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62|回复: 0
收起左侧

中国船公海输油给朝鲜背后两大疑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30 12: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dandenong 于 2017-12-30 12:47 编辑

联合国日前通过针对朝鲜最严厉的制裁协议后,12月26日韩国《朝鲜日报》援引美国财政部的消息和卫星图像指出,中国和朝鲜船只在海上非法挂靠,自10月份以来,中国船只向朝鲜船只输送原油多达30次。事实上,对于此种现象,日媒早前也曾报导过。随即,美国总统川普在推特上用大写字母写道:抓个正著。他并表示“感到非常失望。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发生,朝鲜问题永远不会有友好的解决办法!”






港媒发现,香港籍油轮“Lighthouse Winmore”由一间香港空壳公司持有,背后是一龚姓广州男子投资。(Iwan Afwan/MarineTraffic)



针对海外媒体的报导和川普的态度,中共外交部发言人29日回应称,“情况不符合事实”,并称对于报导提及的今年10月19日一艘中国船只涉嫌在公海向朝鲜船只输送石油之事,中方已进行了调查,结论是相关船只自今年8月以来再未停靠中国港口,无进出中国口岸记录。该船是否前往过其它国家港口,中方不掌握。


由此引发了两大疑问。第一个疑问是在北京高层一再重申禁止朝鲜半岛拥核,并一再支持美国和联合国制裁决议后,中共为何要选择冒如此风险,在公海通过船只对接向朝鲜输送石油,而非通过更为稳妥的丹东输油管道?

众所周知,石油是朝鲜最大的制约:没有了石油,就没有了汽车、塑料、化工,没有了飞机、货轮、坦克、军舰、工厂,也就没有金正恩叫嚣的核试验。而资料显示,朝鲜80%的石油进口量来自中国,并通过长达11公里的输油专线输送,这条中朝间唯一的输油管道建于1975年,起点是丹东市振安区楼房镇星光村金山湾油库,穿越鸭绿江,到达终点朝鲜新义州油库,管道全长30.3公里。原油到达朝鲜油库后,再经过大约1公里的管道,最后到达朝鲜的烽火炼油厂,在那里进行提炼加工。而负责输送者是隶属于中石油的“中朝友谊输油公司”,石油则来自于黑龙江省大庆油田。

曾与朝鲜做交易的一名丹东企业家透露,如果中国断油,朝鲜的坦克就会趴窝。这也是为何美国需要朝鲜最大的石油输出国中国协助限制输油的原因。

还有朝鲜两个炼油厂,一个是靠近俄朝边境罗先经济特区的胜利炼油厂,一个是离丹东不远的平安北道枇岘郡的烽火炼油厂。且不说前者据说一直停产,单说若依靠海上输油,再藉由陆地运到炼油厂,也是件麻烦事。

无疑,如果北京高层想维持对朝鲜的输油量,最便捷的方式便是通过输油管道,而非在公海上可以被卫星抓拍的交易。除了不方便外,还有一旦暴露,无异于是自打嘴脸的隐忧。

更为关键的是,朝鲜一再核试和发射导弹,完全不把中国当回事,也不给北京高层面子,所为似乎是在向习近平叫板。如果北京任由金正恩下去,北京的颜面何在?这也是北京支持联合国制裁决议,甚至默许川普武力解决朝鲜问题的选项的原因,也是外交部否认的原因所在。换言之,公海上藉由船只向朝鲜输油极有可能并非是北京高层之意。

如果并非北京高层之意,那么在公海上提供朝鲜石油的中国船只又来自哪里?其背后的主使者又是谁?这是第二大疑问。

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主使者绝不简单,其既与朝鲜保持着不一般的关联,而且还应有充足的资金、提供石油的渠道等。一种可能是这些中国船只隶属于那些长期与朝鲜有生意往来的公司,考虑到这些公司的背后都有官方的背景,其背后的黑幕就明显不简单。因为目的如果是依靠输送石油给朝鲜,赚取超额利润,应该是不太可能的,这是基于中共官方通过丹东石油管道输送的石油是非常便宜的,而且可以赊账。

此前的不少分析都已指出,在过去五年中被习近平通过反腐拿下和尚未拿下的江派高官,如周永康、曾庆红、刘云山等,都与朝鲜金家王朝关系亲密,他们在访问朝鲜时,都受到了特殊的礼遇。在习近平反腐这些年中,朝鲜不断生事背后闪现的就是江派的影子。因此,在习近平选择与川普合作,尤其是在限制输油量上支持制裁金正恩后,江派动用庞大的海外资金,通过那些与朝鲜有生意往来的公司为其输入能源,是非常有可能的,而途径正是公海通过船只输油。

另一种可能与之类似,就是江派雇用一些船只,并在一些石油生产国购买原油,再转运给朝鲜。这样可以一举两得,既解了朝鲜的燃眉之急,又给北京制造麻烦,让其哑巴吃黄莲。

如果这样的推论存在的话,那么北京高层一直面临的搅局问题显然并未解决,而根源在于“直捣黄龙”依旧是停留在口头上。诚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周晓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