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862|回复: 0
收起左侧

边境那头的野味店,都是为中国人开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1 09: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边境那头的野味店,都是为中国人开的






旬の月亮 于  2018/5/20

    “在打仗的国家,人命都保不住,何况动物呢。”

    “黑熊为什么住在笼子里?” “因为他跑出来要吃人。” “可是熊大熊二不吃人啊!” 一对父子经过川渝饭店时,小孩指着笼子里的庞然大物问道。

老板见状,连忙上前吆喝:“ 吃吗 ?一只三万五,可以组团吃。”

    大人听罢,随即牵着满脸疑惑的儿子离开。远去的背影后,是那头耷拉着脑袋的困兽。

   

    这里是迈扎央,接壤云南省德宏州陇川县,属缅甸一侧,由克钦独立军控制。迈扎央与云南接壤,这里常年打仗,由克钦独立军控制。战争制造了混乱,也催生了各种生意。在迈扎央,吃野生动物是合法的。黑熊、豹子、穿山甲被做成了一道道菜肴,送往中国客人的餐桌。摄影师隐藏身份,数次前往缅北野味店,用手机拍下其中不为人知的画面。

    ● ● ●

   

    边防公路,有电线杆的一侧为中国,另一侧为缅甸。从云南芒市机场出发,先坐一小时车到瑞丽,再转大巴到章凤汽车站。车站附近多的是扒活的摩托,只需花35块钱,半小时就能跨越边境线。
    我抵达的时候,正值太阳落山。公路上有放牛的村民,甘蔗地还没收割,夕阳中依稀可见“严谨非法偷渡”的警告牌。通往迈扎央的小路太多,石子路早已被来来回回的摩托碾出交错的痕迹。

    ● ● ●

    常年的战乱使迈扎央的经济状况一塌糊涂,赌场是独立军稳定的收入来源之一。边境线上络绎不绝的摩托,载的不是做生意的中国商人,就是揣着巨款的中国赌客。有人形容,这里的中国人太多了,根本不像国外。
    赌场的兴盛也带旺了周边的生意,其中就包括200米外的川渝饭店,一家专卖野味的中餐馆。

   

    听我是外地口音,老板见缝插针地推销:“ 吃个熊掌,撞一下运气就会上水的。” 上水是赌博里的行话,指赢钱。老板边说边打开冰箱,只见里面放着十多只熊掌和一个狗熊头。 “1700元可以随便吃”,老板的语气平静得仿佛在卖猪蹄,“你真心想吃,我再便宜一点。”

   

    冰箱上搁着一只熊掌。

    饭店一整面墙上,是密密麻麻的销售记录。不少买家的手机号码都有连续的6和8。

   

    一番讨价还价后,我花80块钱买了一只土鸡。老板依然不死心,劝我再加100元,把笼里的小穿山甲搭上。我没有回答。

    川渝饭店摆着大大小小20多个铁笼子,材质不一,装的“活物”也不同 ——关穿山甲的笼子由1毫米厚的钢板焊接而成,里头的穿山甲呈蜷缩状。有的还保留钻土的习惯,饿了就伸着鼻子在笼里磨来磨去,久了会把鼻子磨破,血染在生锈的钢板上。

   

    眼镜蛇的笼子特意加了三层铁丝网。为了向买家展示蛇的鲜活,老板会朝笼子踹上一脚,眼镜蛇蛇头会立刻变为扁状,发出“丝丝”的声音。

    “250元一条,煲汤喝,大补身体。”

   

    小铁笼关小猴子,笼子里还挂着玩具。有客人递了跟烟过去,小猴一把抓住,被烫后发出了刺耳的尖叫。

   

    关黑熊的笼子则选用了比手指还粗的钢筋。一旁搁着新定制的空笼子,准备用来关更大的动物。

   

    ● ● ●

    距离赌场稍远,在迈扎央菜市场附近有一处野味批发店。当地人都知道,那里养了10只黑熊。批发店的老板娘40多岁,是一位缅甸华侨。阿姐说,熊都是在很小的时候被猎人抓来,她不杀熊,养着只用来取熊胆和卖熊掌。

   

    笼子很小,小熊长大后只能趴着,无法站立。每天早上,阿姐会给黑熊喂一次白米粥,到了傍晚,再去附近的水果摊买些烂掉的水果给熊吃。除了黑熊,她还养了几只白眉长臂猿。阿姐说自己一辈子没结婚,就把猴子当亲儿子养。晚上睡觉前,会给小猴包上尿不湿,放进被窝。

   

    阿姐亲手缝了10多条棉裤,给小猴子穿。说这些话的时候,阿姐身旁的黑熊正处于暴躁状态,晃得铁笼咣咣直响。有一处固定笼子的螺丝钉已经松动,阿姐说,这是黑熊在笼子里跳舞。

   

    ● ● ●

    川渝饭店旁,还有一家“小董烧烤店”,这里不卖烧烤,卖的都是熊掌、穿山甲等野生动物。老板说,烹饪熊掌时要保留形状的完整,这样顾客才会吃得开心。为了更好地入味,他用刀在熊掌上划出一道道口子,但绝不会剁成小块。老板还建议,食客在吃完熊掌肉后,将两瓣半月型的熊指甲拼成心形,充当饰品可以辟邪。

   

