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90|回复: 0

杨怀康:特朗普现象

[复制链接]

4181

主题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9698
发表于 2018-2-1 16: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军陆战队是美国三军的精英,以机动强悍见称;所有美国驻外使节皆由陆战队守卫。这个兵种在抗英独立革命时成军,当时以响尾蛇为徽旗标志,上有四只字,曰:Don’t Tread On Me。直译是“唔好踩我”。

美国国父之一的富兰克林认为响尾蛇乃美国精神之表率:其武器藏于上颚,貌似无自卫之力,即使露械还击,亦小器得足堪见笑;然而一旦发难,创伤虽微却能致命。自知杀伤大,哪怕对付敌人,亦预为警示:“唔好踩我”。

是以响尾蛇代表的是leave me alone的诉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是犯我,必攞你命。众所周知,leave me alone正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要义laissez-faire——政府该放任无为,休得事事插手干预。踏入二十一世纪,以反政府干预为标榜的“茶叶党”(Tea Party)顺理成章以“唔好踩我”的响尾蛇为旗号。

想起这面响尾蛇旗,皆因特朗普之行藏举止虽是招来举世如潮恶评,却无损其拥趸之忠贞爱戴;莫非此狂人总统有副金刚不坏之身?就此所谓“特朗普现象”问教于美国朋友。他没有取笑我少见多怪,其怪自弊。祖籍堪萨斯州的朋友反而以身作则,与我解说个中缘由。

众所周知,堪萨斯州位处美国的地理中心,整个州是个极目无际的大平原,其经济以生产小麦、大豆、粟米、猪牛牲畜为主;同时又出产石油还制造飞机。朋友的家乡在堪萨斯州的中心,祖上务农,累积财富,创办银行,为乡里提供融资;农忙之时全家总动员下田耕作。朋友说环顾美国,只有堪萨斯州才有像他们般的农夫银行家。

朋友中学毕业后到外地上大学,成为统计学专才。自此离乡别井,到了年中收割季节方返乡下帮忙。据他观察,像他般外迁的堪萨斯州人士大都自高身价,以精英自居,看不起没有见过世面的乡里;政治上他们倾向民主党;是希拉莉的支持者。安土重迁的堪萨斯州人则支持特朗普。何以故?

精英高高在上,双眼长在头壳顶;他们疾特朗普如仇,视他为只晓得吃汉堡包的白痴老粗。(实则特朗普及其儿女皆为精英常青藤大学产品,而女婿更是个哈佛毕业生。)在乡巴佬眼中,精英们目空一切,唯我独尊,其关顾非法移民之情尤甚于对土生土长的美国人。

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精英们既以特朗普为仇寇,乡巴佬当又义无反顾支持他。所谓“特朗普现象”者,是寻常百姓反抗精英干预的现象。那跟“唔好踩我”的响尾蛇旗有何相干?

自东岸精英罗斯福在三十年代初掌政开始,政府插手干预寻常百姓的生活经营有升无已。先是以所谓“新政”(The New Deal)透过官僚监管改造资本主义经济,及至詹逊接替另一东岸精英甘乃迪主政,再以“大社会计划”(The Great Society)向贫穷宣战,假促进种族和谐之名,粗暴干预教育、政治选举。克林顿此出身耶鲁的精英一上场即试图推行社会主义医疗,铩羽而返。克林顿2.0奥巴马不服输,排除万难,再推社会主义医保而报捷。

当政一年兑现削减干预承诺

经过持续八十年的干预,美国寻常百姓闻精英干预而色变。奥巴马八年,除了医保,他的环保措施窒碍石油生产,打击农业用水,而巴黎协议更势将全面削弱美国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对金融市场的干预则威胁资金流转,危及长线投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胼手胝足、实作实干的美国人安能不缅怀“唔好踩我”的开国响尾蛇精神而反精英?

换言之,自罗斯福以还,虽是经过列根八年中兴,美国政府的规模只有增加没有减少。反抗精英干预之战节节败退,若是任得希拉莉此奥巴马2.0掌权,寻常百姓尚何来余地可退?既是退无可退,绝地反击支持特朗普,他们不是拥护口不择言的狂人当总统,而是反抗希拉莉所代表的精英干预道统。

不管特朗普如何狂莽,让以精英中之精英自居的《经济学人》来评说,他入主白宫的头一年确又兑现了削减干预的竞选承诺,当中尤以石油生产最为显著。只此一端足以证明反精英的寻常百姓没有押错注。

股市大旺、企业大派花红以响应减税,可见如今支持特朗普的再不止于乡巴佬,从东岸华尔街精英到西岸硅谷的企业巨子都是他的粉丝了。死剩把口的,恐怕只是公仔箱里的名嘴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1-18 12:1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