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12|回复: 0
收起左侧

台湾是共谍天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 05: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洪博学





2017年度大戏:“四小造反捉放谍”,终于演到了摊牌时刻,新党四小将,利用台湾红色统媒,大声反扑,律师和戴红帽名嘴,排排坐,一旁为叛国小将壮胆,把典型背骨者,演成气壮山河的爱台英烈,从这个戏里头,台湾人民才发现:在中华民国旧宪法掩护下,台湾这一区的政法检调,真的对大陆那一区,明来暗搞的吃掉台湾行动,莫可奈何,也难怪老友祥辉兄,在电视谈话上,气急败坏,把法务部认定污星旗插满台北街头,应属于个人言论自由范围,破口大骂一顿。

请问:中国天安门,能容忍你插一支青天白日区旗吗?或者让你穿一件,有青天白日图腾的衣服外套?有一天,当你睡醒,台湾各地街头,都插满污星旗,你要如何处理?更有不少脑袋进水的蓝营政客说:这才彰显台湾民主自由和老共不同。但是否先去问一下:老外在台北进进出出,眼里看到此景,他们想的是什么?莫非台湾已经被中国捅去了?

还记得:“对敌人慈悲,就是对自己残忍”,这句话吗?台湾独立主权,沦落至此,小英总统民调会上升,才真的有鬼!民进党政府还有这样的法务部,老共真的不必太担心:中国企图吞掉台湾的任务不会成功。一个王炳忠,就搞到你检调人仰马翻,请问国安局:这个国家,还有多少王炳忠们?每年年薪1500万,免收据,任你花,还有另专案可报,如果这样子,还可以无罪释放,保证还有更多年轻的王炳忠,涌向国台办递出履历表,和入党声请书,说真的,年薪千万,连我都有点心动了。届时如台湾十个人就有一个人是第五纵队,纵使检调和国安人员再增百倍都没用,搞不好其中一部分也是啊!

被虚假的和平包装的台湾海峡,有点像是早期国共斗争的场域,台湾这边称为白区,中国那边称为苏区,这才是今天这一部中华民国旧宪法,制造出的真实情境,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白区,对苏区完全不设防,毒品,枪枝,匪谍,危害台湾的东西,随便进来。还记得2008年,马先生执政前的宣言吧:“门打开,阮顾厝”,八年来,不但没人顾厝,连保全也一起加入小偷行列。到底潜伏在台湾,企图趁乱混水摸鱼,或战时管用,为解放军登陆时领路,搞内应的人,有多少?国安局说五千人,我认为不只此数,曾经在中国国安单位工作的郭文贵,披露说:目前潜伏美国的共谍25,000人,收拾台湾,是老共重中最重任务,怎么只有五千人潜伏呢?

使台湾变成共谍天堂,另一个因素当然是解严后,停止戡乱,过去,宁愿错抓一千,不可错放一个。现在策略改变,于是,共谍找到了生存之道,台湾现行破败的国安法,已经不足以看门守户,前不久的共谍镇小江案,主谋判刑四年,被吸收的退役少将徐乃权,判刑两年十月,刑毕还有七成高额退休俸可领。而周泓旭案,才判刑一年二个月,共谍还要高喊司法不公,这是什么世界?他应该回中国看看:老共如何对待泄露消息的人。

2009年,日本朝日新闻刊登一则新闻,内容是北朝鲜领导金正日,身体每下越况,可能无法活太久,这则消息,引发中国政府重视,经过追查发现,提供这则消息给日本媒体的人,就是中国社科院东亚研究所副所长金熙德,金熙德在调查中,坦承收受五万人民币,提供消息给日本媒体,最后,金熙德以泄露国家机密,被判刑14年,现在还在牢呢,台湾的国安法和中国相比之下,只能说天壤之别。

曾经是老蒋情治爱将的陈立夫,在中国沦陷前,是中统局掌门人,国民政府失去中国,流亡到台后,陈立夫以自己的局中人身分,写了“成败之鉴”一书,陈立夫直言:国民政府失败,是败在老共特务手上,其中,最成功的特务就是冀朝鼎,这个人是老共埋伏在国民政府内,最深的地雷,周恩来也多次对外界说:老共能够干掉国民党,建立政权,最大功臣就是冀朝鼎,这个人的匪谍身分,只有周恩来知道,连老毛也无所知,可见埋藏的有多深。

国共斗争时代,埋伏在国民党内的特务,简称地下党人,或称匪谍也可以,任务工作就是搞破坏,这种人外观也是表面无害,但是,发作时,就是要你命的癌细胞,冀朝鼎就是在国民政府中,最要命的地雷,冀朝鼎父亲冀贡泉,在国民政府时代,曾担任山西教育厅长,冀朝鼎算是进步分子,读过清华,年轻时由于参加五四运动,被警方逮捕过,1924年赴美,就读芝加哥大学历史系,1927年,在美国被共产党吸收,加入共产党,1928年,到莫斯科中山大学研究,进行思想和意识型态巩固,在那个时代,马克思的共产思想乌托邦算是显学,不只亚洲知识份子被吸引,欧洲也有更多知识份子,也是共产党的崇拜者,比较有名的是沙特和卡缪,两位存在主义大师,都是共产党徒,卡缪在共产党变成法西斯之后,悍然退党,但是,沙特一直到死,还是党徒。

