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97|回复: 1
收起左侧

“消灭私有制”?是在扯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0 09: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读书是为了什么?首先是为了明理。那么读马克思的书,难道就可以不是为了明理吗?一个研究马克思主义、研究私有制、研究资本主义的大学教授或叫学者,如果没有读过像马科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种经典,简直不可思议。因为单是通过韦伯这本著作,也不难明白:什么叫私有制?什么是真正的资本主义精神?乃至什么叫资产阶级?在今天,也就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一个研究马克思主义研究私有制的学人,如果读了像《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这种经典,也了解了人类私有制的由来,了解了什么叫资本主义,什么叫资产阶级,却还在那儿坚持170年前在根本没有经过资本主义大发展的什么人提出的“消灭私有制”的理念,这种人除了误人子弟,对人类文明进步只会起反作用。

  没有私有制,就没有资本家,没有资本主义,也没有资产阶级;而没有资本家,没有资本主义,没有资产阶级,也就不可能出现像今天这样一个繁荣昌盛的现代人类文明社会。有今天这样一个高度文明的人类,或说人类文明进步得如此迅速飞快,与人类保护和发展私有制、发展资本主义,从而产生资本家产生资产阶级有极大关系。就连马克思和恩格斯合写的《共产党宣言》都不能不承认:“资产阶级(闵按:可以说,在马克思时代,所有称得上资产阶级的人几乎都是资本家)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请问,人类有史以来,还有比作为统治阶级的资产阶级更伟大的统治阶级吗?没有,至少人类至今没有出现。而资产阶级正是得益于私有制的发展,出现了大大小小的资本家,然后才出现了一种叫资产阶级的阶级。现在可以说了,没有伟大的资产阶级,整个人类都还生活在封建王朝,生活在奴隶时代的黑暗中!

  然而,在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在内的这个世界上公认是资产阶级创造了现代人类文明、而资产阶级又“起源”于私有制从而进入到二十一世纪、进入到信息时代、智能时代的今天,在中国竟仍然还有知名学府的高级知识分子再次提出要消灭私有制,真不知是该说这种人岂有此理,还是莫名其妙。

  二、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研究的周新城教授,近日在大陆一家网站发表一篇大作,题目叫《共产党人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周教授在文章中强调:“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这是共产党人不能忘记的初心,也是共产党人必须牢记的使命。忘记这一条,就意味着背叛,不能称之为共产党员。”也正因这种在今天看来奇怪加荒谬的观点,引起中国大陆很多学者包括普通网民的关注,像荣剑这样的知名学者以及不少网民还对这篇“奇文”提出了质疑和批判。很显然,周教授的文章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不仅毫无意义,而且可以说对人类社会文明进步而言,是反动的,甚至唯恐中国大陆天下不乱。

  正如荣剑在文章中所讽刺的那样,照周教授所言,“如果马克思恩格斯活在当下,他们的这个宣言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意味着可以彻底剥夺诸如马云刘强东马化腾这些巨富们的财产?把他们的财产收归国有,然后再分配给劳苦大众?”

  你说有这个可能吗?如果中共真的听从了周新城教授的教唆,真的颁布了这一“政策”并要求实施,那么,中国大陆一定会天下大乱,顷刻间将有无数中国富人带着他们的财富逃离这个国家,而这个国家也很快就会倒退至1978年所谓改革开放之前。试想中共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形吗?当年整个国家在有被“开除球籍”危险的情形下虽仍能“正常运作”,那是亿万百姓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幸福生活”(而那些知道的大多数人的肉体当时已被消灭),因此即使再穷也还保持着一种叫“穷快活”的精神。这一点,像极了今日的北朝鲜,你去问问他们的百姓,大多数一定不会说他们活得很痛苦——可即使一个普通的中国百姓也知道今天朝鲜国民的生活是何等低下。显然,没有享受过高等生活的人是永远不可能理解高等生活的。正如自己曾在一篇批评有些中国人笑话希腊等国家不该让他们的人民过上超好的福利生活导致国家“负债累累”时所说的那样,现在有些西方国家人民所享受到的国家福利,是中国很多百姓做梦都不会梦见到的。

