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11|回复: 0
收起左侧

從不會遺忘的人:能記住所有事件細節是什麼體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19 07:4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來源: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11月17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有些人能夠記住生命中幾乎每一件事,這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當我大概只有一周大的時候,我就記得自己被包在這條粉紅色棉毯里,”瑞貝卡·沙洛克(Rebecca Sharrock)回憶道,“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能知道媽媽抱着我的時候。我總是能憑借本能知道這些,而她就是我最喜歡的人。”

1.jpg
 沙洛克已經學着嘗試用正面記憶來覆蓋負面記憶。她說:“在每個月開始時,我會把之前幾年裡這個月發生的最好的事情挑選出來。”
2.jpg
患有超憶症的人能夠毫不費力地立刻回憶起在任意時間做的事情、身處何地、穿着什麼。

  考慮到大部分人最初的記憶都是直到四歲左右才開始,因此沙洛克的這些描述很容易被當成某種懷舊的白日夢,而不是真實的記憶。不過,必須指出的是,這位來自澳大利亞布里斯班的27歲女性具有與大多數人截然不同的記憶力。她被診斷患有一種罕見的疾病——高度發達的自傳性記憶(Highly Superior Autobiographical Memory,HSAM),又稱“超憶症”(hyperthymesia)。換句話說,這種獨特的神經系統“綜合症”意味着沙洛克能回憶起任意一天中做的任何一件事情。
  患有超憶症的人能毫不費力、不假思索地回憶起在任意時間做的事情,以及身處何地、穿着什麼。他們能以詳細的圖像形式記住公共新聞和個人事件,准確程度可以和錄像帶或視頻記錄相媲美。
  在很長一段成長過程中,沙洛克以為所有人的記憶方式都和她一樣。直到有一天,她父母叫她過去看一段關於超憶症患者的新聞。“那是在2011年1月23日,”她回憶道,“當時那些人正在回顧他們的往事,記者不斷在說‘不可思議,難以置信’。我對父母說,‘為什麼他們說這個不可思議,這難道不是很正常嗎?’”父母對沙洛克解釋稱這並不正常,他們認為她可能也有同樣的症狀。
  2013年,沙洛克的父母與新聞中提到的學術機構取得了聯系,後者對沙洛克進行了測試,並最終確診。研究者在2006年首次描述了超憶症,目前世界范圍內已知的患者只有60人左右。
  為什麼有些人生來就具有超憶症?科學家還在尋找答案。這是一個相對較新的領域,而且患者人數非常稀少。不過,一些研究顯示,超憶症患者大腦中的顳葉(具有輔助記憶處理的功能)體積要比普通人更大。同樣變大的還有尾狀核(caudate nucleus),該結構能幫助學習,並可能在強迫症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3.jpg
超憶症可能還會影響做夢的方式。

  超憶症患者能將過往生活的細節詳細、鮮活地記憶下來。在科學上這樣的記憶力令人驚嘆,但對某些患者來說,這又是一種痛苦的負擔。雖然一些超憶症患者在描述記憶時具有高度的組織性,但沙洛克(同時還是自閉症患者)描述自己的大腦是“混亂的”,不斷重放的回憶也讓她出現了頭痛和失眠的症狀。
  由於抑鬱和焦慮的影響,超憶症對沙洛克的精神健康有更不利的一面。她的超強記憶力使她感覺自己身處一台情緒時間機器中。“如果我在回憶一件發生在三歲時的事情,我的情緒反應就會像三歲時一樣,即使我的心智和道德感像成年人,”沙洛克說道。這種大腦和心靈之間的分歧導致了困惑和焦慮。
  盡管如此,沙洛克已經學着嘗試用正面記憶來覆蓋負面記憶。她說:“在每個月開始時,我會把之前幾年裡這個月發生的最好事情挑選出來。”回顧這些正面、積極的事情會讓她更容易應對那些讓她低落的“入侵記憶”。
  沙洛克表示,她對特定某一天的回憶都是“我自己在那天遇到的事情,因為我不會深究當前發生了什麼,我只是記住我個人看到或遇到的一切”。雖然超憶症患者能回憶起特定日子裡的基本新聞事件,但這些事情通常也是個人體驗或興趣的一部分,這可能幫助了他們編碼記憶。
  超憶症或許還能讓我們更深入地了解嬰兒和兒童看待世界的方式。沙洛克描述了她在嬰兒時期眼睛裡捕捉到的一切,包括如何學着走路。她說:“我在我的嬰兒床里,轉頭觀察四周的東西,比如在搖床旁邊的落地扇。我對它很着迷。直到一歲半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我為什麼不站起來,看看它是什麼呢?’”

4.jpg
雖然沙洛克對人生中幾乎每一件事都有清晰的記憶,但還是有一件事她不記得,那就是出生。

超憶症可能還會影響做夢的方式。沙洛克稱,現在作為一個成年人,“我能控制我的夢,並且極少受到噩夢困擾,因為我想如果有什麼嚇人的事情發生,我把順序改變就行了。”然而,她在嬰兒時期的情況就不是這樣了。從18個月大的時候,她就開始做夢,當時她無法區分夢境和現實。“這就是我在夜裡哭着喊媽媽的原因,”她解釋道,“但我無法用言語說出來。”或許患有超憶症的人具有更強的體驗清晰夢境的能力。
沙洛克目前正在參與兩個研究項目,分別來自昆士蘭大學和加州大學歐文分校。科學家希望這些研究的結果能幫助阿茨海默症等疾病的治療。
  雖然沙洛克對人生中幾乎每一件事都有清晰的記憶,但還是有一件事她不記得,那就是出生。“只有生日我不記得,”她說,“我對在子宮里的日子,以及從我母親體內出來的情況都沒有記憶。不過我覺得我不會想記住這些。”
  超憶症使沙洛克的精神世界就像一段不斷重復的錄音,但她堅持稱,自己並不會做出任何改變。“由於我有自閉症,因此我並不喜歡任何形式的改變。我想繼續這樣的思考和感覺方式,因為一直以來我就是這么思考和感覺的,我只是想要找到應付的方法,”她說,“這就像一個我一直認識的人……我想繼續保持這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