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34|回复: 0
收起左侧

《纽约时报》对北京“不忠”,台湾人在澳大利亚职场受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0 05: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澳大利亚悉尼——那是杨雅婷在悉尼一家烧烤餐馆工作的第二个星期。一位客人问她是否是中国人。“不,我是台湾人,”她说。

她从中国大陆来的老板再也没有排过她的班。

段曼姿说她的忠心测试来得竟然更快:当她第一天在悉尼市郊一家火锅餐厅上班时,她的经理在对讲机上用普通话问她,“台湾是不是中国的?”“当然不是,”她回答。

半小时后,她被解雇了。

中国的强势早已在澳大利亚敲响警钟。政府官员警告,北京干涉澳洲内政的程度远远超过公众认知。但是杨小姐、段小姐以及很多其他人的事例,显示了中国民族主义也在影响着私人企业。在一些案例中,这些中国私人企业被控歧视。

澳大利亚的公平工作法明文规定,雇主不可因“政治观点、国家出身或社会根源”而歧视一名员工或潜在员工。但是专家和来自台湾的务工者们说,这恰恰是很多中国老板正在做的事情,而且此类行为几乎没有后果。

“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明显了,”香港浸会大学的台湾社会学家李耀泰说。他曾研究过赴澳的中国移民和他们的工作环境。“中国民族主义在抬头,但是澳大利亚政府并没有什么重大的相应措施;一切都很含糊不清。”

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中,几乎没有其他国家像澳大利亚得益这么多。今年已经是澳大利亚的经济连续第27年增长,不曾衰退。很大程度上,这都是仰仗于中国的贸易和投资。

但是跟着中国资金一起来的还有中国移民。在过去十年里,数十万中国大陆移民定居澳大利亚。他们中的许多人带来了生意点子,但也带来了强调中国统一的意识形态,视台湾为一个1949年叛出的省份。

同时,中国政府正在强化对不承认“一个中国”政策的个人或企业的打击——从人权活动者到像万豪连锁酒店这样的公司——许多海外华人在个人层面上自觉担起了相似的打击任务。

他们的努力让人觉得中国无处不在:对于任何自认为是台湾人,支持台湾独立,甚至曾因疏忽将台湾称为国家的人来说,中国的意识形态像是永不散开的雾霾,已经变成一种威胁性极强,并绝不松懈的存在。

在澳大利亚,来自台湾的服务业工作者、专业人士和学生都讲到了与大陆同事或朋友聚会时,大家会默认中国和台湾是同一个国家的情况。

反对意见并不受欢迎。

“即使非常亲台的人也不想公开让别人知道,”35岁的台湾学者黄吕琛说。他去年协助组织了悉尼台湾日嘉年华会。“自我审查是真的存在。”

一些台湾人解释说,大多数民族主义的中国人都是“玻璃心”,很容易被不同意见触怒。

另一些人说,也有许多台湾人认为台湾是大陆的一部分。基于大陆能够带来的经济利益,良好的两岸关系十分必要。

“谈政治对生意不好,”65岁的台湾人郭忠和说。他是悉尼北部一家餐馆的老板。“大家的情绪都会变得很激动。”

但是对很多人来说,沉默来源于恐惧。澳大利亚政府和移民社团都越来越担忧,中国政府正在澳大利亚监听、监视,并淮备好对那些不走共产党路线的人施压。

林柏梧是澳洲台湾同乡会的主席。他说在2016年的悉尼台湾日嘉年华会期间,有几个疑似中国间谍的人在活动期间对着与会者拍照。

根据报道,在澳大利亚高校学习的中国学生也被他们的同学严密监控。中国学生称,不论是在课堂上、工作中还是在社交媒体上,在台湾问题上和北京保持一致的压力越来越大。

“问题在于,中国政府和其拥护者认为悉尼就是北京,”林柏梧说,他是一位在1990年来到澳大利亚的商人。“监视和干涉活动越来越多,他们也变得越来越高明。”

居住在澳大利亚,但在中国大陆出生的人口增速极快——自2006年起增长了一倍,于2016年达到51万人——与此同时,在澳台湾人口一直在大陆人口的十分之一弱左右徘徊,不平衡由此出现。中国企业主可以很容易地让台湾务工人员感到脆弱和被排挤。

林先生说,对于在中国还有家庭和商业利益的中国移民来讲,歧视可能是一个“切入点”,是一种向北京表忠心的方式。

从段曼姿的经历中,可以看出这种权力格局是如何运作的。

在1月9日被解雇当天,她在脸书上用她在澳大利亚常用的名字Winnie发帖,点出这家餐厅的名字“胡同涮肉”和当时的经理“哈总”。这个帖子迅速蹿红,她的故事也变成了一起公众事件。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在次日发表文章问它的读者:“大陆网友们,这事,你怎么看?”

然后,编辑不留余地地补充道,《环球时报》“想去悉尼,给‘哈总’点个赞!”

十余家中国媒体转载了这篇文章。

几天后,涉事餐厅在中国版的Twitter平台微博上表示,“能来咱铺子里站一站的人,那是缘分人;能到咱铺子里坐一坐的人,那是瞧得起咱的人;能到咱铺子里吃饭的人,那是照顾咱的人。”

这条微博的评论区充满了赞美和表示会前来就餐的承诺。

在上周的午餐高峰时段,这家餐厅内人满为患。

被问到关于段曼姿的离开,一位年轻的经理说,“公司说这件事情我们不回应。”

29岁的段曼姿在采访中说,社交媒体上的其他评论都很支持她。

“大家都有相似的经历,”她说。

这包括28岁的张鼎达,一位在墨尔本工作的美发师。张鼎达说之前有一位发廊老板本来显得很想雇佣他,可当他提起自己是台湾人之后,发廊就再没回音了。

26岁的廖简德(音)曾和一位顾客起了冲突。她说2016年,当她在一家鞋店工作时,她被问到台湾是否属于中国。一名中国留学生在听到她的回答后怒斥了她。

“她突然大吼用手指着我,”廖简德说。“事后我默默觉得很委屈,很不受尊重而掉泪。”

很多来自台湾的务工人员描述过相似的经历,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持打工度假签证的年轻女性。

每年,超过一万两千名打工度假签证持有者从台湾来到澳大利亚。众所周知,这一人群往往属于工资达不到最低标淮的弱势群体。澳大利亚公平工作调查专员(Fair Work Ombudsman)已经在评估对各类雇主的处罚力度,重点保证这一群体可以拿到合法工资。

然而,一位公平工作调查专员的发言人说,该组织还未采取任何手段来制止因政治观念造成的,对来自台湾或其他地区务工人员的歧视。

澳洲台湾同乡会的林柏梧和很多其他来自台湾社区的人都表示,澳大利亚必须为解决这个问题作出更多努力。

否则的话,林柏梧说,中国将会继续腐蚀澳大利亚“机会均等”的民主和平等的文化。

“他们在帮中国抹去台湾和澳大利亚共享的价值:民主、人权和法制,”林柏梧在悉尼一间充满了简体字招牌的商场里说,“这是无形的,但这是根本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