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43|回复: 0
收起左侧

被裁中兴员工坠亡 无数中产难以承受的中年之殇(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0 06: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日一名中兴通讯子公司中兴网信员工跳楼身亡,疑似其妻子发文称其老公是因涉及中兴网信内部矛盾成为牺牲品,被辞退接受不了赔偿方案而跳楼。

  公司矛盾诱发员工坠楼

  12月10日上午,中兴旗下子公司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员工欧建新在南山区高新南四道中兴通讯大楼26楼跳下,结束了年仅42岁的生命。

  随后,一位名为“寒夜来客”的网友发文称,自己是欧建新的妻子,并详细叙述了其跳楼的前因后果。


据其介绍,欧建新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曾经在深圳华为工作8年,期间又考上了南开的硕士研究生,2011年入职中兴网信,担任某研发组的主管,入职中兴6年期间工作勤恳,因为牵涉到了中兴网信内部的矛盾和结构调整,成为权力抗衡的牺牲品。

  2017年12月1日,欧建新的直接领导王某某找他谈话,流露出劝退的意思。几天后,人事部刘某(HR)和张某(HR和规划部)找欧建新沟通,提出N+1补偿的方案。

  12月7日,部门负责人郭某某又找欧建新谈股份转让的事情,但郭某某不同意以去年的离职员工4元多的股份转让价回购股权,强行压低到2元一股回购,欧建新坚称不卖。郭某某则表示:“你要离职这个股权也必须卖,否则后果自负。”态度恶劣,从劝退变成了逼退。

  12月10日上午9点多,欧建新对妻子称“领导要我去公司”,还说“我们公司有内部矛盾,我很可能成为牺牲品”。

  12月10日下午1点多,欧建新妻子接到丈夫坠楼死亡的消息。

  因为裁员问题与公司沟通不顺,欧建新以极端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留下父母双亲及妻儿。如果不是这场死亡,他可能和千千万万个人到中年,事业小有成就的男人一样,过着表面上妻贤子孝的幸福生活。而随着他的死亡,这一切美好都幻化成了泡影。

  股权赔偿成争议焦点

  从2011年至今,欧建新已在中兴网信事情6年,与中兴网信在2014年签的劳动条约中,欧建新被中兴网信聘用于从事研发事情,条约限期为2014年9月1日至2019年8月31日。

  从12月1日上级领导找欧建新谈话被劝退,到公司HR跟欧建新 谈N+1补偿及股票转让没有达成一致,到酿成悲剧,只有短短9天时间。

  可以说,在欧建新坠亡事件中,中兴网信的主动解约与协议赔偿谈不拢成为惨案发生的导火线。

  值得注意的是,在欧某跳楼的前一天 (12月9日上午) ,其还就股权问题与金融行业从业的同学进行讨论。

  入职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欧建新持有大约5万股的内部股票。除了正常的工资收入和年终奖外,每个月领取股票分红。因此,当公司部门负责人强行压低股价提出以2元一股的价格回购时,欧建新对这个价格很不满,坚称不卖。

  在股权回购价格上,双方产生了矛盾。

  据了解,1999年,中兴开始实行高管股权激励计划。2000年时,又对激励措施进行了改进——企业骨干购进期权采取自愿的方式,从而增加了该项措施的灵活性。按照当时的约定,2004年,该项期权的持有人可以出售其股票。2003年5月,中兴通讯曾因内部股权机制存在问题而受到深圳证管办的勒令整改。当时,深圳证管办明确指出:中兴通讯在考核与激励中利用奖金购买“奖励股票”、“优惠股票”的操作中存在两个主要问题:一是未履行法定程序,公司奖励制度未经董事会审议,外部董事、独立董事对此并不知晓;二是未对与此有关的决策程序和决策情况进行必要的信息披露。

  很多人认为中兴保全了最后的尊严,给了离职的N+1补偿,也回购了股票,虽然没有按照4块钱回购只有2块,但是公司盈利不好,股价可以理解为按市场价格,有浮动也很正常。

  但是劳动合同法早有规定,用人单位擅自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构成违法解除。用人单位需要支付双倍经济赔偿金。而对于获取股权的员工,在离职时,如果用人单位要求回购的价格过低,员工完全可以拒绝接受,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持有,或者以某种条件转让。

  不管公司给出的赔偿结果如何,以付出生命的方式来抗议这场突如其来的裁员及其附属条件,欧建新最后选择的方式终究谈不上明智。

  中兴网信大规模裁员

  公示系统显示,中兴网信建设于2009年5月25日,中兴网信是由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控股的全资子公司,最大股东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90%。

  尽管事出后,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公关人士对外回应,称公司已建设善后处置赏罚小组,部署专人对眷属举行慰问,并指出谋划运动一切正常,没有所谓的大规模裁员。

