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11|回复: 0
收起左侧

中共建政后首场大屠杀——镇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2 11:3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共建政后,曾经发动过一系列的运动,而这些运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扩大化和血腥化,“镇压反革命运动”就是其中一个典型。


镇压反革命运动”简称镇反,1950年代初,中共为巩固新生的红色政权,对他们认为的所谓“国民党残余势力”进行的一场大规模政治运动。 关于这场政治运动的评价,有部分异见人士认为,“镇压反革命运动”是“中共犯下的第一宗滔天罪行,目的是巩固新政权,不顾人民生死,自相残杀。”

大纪元记者就相关话题,采访了中国当代史研究学者,美国明尼苏达州诺曼岱尔学院教授丁抒 。
记者:中共建政前呼吁国民党各级人员留守岗位,但建政才几个月就食言,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国古时候很多王朝开篇都是大赦天下,那么中共建政后为什么要大杀天下呢?
丁抒:对国民政府的党、政、公、教留用成员,投诚起义的军人,中共原来说的是“三不”:不加俘虏,不加逮捕,不加侮辱。可是不到一年就出尔反尔,说他们是“国民党残余势力”加以残酷“镇压”。这是毛泽东“永保江山”的预防措施。
毛泽东熟读史书。秦朝短命,二世而亡,毛泽东不认为是秦始皇暴政所致,却认为是因为焚书坑儒不够彻底,知识分子杀得太少了。他从秦始皇的失败中得出的教训是:“秦始皇坑儒(只坑了)四百人吃了亏,张良、陈平没有整倒,(被)汉高祖用了,是‘镇反不彻底’。”他替秦始皇惋惜。
他认为秦始皇焚书坑儒一个再彻底一些、再狠一些,将张良、陈平等一并杀掉,天下就不会丢给刘邦。他汲取秦王朝短命的教训,把镇压“敌人”看得比什么都重要。镇压,譬如说镇压叛乱,是有叛乱在先。“镇反”不是这样,不是有了“反革命活动”再镇压,而是预谋的。
当时朝鲜战争打起来了,毛泽东说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说:“不要浪费了这个时机,镇压反革命恐怕只有这一次,以后就不会有了。千载难逢。”因为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朝鲜战场,正如刘少奇说的那样,“为抗美援朝的锣鼓响起来,响得很厉害,土改的锣鼓、镇反的锣鼓就不大听见了,就好搞了。”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与其说是“镇压反革命”,不如说是毛泽东要借助朝鲜战争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国内“肃清国民党势力”,连根拔除所有可能的敌对势力,以巩固其政权。
记者:您曾撰文指,百分之九十几被“镇压”者没有“手持武器、聚众叛乱”,没有“破坏工矿仓库交通”,没有“偷窃国家机密”,概言之,没有任何“反革命活动”,那么被镇压的实际上都是什么人呢?能介绍几个具体事例吗?那些被镇压是否其中有些还帮助过中共,或者说对中华民族有功的人?
