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715|回复: 24
收起左侧

美国的养虎为患与基辛格的“中国特色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1 00: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美国多年纵容中共、养虎为患,基辛格之流的“中国特色论”起了很大作用


近现代以来,大量的西方学者、理论家、政治家等,并不懂得何为真正的中华文化、中华精神,往往把 满清奴才文化 + 马列魔教党文化 当作“中国文化”、“中国价值观”,并由此而导出几种错误的应对方式:


一、认为中共的极权专制、践踏人权、背信弃义、丛林法则、贪污腐败等,是“中国特色”,甚至“亚洲价值观”,美国要“宽容不同的价值观”,不能以美国价值观“强加于人”。

基辛格之流的“中国通”,就是兜售此类“中国特色论”的代表人物。他们的这套说辞,和中共愚民宣传的口径完全一致,成了共产党拒绝民主的最有力“理论依据”,并长期误导了美国公众和美国政界,致使美国多年纵容中共,养虎为患。


二、把 满清奴才文化 + 马列魔教党文化 当作“中国文化”、“中国特色”,认为应倡导“普世价值观”与之对抗,并要对中国民众“启蒙”,要消灭中华传统文化。

五四“启蒙派”,正是此类代表人物。他们初衷是好的,是为国为民,但由于他们其实既不通国学、亦不通西学,更不能将两者融会贯通,所以他们主导的“启蒙”,只能是越启越蒙。百年神州,灾祸频仍,以至竟落入赤魔之手,此等“启蒙派”乃罪魁祸首之一。


三、极端仇视中国的一切,认为中华文化、中华文明、华裔人种等都应该被全灭。

鲁迅、“热血汉奸”之流,正是此类代表。此等极端的种族歧视、种族仇恨言论,本应为头脑正常之人所不齿,但竟也带动影响了相当一部分人,令人不得不警惕。


以上三者,第三种乃纯粹出于恶意,故弃之不论;

第一、二种,却是出于误解,和“好的初衷”,因而更具迷惑性。

关键问题是,何为真正的中华文化、中华精神 ?


真正的中华文化、中华精神,是华夏传统的天道信仰。

华夏传统的天道信仰,信敬上天、上帝,相信天理良知、公正、正义、善恶有报,与美国信仰上帝、造物主,相信公正、正义、善恶审判,两者是相通的;

华夏传统天道信仰,曰“大道无形”,与基督教的反对偶像崇拜,实同一理。

华夏传统道德,仁义礼智信,信为五常之一。中华古人一诺千金、舍身取义,这也是与美国价值观完全一致的。

中国古代的皇帝,有天意需要敬畏,有天道需要遵循,又有宰相、群臣制约其行为,有黎民百姓评论其功过得失,并不是可以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

而共产党,以唯物主义无神论否定了一切神明和宗教信仰,以极权专制垄断了一切资源,于是共产党的党魁们,将自己凌驾于一切神明之上,管天管地管人间,管喇嘛转世、管主教任命,成了最大的亵渎神圣者。正如《圣经·新约·帖撒罗尼迦后书》所云:

“那大罪人,沉沦之子,将会显现。他反对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2:3-4)......

如此之人,被称为“皇帝”,乃是对“皇帝”一词的污辱。共产党的党魁,绝不能称为“皇帝”,正如堕落的天使,不能冒充上帝一样。

华夏古代的政治制度,并非只有皇权专制一种。在秦以前,有分封制;更早的三皇五帝时期,则是禅让制、议会制。

孔子最赞赏的政治制度,并非皇权专制,而是三皇五帝时期的政制。晚清时有儒士薛福成,认为英美的政治制度,是中国三代以上(尧舜禹时代)才有的。康有为也认为,三代以上(尧舜禹时代),中国的政制是民主的,因为那时不是世袭制,而是传贤人,谁贤能、有才、有德,就选他做领袖。


“中国通”们所看到的晚清社会景象,反映的不是真正的中华文化,而是中华文化被奴化、扭曲而形成的犬儒奴才文化。

“中国通”们看到的当今中共国社会景象,反映的也不是真正的中华文化,而是 满清奴才文化 + 马列魔教党文化。


由于“中国通”们不懂真正的中华文化,误将满清奴才文化、马列魔教党文化当作“中国文化”、“中国特色”,并游说美国各界,要“宽容不同的文化和价值观”,“不能以美国价值观强加于人”,其结果,实质上是当了共产党的帮凶,让美国放弃正义,对中共的践踏人权、奴役人民视而不见,持续输血给共产赤魔,养虎为患。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00:34:50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七十年如意算盘一再落空 从未能影响中国走向:
http://bbs.aboluowang.com/forum. ... ead&tid=1060781

