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851|回复: 0
收起左侧

从十字军东征到君士坦丁堡陷落——文明与野蛮的百年对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9 15:52: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十字军东征到君士坦丁堡陷落——文明与野蛮的百年对峙(一)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好朋友曾问我关于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的原因与经过,而我对此一史事仅是流于表面的框架认知。本着对朋友两肋插刀,为了知己插朋友两刀的精神,埋头查阅史料N天。查阅的结果是从十字军运动到君士坦丁堡的陷落,三百五十多年的历史记述充满了政治正确的混淆视听。

  可悲的是境外网站竟与墙内保持了高度的一致,简直就是一个鼻子孔出气。防火墙我们没的选择,而自由世界自我设置的政治正确,阻挡的却是人的认知与区分善恶的辨别能力。历史在政治正确的预设立场下能被还原,那才真是活见鬼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本着对朋友负责的慎重态度,查阅与书写在时断时续中进行,时间稍长也望吾友见谅!

  在这段跨越数个世纪相互对抗的历史叙述中,政治正确的脑残看到的只有十字军两百年对阿拉伯世界的进攻,却无视了阿拉伯从麦地那兴起不间断得如病毒般的扩张。号称客观理性的诠释往往容易陷入善恶全无的政治正确,预设立场固然会引起先入为准的主观性偏袒,但无任何准绳的史实赘述,很容易让人有唠叨掩饰是非之嫌。本人叙述古代史事基于主观的多方角逐对文明增进与否,生命的尊重与残害范围的广度,与程度强弱做为观点的依托,不愿像吃干草一样无味感的保持中立。

  古代不可能达到对人权的尽善尽美,现今人权观念虽已确立百年,试问又有几家能完全做到?历史必须还原到原来的时代背景,要不然岳飞是封建专制爪牙的闹剧,就会如赵家人的搞笑史观一样新坛装陈酒。东征虽不是诗史般的完美体现,基督徒也存在对犹太人的迫害与窃贼般的抢劫(所有的屠杀都不应为其寻找借口,因为屠杀是在触犯做为人的底线)。但如果跟危害更大的阿拉伯人比起来,中世纪的基督教文明显然更自由先进。这就好比是炒黄瓜跟排泄物的区别,如果二选一,即便再讨厌炒黄瓜,我也绝对不会考虑后者。如果“客观”到可以不计较两者之间的区别,那就请口味重的一起吃下也无妨。#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将基督教比为讨厌的炒黄瓜虽不恰当,但阿拉伯人却配不上排泄物的比喻,排泄物还能使土壤肥沃,阿拉伯人却只有对文明的破坏与惨无人道的杀戮。基督徒为人类文明做出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而阿拉伯执念的反文明却是一以贯之的。即便是黑暗的中世纪,基督教的文明程度与社会的自由空间,都远胜于只会破坏毫无建树的阿拉伯人。十字军东征与君士坦丁堡的陷落是自由与奴役,文明与野蛮的对抗。虽不尽人意,但基督文明与阿拉伯人相比却能高下立判。

   我所叙述的以我主观看到的材料为依据,也以我的善恶观念为立场。政治正确不在我思考范围之内,文风随性而为,喜爱、反感悉听尊便。鄙视、攻讦竟随他去,反正又不会怀孕。

  公元294年正值中国西晋初年,罗马皇帝戴克里先因帝国过于庞大而实行四帝共治,君士坦丁大帝的爸比就是四帝之一的君士坦提乌斯。君士坦丁大帝通过内战终结了四帝共治的罗马帝国,确立了自己独尊的地位后,324年迁都拜占庭,将这个罗马帝国的新首都命名为君士坦丁堡。

  395年中国东晋末年,狄奥多西皇帝将罗马帝国一分为而二,东罗马帝国的历史由此拉开序幕。在此之前波斯帝国与罗马帝国就因抢地盘而火拼不断,其间罗马皇帝瓦勒良都被波斯俘虏。东罗马帝国与波斯帝国的火拼更是长达四百年之久,频繁的战争使两大帝国羸弱不堪。波罗相争的结果是阿拉伯疯狗的坐收渔利。

