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42|回复: 0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比无能更痛苦的,是无能为力

[复制链接]

3694

主题

1万

帖子

8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2034
发表于 2018-2-15 05: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昌记负食



王小波说过一句话,“人生唯一的不幸就是自己的无能”。

  后来这句话被人改写成了一个流传更广的版本:“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

  但事实上,不管哪个版本,都没有意识到,其实还有一件事比无能更让人痛苦,更不幸,那就是明明有能力,却无能为力。

  这两天朋友圈里很多人都在转发《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这篇文章,该文作者清北毕业,北京有房,从事金融业,本是大多数人都羡慕的精英,却因为岳父的一场流感,花光了家庭的大部分积蓄,一度计划卖房,可最终仍然没有挽回岳父的生命。

  而这场流感的导火索,是岳父在寒冬中开窗通风并坚持不穿上衣,作者想去关窗,却被对自己身体极其自信的岳父训斥,只好放弃。

  所以当岳父病重时,作者也曾反思:

  “家里生活习惯不是由学历、专业、收入来决定的,而是由脾气决定的,谁脾气大谁说了算。

  岳母和我们都很注意保养,但没有人想和岳父发生冲突,很多事情由他去。此次光膀子开窗、家人间的传染,我也有责任。如果家里我做主,这事从一开始就不会发生。

  我挣钱比他们多,但没有做决定的习惯,只会在朋友圈抱怨。”

  这段话不仅是悔恨,更是无奈,因为问题的根源并不在于作者“没有做决定的习惯”,而在于“谁脾气大谁说了算”,所以即便他一开始就知道开窗对岳父身体不利,也只能屈从于岳父的脾气,没有做出关窗决定的资格。

  明明知道问题的正确答案是什么,但因为没有话语权,所以知道答案也没用,我相信这样的无力感我们每一个人都曾遭遇过:

  你学过物理,明知道手机基站的辐射是不会致癌的,提醒长辈别信朋友圈里的谣言,他却说你不孝顺。

  你学过生物,明知道胶原蛋白是不可能通过涂抹被皮肤吸收的,提醒女朋友别信营销号的话术,她却说你不爱她。

  你学过金融,明知道任何承诺每年收益可达20%的理财产品都是借新还旧的骗局,提醒朋友别贪利息丢了本金,他却说你断了他的财路。

  到最后你会发现,懂得越多,反而越会感到痛苦,因为你得不到与之匹配的话语权。

  知乎用户“公子V”讲过一个动物园里狐狸的故事:

  在动物园里,动物笼舍的空间大小,往往和动物的体型成比例。

  但实际上,动物对空间的感知能力跟提醒关系不大,跟智商的关系更大,聪明的动物更容易认识到自己被限制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意识到生活的单调性,因此在笼舍狭小单调的时候,更容易崩溃。

  所以在动物园里我们经常看见狮子老虎占据着整座山,然后天天躺着睡觉,而聪明的狐狸却因为体型小,只能在狭小的笼子里面来回来踱步,显得非常焦虑。

  而这也是聪明人的可悲之处:话语权就像笼子,当你的话语权无不足以让你的能力有充分发挥的空间时,越聪明反而只会越痛苦。

  所以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话语权应该属于最有知识,最专业的人。

  但不幸的是,在现实世界里,话语权通常却属于另外两种人:有权力的人和声音大的人。

  前者很好理解,人们对权势的谄媚几乎是天生的,我问过一个很会做人的朋友,对于那些喜欢转发谣言,好心提醒反而会激怒他们的亲朋好友,该怎样处理才能既让他们信服,又不伤和气?

  他说很简单,你考个部委公务员,然后你就会发现,当你回到家乡面对亲朋好友时,就算你说奥巴马是共产党员他们都信。

  而声音大的人拥有话语权在生活中则更加普遍,也更加致命:

  在我的家乡,小镇青年们发泄荷尔蒙的一大方式就是在安静的黑夜里,不带头盔在省道上骑摩托车,开到最大速度,享受引擎的轰鸣声。

  而这种享受的代价就是,每年至少会有一位这样的小镇青年以100多码的时速撞在树上,或者碾过石头然后连人带车飞向天空与天堂。

  每当这样的事故发生时,人生经验丰富的长者就会提醒大家,第二天不要出远门。

  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一种风水上的禁忌,以示对死者的尊重。

  直到有一天,在发生这种事故的第二天,我坐长途客车出门,车刚开了10分钟就停住了,因为前方堵车了,而堵车的原因,是死者的家属拉着白布,拿着遗像拦住了公路,哭声震天,要求政府“还死去的儿子一个公道”。

  我很奇怪,即使要讨公道,那也应该是找那棵树或者那块石头要,为什么要找政府?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因为树和石头是不会赔钱的。

  在很多地方都存在这样“冤有头,债有主,无头无主找政府”的习俗,而与这种习俗类似的还有一种更为广泛的行为模式,即“按闹分配”:一件事不管占不占理,声音更大的一方总能得到最多的收益。

  而这种行为模式泛滥的恶果也很明显,那就是真正专业的人得不到尊重,毕竟有学识的人,不一定能身居高位,也通常不屑于和别人比赛音量。

  在一个不懂得敬畏专业的环境里,知识会成为一种只能带来无力感的累赘,这比无知还要可怕。

  这种无力感,《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的作者已经体会过了,希望未来会体会到这种感觉的人能少一些

  所以我愿意承诺,无论将来自己拥有多大的话语权,都要做一个敬畏专业,愿意讲道理的人。

  这既是在尊重别人,也是在保护自己。

一场感冒掏空北京中产:《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0-24 09:4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