  然而,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不少中国人已经过上了中产阶级甚至超过中产阶级的生活。“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是人性。如果让那些早已过上小康生活或中产生活甚至过着高于中产生活的中国人再倒退到1978年前,估计他们宁肯去死也不会答应。正如大约一年多前知名作家梁晓声在谈到有人认为中国有可能出现二次文革时所言,如果中国大陆像文革那种情形再次降临,他要么就离开这个国家,要么就自杀,绝不肯像文革那样受到羞辱。

  既如此,像中国人民大学,不论在中国还是在北京,都可以称得上“堂堂”二字,而在这所堂堂大学中也有周孝正、张鸣这样努力维护自由民主公平正义的教授,可为什么也会出现像周新城这种逆人类文明进步而动的所谓教授博导呢?你不要以为这样说,是因为他周教授跟本人的思想观点不同或者说因为他其实就是在维护一党专制,不是。一个人的思想观点是否可斥之为“逆人类文明进步而动”是不难拿出证明的。所以说,现在不是因为不赞成周新城教授的思想观点而对此人不满,而是《共产党宣言》后170年来的人类发展史证明:消灭私有制,行不通!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资本主义的认识和批判,在170年前也许有其正当性;但随着资本主义在《共产党宣言》出版后170年来的发展,证明这二位对资本主义所下的结论,包括《共产党宣言》的主旨,都是错误的。别的不说,只说现在还有谁会号召“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呢?不论在已经实行民主制度的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在所剩无几的几个所谓社会主义国家,事实上没有一个国家还在希望他们国家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只要允许无产者联合起来,在统治者看来,那是一定要“闹事”的,没有哪一国统治者真正喜欢他们国家的无产者通过“联合起来”而闹事,这一点,在中国大陆更是可以看到有无数的例证。就在刚过去时间不久的2017年11月下旬,彼时的北京也早已进入寒冬,一个晚上把成千上万的无产者赶出所租房屋的家门,那时,如果那些“无产者”们要是当真能联合起来,走上北京街头,即使手无寸铁,北京当局也会感到很恐怖吧?

  如果再允许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在所剩无几的几个社会主义国家,像朝鲜、中国、老挝等,最害怕的恐怕就要数无产者真正“联合起来”了。尽管现在知道《共产党宣言》这篇文章事实上并不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擅自所为,而是当时共产国际指示他们所作——单从这宣言开始一部分的最后一个自然节也不难发现,当时为了一种目的,“各国共产党人集会于伦敦,拟定了如下的宣言,用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佛来米文和丹麦文公布于世”——这一点,多少有点像文革中“梁效”“罗思鼎”等写作班子奉命所写的那些大批判文章一样。当然我们不能不承认,即使从汉语译文来看,《共产党宣言》也更有煽动性或叫蛊惑性,并且在宣言中承认了一些历史事实,此外还有很多文词优美的句子段落,这里也容抄几句:

  “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

  “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

  “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为了激起同情,贵族们不得不装模作样,似乎他们已经不关心自身的利益,只是为了被剥削的工人阶级的利益才去写对资产阶级的控诉书。他们用来泄愤的手段是:唱唱诅咒他们的新统治者的歌,并向他叽叽咕咕地说一些或多或少凶险的预言。

  “这样就产生了封建的社会主义,半是挽歌,半是谤文,半是过去的回音,半是未来的恫吓;它有时也能用辛辣、俏皮而尖刻的评论刺中资产阶级的心,但是它由于完全不能理解现代历史的进程而总是令人感到可笑。

