。只可惜他们已经人老珠黄,而中共贪官们却只喜欢搂着年轻貌美的三陪小姐,伤感地唱“迟到得爱”。崇尚“议会民主”者,不过是一小群热衷于充当客厅英雄的文人,这就注定了他们的政治愿望不可能在历史大舞台上实现,但是,他们的观念却加剧了海外民运思想的混乱,加深了如北京初冬之雾般朦胧但浓重的改良主义幻想。

“民主革命”,是近现代史政治领域的“永恒主题”。命运已经注定,以英国革命为起点的政治历史进程,将以中国民主革命的胜利作为最后一幕。唯有自由民主在中国成为现实,整个人类历史才可能走进另一个主题时代,人类的心灵也才可能开始新的精神探索过程。如果任由改良主义苦恋者在思想领域谋杀了革命,人类的历史就将继续在专制的最后铁幕下徘徊;如果中国人民放弃了革命的权利,中国的命运就将凋残于对民主的绝望之中。

六、中国呼唤革命

中国的政治现实呼唤革命;中国的社会大危机呼唤革命;中国的伟大命运呼唤革命。

胡耀邦、赵紫阳时代,命运曾赐给中共以政治改良的机遇。然而,中共通过对胡耀邦、赵紫阳的政治迫害,以“六四”屠城的方式,最终拒绝了命运的恩赐。历史的机遇并不像太阳,每天都会从东方升起――抓住了它,历史的机遇就如同插在心上的利刃一样真实;没有抓住它,历史的机遇就如同飘忽的时间,一旦逝去,便无可追回。有必要再说一次:如同六君子的血洗去了中国近代改良和革命的界限一样,“六四”之血,也洗去了现代中共改良与革命的界限。

“六四”之后,邓小平以及官僚集团基于掩埋反人类罪行的阴暗心理,指令专制权力教唆整个社会去疯狂追求物欲,以使中国人的心灵在物欲中腐烂,从而忘却道德和良知,忘却“六四”之血的精神价值。阴险的中共官僚集团把两个最具社会能量的群体――商人和知识分子纳入官僚特权阶层的范畴,从而形成了由腐败的官权、肮脏的金钱和堕落的知识共同构成的政治黑手党。

政治改良需要以执政集团具有崇高的政治意志为基础。中共,这个犯有重重反人类罪行的政治黑手党,它尚存的唯一政治意志,就在于利用国家恐怖主义、谎言和利益收买,毫不妥协地维持极权专制。因为,唯有依靠专制的国家权力,中共官僚集团才能继续垄断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唯有躲藏在专制的国家权力之后,中共官僚集团才可能规避人民对其反人类罪行的大审判。

我们相信中共内部存在众多良知未泯的人士,但是,在政治大腐败的背景下,他们不足以形成政治改良的政治意志。中共官僚集团从整体上已经丧失了政治改良所必须的政治道德素质。这就是中国最重要的政治现实之一。中国或者同中共官僚集团一同腐烂下去,直至万劫不复之境;或者超越改良的幻想,以政治大革命,赢得自由民主的未来――中国有史以来面临的最冷峻的命运抉择就在于此。

长期以来,种种自以为是的庸人之见广泛流播,已成革命昂视阔步踏入现实的思想障碍。今日,且择其要者破除之。

其一曰,中共当局控制着强大的现代化军队,控制着强大的国家权力,垄断着中国一切政治资源,掌握着国家经济命脉,因此,以结束中共专制为目标的革命根本就没有发生的可能,遑论成功。

