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838|回复: 0
收起左侧

巴塞罗那恐袭——文明危机的真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1 19:27: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巴塞罗那恐袭——文明危机的真相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巴塞罗那恐袭如历次恐袭的结果一样,换来的只有一堆华而不实的面汤话,与政客们一如既往的拙劣表演。西班牙王室的对外声名:整个西班牙都是巴塞罗那真是一语中的,在文明世界整体左倾,政治正确包容执念宗教邪恶的大环境下,恐怖分子的欧洲自由行,不但能让西班牙的任何地方变成巴塞罗那,欧洲也会在爆炸声中遍地开花(己经是如此了)。

  更搞的是在游行的队伍中竟然有人扯着反纳粹、反法西斯、反执念宗教恐惧症的横幅招摇过市,难道巴塞罗那恐袭是纳粹份子跟法西斯合谋制造的?还是执念宗教恐惧症导致货车刹车失灵所引起的?

  白痴左疯刷存在感的政治正确,是意图淡化已发生的真实伤害,将臆想的伤害拔高到比真实伤害更加严重的程度。这难道不是本末倒置的无视事实吗?混淆是非伪善的包容,迷惑性的煽情使文明世界,丧失了正当自卫的本能。此种左疯脑残的意识形态在主流媒体,与左倾知识分子居心不良,充满乌托邦幻想的精心包装下,灌输给了没有辨别能力,更没有受过左疯乌托邦之苦的民众。

  正如马克斯.韦伯所言:一个社会的落后,是整个精英阶层的落后。而这帮精英——左倾思想的产儿,却把持了文明世界的话语权,不幸的意识形态就此给了执念宗教以扩张发展的机会。左疯愚蠢狂飙的风暴,执念宗教火借风势的邪恶,在荒诞中越烧越旺。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文明世界的综合实力远非反文明没落的执念宗教可比拟,但如果背离了自由至上的文明价值观,被大爱的群体主义所裹挟,他就会有划向歧途的危险。当人道主义取代了对国民负责的正当义务,纳税人的付出就很可能被高大上的政治口号所出卖,以换取政客的自我镀金,而成本却由全体国民共同承担。

  在这次恐袭表态的老妖婆默克尔就是一个最佳例证。她声言:我们不会允许这些谋杀者让我们背离我们的道路,和我们的生活方式。但损害德国利益的实际行动,却把自己的无耻谰言击的粉碎。她不负责任的移民政策使德国的危机,跟她丑陋嘴脸般已越加的不堪。

  优秀的日耳曼民族在纠枉过正去纳粹化的言论管治下,为默克尔的恣意妄为提供了施展空间。国民在政治正确的裹挟下,不当司法(言论只要不造成即时的伤害,不宣扬种族灭绝与辱骂威胁他人恶意,他不应该被人为干涉)干涉可能的惩罚,使人们要么随左疯狂飙,要么不得已保持缄默。默克尔对德国的潜在危害是致命的,这一点她超越了自己的前辈希特勒(这一点希特勒应该感到欣慰,因为德国最大混蛋已被默克尔所替代)。#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引狼入室的行为如不被正视,雀占鸠巢、农夫与蛇的故事将会陆续上演。扼制恐怖主义的声明将会像神经病的自说自话,而不具有任何实际意义。从9.11事件到巴塞罗那恐袭,他们无一例外全都是执念宗教的忠实信徒。这不是凭空捏造的污蔑,而是人尽皆知的事实。指出事实并不是要对它们实行人权迫害,而是为了更好的了解我们的处境,从而避免外在的伤害。他并不具有任何的进攻性,只不过是基于事实的言论而已。

但是有一个事实我必须要说明,屠杀犹太人的罪行纳粹党员不可能全部参与其中,但却没有人将它做为个体行为看待,更没有将他与纳粹德国加以分割。赵家人的政治迫害也没有被看作是个体行为,同样没有被加以区分,为什么执念宗教的残暴却被区别对待?它们之间存在差异,其实只是载体与行式的不同,扼杀自由敌视文明的破坏性,并没有实质性的区别。为什么执念宗教丧心病狂的反人类罪行,却被双重标准的加以区分?

  难道决定好坏的不是善恶的区别,而是以成败为准的策略?除了执念宗教,没有人要抗拒多源文化,但多源文化包容的是文化差异性的不同,前题是他们也包容我们对不同文化的选择。如果包容只限于单方,那他就是一个伪名题。这跟单方面无法独自完成和平使命一般,因为这取决于双方的态度,而不是单方的一厢情愿。#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极权制度与民主制度最大的区别,很大程度上是权力与义务的不对等。极权国家人民只有义务,没有权力(当然我们还有歌功颂德的权力)。而正常的民主制国家是权力与义务并存的对等关系。但是如果政客不负责任,把对外的人道主义(人道主义很好,但更量力而为)搞成了国家义务,侵害了国民利益,并威胁到了本国人民的安全,那他的危害就远远大于敷衍了事的官僚。

对难民的接收不光会加重自身经济负担,同时也为恐怖势力的渗透打开了方便之门。这不但不会缓解战乱国的灾难,反而将战乱国不稳定的因素,移植到了自己的国家。在这些难民中有多少人体炸弹,多少潜在的暴恐份子恐怕只有天知道。