共产党的体制是僭主政体:
http://bbs.aboluowang.com/forum. ... ead&tid=10328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00:4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魏京生: 基辛格的错误思维

基辛格作为国际政治活动家,他的思想主要是国际关系方面的思维。最近哈佛大学的中国访问学者扬鹏先生对基辛格的观点进行了一番点评,比较中肯。但不够深入,而且似乎有些手下留情。在基辛格的地盘上做访问学者,积口德是可以理解的。就让我把基辛格的思维再深入一些批评吧,这对我们中国人和美国人都很重要。

基辛格最近出书阐述了他积几十年外交经验和思考,得出的一套理论。其实和江泽民、李光耀的亚洲独特价值观是一个思路;或者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是说他们白人和咱们中国人的外交思想,或者说传统思维方式不一样。

他们白人从十七世纪的威斯特伐里亚条约开始,就是法律思维。按照法律来维护国家间的关系;而中国人是按照丛林法则来思维,只懂得宗主国和朝贡国之间的关系。按照基辛格先生比较委婉的说法,丛林法则被称呼为历史流变的思维方式。总之是东西方的原则不同,亚洲特殊价值观的翻版。

历史果然如此吗?扬鹏先生委婉地给出了一个相反的例证。公元前六世纪晋楚之战后的“弭兵大会”,就是世界上最早的国际和平条约。维持了一百多年的和平,范围也比德语区大得多。比基辛格得意洋洋的威斯特伐里亚条约早了两千多年。

之后的两千多年里,中国就只有基辛格所说的朝贡关系吗?不得不说基辛格先生不读书,不懂历史在瞎评论。除了和附属国之间的朝贡关系,和周边国家的条约关系一直存在了两千多年。受共产党教育的中国人都记得那个著名的唐朝和吐蕃的和约。被刻成石碑公开树立在长安和拉萨,拉萨的条约石碑至今尚存,所有的公众可自由浏览,不受限制。你那个写在羊皮纸上的条约,是公众可以自由浏览的吗。

再看看基辛格的欧洲思维的历史。中世纪靠宗教的权威维持的相对的和平就不说了。威斯特伐里亚条约之后的欧洲是和平的吗?德国人之间的战争停止了,其他国家之间仍然是丛林法则,德国也和其他国家发生了数次战争。直到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德国人发起的。哪里有什么条约法律的思维呢。至少和中国人彼此彼此,人性是相同的,没有什么特殊价值观。

影响国家间和平的,首先就是历史流变。受国内盛衰的影响,国家间的力量平衡会被打破。于是强国就产生了破坏和平的动机,这是战争的大多数原因。威斯特伐里亚条约是因为大家都打不动了,国土一片萧条而不得不取消了侵略的动机。法律和条约只是个理由而已。

两千六百多年前的“弭兵大会”之所以成功;和上世纪至今的情况相同。是因为产生了霸主,有了维持秩序的所谓“国际警察”。也就是有了相对公平的裁判和惩罚措施,随处发生的战争才受到了遏止。所谓的国际法也不过如此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法律。它要看执法者愿意不愿意承担责任。联合国其实就是个摆设,它本身没有实际意义。

和我们身边的法律一样。如果没有惩罚的措施和执法者,有多少人遵守法律,那确实是个未知数。如果违法者不受惩罚而且得到了好处,恐怕绝大多数人都不会遵守那个法律。现在中国的情况就是如此;现在国际间的情况也正在向这个方向发展。弱者们在欢呼美国日渐衰落的同时,忘记了没有警察的乡村是什么样的灾难。

现在中国的统治者们日渐上升的侵略心,是从哪儿来的?那正是所有专制暴政的共同特征。中国的共产主义暴政思维是从哪儿来的?正是从你们西方传来的,而不是中国传统的法律条约思维。

或者说;中国的传统思维更重法律和条约;西方的传统思维更看重丛林法则。只是到了近代,才被颠倒过来。中国共产党使用的是西方的丛林法则;西方的大多数国家则更遵循法律条约的新思想。