持此类观点的人没有理解一个基本的事实:中共致命的危机并非来自物资力量的匮乏,而是源于精神和政治意志的腐烂。

人类的历史是由心灵,由意志走向现实物性世界的。人类历史本质上是心灵史,意志史。虽然在现实物性世界中,中共目前还表现出强势存在,但是,在心灵和意志范畴内,中共早已一败千里,溃不成军。“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悲剧和“六四”血案,使中共变成政治道德的破落户;苏东地区社会主义阵营颓然崩溃,又使中共变成思想理论的破落户。当今之中共既无能力重建政治道德,也无能力再创思想理论之基础,唯有靠“即得利益”来换取党的凝聚力。然而,当利益成为唯一的价值取向时,政治组织必然黑社会化。黑社会化的结果又必然是政治组织内部以私利为驱动力的组织帮派化,以及各帮派之间的权力和利益搏战。当今中共不断惩罚贪官,无非是在权力争夺中取得强势的帮派,对弱势帮派的清洗。从清洗的残酷性可以发现,黑手党化的中共内部权力和利益的争夺,正在血淋淋地撕裂中共自身。

通过以上讨论,可得出一个结论:中共已经是魂销魄散之党,而建立在私利基础上的党的统一性,正由于遍布党内各级组织的残酷的权力斗争趋向瓦解。因此,一旦出现重大社会事变,处于精神分裂和组织瓦解状态下的中共,很难有效的使用名义上被它掌握的军队和其它政治社会资源,来体现统一的政治意志。而丧失了统一意志的物质力量的强大,乃是泥足巨人。

否定革命可能性的第二种典型的庸人之见,可以如此表述:中共主导的经济改革使国民经济高速增长,而经济的高速增长,必然产生保障中共统治稳定的政治效应。

上述观点的致命错误在于,对中国现代经济性质缺乏基本了解。中共主导的经济改革造就的,并不是以公平竞争为原则的自由市场经济,而是“权贵市场经济”。“权贵市场经济”以腐败的专制官权为轴心,以权钱交易为动力,以堕落的知识界廉价的“合理性”论证为遮羞布。“权贵市场经济”的天性决定了,经济的发展必然要以权力腐败的深化,权贵阶层对人民和社会财富的疯狂攫取,自然资源和环境资源的毁灭性破坏为补充。“权贵市场经济”已经成为社会不公正的根源之一。因此,经济的发展过程同时也是社会矛盾的积累过程,而且经济发展的速度越快,社会矛盾积累的速度也就越快。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正预示着,社会大危机高速接近导致社会崩溃的临界点。

马克思曾从黑格尔那里抄来历史发展的宿命论,然后又以必然规律的名义,将宿命论植入共产党的社会发展观。如果真有宿命的话,“权贵市场经济”的发展必然导致财富和权利的极度两极分化,便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宿命。而财富和权利两极分化的极端发展,又必然撕裂社会的稳定。在特定意义上,正是中共建立的“权贵市场经济”,在为否定中共暴政的社会大变革准备了充分的条件――黑手党化的中共乃是自己的掘墓人。

但是,革命的社会条件并不等于革命;革命的崛起除了社会条件之外,尚须具备政治条件,即革命党的横空出世。

没有民主革命的引导,一旦出现中共统治危机导致社会自然崩溃的现象,那对于中国将意味着社会的大动乱,民族的大分裂――中国将陷入前所未有的大灾难之中。唯有以宪政民主和联邦中国的理念为引导,通过民主大革命,中国才能踏过重重社会危机,艰难但成功地开拓民主建政的新纪元。

中国面临严峻的命运抉择。如果人民放弃革命的权利,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将失去美好的前途,并堕入万劫不复的社会悲剧;如果仁人志士放弃了组建民主革命党的努力,就等于放弃了革命。

七、革命党兴,共产党亡

中共暴政丧失了坚定的政治信念和具有逻辑说服力的理论,因此,在精神的领域内它已经失败了;中共暴政丧失了道德的感召力,全凭暴力、谎言和物欲利诱维持统治,因此,它执政的道德基础已经崩溃。但是,中共暴政却依然是一个如刑场般真实的现实存在――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何在?

