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97|回复: 1
收起左侧

王健林的“滑铁卢”:几乎失去整个万达(组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3 05: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 杭子牙

在一个政治主导性极强的社会,资本一定要讲政治,无论再成功的商人,也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在政治和权力面前要有谦卑、敬畏之心,不要和国家或代表了国家利益的机构夺利,相反,要服从并服务于国家政治需要和整体战略布局,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在中国做大生意一定要有的政治智慧。

  中国和欧美不同,欧美是资本主导性极强的社会,再加上宪制框架下的政府权力限制,资本对政府具有极大对抗博弈能力。而在中国,虽然政府因为税收、就业和经济增长需要,也会开出某些优惠条件吸引投资,有事甚至会向投资方妥协低头,但从二者的结构关系上说,一旦上升到政治高度,资本和政府根本就毫无对抗博弈能力,特别是民营资本。

  为此,几个月前,当中国首富在许家印和王健林(专题)之间移位,我就在本号写过《从许家印到王健林,多么痛的领悟!》一文,分析了何以许家印这些年风生水起,而王健林却陡然陷入困境的原因。

  最近网络上流传一篇《王健林的滑铁卢》文章,未必说出万达危机的全部原因,但却窥豹一斑地点出了王健林兵败滑铁卢的直接原因。

  文章称,2015年11月,中国总理访问马来西亚后,央企中铁集团与马来西亚一家公司马来西亚依海控股集团组成联营体,出资196亿元人民币(专题)收购吉隆坡大马城60%股权。

  双方于2016年6月16日在吉隆坡签署了协议。当时,马来西亚政府还向依海控股和中国中铁组成的财团IWHCREC给予财政税务方面的优惠。

  中铁集团收购大马城的背后是当前中国最顶级的对外开放战略布局:一带一路。根据规划,中国将在马来西亚打造一个雄心勃勃的高铁网络计划:从昆明经泰国、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大马城是这条高铁网络的神经中枢。

  

此外,大马城也将是东南亚地区的交通枢纽。这里是吉隆坡通往新加坡的隆新高铁起点站,隆新高铁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全球工程及铁路运营商都虎视眈眈。其中,中铁和日本东JR是两大夺标热门。

  但在2017年5月3日,马来西亚政府突然宣布,因中铁的联营公司IWHCREC没有按时付款,收回大马城项目。

  文章隐晦表示,马来西亚政府收回项目真正原因,在于王健林的万达将在大马城投资近100亿美元,使得马来西亚待价而沽,感到透过和万达合作,能获得更大获益。

  大马媒体《我爱大马》在5月11日报道说,马来西亚大马城项目换掉中铁,宣布正与王健林洽谈,并称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希望在5月14-15日访问北京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与万达完成签约。



  马来西亚媒体当时的报道配图

  2017年5月13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到访北京,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纳吉布到北京第一站,出人意料地并未拜访中国高官,而是去长安街边上的万达集团总部,首先拜见了中国首富王健林。

  中国首富和马来西亚总理的会面,隆重得像两国元首的国事会面。他们坐在各自国旗前面,主要议题就是吉隆坡市中心的大马城项目。会后,纳吉布在联合记者会上表示,中国首富对大马城“兴趣浓厚”。

  第二天,王健林以企业家身份参加了“一带一路”论坛,说道,“今年万达要落地两个超过百亿美元级别的项目,一个是马来西亚的大马城,还有一个项目在印尼,目前还在谈。”



  王健林在一带一路峰会宣布投资大马城

  文章说,王健林当时还不知道,大马城将会成为他事业的滑铁卢。5月13号的晚上过后,他不仅失去了大马城,还将几乎失去了整个万达。

  5月13日当晚,作为真正东道主的主席和总理已经分别接见了纳吉布。新华社在会见后的报道中称,中马总理见证了发展战略对接、基础设施等领域合作文件的签署;马来西亚报纸说,那次会面后,万达就被纳吉布pass掉了。

  两个月后,马来西亚就大马城项目再度招标,随后收到9份招标书,包括7家中国国企和2家日本公司,其中却不见王健林的万达集团。



马来西亚媒体的报道配图

  文章总结称,王健林可能没有领悟到此前总理在马来西亚访问时说的“有所为,有所不为”的真谛,这就为后来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尽管王健林在大马城项目遭遇挫折,但其并未吸取教训,此后更在海外买买买。结果到2017年下半年,在金融风险整顿中,金融监管机构发布警告,某些企业在海外的投资并购行为是非理性的,是不受欢迎的,这其中就包括王健林的万达集团,风暴于此时终于来临。
发表于 2017-12-14 09: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健林遭整肃原因曝光:抢了央企海外战略项目的蛋糕

