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864|回复: 2
收起左侧

咱一起帮张QQ重审一下22年前母亲被打死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6 10:2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夜 于 2018-2-28 13:19 编辑

咱一起帮张QQ重审一下22年前母亲被打死案

    文/肥猪满圈

    首先,先说张QQ,现在叫杀人犯,或者是犯罪嫌疑人,反正,甭管怎么叫,你们随便,随意,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现在几乎所有的官方媒体,在介绍张QQ的时候,都是【无正当职业】,我想问一下,什么叫【无正当职业】?到底什么,才是正当职业?难道只有书记,才是正当职业吗?难道打工,盖楼的、扫大街的、保姆、卖菜的,就叫无正当职业吗?

    我认为偷抢强盗,才不是正当职业,一个卖力气赚钱的,咋还是没正当职业呢?这叫他妈的什么逻辑?难道,非得当贪官,才算正当职业吗?此为一。

    第二:还记得山东要债的“辱母于欢案”吧?一审,无期,二审5年。于欢,五年,那是过失杀人无疑问。不要觉得于欢案判的对,我不认为对,我认为于欢无罪,属于见义勇为,应该嘉奖才对。

    但是,22年前的张QQ母亲被杀案,和于欢案则完全不同。张QQ母亲死于被杀,而且是故意杀人,如果按着当时的刑法判罚,杀人者死罪,枪毙,另外兄弟俩和父亲,都得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因为是父子4人爷儿4个合力杀死的张QQ母亲,所以说直接打死人的人死罪,其他3人各领至少10年刑期。

    我个人认为,这是当年的刑法判罚标准,因为那时候,故意杀人,基本都是死罪。

    第三:问题来了,是怎么审的张QQ母亲被杀案?爷儿四个,为何只有一人有罪,而且仅仅是6年有期徒刑,没蹲三瓜俩枣的监狱,人出来,没事儿了。基本等于,张QQ母亲白死了。

    第四:为何会出现共同参与杀人者的证人证言?在22年前审判杀死张QQ母亲的案件中,法院“选定”的当时还不够18岁的杀人者王正军。我用“选定”一词,是有其深意的。但是,当时参与暴打和杀害张QQ母亲的王正军哥哥王富军竟然赫然在列!

    也就是说,我们四个打了你妈,最终把你妈杀死,我们四个其中一个人承担全部责任,因为他当时还不到18岁,我们其他三个人,竟然还可以成为证人。那么你觉得,我会证明我自己有罪或者是我的同伙儿有罪吗?我自证其罪,我有病吧?

    张QQ母亲被杀案中,出现如此法盲的事,难道,当时的陕西南郑县法院的法官们都是法盲吗?集体不懂法不守法吗?

    第五:自己证明自己无罪,这套操作的程序,到底是怎么出来的?而且我相信,王富军一定会证明,我们当时如果不按住张QQ母亲,我们四个人都会被张QQ母亲打死的。所以说,我们是为了制止张QQ母亲伤害我们四个人,我们不小心把她打死了,约等于,为民除害!

    第六:已经不需要证明的是,张QQ母亲基本属于当场死亡,脑袋都被棍子直接打碎了,怎么还可能7点打架10点死亡呢?实际上,张QQ母亲是死在当时只有13岁的张QQ怀里。为何张QQ 20年后才君子报仇,这肯定是重要原因之一。任何人的母亲被外人打死在自己怀里,如果不复仇,你还算人吗?

    但是,如此重要的法律文书,当时的南郑县法院怎么可能草菅到:判决书中写的是晚7点多钟案发,张母10点多死亡。其如此重大的故意杀人案,在判决书中竟然以晚22时死亡一笔带过。

    到底谁是打的,怎么打的,打了几下,伤口如何,打了什么部位?一概没有。这叫他妈的什么法律文书啊?

    第七:想请南郑县法院的同志们解释一下判决书中的“打了两下”和“捡了一根木棒”是什么意思?在哪儿捡的?一个人命的审判,这种审判用词,估计连大队书记的法律常识都没有吧?