历史的逻辑一再表明,即便是完全丧失了存在理由的宿命,如果没有受到另一种意志的强有力挑战,也会在历史运行的惯性中,继续保持其存在。尽管那是腐朽的存在。中共暴政面临的局面就是如此。没有强有力的政治意志和政治能量对其实施剧烈的震撼,中共暴政虽然尸居余气,却也要依恃历史运行的惯性,保持其现实存在性,并将中国拖入难以预测的大灾难的地狱。

革命党就是斩断历史惯性的锐利的政治意志;革命党就是以雷霆万钧之势,对中共暴政作最后震撼,并使之骤然崩塌的政治能量。革命党不起,共产党不销;革命党兴,共产党亡――这必将是历史的结论。

在现代之中国,应当如何理解革命党?

革命党的基本政治目标,就是通过全民的政治大革命,彻底否定中共极权专制,建立以主权在民原则为灵魂的现代宪政民主政治;彻底否定与极权专制意志一致的现行国家结构,组建联邦中国。

革命党运用革命的方式所要达到的基本政治目标,首先在于否定极权专制制度,实现宪政民主,而决不运用革命方式,谋求执掌国家权力――这是革命党为自己设定的首要的政治纪律。任何政党执政的权力,都必须在宪政民主政治制度建立之后,由全体公民通过公开、公正、自由的定期选举来决定。而革命党在宪政民主实现之后,重要的政治任务之一,便是使自己由革命党转化为按照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运作的议会。

与基本的政治目标相一致,革命党把彻底否定一切形式的国家恐怖主义和国家暴力,作为自己的重大政治职责。革命党将运用现代人类理性和良知允许的一切方式,发动民主革命。革命党不提倡暴力。但是,革命党确认,当公民的人权受到中共暴政的国家暴力侵犯时,公民有按照现代法治精神进行正当防卫的权利;当人民维护人权,抗争暴政的和平运动受到中共当局的国家暴力镇压的时刻,人民拥有起义的权利。革命党还确认,在民主革命与中共暴政进行政治决战的时刻,为防止中共当局聚集国家暴力,镇压民主革命,人民有权采用适当政治强制力,剥夺中共当局运用国家暴力,镇压民主革命的能力。

要依据同人类历史上最成熟、最凶残、最狡诈的极权专制进行政治决战的要求,来构建革命党的组织结构。革命党的所有组织构建,都必须符合“迅速决策,果断行动,纪律严明,生存力顽强”的原则;都必须有利于高效地凝聚和发挥强大政治能量。

精神和意志是现实世界历史发展的终极原因。因此,革命党在否定中共极权专制的革命过程中,将首先把精神和意志的领域作为战场,以具有创造性的有效方式,同中共暴政开展心战。心战的作战目标有三:1.彻底摧毁中共军队、官员、警察、御用文人、奸商恶贾残存的专制意志,以及对专制政治生命力的信心;2.在全社会范围内进行民主革命的大启蒙,让全体人民毫无疑义地明白,中共暴政是万恶之源,是人民苦难的根源,是社会不公正的根源;唯有全民的抗争和人民大起义――唯有民主革命,才能彻底否定中共暴政;3.在全民范围内,特别是被中共暴政肆意摧残和践踏的农民、农民工、下岗工人、复员转业军人中,广泛传播宪政民主的理念,联邦中国的理念,使宪政民主和联邦中国,成为中国人民共同的政治理想。

可以预见,当民主革命在心战的战场上取得决定性胜利之时,她在现实中的凯旋就指日可待了。

中国大陆目前民怨沸腾,民怒冲天,民变烽起;中共暴政已是千夫所指,万人侧目。中共可悲地沦为政治黑手党,政治黑手党的天性就是践踏民权,掠取民财。所以,暴政之下,起自民间的维权抗暴活动,势将愈演愈烈,并成为一个时期内人民反抗暴政的主要形式。

革命党的最主要的作用之一,就是要通过自己的组织活动,使大量分散的人民维权抗暴活动,逐步形成互相配合、互相呼应、互相支持的具有统一政治意志的全民大抗争。

面对海外民运的颓势,一些没出息的“民运人士”不仅不思如何重整征袍,再举义旗,反而满足于被称为“民运人士”的虚荣,并以不同方式散布海外民运无用论,为他们颓废的政治意志作合理性的诠释。今日,为创建革命党,不得不清除海外民运无用论。

