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891|回复: 8
收起左侧

梵蒂冈出卖教徒?哗然大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3 05:3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FRANKSTON 于 2018-2-13 05:41 编辑

来源: TheNewYorkTimes

photo2018-02-1215184584053_1.jpg

教皇方济各(Pope Francis)和他的外交官们一直在悄悄花费精力与中国政府谈判,这可能有助于结束数十年来对中国天主教会控制权的争议。

  但是,在可能出现突破之际——如何任命主教一直是个难题——一些天主教徒开始担忧。他们担心,梵蒂冈急于达成协议,可能会背叛那些数十年来非法实践信仰的神职人员和教民——他们冒着被捕和被迫害的风险,在所谓的地下教会做礼拜。他们还担心,协议可能会结束地下教会长期以来的独立性。

上周五,这场纷争进一步升级,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Joseph Zen)加强了对谈判的批评。他表示,和解可能会导致1200万中国天主教徒实际上被置于共产党控制的“牢笼”之中。他指责教会官员“出卖”中国天主教徒,并警告称:“一个被政府奴役的教会并不是真正的天主教会。”


  陈日君枢机没有直接攻击教皇,但指责教皇的二号人物、彼得罗·帕罗林枢机(Pietro Parolin)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另一位教长则嘲笑教皇的一位亲密合作者生活在“幻境”里,因为后者将中国描绘成一个与教会的价值观一致的国家。

  尽管梵蒂冈和中国政府谈判的确切细节尚未公布——也不知道教皇方济各为达成协议可能会做出哪些牺牲,但公众的抨击已经爆发。该协议可能会成为梵蒂冈恢复与中国外交关系的第一步,让他成为第一位访问中国的教皇。

  “有了一些进展,”梵蒂冈的一名高级官员确认称。被问及谈判情况时,他坚持要求匿名。教皇方济各已经派教会的高级中国专家赴北京参加秘密工作小组。中国官方新闻媒体对这些会谈的报道显然是正面的。梵蒂冈的高级官员们谨慎地提到“现实的”解决方案和“和解”。

[size=15.333333015441895px]


photo2018-02-1215184584053_2.jpg


[size=15.333333015441895px]

去年,得到政府批准的西直门天主堂在复活节期间举行圣周六弥撒。

  梵蒂冈和中国于1951年断绝了外交关系,也就是在共产党掌权两年后。1957年,中国成立了中国天主教爱国会,负责监管天主教会。梵蒂冈尽管部分承认爱国会司铎主持圣礼的权威性,但并未完全承认该机构。它还秘密任命主教,领导“地下”教会。

  教皇若望·保禄二世(John Paul II)和本笃十六世(Benedict XVI)都曾主动向中国政府提出解决争端,但在两人的任上,谈判都停滞不前或失败。

  尽管存在争议,梵蒂冈似乎还是坚信有机会达成协议。位于比利时的南怀仁研究中心(Ferdinand Verbiest Institute)代主任韩德力(Jeroom Heyndrickx)表示,可能达成的协议将是“我们等待多年的突破”。韩德力曾是本笃的一个对华关系顾问委员会成员。“最终会就在中国任命主教的问题达成一项协议。”

  陈日君枢机证实,梵蒂冈已经要求一名地下主教给一位中国任命的主教让位,后者是形同虚设的中国议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据梵蒂冈的那名高级官员透露,方济各还收到了赦免七名中国任命的主教的要求——之前,梵蒂冈认为那几名主教是非法的。

  据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称,正在讨论的一种可能性是,教皇在中国挑选的三名候选人中最终确定一位主教。目前尚不清楚教皇在这个过程中是否拥有绝对否决权。

  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是,作为协议的一部分,中国当局是否会承认地下教会的30多名主教的合法性。香港枢机主教汤汉(John Tong)在去年的一封公开信中称,这是“最棘手的问题”。


photo2018-02-1215184584053_3.jpg


[size=15.333333015441895px]

