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893|回复: 9

每天翻墙见海外民灾妖孽互掐互咬、转着圈咬!

[复制链接]

508

主题

2019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867
发表于 2018-2-14 13: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plkkk 于 2018-2-15 01:10 编辑

每天,翻墙出来的人,就见海外民灾妖孽,在回避反共灭匪的旷日持久的消耗里,互掐互咬、转着圈咬,最大的浪潮就是相互谩骂!
谈虚幻民主毫无理论无实践,鼓吹非暴力下跪乞求改良,消耗反共资源及时间。实质就是为共匪续命,维系共匪独家暴力!
奢谈民主的活人与前几代死人一样丝毫不能撼动共匪!

508

主题

2019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867
 楼主| 发表于 2018-2-22 21: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唱改良几十年,汉共各级头目犯下更多杀戮抢劫奸淫罪行,转移西方家眷及赃款多于苏共万倍以上,远超其它各国共匪总和!结伙犯罪的必要性远远高于苏共!改良,早已于1989覆灭!谈民主、改良却无耻倒退为下跪上访乃至填满监狱活献器官,世上还有如此罪恶的助匪民运么?争论多年,本质是灭匪,或留共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5

主题

242

帖子

152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21
发表于 2018-2-25 01:26:0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个人不是猪就知道,但是连小手枪都没有怎么真正灭共?1989后应该不会有人再蠢得觉得共党不敢用坦克和机枪屠杀平民吧。。。说实话,包括朝鲜在内的共党用原子弹屠杀自己人民俺都不会觉得奇怪,毕竟纳粹也只是共党小分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94

帖子

91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14
发表于 2018-2-25 03: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提议吸引美军主力入中国战场,然后请苏联向中国战场投原子弹

毛泽东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这几次讲话均集中在1955年,其时代背景是抗美援朝"胜利"后,赫鲁晓夫公开批判斯大林之前。讲话可能有3-4次之多。概括起来其主要内容是:

1)世界大战并不可怕。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出来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出来一个社会主义阵营。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爆发,就可以实现世界大同。

2)第三次世界大战应该早打,大打,打核战争,在中国打。

3)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爆发,我建议苏联假装坐观,由我来带领中国人民把美国军队吸引到中国战场,我们同美国军队打常规战。战争扩大滚雪球,然后我们假 装败退,逐步把美国军队引入中国内地,使美国军队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从而迫使美国向中国战场投入主力军队。当美国将主力军队投入中国战场后,请苏 联向中国战场突然投射原子弹,将美国主力军队一举歼灭在中国的战场上。

4)这样的一场世界大战中国可能会死掉四亿人口。但是中国用三分之二人口的牺牲,却换来一个大同的世界还是值得的。(当时中国的统计人口是六亿)

5)死掉四亿人,还剩两亿人,用不了多少年,中国就又可以恢复到六亿人口了。

50年代末解放军万炮齐发,轰击金门同胞,国际形势紧张,艾森豪威尔曾考虑对大陆使用核武器,蒋介石闻知后强烈反对,此议遂罢。然而毛泽东却跟李志绥说,最好美国人在福建扔一两个原子弹,炸死几十万人,让全世界人民看穿美帝真相。

毛泽东还向苏联外长葛罗米科郑重建议,说如果美国入侵,中国部队就要远远撤到内地山区去,到时请苏联将他们所有的核武器扔到中国土地上来,全歼入侵美军,让葛罗米科吓得灵魂出窍,坚定地相信毛泽东是个疯子。其实这和毛泽东在 1957年各国共产党工人党莫斯科会议上提出的核大战毁灭全人类三分之一,换来社会主义在全世界的胜利的光辉壮丽设想比起来,实在算不了什么。

(毛泽东鼓吹“英雄母亲”,就是准备让巨量中国人去做炮灰。谁知后来打不起来,老邓又要搞计划生育了。)

在莫斯科,毛亲口对我说:“第三次世界大战应该在咱们中国展开,待我们将美军引入纵深后,请你们苏联向我们投原子弹,一举全歼美军主力。可能因此死亡中国三分之二的人口,但换来一个世界大同还是值得的!”

当时我真替中国人捏把汗,让三亿中国人送死当炮灰这种事也能脱口而出,他和谁商量过?对自己国民实施大屠杀,他就这么的自然而然地说出了口,而且说的轻松异常,仿佛在谈论天气一样,这是人还是魔鬼?!”

