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73|回复: 0
收起左侧

环境危机与极权制度的必然联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1 19:58: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创首发

「认知(八)」环境危机与极权制度的必然联系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生态环境的破坏与其说是经济问题,毋宁说是政治问题更为准确。极权恶棍们故意回避事实转嫁自身责任方面,可谓是谎言重复一千次就是真理的绝对实践者,很难找的出一个与其比肩者。将环境问题归咎于经济发展所付出的必然代价,不但可以推卸责任,也可以无形中化解因极权腐败所导致的政治危机。

    中国生态环境的恶化可以追溯到极权体制建政之初,毛最大的希望是站在城楼上;一眼望去全是高耸的大烟囱那才过瘾,可见满分的暴君合格的科盲;对工业化与自然科学的理解甚至不及三年级小学生的水平。当然它的本意是滚滚的浓烟能使自己的爪牙更加的锋利,从而能更好的保护屁股底下的椅子。屁股决定脑袋才会有人定胜天,喝令三山五岳开道的狂妄。在土法炼钢以钢为纲的癫狂中是大饥馑的死亡与生态环境的破坏。#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森林大范围的砍伐,资源人力的完全浪费换来的唯一成果除了破坏,你看不到任何成绩。征服自然徒增了自然的报复,却要人民承担由此引发的一切恶果。一九七五年的驻马店板桥溃堤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库垮坝惨剧,修筑水库截流蓄水使的河南二十九个县市变为泽国;一千一百多万人受灾,直接经济损失百亿元之巨,数万人(官方数字2.6万多,但极不可信)因此死于非命。

  同样毛时代的工业污染也是无责任心,不加限制的放任自流;与现在环境污染最大的不同是点与面的区别。两者之间存在的只是范围局部与全部的不同,并不存在程度上的不同。但由于毛时代工业污染分散而不密集的关系,环境问题在饥肠辘辘动辄得咎的暴政威胁下,人们并没有精力去关注。饥饿与政治高压的迫切性关系到自身的安全状态,这是亟待解决的生存问题;而不是生存以外的环境问题。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往往只会记的贫穷这个主题;反而会将自身以外的事情完全淡忘,但遗留下的老照片却能很好的说明问题。

  在那个残民以逞的暴虐时代,局部污染所造成的危害甚至还来不及显现,人就因食物与医疗的匮乏死于非命。在生存于外部环境两者之间,威胁生存的即刻性危险显然要重于后者。这也是为什么在不同的地区,对污染有不同反应的原因所在。在一个经济落后物质匮乏的地区,人们对环境破坏的抗争显然要弱于发达地区。这不是因为地区优劣的差异所导致的行为结果,而是地区贫富差异所导致的行为落差。管仲相齐时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经济发达,物质充盈并不一定会唤起人们的权利意识;但是没有物质上的保障就不可能产生这种意识却是毫无疑的。

  吹嘘毛时代的农产品是放心安全,环保无污染的人,是完全不以事实为根据的想当然。在我家乡仍然矗立但破败不堪的氨水池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它的作用就是将稀释的氨水用于农作物。而且很难分解的剧毒六六粉也被大量的应用于农作物,残留对于环境与人体的危害性更是不言而喻的。农民被压榨饿得前胸贴后背,树叶草根都难以满足裹腹需求的毛时代,恐怕只有毛这帮畜生恶棍所吃的民脂民膏是绝对安全的绿色食品。#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中国的环境污染与破坏伴随着极权制度的成长,是一个由初步到深入的演化过程。它不是经济行为所造成的两难困境,而是极权体制扩大自身利益所导致的最终结果。与其说这是经济行为的副产品,毋宁说这是极权制度的附属品。不管是过去的计划经济,还是现今的半吊子权贵市场经济;在集中力量办坏事方面,人们总能感觉到绝对权力这只无形黑手的存在。


极权社会有趣的现象是当人们隐性的言论,牵扯到窃居庙堂的“老大哥”时;恶棍们的情治系统总能做出主动而本能反应。而关系到民众死活显性的环境污染与食品安全,恶棍们不是反应迟钝而是毫无反应。优越制度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是由统治结构的权力向上所产生;政府行为从而决定等级权力架构的行动方式。它不是无心的权责错位,而是有意的制度没计。所以权贵无小事,民众被无视是制度造就的必然。