王健林的滑铁卢

作者:兽爷

马六甲唐人街尽头,有个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而建的私人博物馆郑和文化馆。

2015年11月,总理出席完东亚合作领导人会议后,从吉隆坡坐了两个小时车,专程赶到这里参观。

七次下西洋,郑和五过马六甲。他率领当时世界最强大的舰队,帮苏丹王朝修城墙驱海盗逐列强。马来西亚这个一衣带水的邻邦,于是六百年前就成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总理后来将郑和在马六甲做的事总结成:有所为,有所不为。中华民族不称霸不扩张,只希望能为友邦国家的城市建设添砖加瓦。

总理回国的38天后,央企中铁和马来西亚一家公司组成联营体,以196亿元人民币收购了吉隆坡地标大马城60%股权。

大马城位于吉隆坡市中心。之前是个废弃20年的空军机场,占地面积相当于5个天安门广场,是全球首都唯一一块大面积未开发的处女地。

全球第二大工程承包商中铁看上的,当然不仅是几百个小目标的地产生意。中国提出了一个野心勃勃的高铁网络计划——从昆明经泰国、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大马城是这条高铁网络的神经中枢。

大马城也将是东南亚地区的交通枢纽。这里是吉隆坡通往新加坡的隆新高铁起点站,隆新高铁总投资超过1000亿人民币,项目将在明年年初招标。全球工程及铁路运营商都虎视眈眈。

中铁和日本东JR是两大夺标热门。中铁占住了桥头堡——大马城,他们希望近水楼台先得月,拿下这个东南亚规模最大的基础设施项目。

志在必得的中铁,在2017年5月3日迎来当头棒喝。那天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因中铁的联营公司IWH CREC没有按时付款,收回大马城项目。

世界五百强排第55名中铁怎么可能196个小目标都给不起。这家央企当然否认马来西亚政府的说法,要求继续交易。中铁甚至不愿接收中国人民老朋友的退款。

中铁的努力是徒劳的。几天后,马来西亚就公布了新的意向开发商,报价几乎是中铁两倍。

半路杀出来跟“一带一路”主力部队抬杠的开发商,也来自中国,名字叫万达。

1

多年后,当王健林站在哈佛讲堂发表《清华北大,不如胆子大》演讲,面对会场里零星的嘘声,他也许会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的那个清晨。

那时他已从中国首富的宝座跌落多年。自他之后,再没什么人敢去要这个首富头衔。土豪们疯狂给胡润和福布斯打call,为的就是能在富豪榜上靠后一点。

万达总资产也已经从顶峰时期的八千个小目标,缩水大半。人们仍旧疯狂涌向万达广场、万达城和万达度假区,但这些资产与中国前首富没多少关系了。

资本和食客们贪恋着万达的巨额回报,曾像潮水一样向王健林涌来。如今宴席散场,他们也都雨打风吹去。

2017年11月底,就连和老王一起打下万达帝国江山的两位国之重臣,万达集团董事尹海和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陈平,都离开万达了。

前首富终于实现多年前口口声声的轻资产目标,落了个茫茫大地真干净。

到头来,老王的核心资产也许就剩下那几本著书立说的畅销书。当然,他口述的万达大事记和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一样,有的地方彰明较著,有的地方则语焉不详。

从1989年下海到2017年下半年遭遇重大转折,二十八年发展史里,老王的万达有两大未解之谜。

第一是,万达高速发展过程中,老王为什么曾这么有钱?

1990年,四川小伙王健林还没有满嘴一个亿的小目标。他的人生终极目标,就是能有一栋像样的写字楼。

那年他和四个朋友去香港,被资本主义社会的灯红酒绿亮瞎了眼,觉得香港太美好了,什么糟粕都有。

他住在尖沙咀的君悦酒店。从11楼的平台望出去,能看到游泳池、海景和灯火辉煌的维多利亚港。王健林随便指着一栋楼跟朋友说:

“人这一辈子就是应该有这么一栋楼,否则白混了呀。”

朋友一盆冷水泼过来:小王,你就安静地做白日梦吧。

那年小王还是个36岁的油腻壮年男。脑子里是梦,眼睛里是光。一年前,大连西岗区办公室副主任的他辞职,接手了大连西岗房屋开发公司——这是万达的前身。

小王的人生并非一帆风顺,但被野心驱动的他总能逢凶化吉。他做过森林工人,栽过树也烧过碳;他做过军人,身材虽瘦小,但努力拼搏不放过命运抛来的每一个机会;最终被推荐到大连陆军学院学习,在那里他开始体现出喜欢挑战规则的性格来。