一一摘自赫鲁晓夫《赫鲁晓夫回忆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94

帖子

91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14
发表于 2018-2-25 03: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在1957年说:〝我和一个外国政治家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打核子战争,人会死绝的!我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27亿,一定还要多。头一次世界大战,不过死了1000多万,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了3000多万,打原子战我们没有经险,最好人口剩下一半,次好剩下三分之一,全世界27亿人,还有9亿,9亿人也好办事,换来个帝国主义灭亡.......〞(见《叶子龙回忆录》)

在毛泽东与基辛格的谈话中,毛泽东还对中国人学外语发表了惊人之语:“假如苏联丢了炸弹并杀死三十岁以上的中国人,那将会帮我们解决问题,因为像我一样的老人不会学英文,我们只会读中文,我大部分的书是中文,只有少数的字典是外文,其他大部分的书是中文。”

基辛格不知如何应对,只好问道:“主席现在正在学英文吗?”

不料,毛泽东却予以否认:“我听说外面传说我正在学英文,我不在意这些传闻,它们都是假的,我认识几个英文单字,但不懂文法。”

基辛格也不放过任何一个恭维的机会:“主席发明了一个英文字。”

对此毛泽东爽快地承认了:“是的,我发明了一个英文辞汇-paper tiger。”

基辛格马上对号入座:“纸老虎。对了,那是指我们。”

宾主大笑。

1975年10月21日晚,毛泽东再度与基辛格会晤。在这次会谈中,基辛格说 “我们有一些共同的敌人”,毛泽东用英语回答“Yes”,并且写在了纸上。基辛格马上恭维毛泽东 “我看主席学习英文大有进步”,并要求毛泽东把这个字条送给他,毛泽东马上爽快地答应了。

这张小小的纸条应该是毛泽东流传于世的唯一英文手迹,而且目前存在美国人手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94

帖子

91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14
发表于 2018-2-25 03: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年大饥荒时期,苏联曾计划援助中国50万吨食糖、300万吨粮食,但被毛泽东拒绝。毛泽东说:“哪怕把全中国人都饿死也不要赫秃子一粒粮食!中国党和政府是有志气的。我们不但不要苏联的援助,而且还要把欠苏联的债还清”。这就是毛欺骗中国人民,说苏联乘人之危,“逼债讨帐”的历史真相。

由于把老百姓死死束缚在一个地方的户籍制度和与之捆绑的粮食分配制度,导致许多人只能呆在一个地方饿死而无法逃跑。冒险逃跑者会被追缉,并被冠以“反革命”罪名处决。

当时,农民家里不能私自储藏粮食,必须全部上交,连种子也不能留;每个人的口粮多少,由上级决定;又禁止在自家做饭,规定必须到集体食堂吃饭。上级罚你三天没饭吃,那你就真的会三天没饭吃。

三年大饥荒时期,中国的对外粮食出口量反而上升,粮仓都是满的,但坚决不开仓赈灾。粮食都用于出口赚外汇,或援助外面的共产阵营国家,或用于为中南海领导酿酒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94

帖子

91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14
发表于 2018-2-25 03: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贴]共产党军队的“人海战”真相

我生平见过的死伤场面甚多,但场面最大,人数最众,情形最惨的则只有三次。第一次是日本飞机于民国二十八年滥炸衡阳;第二次是民国三十二年常德会战;第三次则是三十七年“中原会战”。我身经目击这三次死伤枕藉,尸横遍野,肢离破碎,形同焦炭或水肿腐烂的死亡者,在感情上有三种不同的反应。第一次见到日本人之惨无人道,滥炸平民,引起我满腔悲愤,故投笔从戎。第二次见到先期各军师狱,为攻守常德的重大牺牲;被他们壮烈成仁的英勇精神,感动得热血澎湃。惟有这一次在“中原会战”之后,使我至今仍耿耿于怀,戚戚不已的,不是我军的伤亡;也不是共军的伤亡;两军对敌,本来就是你死我活,或我死你活的;各为其主,各为其责,死伤都是份内事。可是,这一次竟会被中共强迫驱使那么多手无寸铁,连军衣都没有穿著过的老百姓,用绳索绑束在手腕上,后面架著机枪,填充外壕,堵塞枪眼的牺牲品。这种惨无人道,也是惨绝人寰的做法,就是由“毛泽东思想”所产生的“人民解放战争”中,他们自认是最得意之作的“人海战”!