以香港教区主教身份退休的陈日君枢机警告称,把太多权力交给北京相当于“出卖”中国天主教徒。

  这个问题很紧迫的一个原因在于,在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几乎所有社会团体的权利都受到了更多的限制。上周,北京扩展了对宗教团体的严密监控,依照开始生效的一些新法律,未注册的宗教团体——例如地下天主教会——举行聚会和仪式的难度会更大。

  在中国,天主教的势力正在收缩。中国目前有1000至1200万天主教徒,与40年代末共产党掌权时教徒所占人口比例大致相当。相比之下,新教迅速扩张,被普遍视为中国增长最快的宗教。

  但在教会和中国政府内部的派别中,反对达成协议的势力颇为强大。在一次采访中,宗座外方传教会(Pontifical Institute for Foreign Missions)成员兼亚洲新闻(AsiaNews)主编贝纳德神父(Rev. Bernardo Cervellera)认为,中国政府正试图“消灭地下教会”。他说,根据新法律,地下教会的成员可能会面临新的罚款、监禁和没收房屋等处罚。

  身在香港的陈日君长期反对中国政府。过去两周,他用了大量时间抨击梵蒂冈,并称他亲手把一名88岁的地下主教的信交给了方济各。这名主教被教皇的公使要求让位。

  陈日君称梵蒂冈的中国代表团擅自行事。但梵蒂冈国务卿帕罗林枢机在接受意大利一家报纸的采访时证实,教皇和他的外交官们在此事上的看法是一致的,不应妄自揣度。这次采访引发了大量讨论。

  梵蒂冈与中国的博物馆之间一直有文化交流。与教皇过从甚密的合作者之一马塞洛·桑切斯·索隆多(Marcelo Sánchez Sorondo)主教最近刚从北京回来。他在接受梵蒂冈内部通讯(Vatican Insider)的采访时甚至说中国“对教会社会教义的践行是最好的”。



photo2018-02-1215184584053_4.jpg


[size=15.333333015441895px]

2017年,在河北石家庄附近的一座非官方教堂里,一名天主教徒在圣枝主日弥撒结束后做祷告。

  这激怒了抨击中国侵犯人权的人士。

  “我们可以理解,在渴望中国与梵蒂冈建立关系的狂热中,有人可能会偏爱和盛赞中国文化,”贝纳德神父在一篇名为《桑切斯·索隆多梦游幻境》(Sánchez Sorondo in Wonderland)的评论文章中写道。但他接着说,“奉承中国是意识形态上的一种肯定,会让教会沦为笑柄。”

  在随后的电子邮件交流中,马塞洛·桑切斯·索隆多说自己遭到抨击是“因为显然我没有考虑到良心自由的问题”。

  “他们说的没错,”他说。

  教皇的捍卫者发起了反击。

  “教皇一点也不幼稚,他和本笃十六世走的是同一条道路,试图找到与当局对话的途径,”耶稣会神父兼教皇顾问安东尼奥·斯帕达罗神父(Antonio Spadaro)说。“问题是要面对现实。我们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这是信任问题。我们希望中国政府知道我们对政治不感兴趣,我们感兴趣的是信仰。”

  韩德力说,这类协议并不是没有先例。他说,教皇在16世纪曾赋予法国国王任命主要神职人员的权利。教皇庇护七世(Pope Pius VII)和拿破仑也签署了类似的协议。近来,梵蒂冈也愿意接受限制,在越南等共产主义政府的监管下活动。

  在1949年赢得中国内战后,共产党宣称对所有有组织宗教拥有控制权,但天主教却受到了特别的审查。1951年,北京驱逐梵蒂冈公使,双方断绝关系。梵蒂冈反过来也从未承认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也就是北京为管理得到官方认可的主教和教会而成立的实体。随着时间的推移,出现了不承认爱国会的地下教会。

