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381|回复: 0
收起左侧

把会议玩到极致的中国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4 07:4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夜 于 2017-12-14 07:54 编辑

把会议玩到极致的中国人

世外老人/ 2017/12/14

5a31b7afac518.jpg
    1强权把会议坏到极致
开会在中国是很有历史的,最早在司马迁的《史记》里记载,大洪水时代,帝尧召集“四岳”开会,商讨治水方略。当时的“四岳”,就是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部落联盟的盟主。后来的秦始皇也喜欢开会,他下令建筑的阿房宫,“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下可建五丈旗,高台之上,是秦国的“人民大会堂“,可以容纳万人参加朝会。只是秦国的万人大会是秦始皇帝炫耀权力,强化专制的大会,只有会,没有议,所有参会者在独裁都的脚下,只能俯首帖耳,口吐诺诺。
秦以后,历代统治者也喜欢开各种会议,但会议的形式与当时的国家体制密切相关,如魏晋南北朝时期,可以在竹榻上开,有议有论,大臣对皇帝决定不满,甚至敢把皇帝的圣旨给撕了,如东晋咸安二年,朝会时,待中王坦之因为对皇帝下令传位给大司马恒温一事不满,当场手撕圣旨。
    两宋时期,“宰相与皇帝共治,皇帝的诏书没有宰相署名不能生效”(信力建老师语),这个时期的各种会议,基本是是和平的自由的会议,有会就有议,参会都自由表达的空间很大。但到了明朝,每次朝廷例会,朝堂上都让了打屁股的廷杖,一言不合,大臣就会被皇帝下令打板子,有许多大臣死在廷杖之下,如明嘉靖初年的大礼之争,当场杖死十六人。这种高压之中,参加朝会敢讲话的人,基本为0。这个时期,中国人用强权把会议坏到极致,所以没有多少人敢开会,大臣上朝每每参加朝会,都要与家人作生死决别,三五好友喝茶都要被提醒莫谈国事,什么都不谈更好。
    2、非政府组织
到了近代,中国人对开会感兴趣,是有历史渊源的。最早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苏维埃的同志们最喜欢开会,因为喜欢所以他们组织了各种各样的会议,有许多人以参会多为荣,并经其为业,所以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写《开会谜》一文讽刺。此文得到革命领袖列宁的高度赞赏,他说:“苏维埃确处于高无止境的开会状态之中。”
这种开会病从苏联传播到中国,改变了中国人不敢开会,不喜欢的传统,不但敢了,而且越来越喜欢,于是部门的会议,单位的会议,地方的会议,全国的会议,最后,特别是近二十年以来,玩出了许多国际性的会议,各种各样的会议,会山会海,会天会地,不可阻挡,扑面而来。
会议多了,就要讲究品牌,排场,影响力,国际层级政府之间,非政府组织的高端,仿高端,山寨高端会议,开始扎堆、排队进入中国。据有关资料:2000-2009年,要中国举办的各种国际会议每年有89个,2010年达到245个。对这些国际会议扎堆中国的现象,网络大侠们编排出一个段子:我不在中国开会,就在去中国开会的路上。
    这些扎堆中国,高端的,仿高端,山寨高端的会议,有许多是国际会议,都是NGO创办。NGO,英文: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翻译成中文:非政府组织。所谓非政府组织,有两种定义,一、侠义的非政府组织。1952年联合国下属的经济社会理事会对其定义:几是不根据政府间的协议建立的国际组织,都可看作非政府组织,这一类组织有比较著名的有:世卫组织、无国界医生组织、无界记者组织,奥运会、达沃斯论坛、全球财富论坛等。