海外民运对于中国大陆民主革命的兴起,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共暴政对人民实施警察和特务统治,建立了法西斯式的严格的社会监控体系。在这种情况下,革命党将自己的统率机构置于海外,可以确保革命党的统率机构不被中共摧毁,这对于革命党的持续存在和发展至关重要。

大陆内部的农民、农民工、复员转业军人、下岗工人和上访群体中,通过多年群体性维权抗暴活动,已经形成了准组织联系。各类群体中,也已经涌现出许多“天然”的领袖人物。这种情况是大陆发展革命党的组织基础。不过,大陆政治环境严酷,如果革命党在大陆各类群体,以及各地区间发生大规模的横向组织联系,则一处组织被中共秘密警察破获,就可能使革命党的整个组织网络都受到致命威胁。而由驻于海外的统率机构同大陆内各群体、各地区的革命党组织发生纵向联系,即便一处组织暴露,也不会有牵一发而动全身之虞。

革命党的组织策略可表述如下:革命党创建在海外,统率机构在海外,大规模发展在国内【至于在国内发展组织的有效的策略体系,属于革命党的最高思想秘密,不宜公开讨论】;国内各类群体、各地区的党组织之间不发生横向组织联系,唯有海外的统率机构同国内革命党各组织发生纵向联系;国内革命党各类群体和地区的组织之间的配合,不能通过横向的组织联络进行,而只通过由统率机构协调各项维护人权,争取民主的行动来实现。

海外民运另一重要作用表现在心战领域。在海外的各民主国家,革命党可以建立起直指中共暴政的安全的心战基地。精神和意志领域,是革命党选择的决战中共暴政的主要战场之一。

另外,在争取国际社会对中国民主运动的支持,为大陆革命党的运作筹措资金等诸多方面,海外民运也具有不可取代的作用。

中国命运在召唤革命的同时,也在召唤革命党。革命党是革命之魂。唯有在革命党的引领之下,中国民主运动才能重返历史的中心。而组建民主革命党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如何重建中国民主运动的,特别是海外民运的道德形象。

多年来,狂悖荒谬的野心人格和诡诈百端的小政客心理,以及由此引发的民运内斗丑闻,早已撕碎了海外民运的道德形象。丧失了道德感召力的政治运动决不可能感动命运,并赢得光荣的未来。重建海外民运道德形象的关键之点,就在于重建海外民运的人格形象。

民主革命毫无疑问是属于全体中国人民的神圣事业,但是,民主革命党的中坚必须具备圣徒情怀,必须具有悲悯天下之心,必须愿把自己的生命作为祭品,献给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历史是由人创造和书写的。庸人书写俗不可耐的,甚至卑鄙的历史;高贵的人格则创造高贵的历史。中国的前途端赖蕴涵不可抗拒的道德魅力的革命党;革命党的道德魅力首先取于革命党的领袖集团要由勇于献身的英雄人格,和悲悯天下、不谋私利的圣徒人格构成。

中共将政治变成血腥、肮脏的领域。但民主政治必须净洁。以高贵的政治道德净化政治――这是民主革命党必须承担的历史职责。

只因心灵已在物欲间腐烂,对于被称作中国人的茫茫人海而言,是否还有潜力创造出能驾驭命运的革命党,在今天已经成为问题。中国的前途,乃至人类的命运都在凝神屏息,等待着这个问题的答案。唯愿上天赐福中国,还能有中华好儿女,对此一问作出可以傲视千古的回答。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


发表于 2017-7-24 19: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革命不崇拜暴力,但也绝不能排斥暴力,不能彻底否定暴力的作用,在恰当的时机对恰当的目标实施暴力制裁,是革命成功的必不可少的保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5 08: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唯有自由民主在中国成为现实,整个人类历史才可能走进另一个主题时代,人类的心灵也才可能开始新的精神探索过程。

―――― 这一句是点睛之笔!中国被共产党统治这一现实,已经成为人类整体进步的一个最大障碍!必须清除共产党,人类社会才能进入新的纪元,全人类的精神才能进一步升华。

袁红冰是真正摆脱了党文化、清除了马列毒素的人,在 2005 年已有如此高见,可怜海外民运主流仍然继续浆糊了十多年之久!