  2007年,本笃朝和解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承认中国官方教堂举行的圣礼。他还选择当时还是一名大主教的帕罗林枢机领导与北京的谈判,不过后来,谈判陷入了停滞。2013年成为教皇时,方济各任命帕罗林大主教为教廷国务卿,后擢升为枢机。2014年,中国允许教皇在前往韩国途中飞经中国领空,教皇则派以克劳迪奥·玛利亚·切利大主教(Archbishop Claudio Maria Celli)为首的罗马官员重启谈判。

  但在最近从孟加拉国回罗马的飞机上,教皇方济各再次表达了去中国的愿望。“与中国的谈判是高级别的,”他说,并接着表示,“我相信去一趟中国对各方都有好处。我想去一次。”


发表于 2018-2-13 08:3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匪前宗教局长叶小文说:共产主义社会理想是要消灭贫富差别和阶级社会,但是比实现这个目标更重要、更艰钜的任务是,共产党最终要在地球上消灭所有的宗教,消灭人对神的信仰。

叶小文强调,共产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最终目标;过去的五十年里中共取得了非常令人满意的成绩,就是在逐步消灭宗教的这个路上所取得的成就。

叶小文在内部讲话中说,中国几千年一直有宗教信仰,现在大批信教群众都分布在少数民族地区,如西藏、新疆、内蒙或者云南那一片。如果一开始就不让他们信教了,那就会带来相应的民族问题。这些少数民族可能就会想要摆脱这个统治了,要独立了,所以就在《宪法》里写这么一条,但是实施还是要以最终的目的为准则。

叶小文坦言,他们通过三个手段来实施:一、把那个少数民族的宗教首领,比如西藏的喇嘛也好,班禅也好,请到北京来给你高官做,让你享受生活,给你最优厚的待遇,让你忘掉什么信教。

另外一个手段就是,对于不服从的这些宗教领袖或门派掌门,就是那些不听中共的人,进行严厉打击,投到监狱里,不能给他生存空间。

第三个手段,就是在广大的信教地区,大力加强无神论的教育,让年轻人,让新一代人不再相信他们的父辈。这样,这些地区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老的信教人慢慢不存在了。把这个信教的人数控制到最低,逐渐减少,最终达到这个宗教不再存在。

资料来源:
http://www.aboluowang.com/2017/1221/1043543.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08:4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observer16 于 2018-2-13 09:03 编辑

据《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在给 B. Auerbasch 的一封信(1841)中,Hess 称马克思是“最伟大的,更可能是唯一的,当代哲学家...... 马克思博士非常年轻(最多24岁),他将给予宗教和哲学终极打击。” 可见,其首要目标是打击宗教,而不是实现社会主义。

《共产党宣言》第一节:
法律、道德、宗教,在他们(无产阶级)看来全都是资产阶级偏见,隐藏在这些偏见后面的全都是资产阶级利益。

《共产党宣言》第二节:
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进程相矛盾的。

Manifesto of the Communist Party - Chapter 1:
Law, morality, religion, are to him so many bourgeois prejudices, behind which lurk in ambush just as many bourgeois interests.

Manifesto of the Communist Party - Chapter 2:
Communism abolishes eternal truths, it abolishes all religion, and all morality, instead of constituting them on a new basis; it therefore acts in contradiction to all past historical experienc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3 14: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匪打压宗教升级,封20家庭教会,限期拆除十字架

来源: RFA

共匪国务院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本月1日正式生效,河南省多间家庭教会收到责令关闭的通知。过去一周,郑州已有20多个家庭教会遭查封;商丘市虞城县芒种桥乡政府更通知当地7个教堂负责人,限期拆除十字架。倘若不从,政府将采取强拆行动。

郑州一位王姓基督徒2月10日表示,在一周内,该市惠济区已有14个家庭教会,另一个城区有2家大型家庭教会被当局取缔。另一位信徒称,惠济区有很多教会被查封,实际数字不止14家:"惠济区关了很多家庭教会,这是确实的。不是10几家,因为在南阳路有一个商务楼,在那一栋楼里就关闭了3间(教会)"。