丁抒:例子很多。镇反中被杀的国民党将军多达二百多名,他们几乎全部是中国八年抗战的名将,民族英雄。没有一个是“手持武器、聚众叛乱”的。
按毛泽东本人的说法,“杀的是小蒋介石”。他说:“大蒋介石不来,来,我还要欢迎,一天给他吃四两肉,恐(怕)还不行。但小蒋介石不杀,不能平民愤。把小蒋介石杀了,就把祸根取掉了。”
举几个所谓“小蒋介石”的例子。原国民政府第三兵团,1949年底在四川金堂起义,后经过整编加入解放军第六十军。第三兵团原来是湖北的部队,将领大多是抗日英雄,参加过淞沪会战、武汉会战、常德会战。
中将副司令彭旷高起义投诚后担任中共军队的西南军区高参。另一位中将副司令和曹勖起义后但任第二高级步兵学校教员。少将副军长曾宪成到西南军区军政学校学习。按照中共对起义官兵许诺“既往不咎”的政策,他们根本不是“镇压对像”。可是都被按上“反革命”罪被解压到湖北原籍被处决。
三十年以后他们被平反,叫做“恢复起义人员身份”。由此可见,当时按到他们头上的的“反革命罪”的确是无中生有。
至于对中共有功、帮助过中共的而被枪决的,可以举一个例子。
例如四川大学教授罗广瀛,1949年底冒着危险前往他的堂弟、国民党军第七编练司令官罗广文,成功策动罗广文率部起义,投向共产党。但到镇反时中共就不管这段历史,把罗广瀛定为“反革命”处决、镇压了。
上海1951年枪决的三千个所谓“反革命”,几乎都是没有从事“反革命活动”的。
“镇压反革命”,除了杀,还有关押、管制。即所谓“杀、关、管”。逮捕判刑关押的就更多了。
可是值得一提的是,同一个时期里有一千多名日本战犯被关押。可是他们几乎全部被分批释放,只有几十名被判处有期徒刑,判死刑的一个没有。
记者:1950年7月23日颁布的〈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中有一条“在实行镇压反革命活动中,应防止乱打乱杀”,但实际情况如何?
丁抒:毛泽东当然没有说可以乱打乱杀。可是他预先规定了施行屠杀的计划数字。譬如上海,1951年1月,毛泽东指示上海市委一年内“处决一二千人”,指示华南分局“有计划地处决几千个重要反动分子。”谁完不成任务谁就是“右倾”。他多次要求各地纠正“右倾偏向”。
他发出〈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说“右的偏向,必须采取步骤,加以克服。”中共各级干部要完成任务,又找不到谁“手持武器、聚众叛乱”,也没有人“破坏工矿仓库交通”、更没有谁“偷窃国家机密”。只好把起义投诚的国军将领、官兵,以及留任的或者解职的原国民政府的官员抓出来当作反革命镇压。
国民政府的党、政、公、教留用成员,无需从事任何“反革命活动”,你的历史就是你的罪。所以中共党史学者杨奎松说:“许多地方,除去大批起义投诚人员之外,很难找到更多的打击对象。
因此,为了达到上级所要求的数字比例,在一些地方,各级干部不可避免地要把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甚至包括曾受中共领导,但具有灰色掩护的地下武装人员,列入到‘杀’、‘关’、‘管’的名单之中。”“贵州省国民党统治末期的81个县的县长,无论是起义、投诚,还是被捕释放,虽多半已得到处理,甚至已安排工作,这时却因地方要凑够处决人犯数字,而全部被当作反革命分子给杀掉了。”
因此,乱打乱杀,是毛泽东预设杀人数字的必然结果。
记者:镇反的指标,是按毛泽东设定的计划数字施行屠杀,例如1951年2月,在毛泽东建议下,中共中央开会讨论杀人比例问题,“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看情形再作决定”。当时的中国人口是5亿5000万,千分之一的一半就是27万5000人。毛还一再说杀的不够。他的这个指标有根据吗?
丁抒:即便按照毛泽东“杀反革命”的计划,农村是人口的千分之一,城市千分之零点五。1951年全国市镇人口为6,632万,乡村人口为49,668万。算起来是6,632×0.5‰+49,668×1.0‰=3.32+49.67=53万。实际上大大超过了这个数。譬如仅1951年一年,成都市就杀了一千五百多人,占成都市六十万人口的千分之二点五,是计划数的五倍。
其实,全国各地都相程度一样,“超额完成”镇压反革命的任务。
记者:全国在镇反运动中有多少人被杀?杀人最厉害的是哪些地区?