不过,凡出名之人,皆难免遭共匪打击与暗害。袁红冰近年耽于饮酒,成了酒鬼一个,思想和行事也似乎有点糊涂了。请袁先生要保重,要振作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6 20: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tellyou 发表于 2017-7-25 08:21
唯有自由民主在中国成为现实,整个人类历史才可能走进另一个主题时代,人类的心灵也才可能开始新的精神探 ...


共匪确实已成为阻碍人类整体进步的最大绊脚石。凡是内地网民能与外国网民直接沟通交流的地方,共匪都要千方百计封锁、阻断。缺乏沟通交流则容易产生误解,共匪是故意用这种方法培养仇视外国的愤青暴民,去充当共匪的炮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14: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袁红冰力挺郭文贵,反对大家质疑郭文贵。但大家为什么会质疑郭文贵?显然是因为郭文贵偏向性爆料、反王捧习,甚至还赞扬刘云山、张德江、曾庆红等人,替他们开脱。

袁红冰批评某些媒体反江捧胡温、反江捧习王,那郭文贵反王捧习、捧曾刘张,岂不是和某些媒体同样性质?

正因为郭文贵反王捧习,又大赞刘云山、张德江,替曾庆红开脱,又说共产党官员大部分是好的,所以才遭质疑,并被解读为共匪内部的派系斗争。

如果我们都要无条件支持郭文贵、听郭文贵的话,难道我们也要大赞习近平 ? 支持刘云山封网禁言 ? 支持张德江强抢村民土地然后血腥镇压村民 ? 支持曾庆红家族鲸吞国库民财 ?

袁红冰又号召大家在郭文贵资金有困难时捐款给郭文贵,这个要实施恐怕有难度,因为一旦公布一个给郭文贵捐款的帐号,此帐号必定会被封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29 14:4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evealer 于 2017-7-29 15:01 编辑


不过,袁红冰有一个建议很好,就是建议台湾以国家力量,去调查收集共匪 100 名权势最大的高官的贪腐材料、海外家属和资产状况等,并对他们实施制裁,以反制共匪对台湾的进攻。

袁红冰这个建议很好,但有一点需要补充:不能只盯着官职最大的那些人,还要重点收集那些红色元老家族、退休常委家族、原中顾委成员家族的材料。那些在幕后主导政局的人,可能完全没有官职,如 8964 时邓小平没有党职,但却能把党总书记拿下。

当今对中国政治乃至世界政局影响很大的几大家族,众所周知,有毛泽东家族、邓小平家族、陈云家族、王震家族、叶剑英家族等。这些红色元老家族,一直有参与共匪内部的权力斗争、搞海外间谍战和超限战、扩散核武器、支持世界各地恐怖组织和专制流氓政权等。

所以,要了解共匪的核心统治力量,以反制共匪,就一定要了解这些富可敌国的最大的红色元老家族。很多红色家族后代或私生子女,改名换姓在海外以另一身份生活,不排除兼有间谍任务在身,对这些情况,自由民主力量都需要有所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30 13: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苹果公司与共产党同流合污,把 VPN 下架,那么恐怕,苹果公司从此要运道衰落了。

请看近年的例子:

Yahoo 与共产党同流合污,出卖自己的用户,结果运道越来越衰落,最后被别人收购了。

Google 拒绝作恶,被共产党墙了,但却越来越发展壮大,现在已成为世界标杆式的科技创新大企业。

薄熙来崇毛、唱红打黑,妄图在中国恢复毛式极权专制,逆天而行,结果自损运势,成为阶下囚。

回顾近十几年,中共运势的一次大衰落,是在 2008 年左右强力镇压西藏之后,此后中共运势整体下了一个大台阶,达赖喇嘛在全球广受欢迎,世界各国逐渐认识到,共产党是自由、人权、信仰、文明的公敌。