  公元633年唐初,阿拉伯人攻克波斯治下的希拉,俘虏悉数斩首,鲜血使干涸的河床为之流淌,这条不幸之河的血水据说直接拿来为禽兽不如的阿拉伯军队研磨军粮。(如果禽兽们如赵家人一样有外交部的话,它们一定会对我的用词提出严正的抗议、强烈的谴责。对于禽兽的侮辱我只能抱以诚挚的歉意。)651年信奉琐罗亚斯德教(中国史籍称袄教或拜火教)的波斯萨珊王朝被阿拉伯帝国灭亡,波斯帝国的文化传承从此被彻底断绝,曾经强大的波斯帝国成为了久远的历史代名词。#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639年阿拉伯军队突袭罗马行省埃及,相继北非领土接连沦陷。亚里山大图书馆在此期间,被这帮杂碎付之一炬,它们声言”如果其内容与经书相同,就无需保存;如果相悖,也无需保存,不妨销毁。”图书馆的藏书被做为四千多个澡堂的燃料,足足烧了半年。近半个世纪的收藏,千年的人类文化沉淀被彻底的化为了灰烬。此种暴行远甚于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政治正确的脑残恐怕也无法为这帮畜生的癫狂做出有力的辩解。


  678年君士坦丁四世在马尔马拉海击溃阿拉伯军,解除了君士坦丁堡长达四年的围困,迟滞了“病毒”凯歌猛进毁灭欧洲大陆的企图,为基督教文明赢得了三十年的喘息之机。

  公元713年西哥特灭亡,阿拉伯军征服伊比利亚全境,准备翻越比利牛斯山进攻法兰克王国,结果吸取了阿奎丹伯爵失败教训的查理.马特(锤子查理),重创阿拉伯军于普瓦提埃。此战阻止了阿拉伯西进欧洲的步伐,使欧洲基督教文明得以保存。倭马亚阿拉伯军损兵拆将十倍于法兰克的结果,使其再也无力觊觎欧洲。

  公元750年猪八戒啃猪蹄的倭马亚王朝亡于自身的争权夺利。自称赛法拉(意为屠夫)的阿布·阿拔斯·萨法赫将倭马亚家族屠戮殆尽后,建立了阿拔斯王朝。次年阿拉伯军与唐军高仙芝部在西域爆发怛罗斯之战,番军倒戈致使唐军大败。因安史之乱又使唐军无力重整旗鼓,阿拉伯势力自此在中亚得到渗透。

  公元813-833年是阿拉伯帝国最辉煌的时期,哈里发马蒙迫使东罗马帝国向其称臣纳贡。疆域横跨亚非大陆使其可以奴役大量人口。在这种情况下,做为少数的阿拉伯人抛狗头撒猪血的目的除了遥不可及的天国梦,不就是为了以后能享受生活嘛!艰苦朴素的鬼话去蒙它大爷吧!阿拉伯人像后来的八旗子弟一样文偃武息的沉浸在它们的社会主义天堂里面不亦乐乎,不同的是它们并没有改变自身的厉气。#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当兵打仗这种刀口填血,不上档次而有失身份的活没人愿意干。谁干呢?皈依了它们,身份差N个级别的突厥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一不心突厥人就玩大了。九世纪中叶哈里发逐渐被掌握兵权的武将架空,公元1055年突厥的一支塞尔柱土克曼人占领巴格达,迫使哈里发授予苏丹称号。此后阿拉伯帝国陷入分裂。

  阿拉伯帝国的分裂并没有改变它原本的反文明特性,仍然是一脉相承的掠夺式生存模式。从四大哈里发至奥斯曼帝国,无论人马如何变幻,反文明的信念决定了它们继承性的关系。同样欧洲中世纪的基督教文明也不会因自身统一或分裂的状态,而失去原本文明的特性与文化的延续性。执念主导的意识决定了善恶的思维方式,之后的历史不管阿拉伯帝国如何变幻行式,他们都是一个信念相同的反文明整体。


公元1010年在耶稣殉难处所建的耶路撒冷圣墓教堂被法蒂玛王朝的哈里发哈基姆拆毁,这对基督教世界来说无疑是不能接受的耻辱与挑衅。但是形势比人强1039年法蒂玛王朝在得到了东罗马帝国大量的财物奉献后,允许基督教徒朝圣与重建耶路撒冷圣墓教堂。但是在不间断地迫害异教徒的阿拉伯人(皈依的塞尔柱突厥人)眼里朝圣的队伍又是唾手可得的财源,本着有便宜不赚王八蛋的无耻心态不断的迫害朝圣的基督徒。