这种战法,除了灭绝人性的共产党人做得出来之外,据我所知,连以残酷暴虐著称于世的日本军阀,也从未使用过:他们虽然残杀了我国很多同胞,却从未把中国人拿来做他们的替死鬼;他们打得了打,打不了切腹自杀。

而我们那一次抵抗共军“三野”陈毅部“攻坚纵队”一夜猛攻,打死这么多手无寸铁老百姓,却是在无法分辨的黑夜,在共军的想像中,以这种将无辜人命视如蝼蚁的“人海战”,攻击我们已苦守了五昼夜的残破阵地,必定可以一鼓而下;只待把我们解决了,到他们自己清理战场时大可从容不迫,将这些替他们填沟铺路塞枪眼的民命,集体加以掩埋,消灭罪证。然后再大吹大擂,这是刘长胜“攻坚纵队”执行“毛泽东思想”的功劳;是“人民解放战争”的成效。没想到如意算盘打落了空,“攻坚纵队”碰到我们这个“防坚总队”的硬块上,一败涂地,狼狈而逃,连想毁灭罪证,抛在战场上的重伤者都来不及拖走便溃退了。

这只是我亲自目击,敢于向历史作证的一次实证。但由此类推,中共的所谓“人海战争”与“人海战术”,其罪恶之深重,被胁迫牺牲无辜民命之众多,也是旷古未有的。这笔血债,也只有找共产党人去偿还了。这是我终身不会忘怀有机会就要向世人提出控诉的一次血淋淋的罪证。

《大是大非——梁肃戎回忆录》

民国三十七年三月,共军三度进攻四平,计有五波攻势。这次共军发动人海战术,把老百姓组成队伍,一波波的往前赶,打得老百姓的尸体堆积如山。国军也不忍心再打下去,共军则踏著死尸,攻进四平。最后四平沦陷日有的说是三月十二日,有的则说是三月十五日,我则清楚的记得是黄历二月二日‘龙抬头’当天。

共军为甚么能发动人海战术?以我家乡为例,我家乡离四平五十华里,当时共产党到地方上,首先开群众大会,把地主、士绅公然处决,然后威胁这些老百姓说:‘你们把国民党的地主、士绅处决了,将来国民党回来,你们也没命了。’

马森在散文《我的三次‘解放’》

那时最令我心惊的是,听玉春表哥的描述,解放军攻城时走在军人前头的都是乌压压一片手无寸铁的老弱农民,以至使守城的伪军无法开枪,才让解放军轻易地爬上城来。

大公报主编王云生:1946年4月16日上海《大公报》社评《可耻的长春之战》

我们的所谓军事冲突,实已到了最伤天害理的程度。进攻的战术,常是用徒手的老百姓打先锋,以机枪迫炮在后面督战。徒手的先锋队成堆成群的倒了,消耗了对方的火力以后,才正式作战。请问这是什么战术?残忍到极点,也可耻到极点。世界水准已进步到原子弹的时代,我们还在驱市人为战,纵使胜了,又有什么面子?难道真要把全国同胞牺牲了二万万以争胜负吗?请快软软心肠放下屠刀吧!

张懿萍中原会战回忆:

第三步便是“人海”战。那是惨绝人寰,将人命视为草芥的一种最野蛮而无人性的“战术”,也即是毛泽东在生被碎尸万段不足以惩其恶,死后挖坟鞭尸不足以赎其罪的一宗最大罪恶,是他所欠中国良善民众最重要的一笔血债。这种把人命贱过蚂蚁的“人海战”国共作战时惯常使用,在韩战场也还是使用。从去年十一月间,中共军事负责人林彪,与“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萧华所提出来的那篇“继续定出政治的五项原则”,所说“要把美帝消灭在民众战争的海洋里”一文中,重点还是以“毛泽东思想武装军队,使军队不怕死”;最后的结论,则是“以人海赢取胜利”。较早以前,更说过“中共不怕核子战,把中国人炸死一半,也还有二、三亿人活著的。”这是“气壮”吗?这笔血债,让以后的史学家去清算,在此暂且不谈。我想在此提及的,是他们这十多年来,用以教练军队“典型人物”的“英勇故事”∶什么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黄继光胸膛塞枪眼;王杰身扑炸药包;罗光燮以身起地雷