为什么西方改变了自己的传统思维?是民主国家的人民喜欢和平,习惯于按照法律和条约思考问题。所以他们常常会犯一种错误,就是以为别人和自己一样,不明白别人和自己也许不一样。特别是不明白暴君的思维不是遵守法律和条约,而是恃强凌弱的丛林法则。

基辛格等等中国共产党的老朋友们高声辩解说;他们自己说了要韬光养晦。美国人不懂这句中国成语的意思,以为是刀枪入库,马放蓝山。其实这句成语的意思是;把箭藏在箭套里假装和平,时机合适的时候再拿出来致人于死地。

这才是两种思维方式的根本差别。现在习近平的手正在摸着箭套里的那枝毒箭,向周边国家跃跃欲试。他确实有点等不及了。不是国际环境让他等不及;而是国内的困境让他等不及。如果没有国际警察愿意为和平承担责任,和平已经不复存在了。

说到这里大家已经可以看出;那些主张绥靖政策的国际大忽悠是在帮助谁说话。如果他们真是头脑清醒的学者,那他们就是在为了私利而出卖自己的同胞。当然美国现代的另一个政治传统是;谁会卖国谁吃香。所以各种忽悠美国人民的学者才会成为时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1 01:0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曹长青:川普的中国政策与基辛格

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418/915344.html

过去四十年来,美国对台政策很清楚:不承认(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代表中国。因为她不能代表整个中国,这是一个真实,也是不可逆转的现实。同时美国也无法承认台湾是个国家。道理更简单,“台湾”只是个地理名词,这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法律意义上叫台湾的国家。

美国的对中国政策也很明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中国;但不承认北京宣称的“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美国有《台湾关系法》对台提供保护,阻止中国并吞。但对这一点,美国不愿公开强调。美国的一中政策特点是,对北京代表中国,愿意清晰大声说;对台湾不属于中国,选择战略模糊,只做不说。

现在川普上台,跟蔡英文通话,称她“台湾总统”,预示这个只做不说的“战略模糊”可能改变,美台关系也要朝向“战略清晰”。

清晰到什么程度?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波顿撰文强调,美国的一中政策是1972年制定的,时代在改变,台湾已迈入民主,中国崛起扩张,美国的一中政策应与时俱进。波顿提出,美国应强化“美台关系”,尤其军事关系,甚至恢复驻军台湾。

波顿的声音不是偶然,反映了很多美国有识之士对民主台湾的认知与支持。川普政府的很多阁员“亲台”,但没有一个亲中派。川普本人也曾对中国尖锐批评。这些都给人强烈感觉,美国的一中政策,可能朝向对中国更强硬、对台湾更友好的方向。

波顿VS.基辛格

川普是以反“体制内”而当选的。但在美国国务院,学界等,有太多体制内派,或者说墨守成规派。而且他们还有一个理论(和老资格的)靠山,就是所谓“打开中国大门”的前国务卿基辛格。即使川普,也在当选不久就跟基辛格见面,请教对中国政策。

如果说波顿代表的是美国新生的、要改革一中政策、更多倾向民主台湾的力量,基辛格代表的则是美国守旧的、要维持倾斜北京的体制内派声音。

两种力量较量的结果会如何?波顿虽然代表很大的改革力量,但基辛格是外交元老,而且人老体不衰,虽已94岁,仍热衷穿梭中国(他访问中国50多次)。川普当选后,他又前往中国,两边传话,意图保持美中关系在体制内的老路。

基辛格不仅是外交大佬,在政治光谱上还是共和党保守派,有众多体制内拥护者,连川普也视他“资深”,对“基辛格博士”相当礼遇。

川普上台后,美国外交圈盛传,基辛格建言,美中应签署《第四公报》。美中关系的基石是三个公报(上海公报,建交公报,八一七公报),基本精神都是强调一个中国(北京代表中国)。基辛格建言签第四公报,就是要把原来的三公报再强化,要把川普政府套牢在传统体制派的“一中”里。

权谋外交没有成功过

但基辛格一生致力强调的“现实政治”外交,其实是权谋外交,善于妥协和交易;看重的是利益,而不是原则。但这种权谋外交,看重利益,却根本没有得到利益,并没有真正成功过!