   1080年左右基督徒在阿拉伯统治下的耶路撒冷以圣约翰之名建立了一所教会医院,圣约翰教会医院主要功能是救死扶伤的慈善工作。在此其间教皇的认可、朝圣者与欧洲基督徒的捐献,为1099年的华丽转身为医院骑士团(三大骑士团之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此之前北欧维京人的后裔诺曼人在公元八世纪后期不断的南侵,882年留里克在乌克兰建立基辅罗斯(俄国留里克王朝),十五年后朱温灭唐,中国进入五代时期,此时距东罗马传教士西里尔、梅福季哥俩创造西里尔字母还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可以说俄罗斯当时完全处于茹毛饮血的原始状态。公元911年诺曼人的一支通过武力在法国北部建立了诺曼公国,1010年左右分散于欧洲各地战斗力奇强的诺曼人,有的成为各为其主的雇佣军,有的仍然保持着维京海盗的个性。#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教皇利奥九世在表兄弟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援助下组成联军,力图阻止诺曼人在南意大利的不断扩张与肆无忌惮的劫掠。历史再次证明正义必胜是多么的不切实际,1053年奇维塔泰之战教皇联军大败,教皇利奥九世本人都做了俘虏。来年教皇就病死于回罗马的路上,胜利再次不要脸的站在了有实力而野蛮者的一边。

  同年1054年因教义分歧教皇使者与弥格尔大牧首在索菲亚大教堂发生冲突,两者都以正统自居从而相互开除对方教籍(破门律),基督教因此分裂为罗马公教与东罗马正教。在西有诺曼人的步步紧逼,东有阿拉伯人(撒拉逊的法蒂玛王朝)不断蚕食的严峻挑战面前,只能是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侮。

  所幸的是勇猛善战的诺曼人折服于基督教文明的发达皈依了基督教,战斗力爆表的诺曼人在教皇的怂恿下,于1061年主动对西西里岛的阿拉伯人发起进攻。诺曼骑士人数从来没有超过几百人,三十年的征伐在不断中断的业余时间进行,阿拉伯军数万人却被打的抱头鼠窜狼狈不堪。外部压力稍有缓解,神圣罗马帝国的亨利四世与教皇格里高利七世又是一场王权与教权的大pk,诺曼人又回师与神圣罗马帝国打起了群架,在打架的同时捎带手又把罗马城来了一次大洗劫。征服了南意大利与西西里岛的诺曼人意犹未尽,又与悲催的东罗马帝国扛了起来。#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1130年诺曼人罗杰被犹太裔教皇阿纳克莱图斯二世加冕为西西里国王,而神圣罗马帝国与东罗马帝国皇帝支持英诺森二世,宗教会议宣布英诺森二世为合法教皇,从而导致罗马教廷两位教皇并立。教廷的分裂伴随着欧洲各国对西西里王国崛起的隐忧,于是神圣罗马帝国与当时的英、法结成反诺曼人与伪教皇(后世的说法)阿纳克莱图斯二世的大联盟,又使欧洲陷入了内部的大群殴。此时悲催的东罗马帝国也不忘顺便踹一脚诺曼人过过干瘾,谁让你老是欺负我来着!


1139年英诺森二世对西西里国王罗杰二世处以破门律,生猛的罗杰二世之子罗杰(祖孙三代都重名,我真服了you)伏击了英诺森二世的军队,再次俘虏了罗马教皇。形式比人强教皇表示这完全是误会,罗杰更是深表歉意:sorry,我喝高了犯了浑。教皇英诺森二世与罗杰达成谅解,西西里王国的叛乱也平息了下来。


  内部问题一解决才发现那帮阿拉伯猴子,在基督教文明的家门无恶不做玩得很嗨皮!耶稣殉难的圣墓教堂被拆已经够欺负人的了,交了保护费还他妈的打劫我们,这也太欺负人了,不讲理是吧!抽它!1095年东罗马帝国皇帝阿历克塞一世的请求,与教皇在法国克莱蒙的号召,点燃了基督徒原有的收复失地重光故土的狂热。十字军东征是不正确的定义,因为他们并不是国家有组织的行为。他们是不同阶层的自愿参与,伙食、武装都需要自备,教廷的支持并不是白花花的银子,更多的是精神上的鼓励。他们的动力来自于虔诚的信仰,与对耶路撒冷精神上的向往。