一贯大胆的他,希望能自己扼住命运的喉咙。西岗房屋开发公司是区属国企,刚成立没多久,老总就出事了,负债几百万。小王接手后,借用自己老战友的开发指标,从一位在银行支行做行长的老战友里拿到贷款,做了一个棚户区改造项目,完成第一桶金。

1994年,小王就实现了自己四年前在香港立下的终极目标,在大连有了那么一栋自己的写字楼。紧接着,他又有了自己的酒店、商场、度假区……

凭着对财富的冒险追求,及对政治边界的把握,他迅速成为中国的顶级富豪。他一挥手,几百个小目标的投资就飞向全球各个角落,仿佛银行是他家开的一样。

关于他背后有谁的传言,也开始满天飞。

有人说小王有个有背景的爹。传言他父亲王义全担任过西藏自治区的高级干部。不过真实情况是,王义全只是四川大金县森林工业局的副局长,一个副处级干部。

还有人说小王的老婆来头很大。林宁其父做过大连一家保险公司的领导。但小王在西岗区政府办公室做副主任时,小林也就是西岗区体委工作人员,没有传言的那么神秘。

但就像徐明当年对待自己是某位中央领导女婿的谣言一样,聪明的小王从不承认或否认这些传言。这种放任的做法,加剧了外界对其拥有显赫家世的错觉,让一股神秘感贯穿着万达商业帝国发展的全程。

这股神秘感在万达商业地产2014年香港上市后达到了极致。公众从招股书发现,这家公司的124个股东里,藏着诸多不可描述之人。

那时候,小王已经练级成老王。他开始频频出海,张口就是要把“中国文化输出到全球”,整个把自己包装成国家意志的象征。

给国家输出文化,轮得着一个地产商吗?入戏太深,你就再也找不回自己。首富想用自己的资本扭转企业对政府谈判的弱势局面。这一招面对急于求成的地市级官员能够奏效,但面对食物链更高一级时,无异于玩火自焚。

这位2016年胡润榜上有2000亿身家的首富,忘了自己也就是穿了个“皇帝的新装”,兜里的钱其实都是向政府主管的银行借来的。用他自己在公司年终会上毫不掩饰的话来说:

“万达玩的是空手道,一分钱不出就能挣钱。”

头脑发热的他还吹嘘:

“万达进入的行业,无论国企央企,都没机会做老大。”

最后给老王致命一击,正是央企。

2

2017年上半年,老王还屹立在人生巅峰。

那时他是中国首富。他有200个多万达广场、十几个万达城、80家五星酒店、全球1300家影院、两家美国电影公司、一家英国游艇公司、上千幅名画……

每个月还有无数疯狂涌向万达总部的地方官员和各国元首。众星环绕的他,如明朝首富沈万三一样,影响力早就超过了一个商人的范畴。

2016年万达集团资产是8000个小目标。首富躇踌满志,要在2017年做到9000个小目标。他给自己还定了一个“2211”终极目标:

到2020年,万达资产达到2000亿美元,市值达到2000亿美元,收入1000亿美元,净利润达到100亿美元。

那时把万达做成真正的世界一流跨国企业,他也将年届古稀,大概也到了荣耀的退休时刻。所以在职业生涯最后阶段的老王,一直在强调速度,万达必须再快一点,必须要快。那时他离自己的终极目标,也只有0.01公分的距离。

但一切到了6月份戛然而止。中国银监会突然把矛头指向万达——排查授信风险,6个境外项目融资遭严格管控。

二十八年专注空手道的首富,现金流显然断了。空手道赚钱,一直都是来得快,去得更快。看天吃饭的中国房地产业,太容易遇到黑天鹅或者灰犀牛什么的。

后来发生的事儿大家都知道了。用孙宏斌的话来讲,王健林“壮士断腕”——把13个万达城、70多家酒店打包甩给了孙宏斌和李思廉,把一堆万达广场甩给了朱孟依,把长白山度假区甩给了孙喜双。

卖掉6000万平米的土地储备后,万达的土地储备只有1000多万平米了。这点土地储备还不如一些激进的福建小房企,如正荣、禹洲。

这就到了万达第二个未解之谜——王健林在2017年遭遇了什么滑铁卢。

王健林含辛茹苦打拼二十八年。每天五点起床去北京万达广场的办公室,晚上十二点回到嘉里中心的家里。

这两年他还放弃了所有休息时间来学习新趋势。在你们29岁的老公思聪夜店撩妹的时候,这个63岁的老人把所有时间都拿来学习。

到头来,二十八年功名与财富都化为尘土,一夜回到解放前。

被银监会封杀后,据说王健林跟身边朋友是做过反思的。

2017年5月13号那个清晨的会面,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和万达的命运轨迹。

那几天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来北京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他来北京第一站,没先去拜访中国高级官员,而是去长安街边上万达集团总部,拜访中国首富。