  “为了拉拢人民,贵族们把无产阶级的乞食袋当作旗帜来挥舞。但是,每当人民跟着他们走的时候,都发现他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于是就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诗人、作家邵燕祥先生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一篇文章中就赞美过上面这些精彩的句子段落,尤其是引文中后两个自然节,认为两位“无产阶级导师”确实堪称文章高手。当然,当年凡是认真读过邵先生那篇文章的读者,都看得出,邵先生对《共产党宣言》中某些句子段落的赞美,只是“插曲”,文章的主旨却是在借两个不同国度的年轻人(1848年2月下旬出版“宣言”时,马克思不足三十岁,恩格斯不足28岁)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讽刺嘲笑的所谓“封建的社会主义”。在邵先生看来,中国大陆自1949年后,整个毛时代与这“宣言”中所讽刺嘲笑的实在太相像了。遗憾的是,被专制了两千多年的中国百姓的眼睛并非雪亮,因而没能像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丹麦等国家的人民那样很容易就发现了他们新的统治者们的“臀部带有旧的封建纹章”,因此中国百姓也就非但没有于是“哈哈大笑,一哄而散”,反而是一味地“紧跟”、“歌颂”。结果,无数的中国人就在这“紧跟”、“歌颂”中连生命也搭上了或说其肉体也被消灭了。后来的人们一提起,也就只能是一把无言的辛酸泪。

  三、

  那么,《共产党宣言》中要消灭私有制的理由是什么呢?请看:“我们要消灭私有制,你们就惊慌起来。但是,在你们的现存社会里,私有财产对十分之九的成员来说已经被消灭了;这种私有制之所以存在,正是因为私有财产对十分之九的成员来说已经不存在。可见,你们责备我们,是说我们要消灭那种以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没有财产为必要条件的所有制。”

  这段话的意思,即使一个中学生也能懂。也就是说,当时的共产党人之所以要消灭私有制,是因为十分之九的人根本没有私有财产。如果当年的共产党人包括马克思恩格斯活到现在,还会这么说吗?因为如果一个国家根本就不存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说的那种情形,共产国际还会要消灭私有制吗?

  对于这一点,近一百年前的胡适就在文章中讲得很明白了。早在上世纪二十年代,胡适到西方游了一圈后,回来写了一篇类似游记的散文《漫游的感想》。这篇感想记有六个题目,而第三个题目是《一个劳工代表》,其中说了这样一些话:“从前马克思派的经济学者说资本愈集中则财产所有权也愈集中,必做到资本全归极少数人之手的地步。但美国近年的变化却是资本集中而所有权分散在民众。一个公司可以有一万万的资本,而股票可由雇员与工人购买,故一万万元的资本就不妨有一万人的股东。近年移民进口的限制加严,贱工绝迹,故国内工资天天增涨;工人收入既丰,多有积蓄,往往购买股票,逐渐成为小资本家。不但白人如此,黑人的生活也逐渐抬高。……人人都可以做有产阶级,故阶级战争的煽动不发生效力。”在纽约时,胡适还曾“被邀去参加一个‘两周讨论会’”,而这一次讨论会的主要议题是“我们这个时代应该叫什么时代?”“究竟是好是坏?”其中一位劳工代表“一开口便使”胡适“诧异”:“他说:我们这个时代可以说是人类有历史以来最好的最伟大的时代,最可惊叹的时代。”“最后他叙述社会的进步,列举资本制裁的成绩,劳工待遇的改善,教育的普及,幸福的增加。他在二十分钟之内描写世界人类各方面的大进步,证明这个时代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时代。”

  其实,早在170多年前,英国自由主义思想家约翰·密尔甚至就认为,与当时的英国相比,“所有美国人都是中产阶级”。

  当然,最有意思的是,《共产党宣言》中要消灭私有制的理由,奇怪的是在西方所谓资本主义国家尽管也不能说完全不存在,可是只要把中国这个所谓“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相对照,就不难看出《共产党宣言》中所说那种“私有财产对十分之九的成员来说已经被消灭了”的现象,中国倒是更明显。我的意思,今天中共若真的赞成消灭私有制的话,那么就应该从中国这个“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做起,也就是说,一百七十年前《共产党宣言》中要消灭私有制的理由在中国比在任何一个西方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都更好找。