    第八:南郑县法院,有审判人命官司的权限吗?难道当地检察院也不懂吗?是什么原因让南郑县法院把这个官司就地就给消化了的?很明显,此案一审应该是市中级法院,二审是省高院。为何,一审竟然是县法院,其原因者何?

    第九:所以说,此案似乎是被谁承揽的感觉,我用“承揽”一词,而且其当时的起诉词更有意思,我估计可能入选人类法治上最肮脏的起诉词了。简直是在替被告人辩护的一纸辩护词了,这是在说相声吗?

    第十:赔偿,赔了多少钱?1500块,即便在当年,打死一个人,赔1500,难道不是笑话吗?那和白死,有区别吗?当年之中国经济,应该说比今天好的多。当时死一个人,几十万或者是百余万,已经算是正常水准了。你这个1500,咋来的?

    当时法院是以被告家庭生活困难为由,甚至以被告是学生为由,除了丧葬费,赔的钱,只有区区1500元,太他的可笑了吧?但是,当年被告可是花钱请了两个律师帮着自己打官司啊,宁可把钱给律师,但就是不给死者家属。

    第十一:其实不正是当年王家打赢了官司,获得了轻判与几乎零赔偿,我打死了你妈,你又能咋地?基本等同于,我打死白打,不赔钱,也不获刑。蹲个仨月俩月的监狱,我就出来了,你能咋地吧?

    所以说才有村民和张QQ父亲所说的,王家老父亲曾经亲口对张家父亲说,我打死了你老婆,你老婆白死了,你能咋地吧?

    轻判和不需要赔钱,官司赢了,二者兼得。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收获”,一尸三命。爷仨儿同赴黄泉,为张QQ母亲陪葬了。

    第十二:在狱中服刑的王正军,7年有期徒刑,竟然不到3年半,人出来,屁事没有了。打死一个人,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地蹲了一回监狱吗?一条人命啊,如此之卑微,搁你,你干嘛?

    我个人估计,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果王家不是这么嚣张跋扈,也许张QQ还不会痛下杀手呢!

    既然,我打不过你们,通过司法手段,我还是完败,那我就和你玩命呗,玩命,有本事你再完胜一次?

    第十三:所以说,22年前,那一纸不公正判决,在幼小的张QQ心里,彻底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杀母之仇啊,不共戴天。而且同在除夕祭祖,你家高高兴兴,而我到母亲坟上,其悲伤可想而知。不去上坟,可能还忘了母亲怎么死的呢,所以说,在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在全体中国人本应该最高兴的日子里,我给你家放一个大烟花,来个灭门。

    满门抄斩,反正我是挺理解!

    第十四:国家本来是最不讲程序正义的,但是现在,那个叫国家的单位却来讲程序正义了。国家的意思是,你有啥事儿,通过正当途径来解决,而不应该这么大面积无差别的杀人。

    是啊,现在你讲程序正义了?当年,22年前的南郑县法院审理杀死张QQ母亲案件时,你们的程序正义在哪?你们自己一直程序不正义,你却要我们程序正义?这不纯扯王八犊子吗?

    第十五:所谓之程序正义,父子四个人一起打张QQ母亲,四个人属于共同犯罪毫无疑问吧?为何只一人轻判其他人无罪呢?这叫程序正义吗?如果当年程序正义了,会有今天的张QQ激情杀人吗?

    第十六:你笨想,张QQ母亲,为什么会所谓先骂人先吐口水先动手?难道她闲的,找死吗?所以说,公诉机关和法院,再怎么狡辩,也难圆其说吧?

    第十七:张QQ母亲所用的攻击性武器扁铁哪儿来的?难道张QQ母亲随时携带此“攻击性武器”吗?法院反倒轻描淡写之打死人的王家老三是随手捡起的木棒。此判决书和起诉书一个随身携带“攻击性武器”的张QQ恶魔母亲,一个是随手捡起木棒。其反差,不正说明在张QQ母亲死亡案的审判中的不公吗?

    而且其“捡起”,在哪儿捡起的?你再给我捡一个试试?

    第十八:审判书和起诉书同时描述张QQ母亲打的王家人多,而王家人打张QQ母亲只一下。而且起因是张QQ母亲朝王家人吐口水,我就说,总的有个起因吧?没起因“平白无故”就吐口水?这是一个女的,一个母亲能干出来的事儿吗?