在“中原会战”中,中共对我们防守阵地的攻击,把“人海战”发挥到了极限的一次,即是调来刘长胜的“攻坚纵队”,向我军发动猛攻的第六天晚上,他们在炮火的掩护下,以排山倒海的人命,向我阵地作波浪式的冲扑,真是前仆后继,钻进到我们火网裹面来。外壕他们是跃不过的,起初,用人抬著绑接的木板楼梯,想倒放在外壕上面,作为冲锋的桥梁;但他们的人,尚未接近到外壕便倒下去了。以后他们改变办法,以人命来填壕沟,被我们射倒一批在外壕裹,又冲上第二批,第三批,……这样,一直把一条约有二十公尺乘二十尺阔度与深度,长达约一千公尺的外壕,填满了好几处尸体;尸体堆积高与壕齐,然后便以尸体做桥梁,再以“人海战”,扑近我们的阵地。照中共所表扬的“典型人物”与“英勇故事”。这些数以百计的“舍命填沟壕”的人,都应该算是“英勇故事”中的“典型人物”。

但这是一些什么人呢?他们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三野”的战斗兵,而是连军服都没有穿,身无枪械,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也是中共高唱要“解放做主人”的真正农民。他们是受了“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而甘为“民众解放战争”拚命的吗?不是,决不是,因为事后我们见到的,是用一根绳索,串绑著十个八个人的左手,一起倒卧壕内或地面;我们还在现场检查出中共的“罪证”,有若干人的子弹伤痕,是从身体后面打进去的。这说明一点。中共除了胁迫他们这些善良的农民,作为“人海战”的前驱牺牲品之外,还在他们的后面架起机枪,迫使他们有进无退,有死无生。为著要达到以人命填满外壕的目的,把这班善良的农民,驱使到战场上来,“背腹受创”而后“前后夹击”,这是我目击的事实,也是中共草菅人命的最大罪恶!中共对“解放军”的教材裹面所列举的“董存瑞舍身炸碉堡”,“黄继光胸膛堵枪眼”,这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不过,就以我亲眼遇到见到的,除董存瑞与黄继光这样的“英雄人物,就以那次“中原会战”来说,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中共今日只表扬一个董存瑞与黄继光,这就未免太“浓此薄彼”,我要为那次舍身炸我们的碉堡,用胸膛堵塞我们的枪眼那一批“英雄人物”呼冤而不值了!他们炸我们第一线伏地碉堡与机关枪掩体的办法共有三种,第一是炸药捆在北方农民叉麦杆的树枝叉子上,企图爬近我们的工事,伸在枪眼口上发生爆炸;第二是把炸药绑在人身上,扑到我们的工事前面来;第三是想用手榴弹掷进我们的枪眼裹。可惜他们这三种办法都“弗灵”,人还没有接近我们的阵地。便被我们的自动武器,击毙在阵地前面;炸开了的,也是炸倒他们自己。

像这种“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人,则多是“三野”的真正战斗兵。事后我们从他们遗尸中发现,身上绑有炸药,或手中拿著炸药木叉的死者,只有两三个是穿农民衣服的。

说到“黄继光胸膛堵枪眼”的“英雄人物”,那就与用人命填外壕一样,事后我们检查堆积在工事枪眼前面的重叠尸体,发现最下面两三层尸体,都是穿农民衣服,并且手腕上串绑有绳索的,只有上面或倒毙在尸堆前后左右的尸体,才是穿著「三野”军服的士兵。因为那一次,他们遗弃在我们阵地前面的尸体与重伤者,专是我所守的阵地正面,便有三、四百多具;全战场的遗尸近三千具。战事进行到如何惨烈,也把中共号称“万应万灵”的“人海战”真面目揭露无遗;因为其中半数以上,是根本没有战斗力的老百姓,虽然极大多数都是牺牲在我军火力之下;但也有少数因畏缩不前,被共军押阵驱迫的枪弹射死。但这笔血账,却毫无疑问应该由中共负起清还的责任。