商丘虞城县芒种桥乡一名信徒说,本月8日乡政府召集当地7个教堂负责人和同工开会,要求自行拆除十字架,其中4个十字架属于三自教堂,其余属于家庭教会。他说:"我们统一去开会了,镇委书记、宗教科的、公安局的、村支书、村长、还有当地的驻村干部参加了。镇里边说了,要么是自己拆,要么来强拆。三自的(十字架)4个,家庭的3个堂都要拆"。

另一位居住在新乡的牧师对记者说,该市政府已派出工作组进驻各村,并逐个调查村民家庭的宗教信仰情况:"工作组下来对每一家每一户的登记,问你信佛教、道教、天主教,他们有个统一的表格,要填表登记,查人口信仰。三门峡也在登记,也是一个村庄一个村庄的登记信仰状况"。

南阳一位信徒对记者说,不久前他们聚会时,公安上门登记信徒的身份证、电话号码及家庭成员等资料:"南阳基督教这一块都在登记。上次聚会的时候,公安局来了,派出所的也在场,不让聚会。说要登记写一个名字,电话号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9 18: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ddmlmg 于 2018-2-19 18:32 编辑


余杰:从龚品梅到陈日君:为信仰自由而战


教廷向中共妥协,撼动教廷的道德根基。教廷与台湾的外交关系出现严重危机,而更大的危及出现在教廷内部 —— 如果教宗及其弄臣们背叛了信仰,谁来审判他们?

在天主教高层,唯一挺身而出说出真相的是香港的陈日君荣休枢机主教。虽然遭到教廷发言人及若干教廷亲共官员的诽谤和攻击,陈日君仍然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看来有人要我们收声》与之论战。文章指出:“先是香港共党媒体兴高采烈地报告说:「中梵关系不久就会有大进展」。跟着教廷国务卿也公开说「前途充满希望,两边都有意对话。」香港一班向来关怀国内教会的兄弟,对这股突来的乐观热风不免有所怀疑。我们看不见有些什么迹象让我们以为共党政府在不久的将来会改变他们的宗教政策。”他也直接驳斥教廷国务卿的某些“缺乏爱德”的阴毒言论:“最近国务卿在一个场合高调赞扬当年对东欧国家的Ostpolitik(妥协政策),甚至描写那些不接受政府控制的教会领袖是「逢政府必反的Gladiator(罗马斗兽场的武士)」,是「喜欢出风头的政客」。”可惜,教廷听不进去逆耳之言,偏行己意,与虎谋皮,玩火自焚。

当教廷像奸商和政客那样,雄心勃勃地奔赴中国“淘金”时,真需要停下来,需要好好地检视一下历史,尤其是中国的外交史和共产党迫害宗教信仰者的历史。中国虽然没有一部如同英国基督徒史学家福克斯所写的《殉道史》那样的杰作,但有关史料、报告、回忆录可谓满坑满谷、俯拾皆是。

教廷以为一纸协议就能与中共亲如一家,殊不知中共从未遵守过自己签订的任何协议。一九五一,中共跟西藏签订《十七条协议》,标榜“和平”,协议墨迹未干,即派出装备精良的解放军大肆屠杀藏人,消灭藏族的文化和宗教信仰,至今数百万藏人沦为现代奴隶;一九八五年,中共跟英国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并主动向联合国秘书处登记,承诺保障香港的自由和法治及资本主义制度,然而香港“回归祖国”仅仅二十年,中共的独裁体制就吞噬了英治时代留给香港的制度和文化遗产,中国外交部更是公然声称该声明是已经作废的“历史文件”;一九九八年,中国政府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然而二十年之后,中国仍然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之中,唯一尚未正式实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国家,有公民举牌要求中国政府落实此公约,反倒遭到抓捕判刑。前车之鉴,历历在目。不难预见,中共必然故伎重施:梵蒂冈跟中共签署的任何协议,都会遭遇类似的命运。