  然而就网上曝光的信息来看,事实恐怕并非如此。

  据了解,今年1 月份,中兴计划裁员3000 名员工,人数约整个公司的5%,于今年一季度完成。

  而另据知情人透露:中兴网信此次的大规模裁员,不是网信自己裁员,而是股份勒令网信缩减编制。

  中兴手机业务所在的中兴终端是今年第一季度裁员的重点,全球的手机事业裁减600 名员工,相当于该公司手机事业员工的10%。大厂商集中化凸显,2018年形势更为严峻。1 名中兴通讯的高阶主管表示,中兴通讯在中国的手机事业也将有超过20% 员工遭到解雇。而被逼跳楼的欧建新就是中兴裁员的牺牲品。

  对于一个处在衰落期的行业,尤其是一个在快速爆发之后逐渐衰落的行业,个人的命运也与行业现状捆绑在了一起。

  中兴裁员的大背景,可以验证经济形势的变化越来越恶劣。从这点讲,中兴裁员的行为不是个人行为,而是公司行为,是市场行为。

  现行经济下制造业的悲歌

  去年,作为制造业龙头企业,华为上演了一曲制造业悲歌,因为高房价被逼离开深圳外迁东莞、任正非深夜独自打出租车、华为为压缩成本大规模裁员35岁以下员工……如今,这曲悲歌还在继续,只是主演从华为,变成了另一个制造业巨头——中兴。

  很多人一直在说经济在高速增长,经济已经进入了新周期,制造业回暖,但是新闻上这类因裁员走上极端的案例却越来越多。

  还记得去年华为中层高管被离职的文章吗?

  文章主人公在34岁被辞退,之前月收入3万多还有奖金,家里刚买二套房,媳妇不工作,辞退后现金断流,马上陷入了各种财务危机。而后来任正非也回应了,并明确表示华为没有退休金,华为是没有钱的,大家不奋斗就垮了。以此来劝告30多岁不努力躺在床上数钱的人。

  中年失业,还面临着二胎、二房、贷款、单独养家等因素,都值得探讨。而更值得深思的是,曾经辉煌的制造业主们,为何纷纷开始步入裁员大军?

  最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利润没有跟上规模,企业高企的人力成本,让降低人力成本成为保持效益的重要方式。

  华为、中兴一直是中国制造业标杆,通讯行业的翘首,一举一动都受到全国关注。但是现在这样的大型制造业巨头都得靠裁员来维持运营,当下面临的制造业环境之恶劣,可想而知。

  大规模裁员还只是冰山一角。未来的风险,更大的来源于裁员及由此带来的再就业难题。制造业是中国的核心命脉,一旦像华为、中兴这样的制造业都顶不住开始大规模裁员,已经足以说明实体经济问题。这一容纳最多就业蓄水池的行业,即将破堤泄洪,大水将冲向哪里,谁会受到波及,已经不是未知。

  中产阶层的焦虑与中年危机

  回到跳楼这个事件来说,本科北航,硕士南开,华为8年、中兴6年的工作经历,放在当下社会,无论唯学历论还是唯经验论,都是相当辉煌的履历表。但是在面对裁员时,却选择抛下父母子女,走上绝路,不免让人唏嘘。

  有这样的个人条件,找一份新的工作不是很容易吗?但是连华为都在裁撤35以上的员工,已经是42岁的他,还能轻易在行业内谋求到找到更好的发展吗?收入在扣除房贷后,能养活妻儿老小吗?

  事实恐怕也没有多乐观。

  中国的中产阶级表面上生活风光,工资不低,储蓄不错,但是他们未来的潜在支出并不低,子女的教育,医疗的准备,养老金的储备,子女的结婚,个人职业生涯的培训,以及可能存在的大宗开支 (如购车,房屋置换) 等等。

  这每一笔开支都不会低,有人测算过如果要在一般水平满足中产阶级未来的这些开支的话,那么一个过的压力不大的中产阶级家庭,在还完房贷、车贷等一系列贷款之后,必须要有现金存款在550-650万之间,而这个标准对于当今中国的中产阶级而言恐怕并不轻松。

  这也反映出一种难言的焦虑感在不同市场、不同人群中蔓延。

  “写字楼里如青楼,不许楼里见白头。”对很多中产来说,话虽残酷,但是真实。他们背负高昂的房贷、信用贷,小孩教育、老人养老、医疗等越来越大的生活成本,让他们疲于奔命、压力如山;职场白炽化的竞争,让步入中年的这群人疲于应付。

  42岁欧建新的现状几乎是这个阶级的典型。

  在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这样的处境,并不是有些人所说的心理不强大导致的。换作是任何一个人,都不一定能避免他的结局。

  这个悲剧,也给所有的中产敲响了警钟。不要对未来的财务状况过于乐观,也不能对自己的工作稳定性过于乐观,更不要负担过多的债务。

  要想谋求个人的长远发展,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应有的警惕,提高生存能力。做好5年内失业的准备,保留失业后重新就业的能力。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失业后无路可走。

  社会残酷、人本脆弱,但只要还活着,就不怕生活变得更糟。

  真相和说法换不来一条生命,但愿下一个欧建新,不会再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