中共另一次的运势大衰落,是 2014 年引发香港雨伞运动之后。经过此次事件,世界各国都看清了,共产党根本不会给老百姓民主自由,种种借口、拖延,都是骗人的。

最近一次,则是共产党加强整肃网络、不让老百姓说话,导致一批又一批民办网站倒下之后,有一些珍贵的东西失去了。共产党对民众继续瞒骗拖,但民众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革命的形势已经形成了。

共产党总是不懂,有一些珍贵的东西,不是在朝廷,而是在民间。随着他们对网络的管控越收越紧,民众越来越窒息,那些珍贵的东西也失去了。

其实按照莲花生大士的预言,2006 年左右,就可能发生世界大战。但由于某些特殊事件的出现,那时不仅没有发生世界大战,全球还向着和平、繁荣、幸福、一体化、精神升华的方向发展。胡温十年取得的经济成就,其实不是共产党的功劳,而是由于有这个全球繁荣向上的大背景。

可惜的是,由于共产党不断作孽,一些宝贵的东西不断被破坏。2008 年左右西藏被镇压,以及汶川大地震等事件,标志着世界整体向上升华的进程被打断。

共产党抛弃了和平繁荣之路,选择了灭亡之路。这种选择,可以说并不意外,因为共产党本质是魔教,代表着毁灭。

共产党总以为,马列魔教意识形态,能帮他们,能保党,但事实恰好相反,马列魔教极权专制意识形态,是真正彻底毁灭他们的东西。

共产党总是被一股极端顽固的极权专制势力死死束缚,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几十年来,中共体制内多次释放出开明的信号,但残酷的现实又屡次给人们兜头淋下一盘盘冷水。

现在,我们已不能再继续痴痴等待,让共产党继续发展壮大毁灭全人类,我们要行动起来,必须消灭共产党,人类才能得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 19: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ewsdigging 于 2017-8-1 19:41 编辑

达瓦才仁: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2012年2月7日

西藏近日被中共军队切断和外界的一切电信联系,导致全世界更加关注西藏。2月7日,本台记者采访了西藏流亡政府驻台湾代表达瓦才仁先生。他指出,中共只能用军队和封锁来威慑藏人,国际社会现在对中共怀有最深沉的愤怒和失望,因为他们已经完全看透了中共的本质。达瓦才仁相信,这种认知一旦找到机会反应出来,将是中共无法想象的。

四川藏区近日不断发生中共军队向藏民开枪、造成严重伤亡的事件。西藏流亡议会曾发表致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希望中共善待藏人。但至今,西藏依旧被中共军队、武警严密控制,和外界失去一切联系。

唐音:达瓦才仁先生,您好!这次当局把西藏与外界联系的所有电信都切断了,您认为中共当局这么做是想达到什么目的呢?

达瓦才仁:【录音】“中共所谓的威慑!因为它除了这个以外,它拿不出其它的东西。所以说,在西藏的任何的行为,它都直接拿军队。你看在乌坎,人民还支撑了好几天,但是在西藏,就一个小时都没有,马上就是镇压,而且都直接开枪。所以说,在很多讨论会上,他们很多学者都提出说,如果乌坎的所有的事情都不变,只是把所有镜头里面那些人换成西藏人,中共会怎么做?所有的人都会说,中共会开枪。所以说,中共对西藏的这种统治,是一种民族的歧视或者民族压迫。”

唐音:中共当局为什么要全面封锁西藏?

达瓦才仁:【录音】“因为西藏所面对的问题是全面性的,不是一、两个地区。中国政府对整个西藏的政策也是全面性的。过去十五年来,对整个藏民族的压制也是一统性的,而藏人对中共政策的不满也是全面性的。”

唐音:您现在看到有什么比较有效的救援之道吗?

