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410|回复: 0
收起左侧

认知(七)经济与人口——被刻意扭曲的谬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1 20:2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认知(七)」经济与人口——被刻意扭曲的谬论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极权制度使人们丧失权力,个人因此也就处于一种无自由的状态。我们不但没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迁徙自由,反而连畜生都具备的生育自由也被恶棍们剥夺。计划生育不但带有社会主义强制性计划的特点,更能为暴政所导致的贫困找到借口。毛时代反对计划生育并不是因为他有多英明,而是因为需要更多的炮灰为自己铺就通往社会主义天堂的道路。动机跟屠夫对猪仔的需求是一样的,而价值完全取决于一人或一党。

  去除华丽的辞藻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与人为的恶意干预,其本质是将人物化的非人。最终的结果是极权恶棍因无私有制的责任心,使他们对人民连放牧者对畜生的怜悯都不具备。而无约束的权力更能助长恶的滋生,这与文化传统无关;而与极权制度变态的控制密切相关。

  否定马寅初强制干预人口的昏招,显然不是出于毛对人权的重视;而是出于限制人口的昏招与不知天高地厚的雄心壮志相违背。毛狂妄地计划本身需要巨大的人口消耗作为支撑,奴隶制的变相透支民力与对抗自由世界的战争意图,使人口优势成为可能的潜在需求。因此在毛的眼里人口只不过是一个物化的消耗品,存在的价值就是被消耗;个体生命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混蛋马寅初拍马屁反倒被驴踢的悲惨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的活该。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中国的人口基数在清末民初就已形成,也是四九之后在历次残民以逞的政治迫害;与亘古末有的人为大饥荒中;人口仍能不断上升的一个最重要原因。人口的增加与人民的贫穷到底有没有直接的关系?如果有关系,为什么日本的国土面积是我们的二十四分之一,却能养活一亿两千六百万的众多人口?即使我们的国土是七山、两水、一分田,而日本何尝又不是山地占多数的岛国,而且日本山地几本上是森林覆盖的末被开垦。如此说来除了四面环海的优势,我们任何一项都不逊于日本。而且四面环海的地理环境遭受的自然灾害也不是我们可以比拟的;频繁的地震,沿海台风的登陆都是日本地理优势的另一面。

  以国土面积换算,日本养活的人口远要超出我们的人口当量。资源与人口的配置换算几乎不值得一提,我们无论是土地面积;还是资源占有量都远非贫瘠的岛国优势可比拟的。如果美国的扶持与原有的资本技术积累是日本富强的原因,那同样被美国扶持的岛国菲律宾为什么如此的贫穷?

  资本与技术积累同样占优势的东德为什么会落后于西德?英殖民当局留下的原有技术与资本却使独立后的缅甸反而越来越不堪,同样都经过战争的阴影,为什么会有如此不同的差别?当人们感叹日本人优越的国民性时,其实人们忽略了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也是第三国家在同样的起跑点;却输在起跑线上的重要原因。那就是市场经济自由化的被限制与市场经济自由化的充分发挥。没有自由化的市场经济,日本人即使真的优于其他亚洲民族,他也不可能有发挥自身优势的可能。#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因学识所限我不能一一分析各国不同的历史走向与其中的具体原因,但印度与我们有着极为相似的“人口问题”,可以做为我们问题的参考。同样人口众多的印度,他的贫穷同样也不是出在人口众多这一环节;而是出在印度实行了长达四十多年之久的尼赫鲁社会主义(中间社会主义)。从副总理帕特尔病逝起,尼赫鲁的国大党就以俄为师的实行计划经济;并且同样制定了多个五年计划对经济进行干预。尼赫鲁对工业私有制的打压与对公有制的扶持,使经济丧失了通过自由市场自我修正调节的能力。

  
  而尼赫鲁的女儿英吉拉.甘地更甚于其父,七十年代初强制节育的政策就是在她的倡导下实行的。她执政时期的印度,是不尊重个体权力的民主制走向独裁恶政的典范。印度几十年的政治沦为了尼赫鲁王朝间接的家族传承,从老爹到女儿;再到外甥的政治接力将印度拖入了贫困的渊薮。这种左派高福利,限制私有产业的计划经济一直持续到苏联垮台。

  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彻底破产,使印度从九十年初期才开始逐步放弃计划经济;朝着市场经济的方向迈进。莫迪之所以被印度选民青睐不是简单的支持印度教与古吉特拉邦事件的屠杀(对屠杀本人持绝对的反对态度),将此归咎于民粹主义的激进是有失偏颇的。莫迪不遗余力对市场经济的推动,对左派经济政策的大胆挑战(削减对员工不正当的高福利),地方执政时期的经济增长,才是他民望所在成功的关键原因。这种民众右转的正常化,是不注重个人权力的尼赫鲁计划经济引发灾难后反思教训的一个结果;而非民粹主义的激进。#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只要印度将保护个体权力做为民主制度存在的依托,他的发展前景是不言而喻的充满希望。印度跟中国的贫困都不是人口众多所引起的一个结果,而是权力限制或干预市场的非自由化所导致的一种困境。

  事实是人口的上升并不会导致贫困,反而可以使不同的个体,在无意识中加大自由市场的范围;同时也加大了市场对经济物品的需求。在需求的利益下人的潜能将会被最大程度的激发,市场因需求与创新而使经济更加繁荣。而人口上升在农业改良现代化的保障下,己被证明有限开发的土地足够养活众多的人口。而人为干预人口的数量不但是得不偿失的愚蠢,也是所谓理性对不可预测事物的非理性认知。