    烹饪一道熊掌,大约需要3、4个小时。

    下午三四点,一名夹着手提包的人走进饭店,操着广东口音问:“有没有穿山甲?给我挑只大的。”

    “有只5公斤的”,老板说着打开笼门,使劲拽着穿山甲的尾巴,想把它拎出来,穿山甲却用四只爪子牢牢抓着笼子。

    一番努力无果后,老板拿起筷子捅向穿山甲的肚子,紧接着把笼子抱起,狠狠往地上摔了几下。

    双方依然僵持不下。老板又拿起粉碎机旁边的橡胶锤(平时用来砸大象皮),砸在爪子上,穿山甲却抓得更紧了。
    “小崽子”,老板娘见状,骂骂咧咧地递给老板一把斧头,再次砸向它的爪子。挣扎许久的穿山甲这才放弃抵抗,被拎出笼子。    [img][/img]

    老板娘说,穿山甲的爪子非常有力,能把人的手指夹断。

    老板将蜷缩成球状的穿山甲被装进蛇皮袋过秤,显示5.5公斤。“3300元”,他脱口而出。

    “我一年四季都在你们家买东西,便宜点嘛。”

    老板给了买家一个默许的眼神,“我只负责卖,运到中国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陪同的还有一位50多岁的老爷子,他凑上前说:“我就是吃这碗饭的,有办法送到广东,一条线全搞好。”

    老爷子强调,只要不是毒品和枪支,都可以发。说罢他便打电话联系物流。一旁的顾客掩饰不住兴奋:“这只穿山甲运回国,起码能卖几万块。”

    挂完电话后,老爷子称最近物流停运,交易被迫取消。穿山甲又重新被关回笼子,等待下一位买家的到来。

   

    受伤的穿山甲,鳞片中渗出了血。

    虽然有所谓的门路运回国内,但大多数买家都不愿冒险,就地食用是最稳妥的选择。

    在当地,杀穿山甲并不罕见,但每次都会引来众人围观。小董烧烤店的老板特别嘱咐:“不要拍摄照片,拍照是不文明的行为。”

    整个过程犹如一场表演。老板先用一根木棒将穿山甲砸晕,再用刀抹一下脖子,放血滴进米饭,一盆白米饭瞬间被浸染成鲜红色。

    “穿山甲的血,炒米饭是很好吃的。”

    接着是剥甲壳,剁甲肉,黄焖或红烧。两个小时后,菜就做好了

   

    被剥皮后的穿山甲。

   

    “遇到怀孕的穿山甲就更幸运了。”

    饭店里摆着一个透明的酒缸,浸泡了三只还没有长鳞片的穿山甲幼崽。这样的酒,一小杯就能卖100元。

    老板还说,根据中医理论,穿山甲全身都是宝。在当地,一斤甲片的价格高达1600元,购买者多半来自中国。

    为了让顾客顺利将甲片带回国,老板会先将甲片放入微波炉加热几分钟,再放入搅拌机磨成粉末,就可以瞒天过海。如果遇到安检盘问,说是胃药冲剂就能过关。

   

    根据测定,穿山甲鳞片中各氨基酸组成和猪蹄甲无显著差异。

    晚上10点多,老板送走最后一桌客人,将笼子一个个搬进屋内,拨通了送货人的电话:“明天照常补货。”

    每隔几天,店里就会补充一些“新货”。送货人将野生动物装进蛇皮袋里,送到饭店,等待一拨又一拨的中国客人。

    每一样动物都明码标价,200元一只的蜂猴,250元一条的眼镜蛇,260元一克的犀牛角,350元一斤的穿山甲,1000多元一只的熊掌。没人关心它们的稀有,在动荡的国度,稀有反而成了杀害的理由。

    一位经常光顾的广东食客说:“ 这些动物在中国需要保护,在缅甸不需要,这辈子不吃,下辈子就没得吃咯。”

   

    豹骨

   

    一张云豹皮的售价为2000元。老板娘说,买回去可以做身好看的衣服。

    还有一位来缅甸做生意的中国老板笑称:“要是在中国,你拿这些野生动物开刀,警察就拿你开刀。”

   

    迈扎央一家当铺店内,摆放着象牙和穿山甲工艺品。虽然中国境内已经禁止象牙交易,但老板宣称,通过快递可以发往中国任何一个城市。

    ● ● ●

    野味店的货源,都是山民或山兵猎来的。缅北如今全民皆兵,枪支泛滥。当兵一个月挣50元人民币,不少山兵会将打来的动物换酒喝。

   

    当地一溜冰场上,只有两名年轻人。老板说,这几天军队在抓壮丁,不分男女,年轻人都躲在家里不敢出来。

    离开缅北的路上,我遇到一位背着枪去打猎的老人。出门前一晚,他将孙子玩具枪上的激光瞄准器偷偷拆下,用胶带绑了三圈,缠在猎枪上。

    我问老人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事,他平静地说:“在打仗的国家,人的命都保不住, 何况这些动物呢。”

    一名当地军队上的山兵拿着枪准备去打野鸡。

   

    在缅北,鲜少有人关心野生动物的死活。距离野味店700多米的路口有一处寺庙,寺庙的和尚曾经尝试买下一只野味店的猴子到山上放生,老板却说:“猴子已经被客人预定,准备吃掉了。”

    “阿弥陀佛”,和尚一声叹息,踱步离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