1936年,冀朝鼎拿到哥伦比亚经济学博士,1941年,被上海银行界大老陈光甫青睐,回国后,被安排进入国民党金融体系,成为孔祥熙和宋子文的得利助手,陈立夫认为:国民党会倒台,冀朝鼎是压倒骆驼,最后一根稻草,如果不是他给老蒋出主意,大印“金圆劵”回收黄金,暗中把金圆劵多印了几十倍,最终搞到全国大通货膨胀,引发天怒人怨,国民党也不至于内战只打四年就倒台了。

陈立夫在回忆录中说:我曾经把调查资料交给孔祥熙,并且告诉孔:冀朝鼎是共谍,有一天半夜,孔祥熙把冀朝鼎叫到房间,直接问他:有人说你是共产党,请问你是吗?冀朝鼎笑着说:你看我像吗?孔祥熙看了半天说:我看你也不像,请问:共产党三个字,会写在脸上吗?这就是国民党高官的脑袋。

1948年年底,金圆劵引爆全国通膨,已经不可收拾,却没人怀疑过冀朝鼎,宋子文和孔祥熙先后被老蒋赶下台,冀朝鼎却还能安心收拾行李,被派往北平剿匪总司令部,担任经济处处长。其实,他的地下任务是策反傅作义,当时,华北及北平剿匪总司令傅作义,并非老蒋嫡系,但是,傅作义和冀朝鼎两人,都是山西老乡。1949年,傅作义决定签下和平条约,这一年2月3日,北平城门大开,解放军大大方方进城,当时,冀朝鼎内心高兴,任务已经完成,出门散步时,居然还穿着国民党的中山装,一到街上,就被共军逮捕,送到解放军司令部。

还好,北平地下党头头刘仁,一眼认出冀朝鼎,立即把冀送回官邸,这时候,潜伏在北平市的国民党特务才知道:原来冀朝鼎是共谍,冀朝鼎真实身分才暴露出来,而在老共方面,只有周恩来知道冀的身分,解放后,冀朝鼎当上了“人民银行行长”。

冀朝鼎有一位同父异母弟弟冀朝铸,1938年,随父亲移民美国,念到哈佛大学,解放后,回中国念清华大学化学系,后来长期担任老毛和周恩来的英文翻译,冀朝铸后来担任过驻英大使和联合国副秘书长,2008年,冀朝铸出版一本英文回忆录:“毛的得力助手”。国民党家庭养出一门双杰共谍,在那个时代,实在太多了。

要说国民党腐败导致,只是其中之一原因,从实力来看,老共比国民党更会欺骗,更精于搞宣传工作,恐怕才是最大原因,所以,不要以言论自由角度,看待那些满嘴臭骂绿色恐怖的年轻人,要问一下:在台湾这样的民主社会,一本烂宪法,把两国混成一国,把敌人看成朋友,为什么接受台湾民主教育的这些年轻人,脑袋会如此偏见和秀逗,如此崇拜独裁专政,他们只是被老共许诺的高官厚禄吸引吗?或者还有其他因素?到底是谁,应该负起责任?

记得1997年,我先到香港采访香港回归,顺道从珠海拱门关进入中国,进行调查采访,行前,一位香港记者告诉我:记住一句话,不要相信中国人。我说,为什么?他笑着说:你没听过:“老乡,老乡,背后打一枪吗”?这句话,对我一生受用无穷。我一到广州,立即找到一位卖身分证的地下掮客,花了一千元买了一张身分证,从此,南来北往,搭车住宿,都用中国制的假身分证,免去被监视的困扰,我举这个故事,是要印证:目前潜伏台湾共谍的做法,就和我当年一样,会说台语,用台湾身分证,真的就在你我身边,这话不是开玩笑。

加拿大记者麦克COLE在“岛屿无战事”一书中说:中国统战部的辛旗“化名”,职别少将,是对台谍报工作的执行者,总部设在福建宁德一个偏远乡下,仿造台湾建筑,街道市场,人文风俗情境,成立了一个情报造镇中心,老共每年在此训练,会说福建漳州泉州台语的特务。训练结束后,安排进入台湾,进行卧底第五纵队工作,这些人就算在南部活动,口条几乎和台湾客一样,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潜伏的共谍如同地雷,引爆的时候,就是国家沦陷的时刻。

2017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拆弹少年”,描述了地雷的故事,这部电影由德国导演马丁赞西比导演。二战时,德国研判盟军很可能从丹麦海岸登陆,于是在海滩上,埋了150万个地雷,战后,证明德军研判错误,但是,海岸却成了恐怖雷区,为了清除地雷,丹麦政府留置了2000个应该遣送回乡的少年德军,任务就是清除地雷,这项任务,造成1000个少年德军,死于拆弹任务中,丹麦政府至少知道:利用德军挖出他们自己安置的地雷,但是,台湾的国安单位还要等地雷爆炸吗?还是应该更主动表现作为?

不要等到潮水退的时候,才发现:周边的泳客都穿着红泳裤,这时候,国家已经奄奄一息了,所以,不要小看新党王炳忠们,为了摧毁民主自由台湾,小兵也会立大功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