  第一次出击是一帮钉耙铲头粪叉子的农民,他们首先就坐不住了,推举隐修士彼得(在前往耶路撒冷的朝圣,他见到了基督教同胞在阿拉伯帝国统治下的悲惨与迫害,从而呼吁西方的解救,他在克莱蒙的演讲让在场的所有人动容,为十字军运动出力不少,是教皇乌尔班二世的坚定支持者)为统领。他们来到君士坦丁堡因为军纪太差(迫害犹太人,外加一路予取予求,让匈牙利等国也十分反感)阿历克塞皇帝勉强的应付了一下,就直接送他们上战场了。几万人热情有余战力不足,跟阿拉伯猴子们(塞尔柱突厥)的短兵相接很快败下阵来。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而真正有战斗力的封建领主与骑士,在穷人十字军出征后的八月踏上征程。英国国王征服者威廉的儿子罗贝尔.柯索斯公爵,为了出征舰队得经费不惜把诺曼底封地抵押给自己的兄弟。同为诺曼人后裔的安条克公爵博希蒙德,与法王腓力一世的兄弟于格等一大帮欧洲贵族,在十字架的感召下兵锋直指耶路撒冷。互不从属各自为战的十字军,将阿拉伯化(委婉的说法)的塞尔柱突厥人与埃及的法蒂玛王朝打的满地找牙。在耶路撒冷、东罗马帝国一带建立了数个跨时一至两百年的拉丁王国。其间耶路撒冷王国的缔造者布永的戈弗雷(圣墓保护者)勇武过人的征伐,与其弟鲍德温一世的以战求存,让人心潮澎湃之余,不免有壮志未酬身先死,徒让后人空余恨的感慨。之后几次的东征几本上都是围绕着保护耶路撒冷,与其它几个拉丁王国的攻防战。

第二次十字军东征

  1145年夏,埃德萨伯国陷落的消息震动了欧洲,教皇尤金三世发布十字军教令呼吁基督徒保卫危在旦夕的圣城耶路撒冷。12月通告了法国国王路易七世,得到了路易七世积极的响应。路易七世原本被作为神职人员培养,没曾想王国的继承人路易七世的哥哥是个短命鬼,一不小心挂掉了。作为王国的顺位继承人,他被极不情愿的加冕为法国国王。一般人结婚都兴高采烈得非常喜庆,只有路易七世跟死了爹似的充满了罪恶感。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忏悔与祈祷,祈祷早日诞下皇嗣结束这不堪的生活(世上不知有多少人想过这种不堪的生活)。对宗教的虔诚与镇压维特里城所以引起的罪恶救赎感,使路易七世更加地热衷于参加十字军东征。

  教皇尤金三世指定圣伯纳德(死后封圣)为十字军的布道士,他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的隐修士彼得不同,他深知底层民众热情有余,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特性。他对发动群众一点都不感冒,他主要把精力放在游说君主与贵族身上。在北欧他还制止了布道士拉杜尔夫煽动的极端反犹情绪,使可怜的犹太人躲过了一场灭顶之灾(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在欧洲就爆发了对犹太人的野蛮迫害,无论如何这种行为都是不可原谅的罪恶)。

圣伯纳德以他纵横捭阖的能力与极富感染力的布道演说,把十字军运动推向一个绝对的高潮。在他的感召下人们纷纷领取十字徽,场面火爆到跟半买半送得超市促销一般。问题是数量有限,先到先得的十字徽像中国抢盐风波时的食盐一般很快就清仓断货了。最后圣伯纳德将自己的外袍扯成十字布条,以满足人们踊跃的诚挚之情。

他饱含深情的布道在颂扬参与东征者的英勇与伟大牺牲的同时,诅咒那些有能力却不作为的人们,消极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康拉德三世成为了他攻击的靶心。这让皇帝康拉德三世非常受伤,他显然不具备伟大领袖忍要忍到无耻,狠要狠到无情的特质。更说不出日、蒋、我三国志的无耻谰言。康拉德三世的反应是什么都可以丢,就是不能丢人;抄家伙干他们。1147年,急性子的日耳曼十字军主动对东方发起进军,拉开了第二次十字军东征的序幕。