从中共甫一建立起,就是宗教信仰自由之敌,以消灭所有宗教信仰,向全民推行无神论和唯物论为目标。在被国民党军队追杀的“长征”路上,红军所到之处还不忘绑架和杀害无数的天主教和基督教神职人员。中共夺取政权之后,悍然推行一项自有天主教会以来任何国家都不敢做的事情:一九五零年,中共组织了一个独立于教廷之外的“爱国天主教徒”的「群众团体」,即“中国天主教教友爱国会”,后改称“中国天主教爱国会”。

为了保命,很多中国天主教徒加入“爱国会”。也有一些人宁愿殉道也不向共产党低头:上海教区首任中国籍主教龚品梅坚决抵制中共对天主教会的「改造」和「渗透」,宣布中国教徒将继续接受教宗领导,拒绝在教会内部开展「反帝爱国运动」。龚品梅组织并亲自督导了「不投降、不退让、不出卖」的“中华圣母军支团”,拒不参加各级「爱国会」组织。

中共对龚品梅软硬兼施均告失败后,一九五五年九月八日,龚品梅与范忠良、金鲁贤等三十多名神父及三百多名教徒被捕入狱。中共在媒体上大肆宣传,上海市破获了“以龚品梅为首的反革命集团”,这是“帝国主义者有计划地训练和组织起来的暗藏在天主教内的特务间谍集团”。龚品梅被判无期徒刑。

八十年代,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政策,急于与西方做生意,不得不在政治和宗教政策上表现得相对开明。一九八八年,龚品梅主教在坐了三十三年黑牢之后,被允许赴美治病。然而,六四之后,中共又趋于强硬,再加上龚品梅在西方从未停止谴责中共对教会和信徒的逼迫,遂决定剥夺其中国国籍、不准其回国。一九九八年六月,九十七岁的龚品梅把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拿到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办理延期时,总领事馆当场将其的护照吊销。

然而,当时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始终跟龚品梅站在一起,也跟受苦的中国信徒站在一起 —— 若望·保禄二世来自被共产党奴役的波兰,甚知共产体制之邪恶与暴虐,反共是其一生不放弃的使命,他与美国总统里根和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一起形成“三驾马车”,最终埋葬了苏联东欧共产党集团。早在一九七九年六月,龚品梅教还在狱中的时候,若望·保禄二世便秘密册封其为司铎级枢机。龚品梅离开中国之后的第二年,便赴梵蒂冈与教宗会面。一九九一年,教宗再度接见龚品梅,授予其枢机红冠。

龚品梅因坚守纯正的信仰而深受中外人士的崇敬。天主教保定教区为龚品梅诞辰的贺词为:「一品寒梅雪中傲立,独挡风霜春撒人间。」台湾的单国玺枢机主教说,龚品梅生前受尽磨难,死后北京当局又说他是分裂国家民族的罪犯,但历史将会还他一个公道,他是「真正有是非之心的人」,将受后世教会及人民景仰。

今天的教廷大概早就忘记了龚品梅主教是谁,今天的教宗方济各之所作所为跟当年的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可谓背道而驰。幸运的是,华人教会有陈日君继承龚品梅的遗志,其“虽千万人,吾往矣”之勇气,亦配得上「一品寒梅雪中傲立,独挡风霜春撒人间」这两句话。

在陈日君眼中,比进入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宗教市场”更为重要的是,“与捆绑者同捆绑,与哀哭者同哀哭”,跟那些被共产党迫害的弟兄姊妹声气相通、心心相印。他追问说:“此刻,传媒中正传流着一些不确定的消息:易县师恩祥主教逝世了!有人这样通知了他的家属,终于对这位十四年来被失迹的老主教(今年九十四岁了)希望有所交代了。但讯息传来了多天还什么都不确定。他真的死了?几时?在那里?他们把他的遗体或骨灰交给他的家属吗?政府能帮忙寻出真相吗?还有保定的苏哲民主教,到底还活着吗?被拘留在哪里?当这两位老主教因坚持信仰而丧失最基本的人权,教廷的代表能和北京官员平心静气坐下来谈话吗?”