达瓦才仁:【录音】“我认为这个是要看国内、国际社会整个形势的改变。这样一种不停的抗议,它在国际社会可以慢慢的(发酵)。人民如果以为没有效而放弃的话,那真的就是没有了,只要不放弃!八、九十年代,国际社会对中国还抱有期望,他们觉得他们发出声音抗议或者是跟中共说说,可能会有改善的希望,而现在国际社会其实就已经就认清中共的本质,所以不发声表示了最深沉的那种愤怒和失望!所以说,这种不发声并不表示中共的成功或者中共有什么经济力量,它表明的是国际社会对中共完全看透了!这种认知在任何时候只要有机会就会有压力,就会有反应,而这种反应可能是中共可能想象不到,因为这种反应可能是内外一起来。”

唐音:通过希望之声,您可以对大陆听众直接说话,当然他们中大部分是汉族人。您想说点什么呢?

达瓦才仁:【录音】“我想说的是,在历史上,汉民族对西藏民族来说是一个非常体面的佛教施主的这样一个角色,是非常正面的形象。大概是1500多年前一些,西藏的赞布时代(音译)跟中国发生过一个军事冲突。从那以后,藏汉民族其实一直都是非常和睦地相处。而现在事情变这个样子,完全是由于中国共产党的这样一种行为。即使是这样,达赖喇嘛还是一直希望,我们要看到过去几千年而不是过去几十年,而且我们还要看到未来我们的子子孙孙都要在一起生活的时候,我们希望两个民族能够和谐相处。所以我们希望,汉民族也能够了解这一些,不要漠视中共对西藏民族这样的一种血腥镇压,它在国际上绝对不是光荣的一件事情。”

感谢达瓦才仁先生!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唐音采访报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匿名  发表于 2017-8-7 08:30:19

qw.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1 07: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2008年前后,众多高僧大德纷纷示寂

2007年12月25日,
大成就者竹旺仁波切示现圆寂,世寿87岁。

2008年2月9日,
宁玛派当代掌教法王敏林澈清仁波切示现圆寂。

2008年5月25日22时35分,
江西真如禅寺弥光法师于勤息堂自己寮房内圆寂。世寿97岁,僧腊不详,戒腊57夏。

2008年5月26日凌晨,
慈悲的化身─堪千贡噶旺秋仁波切,于北印度炯达拉宗萨确吉娄卓佛学院闭关房内示现圆寂。

2008年6月25日,
台湾灵岩山寺开山方丈妙莲老和尚圆寂,世寿88岁。

2008年7月2日,
西安大兴善寺方丈界明法师圆寂,世寿73岁。

2009年1月31日下午,
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原所长吴立民居士(法号信如,也称吴信如)圆寂。
   
2009年2月3日下午4时,
台湾法鼓山创办人,禅门一代宗师圣严法师,为广大众生示现圆寂相。

2009年2月10日早上8点,
山东省青岛市湛山寺首座纯智长老在湛山寺安养院寮房中安祥示寂,世寿98岁,僧腊75。

2009年2月15日,
香港慈辉佛教基金会会长杨洪居士在香港往生。

2009年2月23日晚,
云门宗第十三代传人、云门山大觉禅寺退居方丈,虚云禅师入室弟子,当代云门宗泰斗上佛下源老和尚寂灭。

2009年3月7日早上,
台湾律宗高僧,慧律法师之恩师,广钦和尚大弟子忏云法师圆寂。

2009 年3月25日23点35分,
山东阳谷海会寺、天台宗第四十五代传人上能下阐大和尚度生缘尽,安祥示寂,世寿 87 岁,僧腊75年,戒腊69夏。

2009年3月下旬,
果洛龙恩寺大成就者,尊贵的白玛登保法王圆寂。

2009年3月27日下午3时30分,
至尊祖师,宁玛巴执教尊者,殊胜无比的贝诺法王在印度度生缘尽,入灭圆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1 07:34: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面一贴不知为何被删,再发一次。希望有缘看到的人能记住,希望管理人员不要沦为恶魔的爪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11 08: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达赖喇嘛:中共软硬兼施60年未能改变藏人内心