康拉德三世率领的两万人在行军途中遭遇了东罗马人的戏弄与刁难,东罗马人类似有组织的使用假币购买德国人(神圣罗马帝国的十字军)的物品,却拒绝卖给德国人所必需的物资。康拉德三世所率的十字军团一怒之下发起了对东罗马帝国的攻击,如果不是异教徒大敌当前,康拉德大有攻占君士坦丁堡,干掉科穆宁王朝,取曼努埃尔而代之的意思。

两方矛盾缓解后,一直都很受伤的康拉德率德国十字军团,在东罗马人的引导下进入了土耳其。更受伤的是军队在沙漠的行进中迷路了,由于长途跋涉人马匮乏,行至一片水泽时由于干渴难耐,骑士们纷纷下马饮水。在毫无戒备的状态下,塞尔柱人(阿拉伯化的突厥人)狼奔豕突的发起了进攻。整个过程就是一场屠杀,德国军团此战全军覆没,只有皇帝与少数骑兵部队身免于难逃回了尼西亚。


11月,路易七世率领的法国十字军来到了尼西亚,皇后埃莉诺(她的封地阿基坦的军队也参与了东征)与一帮美女把这次出征当成了中东自由行的旅游,并以拉拉队的阵容为其呐喊助威。这些毫无战斗力的妇人除了会为行军增加负担外,唯一的作用就是再多几张嘴消耗本已就捉襟见肘的军粮。#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悲催的康拉德皇帝在尼西亚与法王路易兵合一处,在东罗马人的帮助下,十字军经安纳托利亚高原打通到安条克的路,在开始的高歌猛进中,非常受伤地康拉德皇帝又倒霉的染了病,不得不很悲催的原路返回东罗马休养。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祸不单行的十字军之后又遇到了风暴与山洪的袭击,再加上后勤供应不足的绝对致命伤;十字军从战斗力爆表跌至中国股灾般的熊市。但是最致命的是路易有一个猪一样的队友,他就是王后埃莉诺的老乡普瓦图的杰弗里。身为统帅的杰弗里是一个只会耍刀片的二杆子,智商接近二百五。驻扎在高地的前锋守卫,他竟然将其移防至峡谷地带;敌方居高而下后果可想而知。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杰弗里的愚蠢使法国十字军伤亡过半,路易七世也差一点做了俘虏。法国人米肖与普茹拉合著的十字东征记述了同样的险阻与遭遇,但略有不同:十字军与朝圣者行于陡峭的山地,并伴着不断坠崖人畜的惨叫声,前卫先锋违命驻扎使十字军腹背受敌。不管记述如何不同,但结果无差。

  元气大伤的法国十字军在东罗马帝国的帮助下,不得不以损失大量步兵与朝圣者的沉重代价,通过海路到达了安条克。无船可渡的十字军战士与失去保护的朝圣者,因东罗马总督惧怕得罪阿拉伯人,拒绝了他们进城庇护的请求。在安塔利亚城外多数死于绝望而残忍的屠戮,只有不到半数人历尽艰辛到达安条克。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在安条克埃莉诺皇后与路易七世本就不和谐的夫妻关系,因安条克国王雷蒙德的出现而彻底破裂。雷蒙德长相帅气并且善解风情,显然把冰冷形象苦大仇深的路易七世甩出N条街的距离。路易行房如行刑,把妻子主动的亲近当成罪恶诱惑的表现;跟《西游记》中的唐三藏完全有一拼。对于埃莉诺来说老娘又不是长了一副孔庆东的脸,司马南的猥琐形象,用得着阶级仇民族恨的整日死脸相对嘛!

