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77|回复: 0
收起左侧

诺贝尔奖和平与暴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7 12: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林保华





1901年开始颁发的诺贝尔奖,基金来自改良炸药而发大财的瑞典化学家诺贝尔。在诸多奖项中有一项是和平奖。炸药是暴力的象征,不但是战争的必需品,也是恐怖活动的重要资源。因此炸药与和平似乎是对立的两极,其实并不完全如此。这问题出在“和平”上,有真和平与假和平、长久和平与短暂和平。因此历届和平奖的得主,有的是实至名归,有的勉强够格,有的后来变质,有的根本不配。

这些想法原来就有,例如越南停战,美国国务卿季辛吉与越共政治局委员黎德寿获奖,他们配吗?黎有自知之明,没有接受;季辛吉接受了。1973年得奖,不久越战南北重打,1975年北越统一了南越,进行暴力统治。季辛吉老脸挂得住吗?现在提到这个人,除了是亲中捞油水的老政客,谁还记住他的和平奖荣誉?缅甸的翁山苏姬1991年得奖,掌权以后发生屠杀罗兴亚人事件,她没有为缅甸内部的“和平”发声,也与中共暴徒眉来眼去,已经变质,有些国家收回过去给她的荣誉奖项。

诺贝尔和平奖没有回收制度,加上存在上述的严重漏洞,无法区分真假和平,所以马英九也想捞一把,幸好台湾的民主制度杜绝马英九连任之路,否则马习会继续下去,说不定马英九与习近平可以合演得奖骗局。马英九可能2020年卷土重来,这应该也是诱因之一。只是那笔奖金,就会让这位台湾“阿巴贡”(法国作家莫里哀戏剧《吝啬鬼》中的主人公)失魂落魄。

最近香港发生的两件事情,更引发对这个问题的深思:

一则是美国若干国会议员,提名领导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的双学三子周永康、黄之锋、罗冠聪作为候选人。这当然是对雨伞运动的极大肯定,也是与中港共产党政府,正在对雨伞运动进行政治追杀有关。这是美国政界关注香港政治发展的重大举措,表明对香港高度自治的严重倒退不会漠视。

另一则话题更长,就是香港终审法院2月6日对双学三子在2014年占领公民广场启动雨伞运动的判决,免掉上诉庭在去年给他们判刑入狱的决定,承认“公民抗命”(公民不服从)的合法性。但终审法院在裁定中也认同上诉庭,指他们的行动为“暴力”的见解。如果后者成为案例,未来香港的任何抗议行动,只能动动嘴皮,稍微比较激进的进入与冲撞行动都是暴力,即使完全没有对人身造成任何伤害。

占中发起人、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庭著文说:“虽然有关公民抗命的学术讨论,普遍并不把非暴力,纳为定义的一部份,但终审法院却选择了最狭窄的理解,把非暴力放进公民抗命的定义之内。因此,涉案行为只要涉及暴力,公民抗命对减刑的比重会是很少,甚至没有。”而暴力可能包括以下要点:“当犯案者要进入一个空间,而有保安员或警察守着入口,为了要入去与保安员或警察发生身体碰撞,那已算是使用了暴力,虽然是属于低度的暴力。若犯案者合理地可预见有很大危险,会出现这种身体碰撞,相关的行为,也不可避免是涉及暴力。这对暴力的理解相对上较阔,实质缩窄了非暴力公民抗命所能包含的行为。”这些对抗命者显然非常不利。

港共政府对被拔除议员资格的港独人士,强行进入立法会就是用这种“暴力”定义来指控,那些保安故意夸大其词,形容他们如何恐惧,精神如何受损等等。如果真是这样弱不禁风,这些人根本没有资格做保安工作。

问题还在于,戴耀庭指出:“参与这次判决的5位法官中,包括了英国的贺辅明勋爵,贺勋爵在普通法世界地位崇高,此判决也引述了贺勋爵之前多篇有关公民抗命的判词,故终审法院对公民抗命的论述,不单影响香港法律的发展,亦会影响其他普通法地区,甚至全世界对公民抗命的理解。”

我不是法律专家,然而不论是普通法还是大陆法,到了共产党手里就变成废纸,尤其是政治案件。中国的人大常委会,可以利用权力将中国的大陆法,凌驾在香港普通法之上进行“释法”,以达到其政治目的,践踏了一国两制。这些法官与法律专家,不从这种层面考虑去谴责中国政府,却把民主国家的法律,套在专制国家身上,岂非缘木求鱼,甚至成为共产党在法律上的帮凶?即使是无意识的。这种学究气怎能应付共产流氓?也怪不得民主制度在共产党面前节节败退,就是因为由这种书生气十足,而又不敢面对强暴的人来对付共产党。

被判决的周永康没有因为自己的免刑而高兴,他反而说,外界之关注运动中的暴力而漠视制度暴力。这是非常有见地的认识。如果不是长期的制度暴力在先,怎么会引发运动中的所谓“暴力”?

这个判决如果形成案例,完全符合中共心态,因为中共不理前面的公民抗命而只要后者。以后任何抗议中共专制独裁暴力的行动都是狗吠火车,稍微激进一点就有镇压的理由,不但是香港,更是在中国,西方国家也不必再关注中国的人权了,因为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中共的江山真是铁桶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这种判决也鼓励流血革命。反正是暴力罪,何不搞出更大的暴力事件,颠覆专制政府,避免自己入罪?这是限制暴力而带来更大的暴力。

回到前面讲的和平奖,为了这样非暴力的和平,人们就得接受中共长期的暴力统治?

结合台湾海峡两边情势,马英九一伙为了向中国乞求和平而放弃主权,接受统一。表面上这是避免了暴力,然而这些人,没有追究中国是暴力的发起者,却责怪坚持主权等于是碰触中国肉身的暴力行为;他们更是漠视中共如果因此而得以统治台湾的暴力统治,还要几个二二八?中国国民党用暴力统治台湾大半个世纪,台湾还要让中国共产党统治多少日子?

我一向主张长痛不如短痛。如果目前西方国家的军事优势的一场战争,可以让共产党覆亡,何不用我们这一代的鲜血性命,来换取后代长期的和平与福祉?如果听任中国发展军力,这种机会就越来越渺茫,我们(尤其包括美国人)就成为历史的罪人。中国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在共产党统治的“和平”年代,还多过国共内战与抗日战争的死亡总和。一旦中国赤化全球,多少文革惨剧、二二八惨剧、柬埔寨惨剧,都要在全球上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