英国知名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是研究基辛格的专家,他去年出版基辛格前半生的传记:《理想主义者基辛格》(Kissinger,1923-1968:The Idealist)。该授权传记长达1008页,凭厚度也是巨著。

大概因为是授权传记,所以弗格森对基辛格的评价多为正面、肯定。但这本巨著目前只是写到1968年,而之后基辛格才当国务卿等,影响政府外交政策。弗格森如写下卷,会怎样评价基辛格的“现实政治”不得而知。

弗格森认为基辛格是“理想主义者”,但他书中提供的史实却难以佐证。按弗格森的引述,基辛格在政治上一出道,就是游走于美国两党(更是两种不同理念)之间,左右逢源。他曾支持保守派的洛克菲勒,但又在左翼的约翰逊和肯尼迪政府做顾问。这种做法本身,就透出几分机会主义的灵活。

虽然书只写到1968年,但毕竟涉及“越战”。弗格森说,基辛格以政府顾问身份去了几次南越,就得出结论,军事手段打不赢,只能外交解决,美方要对北越让步,有所妥协。弗格森用很多篇幅和细节描述基辛格怎样力图说服当时的约翰逊政府接受他这种“现实政治”理论,但没有成功。

弗格森也批评说,基辛格的这种“现实政治”是幻想,因河内政权是一种革命暴力,它毫无诚意谈判妥协,只想把美军从当地赶出,把南越纳入共产统治;北越接受谈判只是玩手段,为他们在战场上获得更有利地位。

打开中国大门,只是个神话

尼克松当总统后,基辛格出任国安顾问、国务卿,这种“现实政治”有了市场。基辛格主导了美国与北越谈判,最后河内如愿以偿,美军撤出,南北越被统一于共产统治。这种所谓“现实外交”,不仅是权谋,更是妥协、投降,根本不是成功,而是彻底失败。

南越被统一,人民被奴役;基辛格博士不管了,他到挪威领诺贝尔和平奖去了。当时他跟北越领袖黎德寿共同获奖。他俩缔造的所谓“和平”,就是把南越推入共产奴役。正如奥威尔《一九八四》“老大哥”逻辑: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

基辛格更大的“现实外交”是所谓打开中国大门,“联合中国,对付苏联”。但今天回首,这件事跟当年与北越谈判一样,也是妥协到投降。可从三点看出:

第一,苏联解体后的档案证明,当时莫斯科没有攻打中国的计划。毛泽东渲染苏联威胁,建构军事三线,发动民众挖防空洞等,只是转移国内矛盾(文革造成巨大政治经济危机)。毛并不认为苏联真要进攻中国。所以基辛格的“联中抗俄”缺乏事实基础。

第二,即使弗格森也在书中比较说,虽然中苏都是共产国家,但1953年斯大林去世,苏联内部情况就开始变化(缓解);而毛的中国,对外向世界输出革命,对内发动文革造成百万人丧生,他们才是更大的威胁。基辛格强调“联合小邪恶,对付大邪恶”,但当时中苏比较,毛的中国更邪恶。所以基辛格的判断也是失误。

第三,由于前两项,导致基辛格的“联中遏苏”战略没有实质成效;反而使毛泽东们获得内外巨大利益。在内部,1972年毛发动的文革近尾声,灾难完全展现,毛的声望大跌。在这个时候,美国对中国政策解冻,尼克松与基辛格访问北京,等于给毛政权打了一针强心剂,增加了毛的帝王自豪感和共产中国的合法性。从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大陆到76年毛去世,中国国内的政治镇压,经济国家垄断,思想文化封闭控制等等,所有一切都毫无改变。所谓基辛格的打开中国大门,只是神话。只是几年后,随着这个打开的大门,红色中国走向国际,更有机会在联合国等舞台对抗自由世界。所以北京的共产领袖一直把基辛格视为朋友,甚至恩人。

坚持原则才打赢冷战

正因为历史如此,2011年基辛格出版《论中国》(On China)一书,大谈他打开中国大门的贡献,当年见到毛的秘辛等等时,大西洋两岸媒体,像英国《卫报》、美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书评,对这位“中国通”的大作多有批评。