2017年7月26日

正于印度拉达克访问的达赖喇嘛尊者,今天前往当地的“索南林”流亡藏人社区。尊者向聚集的藏人发表演说指出,不论中共如何软硬兼施,60年来都未能改变境内藏人的内心。

今天(7月25日)上午,达赖喇嘛尊者莅临拉达克“索南林”流亡藏人社区,向七千多名藏人僧俗给予教导。

尊者提到在过去60多年中,中共政府对境内藏人进行的压迫。“境内有六至七百万藏人,他们在如何艰苦的困顿中,都没有失去内心的勇气,坚守了60多年。对中国广大民众,我没有什么可批评的。从松赞干布的联姻开始,双方就有了关联。而且中国也继承了那烂陀传承的佛法,双方本无敌对仇视的理由,但是中国共产党员们,官员们,思想太过狭隘、目光太过短浅,只是关注自己的权力。

尊者指出西藏在历史上,与中国和蒙古并列为三大强国,“历史事实如此,想要就那么去吞并统治西藏,当然很难。 他们软硬兼施、施尽手段,现在境内的同胞们还是生活在痛苦与恐惧之中,但是无论如何,中共都无法改变藏人心中的勇气。中共1959年侵占了西藏,但是西藏问题至今依然存在。”

面对境外身处自由国度的流亡藏人,尊者教导说:“过去20多年来,中国一直是共产党在统治,但实际上中国一直在改变,谁都无法阻止这种改变。不变的是西藏的事业,因其正义性质。所以大家不能气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9 14: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类大劫难──关于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简介

亚太政治哲学文化出版社


世界末日有两种表述方式:毁灭或者成为极权的奴隶。

中国各民族承受日益严重的人权灾难,以及中共强权对国际社会展示出的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威胁,都在论证《人类大劫难》的先见之明,也再次表明袁红冰不愧被读者冠以“政治先知”之名。

袁红冰说,“我能预料必然性,但无法预料偶然性”,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郭文贵现象”就是其中之一。然而郭文贵现象虽是偶然,他所爆料中,中共对台湾持续的“蓝金黄计画”,让台湾朝野及民间震惊,各自颠覆或印证了个人本身的既有认知。“蓝金黄计画”的曝光,更佐证了本书对经济领域、文化领域、学术领域、传媒领域、宗教领域等等,中共在各领域正在进行中的“超限战”,所作的完整说明、论述与警示。

中共“蓝金黄计画”经郭文贵的曝光,除了被直接点名的台湾前总统马英九,以及他的首席幕僚金溥聪,台湾到底有多少政要、传媒、学者、商人都已入中共“彀中”,自愿或不自觉成为“超限战”掌控的无声武器?

极权扩张的“超限战”模式,末日之战早已悄悄拉开序、、、、、、到底什么是中共“超限战”的核心内容?

“自由民主”让台湾“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世界情势诡谲万变、中国内部权力斗争正殷、台湾面临强权生死逼迫的此刻,台湾政府以及各党各派、各行各业,所有国人是否都能从书中获得印证、启示,以因应未来?

这是当代唯一一本从生命哲学的高度探讨人类生存危机终极原因的著作。

书中警告世人:不知劫难之将至,比劫难本身更恐怖。

已经有诸多关于人类生存危机的课题,例如生态圈毁坏、自然资源枯竭、气象异常、核大战的威胁等等,引发广泛讨论……不过,所有这一系列讨论都由于思想视野的局限和缺乏生命哲学的深邃,因而无法触及一个具有终极性的问题:

当代人类末日大劫难的根源。

中共太子党全面主宰中国权力意志。对于东亚大陆,这个权力意志意味著极权恶魔的诅咒;对于人类,这个权力意志意味著末日大劫难。

诸多关于人类劫难或者世界末日的流言传播已久。

流言是无聊者的无聊虚构,真实的则是,中共暴政进行的权力全面交接将拉开世界末日大劫难的序幕。

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构成对人类政治命运的时代威胁,同时也意味著自由台湾迫在眉睫、且避无可避的国家危机。

值此中共正动用一切国家能量进逼台湾之际,希望全书揭示的预警,不论已经发生,或正浮现中,或是未来即将发生的启示,国人皆能正视,预为绸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