至于号称“攻坚纵队”的刘长胜纵队,他们的真正战力如何呢?他们的战斗兵亲自上阵,是在上述火力战与“人海战”铺平了冲锋道路之后,这才正式上场作秀他们的“攻坚术”。从他们遗在阵地前尸体上的文件,以及捉到他们的俘虏口供中得知,他们的攻击,是分成小组兵力,由“指战人员”分担率领与督战任务;冲锋前要开会,冲锋顿挫了也要开会,打胜了要开会,打败了也要开会。这叫做“打通思想,检讨得失,检查功过,大家抓主意”。

谁都知道,共产党是会议最多的,鸡毛蒜皮的事开会,拉屎撒尿不出也开会∶开来开去都离不开“毛泽东思想”这张“万灵万应药方”。但是,他们军队在战前、战时、战地也忘不了开会,则是出身在湘、赣边区做土匪的贺龙发出的指示。他说∶“实行火线上军队开各种大小会,发动士兵_众如何出主意,想办法,解决困境,攻克敌阵,达成任务。在军队长官指导之下,商量商量,酝酿酝酿,征求征求意见;把不同的意见摆一摆,议一议;对有错误意见的人,打通打通思想,做一做说服工作。打过一次仗之后,又要检查检查,总结总结。”那次刘长胜纵队,从开封调来攻击我们,就曾开过这种会议才开始冲锋的。先用机关枪驱迫老百姓上阵,为他们填外壕,堵塞枪眼,身绑炸药,都是在会议中想出来的办法,藉以克服短射程火力不及我们密集的缺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94

帖子

91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14
发表于 2018-2-25 03:40:5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春围城,共产党对三十万中国平民的大屠杀(摘录)

文:龙应台


二十七米半高的花岗岩石碑伸向天空,顶端,是一架战斗机,俯视著整个城市。碑的底部中俄文并列,中文写的是“苏军烈士永垂不朽”,落款是“长春市各界人士”。俄文刻著二十三个名字,是苏军在进攻东北的行动中牺牲的飞行员。苏联红军在一九四五年八月九日进军东北,占领城市之后最早动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哈尔滨、长春、沈阳等等城市的要冲,兴建“苏联红军烈士纪念碑”。

一九四五年八月,在接受日本人统治十四年之后,当苏联红军以“解放者”的姿态进城,并且在长春和沈阳中心建起那些高大的战机、坦克纪念碑时,长春和沈阳的人是带著什么样的心情在那纪念碑上落款,说“长春各界人士”共同纪念?事实上,在纪念碑落成、“长春各界人士”在向红军致敬的同时,红军正在城里头烧杀掳掠。

那一年冬天,二十一岁的台北人许长卿到沈阳火车站送别朋友,一转身就看到了这一幕:

沈阳车站前一个很大的广场,和我们现在的(台北)总统府前面的广场差不多。我要回去时,看见广场上有一个妇女,手牵两个孩子,背上再背一个,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拿一件草席,共五个人。有七、八个苏联兵把他们围起来,不顾众目睽睽之下,先将母亲强暴,然后再对小孩施暴。那妇女背上的小孩被解下来,正在嚎啕大哭。

苏联兵把他们欺负完后,叫他们躺整列,用机关枪扫射打死他们。许长卿所碰见的,很可能是当时在东北的日本妇孺的遭遇,但是中国人自己,同样生活在恐惧中。

一九四五年的冬天,于衡也在长春,他看见的是,“凡是苏军所到之处,妇女被强奸,东西被搬走,房屋被放火烧毁”,不论是中国还是日本的妇女,都把头发剪掉,身穿男装,否则不敢上街。所谓“解放者”,其实是一群恐怖的乌合之众,但是,人民不敢说,人民还要到广场上他的纪念碑前,排队、脱帽,致敬。

长春围城,应该从一九四八年四平街被共军攻下因而切断了长春外援的三月十五日算起。到五月二十三日,连小飞机都无法在长春降落,一直被封锁到十月十九日。

这个半年中,长春饿死了多少人?

围城开始时,长春市的市民人口说是有五十万,但是城里头有无数外地涌进来的难民乡亲,总人数也可能是八十到一百二十万。

围城结束时,共军的统计说,剩下十七万人。你说那么多“蒸发”的人,怎么了?