美国学者葛瑞蒂(Patrick Garrity)在对弗格森的基辛格传记的书评中也直率指出:构成讽刺的是,最后赢得冷战胜利的,恰恰是七十年代拒绝基辛格理论的那些人,他们的领导者里根后来当选了美国总统。在里根领导下,美国不再实行基辛格那种“世界多元平衡”战略和所谓“现实政治”的权谋,而是强调原则,坚持理念,强势对抗共产主义,最后导致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唯一超强,重建了自由世界为主导的全球秩序。

今天,如果川普继续沿着基辛格的外交路子走,那么他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但如果他能延续并强化当年里根总统那种注重原则理念的强势外交,就不仅会为美国自身,也会为自由世界争得最大的战略利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1 01: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至今没有民主的真正原因:
http://bbs.aboluowang.com/forum. ... ead&tid=1033399

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与习近平的全球野心:
http://bbs.aboluowang.com/forum. ... ead&tid=1064173

经济学人:中国从专制走向独裁证明西方25年看走了眼:
http://bbs.aboluowang.com/forum. ... ead&tid=10622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1 06: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著名“右派”基辛格,却原来是薄熙来粉丝

来源:独评论坛
作者: 任雯颐
2012-10-06

前两天在纽约时报看到一篇文章的标题,译作中文应该是“基辛格抨击两位总统候选人'应受谴责'的中国言论”(Kissinger Assails 'Deplorable' Comments on China by Both U.S. Candidates)。只看到题目,不想看和毛泽东相互深深喜爱的基辛格同志的伟光正思想。

多年来,基辛格同志一直充当人民共和国的义务发炎人,他卸任国务卿30多年来,从来没有谴责过中国政府任意侵犯人权的累累恶行(相信他作为国务卿更没有这样做过),从来没有指责过中国国际贸易的不正当手段和操弄人民币汇率,从来没有批评过中国用武力威胁邻国,从来没有提出过中国的惊天动地的环境问题,从来没有谴责过中国任意对农民土地的掠夺。

基辛格同志唯一做的是:责无旁贷为人民共和国的累累恶行辩护。

几十年来基辛格同志近百次去中国,我不想猜测他在人民共和国的温柔乡名利场里得到了多少名利和温柔,弄出多少金满箱淫满箱。我知道的是,中国政府是基辛格同志的咨询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的国际大客户。难怪基辛格同志言论一出,新华社立即大篇幅报道。

值得提出的是,基辛格同志是很多中国移民认定的坚定美国“右派”(听来“右派”似乎是某种荣誉职称),还是知识、外交界很著名的一位。基辛格同志支持尼克松之后的所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曰“右派”),今年又是罗姆尼竞选的编外“外交顾问”。

今天看了纽时的中文页,发现纽时很无耻的中文翻译改变文题原意,译作“基辛格批评美总统候选人反华言论”,这便引起我读一下文章的兴趣,文章根据基辛格同志的在美国智库的一段讲话而成。

本不会引起我注意的有关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基辛格同志的文章,还有一段令人震惊内容:

“去年夏天,他还曾在重庆的一次大规模集会上与薄熙来一同露面,后者曾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现在正在等待刑事审判,罪名包括贿赂和腐败。在“上海人”(Shanghaiist)博客网站的一段视频中,2分零6秒处可以看到基辛格向一大群人发言,3分钟处可以看到他与面带笑容的薄熙来一同出现。”

啊,美国著名右派,人民共和国国师,与毛泽东相互挚爱的战友,薄二粉丝,闷声发共产财的财主,亨利同志基辛格博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1 07: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奉承基辛格,要送他美女一千万:
http://www.aboluowang.com/2016/0805/781389.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1 07: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毛泽东在1957年说:〝我和一个外国政治家辩论过这个问题,他认为打核子战争,人会死绝的!我说,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再过多少年,又会有27亿,一定还要多。头一次世界大战,不过死了1000多万,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了3000多万,打原子战我们没有经险,最好人口剩下一半,次好剩下三分之一,全世界27亿人,还有9亿,9亿人也好办事,换来个帝国主义灭亡.......〞(见《叶子龙回忆录》)

在毛泽东与基辛格的谈话中,毛泽东还对中国人学外语发表了惊人之语:“假如苏联丢了炸弹并杀死三十岁以上的中国人,那将会帮我们解决问题,因为像我一样的老人不会学英文,我们只会读中文,我大部分的书是中文,只有少数的字典是外文,其他大部分的书是中文。”

基辛格不知如何应对,只好问道:“主席现在正在学英文吗?”