中国首富和马来西亚总理的会面,隆重得像两国元首的国事会面。他们坐在各自国旗前面,主要议题就是吉隆坡市中心的大马城项目。

会面后纳吉布在联合记者会上说,中国首富对大马城“兴趣浓厚”。

第二天,王健林以企业家身份参加了“一带一路”论坛。会后,他野心勃勃地对央视说:

“今年万达要落地两个超过百亿美元级别的项目,一个是马来西亚的大马城,还有一个项目在印尼,目前还在谈。”

王健林当时还不知道,大马城是他事业的滑铁卢。5月13号的晚上过后,他不仅失去了大马城,还将几乎失去了整个万达。

纳吉布在拜见王健林的那天晚上,还和中国领导会面了。马来西亚报纸说,那次会面后,万达就被纳吉布pass掉了。

这下就真坏事了。两个月后,大马城重新招标。马来西亚政府收到九份标书。九家公司有七家中国国企和两家日本公司。

这又是一次中日两国明里暗里在东南亚地区的PK。代表中国参加PK的七家公司是中国建筑、葛洲坝、中交建、万科等。

首富终于识相了——没去凑热闹。其实子弹打光了的他,也没有能力去投标了。

总理将郑和六百年前在马六甲的成功,总结为七个字:有所为,有所不为。

后来很多人为老王扼腕叹息,觉得老王当了中国企业全球化的炮灰。可是老王应该一早就知道,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道理都是浅显的道理,聪明如他,竟然最后才明白。

老王曾经把万达前二十八年的成功总结为八个字:亲近政府,远离政治。

二十八年间,悲喜逆转。成也这八个字,败也这八个字。

3

食尽鸟投林。不可描述之人纷纷散场,那些被王健林苛刻制度逼疯的重臣们,也在用脚投票。

2012年4月,兽爷的朋友你包叔问过一次王健林,万达员工离职率怎么会这么高。

就像功守道大师否认跟小燕子很熟一样,首富当时一口否认了万达离职率高这件事,他还过分地加了一句话:

“走的都是没有学到万达精髓的人。”

真替千千万万离开万达的员工感到难过。其他房企人事变动至少还会祝福下彼此。

比如上月月底,龙湖把深圳总经理张智聪和苏州总经理李刚撤掉了。至少内部公告上还会加句祝福:

“感谢张智聪和李刚在原岗位做出的贡献,也预祝他们在新工作岗取得新成绩!”

有一种说法在万达内部很流行,说能干到三年的员工简直就是珍稀动物。一个猎头的经验数据是,万达员工平均在岗时间为13个月。

于是就有了知乎那篇被55万人浏览过的世纪之问——你为什么从万达离职?

11月底,万达员工平均在岗时间恐怕又要缩短一点点了。因为一个在万达呆了24年,和一个在万达呆了16年的员工,悄悄退休了。

这两个人,一个是万达集团董事尹海,另外一个是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陈平。这是继高群耀之后,万达在过去两个月里离职的第三位核心高管。

更早之前,为万达商业地产上市立下汗马功劳的王贵亚,加入万达没多久后就被辞职。未经官方确认的小道消息说,他请了一波京城最好的律师天团,跟老王打了一场官司。

这些人会不会也偷偷上知乎,去回答那个世纪之问?

尹海和陈平都是1963年出生。尹海是万达集团内部最资深的元老,1993年从沈阳军区复员后就加入万达,跟随王健林南征北战多年,负责万达集团财务曾长达13年。

陈平2001年加入万达,之前做过万达集团副总裁和南京总经理。他还是万达学院院长,万达学院在廊坊,主要为培训万达中高级员工而建。

尹海和陈平的离开没有内部通报。不知道在前首富眼里,他们是不是也属于没有学到万达精髓的人。

人去梁空,巢也倾。王健林还在疯狂甩卖一大半海外资产。有媒体称,万达正以50亿美元兜售伦敦、洛杉矶、芝加哥、悉尼及黄金海外的海外物业项目。

真是节节败退的老王。兽爷口袋里有50块钱,能加一亿倍杠杆卖给我吗。

而在与融创的那场世纪大甩卖之前,万达进军文旅产业的第一个试验品——长白山度假村项目,也早已悄悄转让。

今年6月,万达退出了长白山项目公司的股东名单,其股份全部由大连一方集团接手。在这次变更发生半个月前,最初的投资方之一泛海也退出了股东名单。

对了,泛海老板前段时间在美国休息过一段时间。

老王和泛海老板毕竟经验还是丰富,感觉风声不对,马上就开始偷摸减持了。

长白山项目是万达试水文旅的试验品。这笔投资始于2008年9月,那年东北亚博览会上,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全哲洙牵线,当时的白山市委书记李伟向王健林推介抚松县旅游项目。为吸引投资,抚松县方面曾连夜将招商项目的规划书送至长春。