  接收难民的错误政策,实际上制造了更多的难民。而在这种白痴政策的激励下事情只会逾演逾烈。将战乱中的青壮年武装起来协同敉平战乱,显然要好过让他们好逸恶劳的吃白食平添负担。这既能减轻自身不必要的负担,也能真正根治难民产生的根源。反其道而行的接收不但不能缓解人道危机,也为自身带来了难以想像的文明危机。#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如果政治正确的民众认识不到事态的严重性,政府的错误行为就不可能得到纠正,个人的自由也就岌岌可危了。自由不是任何人的赐予,不去捍卫她就有可能会失去。不自由的国人对美好期望,铺就通向奴役之路有更深切的体会,我不希望文明世界像我们一样,等付出惨重代价后方能幡然醒悟。人类带血的试错经验在不切实际,践踏个人自由的苦难中也该吸取教训了。难道真如一位哲人所揶揄的:历史留给后人的教训,就是一再重复着历史留给后人的教训。

  如果恶被政治正确的政府所容忍,并且无力制止由此引发的灾祸,文明世界要么在人们的缄默中沉沦,要么在人们失望中倾向极端。两种结果都会严重伤害到个人的自由权力。如果民主制不能扼制执念宗教对人们的危害,巴塞罗那恐袭造成的无安全感,就可能会演变成对政府的不信任,在失望中就有可能催化出法西斯长枪党(现在并没有发生,这只是我的推论)。这跟遭遇司法不公的国人,在失望中选择用极端方式(不包括猪狗不如无差别的滥杀者)以达到目的一般。

  这源于政府不能保护他们的安全状态,出于自卫本能所采取的应对措施。此种极端正是政府不能为群体提供安全感,所催生出来的不良后果。若根据左疯政治正确的观念处理,舍本逐末的严重后果不是在缄默中让执念宗教坐大,就是在愤怒中使极端势力胜出,这都是文明世界所不能承受的致命打击。最好的结果只有国民觉醒让不合格的政府滚蛋,但人脑的反应很多时候还及胃的反应快。如果人们觉醒的速度落后于执念宗教扩展的速度,自由世界付出的代价将是不可想像的。

  执念宗教在政治正确的协助下,将来之不易的人类文明,置于盲人瞎马的危险境地。从攻击世贸大楼的飞机到巴塞罗那恐袭的货车,文明世界的绥靖,换来的除了执念宗教逾演逾烈的得寸进尺,恐怕也就只有遇难者残缺的尸首与政客拙劣表演的虚伪。是政客们与主流媒体对执念宗教身份的忌惮与遮掩,给了他们恣意妄为的邪恶勇气。这种软弱的忌惮无能的遮掩,正是他们在文明世界横行无忌的最大帮凶。受害者(文明世界)都为罪犯辩护,并为他的犯罪行洗地,罪犯们凭什么不去犯罪?执念宗教的邪恶与低风险的功利计算,不让他们去犯罪那才见鬼哪!文明世界愚蠢的犯贱行为,对他们的邪恶无疑是一种变相的鼓励。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如果文明世界认识不到,对执念宗教宽容的危害性,反恐就像赵家人假惺惺的反腐一般,永远就只能停留在路上。谁人愿意漫无目的永远的在路上?我想只有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因为流浪汉没有终点也就迷失了追逐的方向,所以他只能迷失在行进的路上。如果文明世界在政治正确的道路上迷失了原有的方向,就请停下盲目狂飙的步伐回头看一下,是否离自由权力至上的家已太远?如果现在迷途知返显然离家更近。

没有人愿意看到文明陷入危难,只有在危难中的人们更懂得自由的珍贵,但代价却过于沉重。知识分子更应肩负起这不可推卸的责任,像皇帝新装中的小孩一样真诚,不应学趋炎附势者的随波逐流与虚伪。沉默只会让恐惧得以蔓延,从而丧失面对的勇气。退缩只会压缩自由空间的纬度,让罪恶更易得手。绥靖给罪恶提供了便利的机会,包容(无底线的包容)成为政治正确的滥交,世贸大厦的爆炸,巴塞罗那的鲜血,是野蛮向文明发出的宣战。文明世界没的选择,只能被动还击,因为前哨战己经打响。

  这不是两种文明之间的冲突,这是奴役与自由,文明与野蛮不可调和的对抗。他们制造灾难的足迹,己遍布世界的各个角落。自身反自由的特性使他们像如芒遍体的怪物,彼此之间的拥抱都会互相伤害,血肉之躯的拥抱又怎能不会被它刺伤?不是人们在仇视他们,而是他们的仇视在伤害人们。#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如果在愚蠢下去,文明世界就有可能出现君士坦丁堡的陷落。艾埃菲尔铁塔象征性地熄灭,将会被笼罩的邪恶所取代。鲜花与烛光的哀悼并不能改变什么,但执念宗教人口的增长却能改变民主制的生态。文明世界如不自救,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巴塞罗那恐袭只是一个前奏而已。希望巴塞罗那的鲜血能唤醒沉睡的人们,这也是对遇难者最具现实意义的祭奠。

作者:身在古拉格群岛

2017.8.21  傍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