不料,毛泽东却予以否认:“我听说外面传说我正在学英文,我不在意这些传闻,它们都是假的,我认识几个英文单字,但不懂文法。”

基辛格也不放过任何一个恭维的机会:“主席发明了一个英文字。”

对此毛泽东爽快地承认了:“是的,我发明了一个英文辞汇-paper tiger。”

基辛格马上对号入座:“纸老虎。对了,那是指我们。”

宾主大笑。

1975年10月21日晚,毛泽东再度与基辛格会晤。在这次会谈中,基辛格说 “我们有一些共同的敌人”,毛泽东用英语回答“Yes”,并且写在了纸上。基辛格马上恭维毛泽东 “我看主席学习英文大有进步”,并要求毛泽东把这个字条送给他,毛泽东马上爽快地答应了。

这张小小的纸条应该是毛泽东流传于世的唯一英文手迹,而且目前存在美国人手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1 16:5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基辛格一句话吃遍全中国


共匪头子访美前夕,媒体照例造势,营造热烈气氛。官媒采访美国老牌外交家基辛格,他对共匪头子给予极高评价,称“我认为他是最杰出的中共领导人之一。”

回顾基辛格92岁的人生,在过去的40多年中,不管是70年代在台上,还是以后的下台,他不断地访问中国,不断地盛赞共匪头子。毛在位时,他说毛是全世界最伟大的领导人;华国锋在位时,说华是世界上英明的领导人;邓在位时说邓是世界杰出领导人;江在位时说江是世界上卓越的领导人;胡在位时说胡是世界上划时代的领导人。

基辛格夸遍了最高匪首,对其他政坛大佬也不吝赞美。薄熙来主政重庆时,把基辛格请去好吃好喝招待,他也称薄是未来中国伟大的领导人。这么多年被他夸的共匪领导,有些垮台,有些下台,但无论权力怎么变换,基辛格都是以不变应万变,一句话吃遍全中国。

其实基辛格做得很对,被人吃住行一条龙请来出台,演讲、采访、会谈,鲜花、美女、礼物,自然要说好话: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中国好美国好中美关系一定要好。如果说话不着调,以后谁还请他来?即使主动上门求见,也不会遇到好脸。

那么共匪领导一再厚待基辛格是为了什么?

首先当然是讲感情。基辛格是70年代初推动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头号功臣,中国人讲究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自然对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热情有加,不管是他当年的权倾一时,还是后来的长期落寞,都不能冷落老朋友。不光对基辛格是这样,对其他“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也是如此。

但是光讲感情,有时就会不顾道义,不论是非。许多“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本国或国际上的声誉并不好,中国民间在引用官方的这一概念时,也多有讽刺不屑。但官民、中外的认识往往不同。

比如尼克松总统,由于窃听撒谎,声名狼藉,被迫辞职,在美国的历届总统排名中,都是最后的,但生前在中国被捧为上宾。现任的苏丹总统巴希尔,由于反人类罪,是国际刑事法院的通缉犯,不敢到许多国家访问,但中国作为大国自有标准和决断,阅兵时仍请他出席。至于穆巴拉克、西哈努克、津巴布韦的穆加贝、古巴的卡斯特罗兄弟、朝鲜的金氏三代等老朋友,中国人民只有呵呵了。

另外共匪希望这些老朋友,能在本国说上话,影响决策,为共匪当局美言,为推动外交关系出力。但这一愿望在民选国家,往往也是一厢情愿。老人政治、指定继承、甚至隔代指定,在中俄等国管用。许多领导下台了,还会被尊为老大哥、老同志、长者,在政坛呼风唤雨,在阅兵时引人注目。

但在美国,总统、议员都是选举的,不存在继承和指定,和前任没有什么关系。而且现任领导为了突出有主见和新政,往往不理前任的政策,另辟蹊径,用的人也都是自己的。政坛变换频繁,新人辈出。权力民选,到期轮换,总统下台在本国也风光不在,何况基辛格这样40多年前的国务卿呢?