据财新报道,为了这个项目能够立项审批,当地政府配合万达,把这个项目北区6000多亩土地,分成52个地块分别立项、审批和土地出让。

应该只是巧合。2017年8月,吉林省纪委宣布,原白山市委原书记李伟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李伟是万达长白山项目最初的引入者。据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的朋友说,李伟是这家酒店的常客。

应该也只是巧合。今年十一,万达长白山项目两个高尔夫球场都被取缔了。

一个真的时代过去了。领导说,全面推进从严治党,高举反腐的利剑,扎牢制度的笼子,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就要查处一个。

从今往后,丁义珍和高小琴再也跑不掉了。

建议过去几年久经考验的中国地产商再好好加强下思想教育。尤其要把中纪委去年11月放映的《永远在路上》温习温习。最经典的是第一集,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说的那段话:

“60岁思想抛锚了,追求物质和金钱。看他们就住豪华的房子,坐豪华的车,个人还买私人飞机,我也追求像他们一样的生活,这思想就变了。”

白恩培说这段话的时候,镜头徐徐扫向昆明市区,昆明的标志——双塔在远处若隐若现。

这么漂亮的昆明双塔是谁开发的?

从首富之位跌落多年的中国商人王健林近期疯狂甩卖资产,但外界并不清楚这背后真正的原因。有声音称,王健林事业遭遇“滑铁卢”的根源在于其阻碍中国高层推行的“一带一路”战略。

综合中国网络12月12日消息称,王健林此前将万达集团旗下的13个万达城、70多家酒店打包出售,万达广场和长白山度假区就被抛售。

而这一切的直接原因是,2017年6月,中共金融监管机构银监会将矛头指向万达,发起排查授信风险,6个境外项目融资遭严格管控。这导致王健林手中的现金流断流。

另外,王健林掌控的万达有三位核心人物离职,分别为万达集团董事尹海,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陈平,万达集团高级副总裁高群耀。

尽管王健林曾将万达前28年的成功总结为:亲近政府,远离政治。但有观察家指出,王健林如今失意,正是既没亲近政府,又没远离政治。

流传中国网络的一篇《王健林的滑铁卢》的文章称,王健林事业遭遇“滑铁卢”的根源在于其阻碍中国高层推行的“一带一路”战略。

文章称,2015年11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马来西亚后,中国央企中铁集团与马来西亚一家公司组成联营体,出资196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12美元)收购吉隆坡大马城60%股权。

据称,中铁集团收购的背后是中国将在马来西亚打造一个野心勃勃的高铁网络计划:从昆明经泰国、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大马城是这条高铁网络的神经中枢。

此外,大马城也将是东南亚地区的交通枢纽。这里是吉隆坡通往新加坡的隆新高铁起点站,隆新高铁总投资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项目将在2018年年初招标。全球工程及铁路运营商都虎视眈眈。

其中,中铁和日本东JR是两大夺标热门。但在2017年5月3日,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因中铁的联营公司IWH CREC没有按时付款,收回大马城项目。

文章称,马来西亚政府收回项目真正原因在于王健林的万达将在大马城投资近100亿美元。

2015年5月13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到访北京,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纳吉布到北京第一站,并未拜访中国高官,而是见了当时的中国首富王健林。两人商谈的主题就是大马城项目。

今天王健林那个文章很长很火,简单一句话就是,万达抢了央企抢已布局好的海外战略项目,然后被怼了。
央企国企是不需要利润的,上海打捞局赔本10亿帮韩国打捞过一艘巨轮。民企华为起初也砸了N亿在非洲搞通信基建。这些行为只是为了告诉别人,老子牛逼,只有中国才行,赔多少亿那是小事。
民主政治,降房价,国企私有化的呼声渐响,最Top的2000人决策层也有不少人这么想。但是这些人并没有能力没有经验以带领前进,不进则退,开倒车是不可接受的,中国不可能重蹈苏联拉美那样的覆辙,更不会让资本的力量胁迫权力。资本家眼里只有利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