在陈日君的感召下,多位大学教授及人权工作者向全球主教团发公开信,力陈中共毁十字架等恶行,呼吁教宗再三思量协议并临崖勒马。发起联署的包括民主动力创会召集人郑宇硕、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罗哲斯等。公开信指出,他们非常担忧协议将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斥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中共近年再三拆毁十字架又破坏教堂。共产党操控的“爱国会”仍然牢牢控制教会,对基督徒的迫害从未停止,「我们忧虑,协议不但不能令教会得到期望中有限度的自由,反而会破坏教会『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神圣本质,并重挫教会的道德力量。」

在欧美各国对中国独裁模式大肆扩张纷纷警醒并大声说“不”的时刻,教廷若一意孤行、与魔共舞,对教廷自身的伤害将远远大于当年向墨索里尼和希特勒妥协,甚至有可能造成天主教自马丁·路德掀起改教运动五百年以来第二次大分裂。

来源:《纵览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19 18: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教宗已同意与中国签署主教任命协议

2018年2月19日

义大利大报"米兰晚邮报"(Corriere della Sera)报导,教宗已同意与中国签署主教任命协议,至于时间点,教廷官员说,"从3月开始,日日都是好日。"

报导引述教廷高层官员说法表示,目前中梵建交的问题未被提及,但可以合理推论,双方下一步就是恢复外交关系,这是迟早的事。

报导表示,中华民国驻教廷大使馆对此事已有高度警觉,有消息指出,梵蒂冈为了迈向北京,考虑把中华民国驻教廷大使馆迁到马尔他骑士团,也可能让台湾另外成立与教廷对口的"文化机构"。

报导表示,中梵双方已确定签署协议大方向,还需要敲定的只剩细节,包括中方由谁代表签署,在何地签署,以及签约前最后一刻,是否会发生什么意外变数。

报导说,美国国务院也已掌握中梵签约的消息,并积极注意此事发展,美方分析报告指出,梵蒂冈急于与中国签下历史协议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想要扩大在中国大陆的福音传播,二是希望促成中国内部地下教会与爱国教会的合一。美方特别关注,中梵协议将对中国人权与宗教自由带来何种影响。

报导表示,美国知道梵蒂冈内部对此事仍存正反两派看法,但若教宗和教廷国务卿都明确表达立场,美方不会表态反对,只会密切评估冲击。

报导引述教廷消息说,在3月中国全国人大会议之后,中国可望派代表到罗马,完成签署协议的仪式,层级可能是主管欧洲事务的外交部次长。梵蒂冈知道中梵协议过程的不透明,引发教会内部不满和国际媒体挞伐,但教廷担心错过这次签约时机,北京当局又会改变主意,"先签一个坏的协议,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主教任命协议是为了解决中国的主教任命问题,依照天主教教义,主教应由教宗任命,中国政府则坚持由官派选出。梵蒂冈最近决定,要求原本效忠教宗的合法主教,让位给官派选出的非法主教,引起退休的香港枢机主教陈日君痛批是"出卖教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0 02: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共蓝金黄攻势很猛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1 02: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台湾外交部:陆梵协商仅及于教务议题

2018年2月20日

意大利媒体昨天报导,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已经同意与中国大陆签署主教任命协议,时间可能在三月大陆全国人大会议结束之后。报导并引述教廷高层官员说法表示,目前中梵建交问题没有被提及,但可以合理推论,双方下一步就是建立外交关系,这是迟早的事。