  即使人口的上升使资源的分配日趋减少是一个假定的事实,人口的干预也不足以使人为的控制具有正当的合理性。因为没有经济依托的人口上升只会局限于一时,因为经济能力决定了他对抚养子女的承受力。那种类似于生育子女的传统经济模式(子女防老)在自由经济日趋发达的过程中,会被理性的自我规划所取代。因为人的理性使自身有一个成本合算的价值取向,从而决定着人的行为。

  而人道的援助众多的贫困人口虽是好的行为,但并不能有效的解决因经济落后所导致的一系列问题。这是伦理与经济相违背的残酷现实,也是经济落后所引发的生存危机。如果没有人道的援助,贫困的人口必会走向自然的消亡。但怜悯的人道援助如果不能建立有效的经济机制,她的外部效用将不可能长期维持其本身的稳定。#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因为贫穷的原因不是由于人口的增长,资源的缺乏;而是来自于市场经济自由化的被限制。而没有形成市场经济自由化的原始状态也会出现这种滞后的弊病,原因都不在于人口的数量,而在于能否建立自由原则,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秩序。

   所以惨无人道地计划生育不但是灭绝人性的迫害,也是对经济增长毫无实际作用的徒劳。某些白痴学者所说的计划生育的必要性,完全是自身的愚蠢无知所导致的认知错误。极权体制恰恰需要利用这个错误的认知为暴政所带来的贫困,及其一切由此引发的灾难开脱自身应有的责任。这样极权暴政不但可以化解自身的危机,反而还能将责任转嫁给人民。极权制度纠错的机制反应就是绝不会从自身发现问题,而是用另一种罪恶弥补自身犯罪的责任。

  计生强制性的犯罪行为需要通过某个机构达成其罪恶的目的,而某机构必然会成为这人肉宴席的寄生者;为了自身的既得利益沆瀣一气的为虎作伥是顺理成章的必然选择,这种人性的丑陋是制度所赋予的必然结果。计划生育不但不会为计划经济(国营垄断的经济模式仍然带有计划经济的特点)带来繁荣,反而只会增添自身的罪恶。他们付助于人民的罪恶与灾难,却要我们的母亲与婴孩来背负他们的犯罪责任。世间岂有如此残忍而荒谬的怪论?

  人民不但不会因人口干预而受益,反而要付出血淋淋的代价承担于此引发的一切恶果。主体民族人口的下降与反文明执念宗教不受约束的人口上升,在生育欲望不成正比的现实下;他们反文明与扼杀自由的优势将日趋凸显。将国家置于灾难,把民族推向火坑的正是这帮极权畜生。他们没有阻止灾难的能力,却有超乎寻常阻止人们获取灾难信息的手段。#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计划生育反人类罪恶的严重后果不光是扼杀了两亿多(一说四亿)的无限可能,也是无数个个体生命被屠戮的无尽悲惨。最重要的是人的生命不能以经济价值做为衡量标准,更不能被某个行政机构或某些偏见的错误认知计划。因为人的生育权与母亲肚子里的鲜活生命,任何人都无权为其计划。强制性的计划生育是对腹中婴孩的蓄意谋杀。极权恶棍们不是在犯错,而是有组织的犯罪。我们不需要他们承认错误,我们应该让他们承担犯罪的责任。

  婴孩掺杂着羊水的鲜血浸透了苦难的土地,母亲的眼泪汇成了悲痛的河流。极权恶棍手上沾染的鲜血,难道能洗的掉?我不相信上帝的仁慈会原谅他们的暴行,我甚至怀疑地狱是否能承受的了他们罪恶的重量。只要尊重个人权力,程序正义的法律没有做出公正的审判,我对他们的憎恨将不会改变。

  罪恶没得到应有的惩罚,宽容就不该是我们的态度。对受害者的怜悯是良知的体现,对正在施暴者的怜悯是愚蠢的犯贱。当绑架怀孕母亲进行勒索,当没有赎金撕票流产的那刻起,他们用残忍的实际行动向人们证明,他们就是我们的敌人。不是人民选择了仇恨,是他们杀害了人民的儿女制造了仇恨。没有敌人把仇恨与愤怒留给自己至爱的虚伪,我想没有几个能做的到。#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同胞们,是我们的苦难不够深重?还是他们的罪恶不够滔天?我们做为有感情的人,良知不允许我们继续沉睡下去。醒了就不要再装睡,天下苦秦久矣,睁开眼睛直面惨淡即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为子女争的未来的义务。恐惧使我们丧失了反抗与发声的勇气,懦弱的委屈求全也是值得原谅的身不由己。但为极权寻找借口开脱罪责,就是人格卑下的无耻。嘲讽反抗的行为,更是让人不齿的下贱奴性。虽然无耻的言论不是罪责,保障个人自由权力的民主制也会保护言论无耻的自由,但你却无摆脱子孙以你为耻的自卑。


  
  我虽不是教徒,但我坚信上帝并没有遗忘掉这片苦难深重的土地。我也永远感念如飞蛾扑火,先贤英烈们为自由的献身。是他们像光一样的纵身一跃划破了这漆黑的夜空,并使我们不至于迷失方向;也映的我们这个苦难的民族,不再那么萎靡困顿。民族得以延续的根基与摆脱黑暗的精神有赖于他们的付出,更需要我们争取个人自由权力的传承。


  我想只有帕特里克.亨利在美国独立战争时的名言,能准确的概况他们英勇牺牲的精神价值:莫非生命如此珍贵,和平如此美好,竟值得我们以镣铐和奴役为代价来获得?全能的主啊,快阻止他们吧!我不知道别人将选择怎样的道路,但对我来说,不自由,毋宁死!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2017.7.31 夜

如无特殊情况,拙文认知将不定期更新下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