饿死的人数,从十万到六十五万,取其中,就是三十万人,刚好是南京大屠杀被引用的数字。

我百思不解的是,这么大规模的战争暴力,为什么长春围城不像南京大屠杀一样,有无数发表的学术报告、广为流传的口述历史、一年一度的媒体报导、大大小小纪念碑的竖立、庞大宏伟的纪念馆的落成,以及各方政治领袖的不断献花、小学生列队的敬礼、镁光灯下的市民默哀或纪念钟声的年年敲响?

为什么长春这个城市不像列宁格勒一样,成为国际知名的历史城市,不断地被写成小说、不断地被改编为剧本、被好莱坞拍成电影、被独立导演拍成纪录片,在各国的公共频道上播映,以至于纽约、莫斯科、墨尔本的小学生都知道长春的地名和历史?三十万人以战争之名被活活饿死,为什么长春在外,不像列宁格勒那么有名,在内,不像南京一样受到重视?

于是我开始做身边的“民意调查”,发现,这个活活饿死了三十万到六十万人的长春围城史,我的台湾朋友们多半没听说过,我的大陆朋友们摇摇头,说不太清楚。然后,我以为,外人不知道,长春人总知道吧;或者,在长春,不管多么不显眼,总有个纪念碑吧?

可是到了长春,只看到“解放”的纪念碑,只看到苏联红军的飞机、坦克车纪念碑。

我这才知道,喔,长春人自己都不知道这段历史了。

这,又是为了什么?

帮我开车的司机小王,一个三十多岁的长春人,像听天方夜谭似地鼓起眼睛听我说起围城,礼貌而谨慎地问:“真有这回事吗?”然后掩不住地惊讶,“我在这儿生、这儿长,怎么从来就没听说过?”

但是他突然想起来,“我有个大伯,以前是解放军,好像听他说过当年在东北打国民党。不过他谈往事的时候,我们小孩子都马上跑开了,没人要听。说不定他知道一点?”

“那你马上跟大伯通电话吧,”我说,“当年包围长春的东北解放军,很多人其实就是东北的子弟,问问你大伯他有没有参与包围长春?”

在晚餐桌上,小王果真拨了电话,而且一拨就通了。电话筒里大伯声音很大,大到我坐在一旁也能听得清楚。他果真是东北联军的一名士兵,他果真参与了围城。

“你问他守在哪个卡子上?”

小王问,“大伯你守在哪个卡子上?”

“洪熙街,”大伯用东北口音说,“就是现在的红旗街,那儿人死得最多。”

大伯显然没想到突然有人对他的过去有了兴趣,兴奋起来,在电话里滔滔不绝,一讲就是四十分钟,司机小王一手挟菜,一手把听筒贴在耳朵上。

一百多公里的封锁线,每五十米就有一个卫士拿枪守著,不让难民出关卡。被国军放出城的大批难民啊,卡在国军守城线和共军的围城线之间的腰带地段上,进退不得。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野地里,一望过去好几千具。

骨瘦如柴、气若游丝的难民,有的抱著婴儿,爬到卫士面前跪下,哀求放行。“看那样子我也哭了,”电话里头的大伯说,“可是我不能抗命放他们走。有一天我奉命到二道河去找些木板,看到一个空房子,从窗子往里头探探,一看不得了,一家老小大概有十个人,全死了,躺在床上的、趴在地上的、坐在墙跟的,软绵绵扑在门槛上的,老老小小,一家人全饿死在那里。看得我眼泪直流。”

林彪在五月中旬就成立了围城指挥所,五月三十日,决定了封锁长春的部署:

(一)......堵塞一切大小通道,主阵地上构筑工事,主力部队切实控制城外机场。

(二)以远射程火力,控制城内自由马路及新皇宫机场。

(三)严禁粮食、燃料进敌区。

(四)严禁城内百姓出城。

(五)控制适当预备队,沟通各站联络网,以及时击退和消灭出击我分散围困部队之敌人。

(六)要使长春成为死城。

共军激励士气的口号是:“不给敌人一粒粮食一根草,把长春蒋匪军困死在城里。”十万个共军围于城外,十万个国军守于城内,近百万的长春市民困在家中。不愿意坐以待毙的人,就往外走,可是外面的封锁在线,除了炮火器械和密集的兵力之外,是深挖的壕沟、绵密的铁丝网、危险的高压电网。