针对这项报导,台湾外交部表示,梵蒂冈和大陆对话协商,目前仅及于教务议题,不涉及政治层面;有关教廷与大陆的对话及相关互动情形,台湾都持续密切关注,审慎看待其发展。

台湾外交部指出,教廷是中华民国在欧洲的重要友邦,双方交流互访频繁,相关合作计划持续推进,有助于宣扬中华民国是推动宗教自由及宗教融合的区域典范。未来将持续深化、广化与教廷的双边关系,作为教廷在人道慈善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中央社昨天引述「米兰晚邮报」报导,中华民国驻教廷大使馆对主教任命协议的事已有高度警觉,有消息指出,梵蒂冈为了迈向北京,考虑把中华民国驻教廷大使馆迁到「马耳他骑士团」,也可能让台湾另外成立与教廷对口的「文化机构」。马耳他骑士团是独立的天主教修道会,也是国际普遍接受的政治实体,在罗马拥有两栋建筑,但没有实际领土。

联合报分析,除了解决主教任命这个棘手问题外,教廷连如何处理中华民国驻教廷大使馆都开始思考,迁往马耳他骑士团是个前所未闻的方案,教廷和北京建交似已从想象逐渐逼近真实,对台湾而言,这将是外交超级炸弹,心理上与实质上的冲击都难以轻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1 07: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圳国际教会聚会点被以“消防不合格”为由查封

http://www.aboluowang.com/2018/0221/1073139.html

深圳蛇口一国际教会的聚会点两周前被消防部门和派出所查封。据该教会一位信徒称,他们位于福田车公庙的聚会点大门,已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消防监督管理大队贴上封条。而在数年前,该教会蛇口总会在被房东停止续约后,改在南山区南油影剧院聚会。另外,河南许昌一家庭教会被当局罚款。

深圳国际教会车公庙聚会场所,2月5日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消防监督管理大队贴封条查封。在被贴封条的玻璃门上,还张贴着深圳市公安局天安派出所发出的一份“封闭现场公告”,上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六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擅自拆封或者使用被公安机关消防机构查封的场所,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

车公庙聚会点位于福田区车公庙天安数码大厦,由美国宣教士比尔(Bill)所带领。该教会一位要求匿名的信徒对本台记者说,他们每周五晚聚会一次,已持续五年。今年1月中旬及2月上旬,当地派出所公安多次到教会,指其消防设施违反相关规定,责令其立即关闭。该信徒称,有六、七十位信徒已确定每周将改在蛇口聚会:“车公庙聚会点被关闭后,他们将去南油影剧院聚会”。

深圳国际教会约有三千人,其中三成来自欧美国家、澳洲、非洲以及东南亚地区,其余是在深圳、珠海等地打工的信徒。

2014年11月,该教会在深圳蛇口国际学校校园内的聚会场所,曾被房东停止续约,租约期满后,该教会将聚会点变更至南油影剧院,每次有近千名信徒参加。

另据对华援助协会新闻网报道,河南省许昌地区禹州市张得乡影壁李村家庭教会,近期被乡政府官员提出要罚款两万元。官员指教会建房时未经过宗教部门审批,属于违章建筑。一位知情信徒告诉本台记者:“这几天,影壁李村家庭教会,他们自己盖的房子。当地的宗教局意思说,他们在建教会的时候,没有上报。教堂也没有批下来,他们建了教会,现在要罚他们两万元钱,然后才可以开教堂。人家说教堂里面要插上小红旗,不让挂十字架”。

信徒称,从去年起,宗教局官员就要求教堂撤销十字架,改挂五星红旗,唱国歌。官方背景的教会已经实行,家庭教会尚未按照这一要求。一位信徒称:“(教堂)挂红旗的事,从6月份就开始,各个三自教堂都挂红旗了。挂国旗、唱国歌了,无论是三自还是家庭教会,过年后,没有宗教局开的堂点证的,都被视为非法聚会,都要拆除”。

另外,中国农历新年期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二师31团,有信徒在家门口贴上基督教对联,被当地治安人员撕毁,并声称,上级规定,不得在家门口挂宗教对联,也不可挂十字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