  然而,中国无数官员同意吗?中共同意吗?别的且不说,这个国家至今不敢公布官员财产,而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甚至公开在文章中说,在今天中国大陆,如果公布官员财产,势必会引起社会大的震荡,原话是“中国社会将陷入一场我们难以自控的意识形态争鸣和动荡”。其实何止动荡,很可能就是动乱,甚至直接危及政权统治。一个连官员财产都不敢公布而又是所谓共产党执政的国家,还谈什么消灭私有制?难道这个周新城教授不想与这个政权保持一致吗?难怪在周教授发表这种难以自圆其说的文章后,胡锡进立即在微博发文进行反对,用荣剑的话说,就是“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看不下去了”,发了一条微博:“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发这个微博。也许是@旗帜的小编没想那么多,就是随便裁出周新城教授文章的一段话,但产生的实际效果很不好。中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私有财产受法律的保护,非公有制企业对国民经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以合法获得财富为目的的大众创业是国家崛起的重要动力之一。这个时候宣扬‘消灭私有制’,客观上会引发国家政策可能调整的猜测,动摇人们对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的信心。这会给落实十九大精神、实现两个100年目标帮倒忙。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要一步一个脚印去实现,把最终目标与现实倡导混为一谈,危害很大。不忘初心,这个初心指的是为人民谋幸福。脱离实际的冒进,这就是‘左’,需坚决反对。我们决不能给伟大的新时代添乱抹黑。”

  尽管胡锡进这段微博中有些话仍值得商榷,但很显然,他比周新城教授在眼下的中国大陆要不要消灭私有制这一点上更明事理。胡锡进的意思,在今天这个被中共定义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而且很可能还会是长期的初级阶段,周新城这么一折腾,很有可能在客观上会引发一些有一定私有财产而仍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们对国家政策可能调整的猜测,动摇人们对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的信心,而如果真的起到这种效果,那么,后果一定会很严重,用胡锡进微博中的话说,就是有可能“给伟大的新时代添乱抹黑”。

  可见,什么教授、博导,即使用中国当下统治者的思维,也不难看出,这其实就是一个没长脑子的人在那儿想当然地胡说八道。

  《共产党宣言》两万字,讲了很多东西,即使核心是“消灭私有制”,从本人引文来看,这个消灭私有制也是有前提的。如果一概不问时代发展变化,依然抱着“消灭私有制”五个字不放,那么,请问这位周教授你说能行得通吗?别人不说,你周新城,中国人民大学一教授,有没有私产,有多少,能否先从“消灭”自己的私产开始,把自己的私产上缴国库或是送给那些真正的无产者——据本人所知,即使中国国家已经很有钱了,但仍有不少赤贫人家,也就是《共产党宣言》中的“无产者”。如果你周教授当真要消灭私有制,就应该先从自己开始,带个头,除了给自己留下生活必须品外,是否应该把那些多余的私产全部拿出来?如果做不到,那么你把一百七十年前两个年轻人在共产国际指示下所写的一篇文章的思想观点,在今天仍拿出来当旗帜一样招摇撞骗,有何用意?又是何居心!

  附言:

  文稿投出第二天,通过手机微信读到了《财经》记者对复旦大学一外籍特聘教授史博德的专访,谈马克思,谈马克思主义,谈马克思对私有制的认识(也不知是否可以看作这是《财经》借此采访批驳周新城教授最近在网上发表的荒唐谬论)。

  据悉,这位德国著名学者史博德,是极少能辨认马克思笔迹的人,也是当今世界极少看过马克思全部手稿的学者。史博德的毕业博士论文研究的就是马克思1850年到1860年思想转变的手稿。2002年~2012年间,他作为德国柏林科学院马克思和恩格斯新全集编委会成员,负责整理、编辑出版马克思未刊历史笔记,又有许多新的发现和心得。鉴于此,容我十分简要而概括地把这位外籍专家的意思表达如下,以供我这篇文章的读者做参考:

  一、随着历史渐行渐远,100多年后的今天,马克思的形象就像雕塑一样固定下来,令人仰望而难以接近。幸好,马克思留下来大量的手稿,可让后人深入了解一个思想家的心路历程。

  二、马克思是19世纪的人,他使用的所有资料和信息都是19世纪的,但不能不承认马克思的思想是超前的。

  三、马克思并不是从一而终的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甚至不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这后一点,我们在马克思与别人的两封通信中其实也能读到)。

  四、《共产党宣言》,“从手稿看,你写一段、我写一段,还互相评论”。

  五、《1844年政治经济学手稿》实际上是马克思的阅读笔记,它是哲学思考,讲了对人类解放,所以非常有意义。这本书1932年第一次出版,然后大家就忘了。到了上世纪50年代苏联解冻时期,又被重新发现,拿来反对斯大林。“马克思提倡人类的解放、自由主义、个人,西方学者也拿这个来反对斯大林专政。这种观点对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也有冲击力。这本书一次次被拿出来说事,这种现象特别有意思。”

  六、“在1850年以前马克思的思想还是比较清晰的,就是暴力革命、无产阶级政权等主张。列宁特别欣赏这一套,列宁主义就是沿着这么一条线发展起来的。可是1850年之后,马克思进入反思。”

  七、1847年-1848年和1857年-1858年两次经济危机,马克思忽然认识到,政治革命根本解决不了这些问题。“最重要的是,他意识到从此以后,经济危机不再是一个国家的事,而是全球化的。经济全球化的思想在马克思这里开始出现”。

  八、“法国1848年革命以后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政治经济基础是国家银行、重工业、信贷银行等。马克思原来认为,这个帝国不可能持续,早晚垮掉,由无产阶级掌权。结果与他的预料完全相反,法国社会越来越稳定。这对他的震撼非常强烈,也促使他开始反思过去的那些想法。”

  九、1850年以后马克思的思想发生了转变:“他越来越觉得,政治革命、暴力革命是行不通的。暴力革命也只是换汤不换药,把政府换掉了,但是资本主义体系是不可能被政治革命打碎的。”

  十、1850年之后,“马克思的思考是围绕着资本运作展开的,他从来没有给出结论。如果说有结论,就是:第一,无论政治还是军队,相对于市场都是失败者。无论拿破仑一世,还有俾斯麦,在强大的市场面前都是失败者”。

  十一、“面对金融市场,政府也是个失败者。马克思经常以嘲讽的口气在手稿里说,不论是英美还是德法,要说政治和市场之间有什么关系的话,唯一的关系就是政治家被市场腐化了。他非常辛辣地嘲笑说,政治家想要对市场做什么,只有被它腐化。并不是市场来积极地腐蚀他,而是政治家自己积极地被腐化。”

  十二、马克思认为,“……并不是说国家来介入就能够解决经济问题。所以,他根本不(可)能认同后来苏联的那种所谓的计划经济”。

  十三、“对未来社会,马克思并没有一个非常完整的构想。他说,我们不能想象未来社会是什么样的。他强调社会自身演进,反对国家来支配生产和分配。”

  十四、“认真阅读马克思就会发现,甚至在共产党宣言里,他都承认私有制在历史上的进步作用。在手稿里,他特别讲私有制在18世纪对社会推动和生产力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私有制才能被全社会所接受。还有,私有制对个人的发展、对人的自由也是很重要的。他认为,哪怕你是个拿薪酬的工人,你都是个自由的人。”

