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87|回复: 0
收起左侧

前高官:美国将很快宣布针对中国的贸易行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8 14: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之音





位于华盛顿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美国之音王南拍摄)

美国前代理副贸易代表星期二在纽约表示,美国将很快宣布针对中国的贸易行动。

星期二,美国前代理副贸易代表卡特勒表示,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是(川普)总统在中国贸易上的耳目(his ear),他启动了301条款调查,针对中国知识产权上的不公平贸易,包括强制技术转让。在这一301条款调查之下,我们预计将很快宣布针对中国的贸易行动。”

美国商务部星期二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进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和出口到中国的美国商品之间的差距从上一年的3470亿美元上升到去年的3752亿美元,增幅达8%。

美国去年全球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总额扩大了12.1%,达5660亿美元,是2008年以来最大的差距。

卡特勒表示,虽然川普政府里有倾向全球化的也有倾向保护主义的不同观点的官员,但在今后几个星期或几个月里,将会看到川普政府对不公平贸易问题的处理。她认为,“在未来几周内我们会看到针对某些贸易伙伴采取的更多贸易行动。”

她说,两周前美国针对洗衣机和太阳能板进口征收高额关税“只是未来一系列宣布的一个开始”。

卡特勒说,“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是川普总统在贸易问题上的耳目,他非常了解贸易,熟悉美国法律,能与国会合作,而且非常强硬。在贸易问题上,他的看法与我之前服务过的共和民主两党政府都非常不同。”

卡特勒是在亚洲协会星期二举行的《川普与亚洲:一年之后》的讨论会上说这番话的。

亚洲协会在川普当选后集中了美国重要的亚洲问题专家学者,向川普政府做了亚太政策简报,并提出了政策建议。亚洲协会的这一活动旨在检视一年来川普政府的亚洲政策。

卡特勒说,对川普总统最近对TPP改采开放立场感到鼓舞。两周前,川普总统出席瑞士达沃斯论坛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如果能谈成“实质上更好的协议”,他考虑重新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

中国想填补美国退出后的真空

卡特勒曾代表奥巴马政府参加TPP谈判。她说,退出TPP是川普政府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她说,现在TPP在日本领导下,11个国家在没有美国参加的情况推进TPP谈判,“不仅美国已无法从中获益,而且要记住,其它国家趁美国退出地区经济领袖地位、出现真空的机会填补进来。”

她说,日本努力将澳大利亚、新西兰带进来,“中国也想进来填补真空已不是秘密。”

但卡特勒说,川普政府的优先仍是双边谈判。川普总统在达沃斯论坛发言中说,美国已经准备好跟所有国家协商互惠的双边贸易协定,包括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当中的国家。

卡特勒说,美国如果寻求重新进入TPP可能要到2019年以后。“我希望11个国家如期在3月签署协议,也许2019年1月1日开始生效,然后,随着时间推移,美国有可能开始跟TPP单个成员国谈判。”

不过卡特勒认为,双边协议已经不像过去那么管用了。“其它国家认为多边协议得益更多,因为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国家跟另一个国家做生意。如果一个产品要经过几个国家,你就需要跟所有这些国家达成协议,有价值链、供应链。更多国家意味着大家要认同同一个规则。这就是为什么尤其是亚洲国家愿意采取区域合作政策。”

亚洲国家希望美国回去

卡特勒表示,从亚洲同行那里了解到,亚洲国家希望美国回去,“他们希望我们回到贸易协议,希望我们交往和领导”。

但卡特勒担心,当美国准备这样做的时侯,这个地区和世界已经变了。她说:“TPP的11个国家经过一段时间,他们提高了信心,认识到可以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合作做事,我认为,我们会看到这种信心也会转换到其它领域。等我们愿意进行交往时,这个世界可能已经有点不一样了。”

卡特勒说,在新的一年里,她想看到川普政府在经济上更多地参与到跟亚太地区其他国家的合作中,以帮助制定规则,并推进贸易自由化。

美国前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说,一年来,川普政府在安全和战略方面的许多重大决定其实是继续了之前的布什、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政策。例如对朝鲜采取制裁和外交结合的策略,又如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接触,出席亚太经合组织峰会和东盟峰会等。

但拉塞尔同时指出,川普的亚洲政策仍让外界在一些问题上感到不确定甚至混乱,“例如,美国的方向是什么?在安全和战略上政府要达到的目标是什么?日本和韩国是美国的盟国还是搭免费车的?中国是在帮助解决朝鲜问题还在拖后腿?美国跟中国的关系是朋友还是对手甚至是敌人?金正恩是个聪明的家伙还是个小火箭人?什么是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美国是不是仍重视传统意义上的人权?

拉塞尔说,过去一年里,川普在较早的时侯就跟亚洲国家的领导人举行峰会,国防部长马蒂斯、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蒂勒森也在较早时出访亚洲,跟那里的领导人举行会晤,这些都非常重要。

很多外交官职位仍空缺

但他同时也指出,政府仍有很多空缺至今未任命,“不仅在华盛顿的外交机构,而且在美国驻外使馆,如美国驻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的大使,以及美国驻东盟代表,至今还是代理,未予确认。”

拉塞尔说:总统和国务卿需要第一线指挥官推动和落实政策,他们是川普政府在这些重要首都的代表,“说到底,这不光是人事问题,而是制度问题,政府实际上需要证明能够接受并重视专业机构和专家的意见。”

拉塞尔认为,川普政府比奥巴马政府较少重视南中国海问题,“当然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南中国海的运作并没有任何改变。但是我们没有听到的是川普政府对航行自由发出明确反复的肯定。”

他表示,航行自由原则应同样适用于南中国海。他说,美国的航母和F22战机可以在国际水域和空间航行并不足够,美国目的是要建立一套规则,让只有较弱海军的小国也可以无须恐惧地在国际空间和水域航行。

拉塞尔认为,在美中关系上,川普政府2018年遇到的问题是,“有没有找到一个观察中国和与中国交往的方案。”他说,这种方案应该是既允许合作、允许竞争,也使美国能直截了当地处理双方的分歧,但避免使双边关系陷入最糟境地的冷战式对抗或斗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