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30|回复: 0
收起左侧

《金融时报》特朗普放过中兴为美中贸易谈判铺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5 08:57: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听取了相关简报的人士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令人意外地对中兴通讯(ZTE)网开一面,为一个中国代表团本周抵达华盛顿展开为期至少三天的会谈铺平了道路,会谈旨在避免一场贸易战。

中国外交部昨日证实,副总理刘鹤将于今日前往华盛顿,就在不到24小时前,美国总统命令美国商务部帮助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尽快恢复业务”。

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兴上周表示,其已停止主要运营活动。因为该公司被指违反早先达成的针对其与伊朗做生意的和解协议,特朗普政府对该公司实施了形同封杀的制裁。

“我们十分赞赏美方对中兴公司问题所作积极表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他表示,刘鹤副总理将同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率领的美方经济团队进行磋商。据信,姆努钦比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对华鹰派人物——如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更愿意在贸易问题上同中国达成一致。

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中国昨日似乎也向美国伸出橄榄枝,重启它对芯片制造商高通(Qualcomm)收购荷兰半导体公司恩智浦(NXP)的监管审批。

但是,特朗普的决定也在华盛顿招致疑虑,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批评总统的举动,他们指出中兴公司长期引发国家安全担忧。“中兴的问题不是就业和贸易,而是国家安全和间谍活动,”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在一系列推文中表示。“我希望这不是向中国退让的开端。”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特朗普的举动“旨在实现一个目标:让中国再次伟大”,他补充说:“我方能够做的最严厉的事情,最能够触动中国的事情,就是对中兴这样的行为主体采取强硬行动。但是在还没有落实之前,总统就退缩了……如果说这是交易的话,那么这是一笔糟糕的交易。”

接近相关商谈的一名人士呼应了美国商界的担忧,即特朗普可能会忍不住接受一份减少中国对美3370亿美元贸易顺差、但不解决结构性问题(如市场准入和被迫向中国合资伙伴转让技术的问题)的协议。“投降已经开始,”此人表示。

这一争端始于4月,起因是华盛顿和北京方面威胁要对价值1000亿美元的双边贸易征收惩罚性关税。

另外两名听取了有关中美贸易谈判简报的人士称,特朗普在中兴公司问题上放软身段,将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创造做出贸易让步的空间,同时在美国总统6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举行峰会之前避免美中纠纷。其中一人表示:“中国保住了面子。他们愿意在贸易谈判上取得进展——只要他们不必完全投降。”

特朗普在有关中兴的推文中还称“中国失去了太多就业岗位”,考虑到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本月在北京提出的严厉要求,这一点格外令人意外。尽管外界是从一份泄露的文件中得知华盛顿的立场的,但据听取了相关简报的人士介绍,还有一份并未公布的附件,从其内容看,特朗普的团队还要求北京方面允许外资进入计算机公司,并且废止网络安全法。

中国分析人士对特朗普的言论表示欢迎,他们据此认为,尽管最初的要求是北京方面永远不会同意的(比如放弃“中国制造2025”产业发展政策),但双方可以谈判达成一个妥协。

“特朗普显然知道,中国永远不会同意美国提出的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要求,”北京智库——察哈尔学会(Charhar Institute)的中美关系专家王冲表示。“这更像是特朗普的一种讨价还价和谈判战略。刘鹤将去华盛顿告诉美国,他能提供什么。”

金融服务机构光大新鸿基(Everbright Sun Hung Kai)在北京的政策研究主管乔纳斯•肖特(Jonas Short)表示:“我们认为,头脑比较冷静的人会在阻止局势失控方面占上风。”



特朗普为何对中兴案态度反转?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贸易政策是一种相当于经济文盲的极端重商主义——肆意践踏国际法,并威胁在所到之处摧毁供应链。但至少那是可以预见的。不仅如此,他的贸易政策还几乎随机地摇摆,今天的绝妙主意完全违背上周的坚定信念。

在退出伊朗核协议后不久,美国总统释放信号,要对中兴通讯(ZTE)网开一面——这家中国公司此前被禁止从美国公司采购重要部件。颁布禁令的原因是,调查结果显示它非法向伊朗和朝鲜出售产品。

此举不只令人惊讶(考虑到特朗普对中国制造商以及他们被指窃取美国就业和生产的敌意),它还与美国情报机构和执法部门很多高级官员的强烈看法直接抵触:他们一再警告,中兴的产品可能被用来对美国用户进行间谍活动,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显然,特朗普在不到一周时间里忘记了,惩罚与伊朗做生意的公司是美国当前外交政策的主要目标之一。贸易和安全利益相冲突很普遍。比较罕见的是看到美国总统突然逆转实行多年的美国既定政策,实施一项既损害贸易又损害安全利益的决定。

特朗普不同寻常的反转——他不仅解除了对中兴的限制,还积极希望该公司恢复元气——似乎完全是因为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沟通(在一个中国代表团赴华盛顿就贸易问题进行磋商之前)。

在该背景下,此举充分暴露了特朗普作为总统的两大弱点。首先,他沉溺于一时冲动地与其他强势领导人撮合交易,而几乎不考虑后果——对他所追求的目标的后果,以及对美国其他利益的后果。其次,他蔑视政府的正常职能,尤其是在美国复杂而多层面的行政当局内部煞费苦心地制定政策的跨部门流程。

对中兴的限制——一度使该公司濒临崩溃——并不是武断行使权力。这些限制措施是正当程序的结果,此前有证据显示,该公司违反了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与美国司法部达成的协议条款。当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在4月宣布该禁令时,他称该公司的行为“极其恶劣”和“不容忽视”。但这一坚定的评判显然敌不过反复无常的总统接到的未知提议。

使这一切更糟糕的是特朗普的成见的狭隘性:他念念不忘美国对华商品贸易逆差,并似乎认为这个逆差可以通过贸易政策来轻松操纵,而不会在其他地方制造失衡。如果特朗普为了习近平提出的某些短期噱头(比如命令中国国企购买更多美国出口商品)而轻易在美国国家安全的一个严重威胁上妥协,那将是他有史以来达成的最糟糕的交易之一。

特朗普完全有可能在反转之后很快再次反转,特别是如果他没能在贸易上从习近平得到他想要的东西。与此同时,这件事是更多证据(如果还需要更多证据的话),证明他的白宫极度缺乏成熟的政策制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