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17|回复: 0
收起左侧

从宴宾客到楼塌了:王莽的15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 12: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二大爷

在掌控汉朝25年之后,王莽一定不会想到,他的头颅会挂在宛城的城头。一群暴起的长安市民,打垮了他的宫廷卫队。混乱中,一个叫做杜吴的无名小卒杀死了他。随后在群情激奋中,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帝国主宰,被大卸八块。



王莽是不折不扣的官二代。王莽的姑母王政君是汉元帝的皇后。汉朝重用外戚,王家因此一门发达,鸡犬升天。王莽的叔伯王凤、王音、王商、王根先后当过大司马、大将军,权倾朝野,王氏家族有十人封侯。王莽的父亲虽然早死,但在这样的政治望族中,但凡不是白痴,想不发达也很难。

王莽肯定不是白痴。在堂兄弟们斗鸡走狗,争为奢侈,全是纨绔子弟标配的时候,这个心机boy已经在拜在名儒陈参门下,孜孜不倦地混名声去了。尤其是伯父王凤患病期间,王莽抓住机会,“亲尝药,乱首垢面,不解衣带连月”,孝子贤孙的形象牢固不破,为自己换来了黄门郎、射声校尉这样的仕途起点。

对于王莽这样的官二代们而言,普通人穷尽一生的终点,不过是他们唾手可得的起点。他们能够登上权力的巅峰,投胎才是最关键的因素。



王莽在第一次登上大司马这个关键的权位的时候,只有38岁。人设也相当完美——饱读诗书、礼贤下士、清廉俭朴,常把自己的俸禄分给门客和穷人,甚至卖掉自己车马接济穷人,从百姓到知识分子都视其为糜烂政坛的一股清流。其叔父王商甚至上书愿把其封地的一部分让给王莽。

为了维护这样的人设,他甚至不惜为了一个奴婢的命,杀了自己的儿子。所以即便他遭受了一点政治上的曲折,也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家族人脉和民间声望,45岁就扫清了政坛的诸多对手,真正的实现了位极人臣。

他知道犬儒的重要,打造了中国史上最宏大的国家学府——太学,得到儒生的拥戴和称颂;他知道宣传的重要,派“风俗使者”到各地考察,收集各类马屁,回朝后大加赞颂治国有方天下太平;他知道撒币的重要,利用重金回扣让匈奴等外族遣使来访,营造万邦来朝的盛景。

作伪之人,必有所图。当所有的人都以为他集大权是为了干大事的时候,他才露出那颗想当皇帝的心。



绵延了两百年的帝国积病,当时已经病入膏肓。百姓和士人,都对帝国的实际掌控者王莽寄寓厚望,希望他改变时局,给天下带来太平。

这个时候的王莽,从安汉公、宰衡、加九锡直到所谓的“摄皇帝”,干掉了所有的政治对手,一步一步的集权进阶,国家权柄,尽收于手,实际上已经和真皇帝并无差别。如果他真的还有什么初心,想干什么大事,那么已经绰绰有余。

乱世往往流行预言。中国人叫做谶纬。王莽所干的大事,就是不断唆使自己的党羽,借各种各样编造的谶纬、符命、祥瑞,暗示“汉历中衰,当更受命”,对于深体上意的党羽,王莽也绝不亏待,高官厚禄,赏赐丰厚。长安城中的一个叫做哀章的太学生摸透了王莽的心思,为了谋一个前途,他偷偷做了两检铜匮,分别藏入伪造的所谓“天帝行玺金匮图”和“赤帝行玺某传予皇帝金策书”,里面明确写着汉朝高祖刘邦要将皇位传予王莽。最搞笑的是,还注明了王莽登基后,应该授予哀章何种官职。对于这个破绽百出的把戏,王莽也不推辞,顺势演绎,最终废汉自立。

在这个过程中,他每一步集权都是用无数的人头作为铺垫。连他的大儿子王宇都看不下去,用泼狗血的方式来警告他,结果他毫不手软,再杀一个儿子。权力下的人性异化,从来没有什么初心。



后世不断有人为王莽鸣冤,你看,人家当了皇帝后是真的想改革啊。

王莽所谓的改革都是什么呢?一言蔽之,托古改制,抱祖宗的腿。全面复古西周时代的周礼制度。周礼制度是建立在裂土分封的封建基础上,在大一统、中央集权的条件下毫无贯彻的可能。何况王莽只求名似,不求神似,大部分改革严重脱离实际,只留下一堆拗口的古代名称。

当他所谓的改革无法再推行下去的时候,他不是反思、回头,无外乎就是严刑峻法杀杀杀。周边的国家也被他随意降国格、改国名,人家自然不买账,为了面子王莽不得不“虽远必诛”,陷入了和周边国家长期的纷争,结果更加加剧国内的动荡。

我们并不是从成王败寇的角度来审视王莽。而是事实一再证明,他是一个很好的演员,但绝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他自诩为周公的接班人,改革的目的,表面上是为了天下的复兴,实际上不过是为了满足一己之私欲,一姓之尊荣。他把自己的王朝命名为“新”,新华夏的新,但是当上皇帝的15年,所为所为,所思所想,全是在开历史的倒车,真正的倒行逆施。

玩弄权术、权斗他很在行,但治国理政他不行。用几百年前的裹脚布来遮盖自己志大才疏,失败也是必然。



对于王莽的野心,敢于反抗的人也不是没有。他公元9年登极,但从公元6年开始,就已经有人起兵反抗。但几乎都是很快就偃旗息鼓。反叛者相继剿灭,使王莽越发的自信,天命所归,虎视何雄哉!

但是人心动荡起来的时候,是不会停歇的。18年间,天下反抗前仆后继,直到著名的昆阳大战。占据绝对优势的42万官军,被刘秀的数千敢死队击溃,貌似无比强大的新朝,一夜崩塌。

刚刚宴宾客,转眼就楼塌了;自称始祖,却成了末帝。秦朝存在了14年,新朝好一点,15年。身死国灭之后,王莽的头颅,被后来东汉皇室作为战利品收藏,直到公元295年晋惠帝时期,洛阳大火,这颗头颅被烧得渣都不剩。所有牛逼的回忆,都成了凄凉的笑话。

这样的笑话,不曾停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