    二、广义的非政府组织。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非政府组织在世界各国,都有充分的发展,不再局限在国际之间,联合国层级,在每个国家内部,在每个国家的行业,每个行业的每个领域,但凡没有政府功能,不属政府组织,由民间自发成立的各种社会组织,如经济领域的商会,文化领域的笔会,环境领域的绿色和平组织,还有一些行业组织,如玉米行业大会,地震大会,数学家大会,生物制药大会等。
    古代中国,整个社会,铁板一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没有非政府组织存在的土壤。中国拥有非政府组织也是近三十年的事,因为社会发展需要,2008年,全国有非政府组织28.8万家,2012年中国已经拥有49.9万家非政府组织,所以发展如此迅速,用专家术语讲:传统社会政府与社会个体是对立的,管理与被管理,约束与被约束关系,社会组织出现之后,社会个体与政府之间,多了一个缓冲。但因为国家制度的问题,中国的非政府组织独立性不强,不能完全类同西方的非政府组织,更不能与一些有国际影响力的非政府组织相比,所以国内的社会组织也会组办一些好像高端的会议,但许多的因素都决定了,国内非政府组织组办的一些会议,吸引力,影响力小,连中国人自己都不看好。
    3 把会议玩到极致
近十年以来,中国人对国际会议的需求越来越多,办过许多有影响力的国际会议,如2008年奥运会,2010年世博会,2014APEC会议,2016年的二十国集团峰会,金砖四国会议,还有中国人有原创权的上海合作组织会议,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财富论坛等。有些峰会是由各国政府发起创办,如APEC,二十国集团峰会,上海合作组织等。有一些高端会议与政府无关,是由非政府组织创建,如奥运会,是由奥斯匹林委员会创建,总部在瑞士小镇洛桑;达沃斯论坛,又称欧洲经济管理论坛,总部瑞士小镇达沃斯;全球财富论坛,是由美国《财富》杂志创办。这些国际会议在中国召开之后,中国人把这些会议玩到极致,甚至到了前无古代,后无来者的臻境,如2016年中国北京举办的APEC峰会,已经雾霾许多年的北京,居然整出了中国蓝,APEC蓝。二十国领导人到达北京后,朝阳大爷大妈们自发地跑到大街上摇动小旗欢迎。以至于后来,有奥大利来人抱怨:作为APEC创建国澳大利亚都不敢办APEC会议了,因为澳大利亚民众认为这一类会议要交通管制,影响居民正常工作生活,如果强行在澳大利亚召开,奥洲民众不但不会上大街欢迎,摇小旗欢迎,而是会跑大街抗议,示威,向各国领导人扔鞋底或鸡蛋。
还有奥运会,2008年,中国把奥运会办得那么伟大,那么成功;张艺谋又把开幕式设计得美伦美奂,高大上,把会议玩到了极致,中国之后,其它国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奥运会了。这几年,中国人又开始喜欢上了达沃斯,财富论坛,也是巧啊,瑞士的达沃斯小镇,与奥林匹克委员会总部洛桑相距只有数十公里,如此近距离的一个地方,产生了两个影响全世界的高端峰会,是瑞士人天生能开会,还是瑞士人特别能用会议来赚钱?
数年之前,央视节目里,国外的一位市长说:来不了中国,因为政府的预算用完了。中国市长当场拍板:没有问题,您来,费用由我们出。
所以克林顿来中国两次,圈走中国上百万美元;布莱尔下台之后,立即来到中国,圈走比克林还多的钱。业内人士透露:国际会议,或者打着国际名义召开的会议,100人左右的会议,政府补贴,大约在100-200万左右。这些钱可能还是算少了,有太多的地方政府为了召开国际会议,都要盖国际会议中心,这些会议中心太多时候像一次性筷子一样,一次就完。还有一个每年夏季在东北某市场召开的大会,据内部人士透露,数千人参加,每一位参会人员都要缴付3万元以上的会费,一次会议,单纯会费就达上亿,中国的钱这么好赚,国际会议,“国际友人”何乐而不为?
    几年之前,中国财政部,外交部曾联合发文:要求严格控制国际会议的总量,不得在同一时期段,或短期内召开同样主题的国际会议;严格控制会议规格,不得搞承诺担付会务费用……不希望一些国际会议,以各种名目,跑中国乱圈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