  雷蒙德这个小宝贝(实际年龄不知,他却是埃莉诺的叔叔辈)不但跟自己情投意合,连战略意图都默契到一个鼻子孔出气的程度。做为虔诚的基督教徒,此时的路易七世最想达到的目的,就是去耶路撒冷朝圣。对进攻阿勒颇、埃德萨的战略意图一点都不感冒。头上发绿的路易七世不光战略意图与其相背,更对暧昧关系大为光火。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皇后被强行带出了安条克城。埃莉诺与路易七易的婚姻也因此走到了尽头,第三个女儿出生后不久,在反目成仇(雷蒙德后来被阿拉伯人斩首)与极端失望(没有诞下男嗣)中两人分道扬镳。成为单身贵族的埃莉诺,无疑是欧洲最耀眼的钻石王老五,回到封地后不久,就与后来的英王亨利二世喜结连理,又生了一个了不起的宝贝儿子——狮心王理查。

   北宋靖康国难二十二年后的1149年6月,路易七世到达了圣地耶路撒冷,大教长和圣殿骑士们迎接了十字军的到来。恭候多时的德皇康拉德三世更多的是“你咋才来哪?可想死俺了”的感慨与悲催的难友情深。流泪、拥抱、热烈过后,哥几个就现实问题该咋整开了一个团结的大会。在此期间,雷蒙德着手光复埃德萨的失地。受阿拉伯猴子压迫勇敢的亚美尼亚人,在城内积极策应城外的攻势,但是光复后不久终因寡不敌众再次被阿拉伯猴子攻陷。埃德萨的再次陷落针对基督徒是屠诚的灭顶之灾,男人被残忍的全部杀光,女人被凌辱后当做物品出售……可悲的是他们源于宗教执念的野蛮与凶残,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轻,更可悲的是仍有人以政治正确的观念,容忍它们的野蛮与凶残。#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路易七世愚蠢的漫无目的,使勇敢的雷蒙德不幸就义于这次孤注一掷的绝地反击,也难怪自己的漂亮媳妇对其大失所望。耶路撒冷会议在六月二十四日决定进攻大马士革,以改善拉丁帝国的险恶处境。在大马士革指日可下之时十字军不是勇猛地一鼓作气,而是陷入了城破后利益分割的会议争吵。撕逼的结果是努拉丁援军即将到来的军事不利,最后不得不饮恨大马士革城下。


  二次东征缓和了东罗马帝国的军事压力,取得的唯一成绩是1147年4月份,一小队来自欧洲各地的十字军准备通过直布罗陀海峡穿过地中海参加东征,结果遭遇风暴来到了现在的葡萄牙,在法国骑士亨利的请求下,他们击败了阿拉伯猴子光复了里斯本,促成了葡萄牙以后的国家形成。真是有心东征事不成,无心风暴成葡国。

   东征的无功而返使路易赔了夫人又折兵,怨言指向了支持东征而又持成功信念的圣伯纳德。圣伯纳德非常客气的说:“关老子屁事,这是你们不够坚定,不够虔诚所导致的下场。我们都该好好反省。”圣伯纳德说的没错是该好好反省一下这次东征的错误,圣伯纳德神启的胜利许诺本身并不存在严重的错误,错误的是将神启作为战争的胜利信念,将出征的行动搞的一塌糊涂。
  
  东征一开始德皇康拉德三世与法王路易七世就犯了一个巨大的战略性错误:单一的陆路推进没有海路的协同作战,使十字军在没有后勤补给的情况下,很难做到就地取粮的以战养战(谁都知道阿拉伯人除了破坏,没有任何的长处,本来就荒凉的沙漠地带在他们的努力下更加荒凉,粮食地没有,石块、沙子大大地)。由于宗教分裂,东罗马人与十字军之间的嫌隙非常微妙,东罗马帝国皇帝曼努埃尔为了谁也不得罪,他甚至两边押宝。

  即便东罗马人很不仗义,把十字军出征的消息告诉了阿拉伯猴子,其实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因为浩浩荡荡的十字军如此规模的不低调,就算是瞎子恐怕也能听得到他们的行进声,怎么可能瞒得了阿拉伯猴子。最致命的不是东罗马人的奸滑与不信任,而是十字军本身战略性的错误造就了二次东征的挫败,如果战略得当,阿拉伯人狗咬狗的混乱对十字军是极为有利的。与第一次东征勇猛锐利的伟大诗史相比,战略性的严重失误与统帅们的颟顸,将无数个可能在唏嘘的如果声中任后人凭吊。但如果也就只有如果……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2017.8.19  下午

未完待续,不定期更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