    所以我说,张老汉养了一个好儿子,顶用的儿子,管用的儿子,男子汉。

    昨儿一人和我说,张家输了,绝后了,人家王家有后。我想骂此人,后来琢磨琢磨,算了。骂他,等于骂我自己。和如此卑鄙的人争论者,本身也是一种卑鄙。

    第十九:南郑县法院的判决书之7个“知情人”,我想问问,知情人是什么人?知情人算是证人还是什么人?而且其7个知情人中,竟然有4个是王家人。自己对自己“知情”。好像自己给自己自慰似的,这叫“日”本人嘛!

    而且南郑县法院,自慰的证言证人,能作为呈堂证供的证据吗?而且其知情人竟然有王母,当时王母在现场吗?如果不在现场,她能证明什么?而且,这些所谓的知情人,你们到底都各自知道什么“情”,是知道吐口水、打斗、揪头发、还是知道怎么厮打的?扁铁木棍是怎么来的吗?

    第二十: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他妈的作证的所谓的知情人,怎么都是“自家人”?

    第二十一:所谓的,王家人生活困难,生活困难的依据何在?怎么判定的王家生活困难呢?

    第二十三:我个人认为,此案并无轻判的条件,第1赔偿不到位,哪怕是四五十万,也凑合;第2是王家罪犯并无自首行为,不是自首,是被抓的;第3,王家并未取得张家谅解,不存在轻判之要素啊。

    第二十四:判决书的所谓之巨额丧葬费何来?哪来的巨额丧葬费?“巨额”的巨额在哪儿?8000多叫绝丧葬费吗?

    第二十五:张QQ母亲被打死案件中的判决书,几乎是清一色的偏向于杀人者,而把被害人描述的污秽不堪,言外之意是该死不成?判决书说:汪秀萍路过王家门前时,因过往与王家有矛盾,汪便朝被告人之兄王富军脸上吐唾沫。死人不会说话了,其实这段话,您自己琢磨琢磨,可能吗?

    即便能证明了吐口水,是死罪吗?而且其张QQ母亲的扁铁,连击打部位和次数都描写的精确无比,但是却忽视了扁铁的来源,哪来的,判决书一笔带过了。而且其发生冲突的地方是王家门口外面,王家门口外面,也就是路边,怎么可能在路边捡木棍?农村谁家在路边放木棍?判决书描写的近乎荒唐的是扁铁打一边脸还有可能啊,但是一边打一下,轮番打,打完这边打那边儿?王家四打一的情况下,张QQ母亲还有换手的机会吗?法院的判决书荒唐至极,要不,张QQ为何要在22年后的年三十儿寻仇呢?

    不还是因为判决不公吗?

    第二十六:现在很多人证明,网上也有不少论述,是王家老二打死了张QQ母亲,但是拿张家老三“顶账”了。因为老三时年不满18岁,知道能轻判。其实这就是当时的南郑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政法委共同下的一盘棋,但是,他们没想到这盘棋直到今天,由张QQ亲自落子。

    第二十七:全中国的检察官,其目的都是证明被告有罪、罪重、该重罚,只有辩护人才证明无罪轻罪,不需要判罚。但是,张QQ母亲的这起杀人案,检察机关起诉书所陈述的事实,简直就是在证明杀人犯无罪。估计这个,也是全球之第一了。

    得了,到这儿结束吧,无以复加地悲哀和难受,为一个22年前屈死的母亲!

    得了,就到这儿吧。如果您觉得我写的还成,请您务必转载让更多人看到,同时记得关注我的公众号【北京肥老李】。同时如果您认同我的观点,请酌情打赏。自然也欢迎您加我第15号微信:bjfzmj15,并且欢迎传播。感谢了!



发表于 2018-2-26 19: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必须要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2-28 18: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怒发冲冠: VOAJiangHe:张扣扣的父亲说,张扣扣给他四万元养老尽孝的钱已被汉中市南郑区公安局的警察没收,而且没有留下收据收条。另外,在家里无人的情况下,这些公安还搜走张扣扣老父亲放在家里的1940元现金,同样没有收据收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