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64|回复: 0
收起左侧

《金融时报》无法兑现的中国在英投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4 11: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四年前,当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作为英国财政大臣访问北京时,人们对于中国投资将有助于重振英国北部城市抱有极大的乐观情绪。

在某些引人注目的案例中,这种乐观毫无根据。

例如,默西河(Mersey)畔的威勒尔(Wirral)(见题图)最终承认,永远也看不到承诺中修建国际贸易中心的1.75亿英镑了。该交易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Shanghai Expo)上首次提出,如今已经无人问津。私人房地产综合企业沛尔(Peel)当时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中国集团森华资源控股有限公司(Sam Wa Resources Holdings)签署建设该中心的协议。项目原本规模大得多,计划斥资45亿英镑重建废弃码头。

威勒尔地区议会在声明中承认,“与森华共同开发的项目计划已经不再推进。”

森华董事长邵瀚萱(Stella Shiu)曾承诺要让成百上千家公司来此展示他们的产品和服务,时任英国首相的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也参观了项目地址。

但是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任何进展。2013年,英国《金融时报》披露,邵瀚萱因未能偿还贷款而于2008年被香港一家法院宣布破产。

注册在她曾用名下的几家中国公司已经解散,而森华北京办公地位于一个戒备森严的部队宾馆内。周四,邵瀚萱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2015年,沛尔决定取消该协议,但威勒尔地区议会(代表着英国部分最贫困地区)硬着头皮继续推进。该议会反而试着向森华出售自己的土地。在花费了数千英镑往返中国后,现在它终于承认失败了。

此类令人失望的事件,让奥斯本和卡梅伦承诺的中英关系“黄金时代”失去了些许光彩。将于今天结束三天访华行程的英国现任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则更加谨慎。

一位曾参与威勒尔与森华磋商的知情人士表示,英方太天真了。“中国人从来都不会对你说不,”此人表示,“如果你带来了一名商人或政客,中国人会盛情款待,你很容易会认为你搞定了一份协议。”

“森华总是说‘钱就要到位了,把钱汇出中国需要一些时间’。但是钱一直没到位。”

2013年,中国企业正处于迎来空前海外投资热潮的边缘。但眼下,担心资本外逃的中国政府已经止住了这种趋势。

这位知情人士称:“我们明白了,没有中国政府批准,你就无法拿到中国投资,除非你是(中国)大型跨国企业。”

“而现在中国政府告诉企业要把资本留在国内。”

一笔确实得到执行的交易是大型国有投资综合企业北京建工集团(BCEG)投资1200万英镑参建曼彻斯特机场附近的新商业园。该集团在曼彻斯特设立了办事处,曼彻斯特如今开通了飞往北京和上海的直航。

另一项协议是中国西部城市乌鲁木齐的华凌集团(Hualing Group)与谢菲尔德企业家凯文•麦凯布(Kevin McCabe)合作,在利兹(Leeds)边缘地区投资开发办公楼、住宅楼和零售项目,并建设一家科技企业中心——谢菲尔德数字校园(Sheffield Digital Campus)。

华凌集团还拥有米德伍德洛克斯(Middlewood Locks)开发项目25%的股权。该项目位于曼彻斯特市中心附近的索尔福德(Salford),占地面积25英亩。它将提供总共2215套新住房和90万平方英尺的商业空间。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去年8月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表示,中国对英国的非金融类投资覆盖“各行各业”,投资总额达180亿美元。

但在谢菲尔德的其他地方,另一个教训是,中国的投资承诺并不总能得到落实。

这座“钢铁之城”由于制造业受到廉价竞争的冲击,许多工作岗位被中国夺走了。谢菲尔德希望通过投资来重振经济。2016年,谢菲尔德炫耀其与四川国栋建设(Sichuan Guodong Construction)达成的10亿英镑房地产交易是英国最大的房地产交易。

四川国栋建设的总部设在成都,该市位于中国西南部,与谢菲尔德互为国际友好城市。交易达成时,四川国栋建设董事长的女儿也在谢菲尔德读书。谢菲尔德劳工议会(Labour council)表示,这家建设集团的投资期限为60年,在3年内将对首批5个项目投资2.2亿英镑。

四川国栋建设打算买下这座城市历史悠久的图书馆,将其改建为酒店。但它发现,涉及的修复工作的花费比当初想象的高昂得多,于是撤出了该项目。

谢菲尔德市议会表示:“我们正与四川国栋在全市范围内的其他项目上展开合作。”四川国栋建设拒绝就此置评。

除了投资于房地产,四川国栋建设也生产地板、玻璃和苏打水。

谢菲尔德的一些人对市议会与该公司的交易提出了批评。曾担任市议会负责人、现为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的保罗•斯克里文(Paul Scriven)表示,与中国企业的交易就像“棉花糖”。他说:“它被绕成了一种大的、诱人的东西,但当你触摸它的时候,它就开始瓦解。这个投资者在战略上是否适合谢菲尔德?我们确信已做了尽职调查吗?”

斯克里文勋爵曾根据信息自由法律,要求了解谢菲尔德与四川国栋之间协议的更多内容,但被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