伊通河贯穿长春市区,草木葱茏,游鱼如梭,是一代又一代长春人心目中最温柔的母亲河,现在每座桥上守著国民党的兵,可出不可入。下了桥,在两军对峙的中间,形成一条三、四公里宽的中空地带,中空地带上尸体一望无际。

到了炎热的七月,城内街上已有弃尸。眼楮发出血红的凶光、瘦骨嶙峋的成群野狗围过来撕烂了尸体,然后这些野狗再被饥饿的人吃掉。

于祺元是《长春地方志》的编撰委员,围城的时候只有十六岁,每天走路穿过地质宫的一片野地到学校去。野地上长了很高的杂草。夏天了,他开始闻到气味。忍不住跟著气味走进草堆里,拨开一看,很多尸体,正在腐烂中。有一天,也是在这片市中心的野地里,远远看见有什么东西在地上动。走近了,他所看见的,令他此生难忘。

那是被丢弃的赤裸裸的婴儿,因为饥饿,婴儿的直肠从肛门拖拉在体外,一大块;还没死,婴儿像虫一样在地上微弱地蠕动,已不会哭了。

于祺元出生那年,满州国建国,父亲做了溥仪的大臣,少年时期过著不知愁苦的生活,围城的悲惨,在他记忆中因而特别难以磨灭。

“围城开始时,大家都还有些存粮,但是谁也没想到要存那么久啊,没想到要半年,所以原来的存粮很快就吃光了。城里的人,杀了猫狗老鼠之后,杀马来吃。马吃光了,把柏油路的沥青给刨掉,设法种地,八月种下去,也来不及等收成啊。吃树皮、吃草,我是吃过酒麴的,造酒用的曲,一块一块就像砖似的。酒麴也没了,就吃酒糟,干酱似的,红红的。”

“酒糟怎么吃?”

“你捌糟拿来,用水反覆冲洗,把黏乎乎那些东西都冲洗掉,就剩一点干物质,到太阳底晒,晒干了以后,就像荞麦皮似的,然后把它磨碎了,加点水,就这么吃。”

有一片黄昏的阳光照射进来,使房间突然笼罩在一种暖色里,于老先生不管说什么,都有一个平静的语调,好像,这世界,真的看得多了。

我问他,“那么──人吃人吗?”

他说,那还用说吗?

他记得,一个房子里,人都死光了,最后一个上吊自尽。当时也听见过人说,老婆婆,把死了的丈夫的腿割下一块来煮。

一九四八年九月九日,林彪等人给毛泽东发了一个长春的现场报告:

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饥民便乘夜或于白昼大批蜂拥而出,经我赶回后,群集于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由此饿毙者甚多,仅城东八里堡一带,死亡即约两千。不让饥民出城,已出来者要堵回去,这对饥民对部队战士,都是很费解的。饥民们对我会表不满,怨言特多。说,“八路见死不救。”他们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有的持绳在我岗哨前上吊。

在这场战役“伟大胜利”的叙述中,长春围城的惨烈死难,完全不被提及。“胜利”走进新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代代传授,被称为“兵不血刃”的“光荣解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

主题

194

帖子

91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14
发表于 2018-2-25 03: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moe4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8

主题

2019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1867
 楼主| 发表于 2018-2-27 23:54: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类史空前旷古的腐烂汉共共匪,杀戮奸淫疯狂榨取民财,用64镇压为自身发家暴富开路,境外赃款敌国,持续造就底层农工普遍赤贫,还凭空往外送钱!寄生虫汉共共匪白吃白喝近百年。匪员贪腐过百亿千亿按吨称钱!掏空神州。党男真爷们!层层下跪献妻女提钱进步!女的层层上床日后提拔!如畜。盗国贼捞走的钱,够神州农民小康两遍!腊肉及其后继送走的钱,够全国小康两遍!不过,腊肉系的卖国贼、窃国大盗、大撒币们,誓死要榨干草民!马克思凶恶地说:征收高额累进税,集中财富,特权专政。这群盗匪是草民天敌!商鞅歹毒地说:强国弱民。至今有帮凶狗杂讴歌强国,实质是欺民辱民榨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1-17 00:1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