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18|回复: 0
收起左侧

铁杆奴才包不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3 07: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武死战、文死谏,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最高道德标杆,作为慕容氏的家臣,包不同用生命作出了垂范,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格魅力永远激励着后世的奴才。

包不同,民族不详,他效忠的慕容氏是鲜卑人,几百年前曾在中原建国称帝。慕容家道中落后,势力范围缩小到燕子坞的几亩水田。但是祖训延绵,世代做着复辟昔日王朝的梦想。身负重任的子孙怀里揣着祖传玉玺,随时准备恢复旧时荣光。

包家未必是慕容老臣,他讲过小时候曾在瓷器店打工,被老板欺侮虐待的经历。帝王家族再落魄也能养得起几个老臣,断不至到了让家奴打童工的地步。但包不同却是慕容氏的铁杆拥趸,“兴复大燕,光大慕容氏”是他立过的誓言,这个信念坚如磐石,忠实地践行了一生。

揣着坚定的理想,包三先生为维护慕容家族的利益出生入死、鞍前马后地效劳,对一切敌对势力都怀着刻骨仇恨,始终站在与仇家血拼的最前沿,直至奋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面对强大的少林,他毫不畏惧:【不错,不错!少林寺乃佛门善地……乃是专养私生子的善地。】这种包天之胆,谁人有之?

面对大理国王子段誉:【你老是在旁听着,我说话可有多不痛快!姓段的,你这就请便吧。我们谈论自己的事,似乎不必要你来加上一双耳朵,一张嘴巴。我们去和人家比武,也不必要你观战喝采。】

面对灵鹫宫主虚竹:【你这小秃贼,你是少林寺的和尚,既是名门弟子,怎么又改投邪派,勾结一众妖魔鬼怪?我瞧着你便生气。】要知道虚竹可是黑社会头号大哥,换成胆小的,就是在旁听着也要吓得尿失禁。

怒怼一切强权,横扫千军万马,战天斗地、无所畏惧的勇士形象,秒杀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周圣人。如果活在网络时代,包三无疑会是千万级的大号,群粉膜拜的大伽。

慕容氏虽然失去了皇权,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的独门绝艺还是威震武林的。被自己的绝活打死的命案,凶手嫌疑都会不约而同地指向这个家族。因此,登门寻仇的络绎不绝。

秦家寨的姚伯当为师弟之死讨要说法,包不同先是展示了一个强大的实力,把对方吓得两腿战栗。然后给他摆明道理:

【“姚伯当,我跟你说,你那脓包师弟秦伯起,他再练三十年,也不配慕容公子去砍他一刀。再练一百二十年,慕容公子也不屑去砍他四刀。我不许你说一句话,快快给我滚了出去。”】

【“你这点微末功夫,休在我面前班门弄斧。我叫你快滚,你便快滚,哪还有第二句说话的余地?”】

姚伯当逃离的姿势,不符合包三的“滚”字旨意,难免要出手教导他一翻了:

【左手抓后颈,右手抓后臀,双手一送,姚伯当一个庞大的身子便着地直滚了出去。】

受到这样的羞辱,估计姚伯当这辈子也不敢再打上访的念头的。

司马林要报杀父之仇,包三一口否决:

【“你父亲司马卫,不是慕容公子杀的。”司马林道:“何以见得?包三先生怎么知道?”包三先生怒道:“我既说不是慕容公子杀的,自然就不是他杀的了。就算真是他杀的,我说过不是,那就不能算是。难道我说过的话,都作不得数么?”】

【我说你父亲不是慕容公子杀的,多半你不肯相信。好吧,就算我杀的。你要报仇,冲着我来吧!】

三招两式把一个马仔打得手断骨折,把司马林惊得目瞪口呆后,包三先兵后礼地托出道理:

【“凭你老子司马卫这点儿微末武功,哪用得着我慕容兄弟费心?慕容公子武功高我十倍,你自己想想,司马卫也配他亲自动手么?”】

自尊心遭受这种垂直打击,司马林从此要龟缩青城,外面的世界再大,也不敢出来寻衅滋事了。

无论案情如何,不向主子咨询,不容对方讲完,抬高主人的尊贵,碾压对方的低贱,维护主子的清白,将祸事一概推掉。

秦家寨和青城派的寻仇的是不是找错了对头,书中没有明言,但另一件凶杀案却的的确确是老主子慕容博犯下的,但在包不同的语境,早早就被否定了。

【听说少林玄悲和尚在大理给人用“韦陀杵”功夫打死了,又有一批胡涂混蛋赖在我们慕容氏头上。】

这一案件最后水落石出,玄悲是死于他的老主子之手。对老方丈的质问,慕容博供认不讳:是他用偷学的少林绝技韦陀杵害死了玄悲。

【玄慈脸有悲悯之色,说道:“我玄悲师弟曾奉我之命,到姑苏来向你请问此事,想来他言语之中得罪了你。他又在贵府见到了若干蛛丝马迹,猜到了你造反的意图,因此你要杀他灭口……”】

武功相差悬殊就不屑于杀死对方,包先生是用这一理由回复秦家寨和青城派的,这种荒唐的理由岂能站得住脚?

河南伏牛派的柯百岁因为家财豪富,慕容博想将他收为已用,以便招兵买马积财贮粮,被拒后遇害。伏牛派的那招“天灵千裂”,慕容博是不屑花功夫去练的,他杀害柯百岁,用的正是家传“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据此推测,秦家寨和青城派的二位首脑,因慕容博招揽不到而命丧黄泉,也是大概率的事件。

慕容家族为了复兴大业,夺人钱财、滥杀无辜、阴谋诡计挑动武林纷争的罪恶大白于天下后,包不同对自己的信仰没有丝毫的动摇,毅然无怨无悔、坚定不移的追随这个家族。

在他的心目中,为了恢复昔日的荣光,采用一切手段都是理所当然的,是非善恶可以抛之脑后,牺牲一些蝼蚁在所难免,就是天下大乱、血流成河、几千万人头落地,也是可以接受的。

从来不对主子说“非也非也”的包不同,因为对少主的一番劝谏而命丧慕容复掌下,并不表明他的勇于反上,而是他的少主要更旗易帜,改变姓氏,投靠段氏门下。

堂堂正正皇室后裔的慕容氏,是武林中有头有脸的显赫家庭。他身为皇室家奴,为复兴大业舍身忘死、粉身碎骨也是无上的荣耀。

无法理解的是,慕容家的帝王梦做了十几代都看不到实现的一点苗头;他庄严宣誓时,面对的老主子慕容博都丢下复兴大业,皈依佛祖了;眼瞅着少主也放弃理想、另投门户了,他这个奴才怎么就一根筋地执迷不悟呢?

如果男人也能立贞节牌坊的话,慕容家族应该为他设一座丰碑,让后世子孙代代垂念。可惜慕容家族都是一脉单传,到少主这里,脑子染了点贵羔,能否延续血脉,还是个问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