丁抒: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曾说:“镇压反革命”中“逮捕了262万人,其中杀了71万2千人,是全国人口的千分之1.31;判刑劳改129万人;管制120万人。”
而毛泽东说的稍有不同:“我们建国以来几年时间至少就杀了七十九万反革命,还关了一百多万,管制了一百多万。”
1956年发生波兰、匈牙利事件,毛泽东认为那是因为波兰和匈牙利的共产党政权没有搞“镇压反革命”运动。他说:“我们杀了七十多万人,东欧就是没有大张旗鼓地杀人。革命嘛,阶级斗争不搞彻底怎么行!”“你说杀得坏,我说杀的好。我们杀了79万多人,关了100万人。杀的是小蒋介石,大蒋介石不来。来,我还要欢迎,一天给他吃四两肉,恐还不行。但小蒋介石不杀,不能平民愤。把小蒋介石杀了,就把祸根取掉了。”
1959年,他又再次强调“镇压反革命,杀一百万,极有必要。”“反革命杀了一百多万。”所以大致可以说杀了一百万人。
据我所知,邓小平主政的西南,特别是四川省杀人最凶。1951年3月,《川西日报》(四川日报前身)报导:“成都市一夜抓捕反革命分子1687人,彻底消灭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残余势力。”譬如温江地区双流县,原政府的乡长几乎杀光,保长也杀,每逢乡村赶场期间必定杀人。而习仲勋主政的西北杀人最少,“对保长一级基本上都没有杀。”
但就全国而言,按计划是杀53万,实际杀了79万到100万上下。由此可见,滥捕滥杀的包括全国大部分省市。
记者:镇反在“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中得到了基本正面的评价:“总的来说,镇压反革命运动有力地扫除了国民党遗留在大陆的反革命残余势力,基本上肃清了曾经猖獗一时的特务、地下军及会道门等反动组织,从而为巩固新生政权,保证土地改革和经济恢复工作的顺利进行提供了保障。”对于当时的滥杀现象轻描淡的滥杀现象轻描淡写:“由于当时司法体制和审判程序不够健全,一些地方的工作中出现过错捕、错杀等偏差,中央及时发现并做了纠正。”
您怎么评价镇反运动,及其后果?
丁抒:当然,国民党留下的潜伏特务不能说完全没有,武装反抗的也不能说完全不存在。但被当作“特务”抓捕的人绝大多数不是特务。譬如四川成都有一次夜里抓捕11个人,说8个是国民党军官,3个是特务。据参加者说,抓捕时“无一人反抗,就像笼子里抓小鸡那么轻而易举。”根本就没有一个是特务。
还有一个“特务”的例子。1949年8月毛泽东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曾经赞扬清华大学教授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且不说朱自清实际是病死,而不是饿死的。要说的是他的儿子朱迈先。
朱迈先在北京加入中共。“七七”事变后,朱自清随清华大学搬迁到云南,朱迈先也到南方。中共八路军武汉办事处分配他到广西,在蒋雄为师长的国民党军131师政治部任科长。1948年8月朱自清病逝,朱迈先到北京奔丧后回到广西。1949年底代表桂北国民党军政人员与中共联系起义。中共派他到广西军政大学学习。结业后在桂林当中学教师。镇反时蒋雄被处决,朱迈先也被枪决。罪名是“匪特”。
八十年代平反毛泽东时代的冤假错案时,对五十年代的错案一般不予复查,但有点身份的,处于对台湾统战的考虑,也平反了一些。湖南省复查一万七千多人,大约80%撤销判决,恢复名誉。从那些人的被平反也可看出,被“镇压”的“反革命”,绝大多数都是滥捕滥杀的被害者。
中共现在轻描淡写地说有“一些地方”错捕、错杀。实际全国按计划是杀53万,可是杀了79万到100万上下。由此可见,滥捕滥杀的绝不是“一些地方”,而是全国绝大部分省市地区。
“镇压反革命”运动前后近两年,“杀、关、管”,合计共约四百万人,极大的巩固了中共独裁政权,没有人敢乱说乱动,连被杀、关、管的反革命家属都不敢哭,民众与反革命家属划清界线。所以中共至今肯定“镇反”运动巩固了政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