  十五、“在马克思看来,生产力发展如果超越了个人消费的界限,所有制本身就不再是私有了。发展到一定程度,私有制就成为一个悖论了。”“金钱变成资本,资本进入公共领域的循环体系,私有制其实就异化了。私有财产不再私有。马克思并没有只说要消灭私有制,而是说私有制有一天会超越自己,自己否定自己。而且私有制超越到一定程度,会否定国家,而不是说通过国家干预来消灭私有制。”“马克思的意思是说,社会有一种自我繁殖、自我再生产的能力。有一天社会生产将超越社会、超越所有个人的利益,超越金钱,超越资本,但必须是社会自我繁殖,政治外力不可能超越它。”

  十六、他对第一国际、第二国际起了理论引导作用,很谨慎地参与,真正参与的是恩格斯,当然他们是互相沟通的。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的纲领是马克思起草的,但是这些纲领把他的想法简化了,二者之间有落差,也可以说是矛盾的。

  十七、马克思“越来越认为政治在资本主义经济中没有什么太大作用,所以他反对强化国家在经济当中的作用”。“马克思认为,国家不能占上风,不能是强者,政治也不能起决定性作用。马克思越来越反对政治控制经济”。

  十八、“马克思的思想其实从来不是一个结果,不是一个结论。马克思的思想一直是发展的,从来没有完结。”“例如,《资本论》从来没有完成定稿,第一卷有八个版本和草稿,互相矛盾。现在通行的版本是恩格斯整理定稿的。后来德国马克思全集研究小组发现,恩格斯编《资本论》第一卷把它浅化了,甚至加了很多政治内容,其中一些和马克思手稿里的内容甚至是冲突的。”“权威的《资本论》版本其实是没有的,因为马克思自己留下了好几个开放性的选择。”

  十九、“特别是1860年以后,马克思越来越排除了总崩溃的结论。他说,要改变一个社会当然是可以的,但是不可能从外界用政治手段一下子来打碎它,只有在不同领域的空间里来寻找改变社会的可能性。其结果,马克思自己排斥的观点,最后却被考茨基、列宁强化。”

  二十、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矛盾没有提出解决方案。在他看来,按照内在的逻辑是不可能解决的。在现行体制中解决这些问题,还是要进入资本的运作,必然多少年再来一次经济危机。用实用主义的政治手段解决,他也觉得不可能。必须走出这个体系和逻辑,才能解决。但是他说,我没有想出来怎么办。

  二十一、“马克思是一个极端的天才,或者是一个天才式的‘疯子’,毕生的精力都在寻找一种他不可能得到的结论。”“从天才性来说,他可以跟黑格尔相比,他在思考的层面已经触及了可能的边界。所有他之后的政治家,或者是在他的这条线上思考的人,都没有到达他的高度。”

  二十二、“马克思并不是从一而终的马克思主义者。流行的马克思主义是1850年以前马克思的思想,后来马克思本人成了一个反马克思主义者。可惜没有人去好好研究,也没人理会马克思后来的思想,因为不想接受。”“马克思主义者都说,马克思作为政治家和思想家是不可分的。但是,政治家必须是可以交流的,必须有听众,但是马克思本人的思想是自相矛盾的,大部分东西无法交流、无法让听众马上明白。从这点上说,马克思不是一个政治家。特别是阅读他的手稿以后,我真的不能把这两者捏在一块,完全是两个形象。”

  二十三、“马克思思想在共产主义国家被接受的其实是很少的一部分,主要是国家革命、暴力革命之类,这些都是1850年以前马克思继承傅里叶、圣西门、欧文等人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思想。19世纪50年代对英国的经济状况研究以后,就像前面谈到的,马克思的思想发生了巨大改变。”“马克思主义和后来发展下去的那些理论是另外一个历史。它不是马克思思想的延长线,而是衍生出相对独立的另外一条历史线索。作为思想家,马克思不能、也不应该为共产主义运动实践负全部责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私有制,就没有资本家,没有资本主义,也没有资产阶级;而没有资本家,没有资本主义,没有资产阶级,也就不可能出现像今天这样一个繁荣昌盛的现代人类文明社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