  现今的环境破坏不是官商勾结的权力寻租,他更像是优越制度造就的权力创收。正是不受制约的绝对权,为人自私的获取欲望;提供了达成目的的手段。权钱结合的工业化不愿付出,或尽量不付出成本以达到自身利益最大化将是必然的选项。而技术创新与设备更新因需要成本的投入,利己拒绝损失的本能必会因权力的干预阻碍工业生产的进步。落后因权钱腐败的利益结合逾加的滞后,污染也因此逾加的严重。#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工业不愿付出经济成本结果是人民要为其付出健康成本,此种转嫁自身经济成本却要群体付出代价的行为;不是经济发展引起的,而是权力不受制约的腐败所造成的。他们为获取自身的利益可以无视我的生命,工业废水、有毒气体的任意排放,使我们赖以生存的水源与空气被彻底毒化;他们规避经济成本让我们付出健康成本的恶意政策,其代价是我们的不能承受之重。

科技创新也许可以解决以后的生态危机,但我们却要在此一过程中付自己的健康与后代儿孙的伤痛。有谁会忍心自己的至亲骨肉成为恶棍利益的牺牲品,在自己的怀中呻吟着逝去?我们吃着因他们监管不利,甚至是有意纵容的有毒食品。并且三餐不离恶棍们绝对不吃,特性末明的转基因。他们侵害着我们的自由,也吞噬着我们的健康。没有人知道在这种粪坑的环境中,自己的身体能撑多久。谁也不知道这随机性的灾难,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发生在自己身上。它像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悬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除了窃取权力的恶棍;谁又能躲地过这强加于我们的灾难?只要他们还骑在我们头上,我们的自由与健康就仍处在危险之中。

  暴政我们没有拒绝的能力,难道我们连痛苦与仇视的权力也不应该有吗?恶棍们的杂种可以因为畜生的权力,躲在海外坐受我们付出成本的利益,留给我们的却是国在山河破的满目疮痍。恶棍们存在的时间越久,我们为破坏付出的代价就越沉重。扼制环境破坏,摆脱丛林法则的权力通吃;只有制度的改变,极权的终结才是我们的唯一出路。#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不要以为攀附权力损害环境减低商业成本是利益最大化的双赢,孰不知极权制度的法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只要他们需要弹性如同恶棍们松弛的厚脸皮,想像有多远就能扯多运。却也能如吊死萨达姆的绞索,套在脖子上的宽松只为绞杀时的收紧。合法私产他们都可以明目张胆的侵夺,勾结权力的不义之财岂不让他们更有口实!放松政策可以分享环境破坏的红利,收紧政策可压榨你的财产所得。借口只需要把牺牲环境带动经济,改为保护环境重于天就可以轻松做到。不管权力操控的政策如何变化,你都只有牺牲钱财任权压榨而已。制度给予的,他随时都可以收回,其实你们跟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

自始至终极权体制对大自然就是予取予求的态度,狂妄征服却不断失败的过程。他从来都不是正常的经济行为,而是权力操控资源维持自身统治地位的政治行为。过去至现在这一特性都未曾改变,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他们不会在乎身后的洪水滔天。狂妄无知的鼠鼠目寸光,给了他们安全状态的错觉;孰不知极权已步入严重的沙漠化。

  毒化板结的土地难以筑起民族的末来,浑浊污秽的水源无法承载生命的延续。只有制度的改变才能扼制住这毁灭的步伐,不是我们过于激进,而是他们过于极端。是他们将我们置于无希望的绝望。暴政剥夺我们的财产,也不放过我们的健康。我们没有选择权,只能被动接受的时代也该被终结了。


  沉默不会带来改变,弯曲的膝盖也不能换来自由。山河破碎岂能随风飘絮,身似浮尘怎甘任雨打萍!国族兴亡匹夫有责正在吾辈,又岂能坐等后人复哀前人。即使我们没勇气争取个人的自由,没有能力拯救民族的危难,但我们也不应丧失直面悲惨世界的良知。愁云惨雾弥漫的山河已不复昨日的秀丽巍峨,极权奴役的人民亡秦复楚的矢志不渝,是否也应该在沉睡中苏醒?#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我不相信曾经强大的民族会永远沉沦,但我们也拒绝个人只有义务;没权力的王朝更迭往复。我相信坚守个人权力至上的民主制在尧之土,舜之壤,禹之封的故地定能扎根生长。先贤英烈浸透鲜血的热爱,在历尽难苦的升华中也会为其提供养分。即便当下腥膻万里,狼犬遍地;奴役也不能使自由的心灵完全泯灭。总会有人耻于臣戎,这既是人的自由天性;也是来自文化的精神传承,更是人类文明生生不息的源源动力。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2017.8.11下午

如无特殊情况,拙文认知将不定期更新下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