当然基辛格也不是只会说好话。他下台后有自己的事务所,又为很多企业代言游说,好话能骗吃骗喝,还能换来商机和订单,何乐而不为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1 18: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北京之春
作者:秦晋

美中关系从本质来说不是美国与中国的关系,而是美国与中共的关系。从太平洋战争起近八十年来,除了短暂的美中军事结盟关系反法西斯时期,美中的政治较量和对抗一直维持在美国与中共之间。不甚清楚美国人是如何评判过去近八十年的美共交往,能够厘清两者之间关系实质和要害而且深受其害的中国人却认定是美国失败,中共完胜。说到底,自1979年元旦中美建交,美国转向承认北京,以“断交、废约、撤军”第二次抛弃中华民国以后的近四十年,美中关系一直处在美国与中共之间的错误轨道上。这次川普行政当局签署“台湾旅行法”是纠正美国对中国政策错误的一个新举措,后效如何还有待后续发展,尤其是美国是否会一步三摇,手足无措?

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今天的世界格局是美国当年一个错误造成。One stitch in time saves nine,早时一针可以省却以后的九针,关键的这一针杜鲁门当局一个失察误信了一批倾向苏联身居美国中枢的左倾人士的政治蛊惑和诱骗缝错了位置。惊回首,大陆中国已经易手,整个中国大陆被推入世界共产主义阵营,对整个世界和人类的遗害也一直到今天。这批伤害中国、伤害世界犯下严重错误之人如下:杜鲁门、马歇尔、史迪威、拉铁摩尔、费正清、戴维斯、谢伟思等。

如果说尼克松政府为了遏制莫斯科而与北京结盟是迫不得已的战略调整,则可以理解为实际上是对杜鲁门断送战时盟友蒋介石而形成的二战后共产主义急剧扩张的巨大历史错误不得已的挽救。但是在冷战结束之后,美国仍然沿用70年代的中国的政策,就是一个错误,但是这个错误一直到今天美国人才有所体会和认识。老布什、克林顿、奥巴马等一厢情愿地认为,只要中共治下的中国经济得到长足发展,将随着世界潮流自然走向民主的正轨,北京完全可能被驯服和重塑。尤其是克林顿时期最持有这个思路,同时也引领西方一起对中共产生猴子捞月的期盼。贸易与人权脱钩、加入世贸,都是美国为首的西方赠给中共的礼物。美国认为中共可以改弦更张,中共则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韬光养晦“和平崛起”,一举跻身经济实力世界第二的位置,在习近平主政下更欲修正现有国际格局和规则,对世界文明与进步形成了尾大不掉之势。美国为首的西方如继续合掌腾腾信马由缰,必将把世界引向万劫不复之深渊。

直到近年,美国才出现了白邦瑞的《2049百年马拉松:中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纳瓦罗的《致命中国:中共赤龙对人类社会的危害》等检讨美国对中共外交政策错误的声音。2016年末美国总统大选选出了原不被看好的川普,在选前“美中关系委员会”直言川普作为共和党候选人是送给希拉里最好一份礼物。这个智库是基辛格创立,其外交关系的思想指导显然有基辛格的深刻烙印,虽然这个智库不是美国的决策者,但是对美国决策应该自1970年代以来发挥了巨大作用。最令人沮丧的是他们仍然可以影响美国未来的决策者,他们对于中国的观点是:中国是否民主是中国人的事情,由中国人自己决定。换一句话也就是说美国对当今中共的专制不加干预,听任北京统治,中国人用血肉之躯去对抗中共国家机器是中国人自己的事情,美国无需以其治国理念对邪恶进行干预。笔者因此管中窥豹略见一斑地感知和理解为何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推动不着边际毫无用处的“人权改善”,而不从根本之处改变中国的专制体制的对中共政策的基本原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2 08: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szl1.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2 17:48:34 | 显示全部楼层
kill.ccp6.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2 17:53:43 | 显示全部楼层
kill.cpp7.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4 16: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5 10: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Microwaving U.S. Embassy Moscow: Oral History From FSOs James Schumaker and William A. Brown

https://diplopundit.net/2017/08/ ... nd-william-a-brown/

Former FSO James Schumaker who served in the USSR and later Russia and Ukraine and was diagnosed with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in 1985 reminded us of the Moscow microwaves controversy and recently notes that the lesson is that “party doesn’t matter — every administration tries to bury bad news when Embassy personnel are the only ones affected.”

Via the Association for Diplomatic Studies and Training (ADST) Oral History:

U.S. relations with Moscow through the decades have been problematic at best while the embassy itself has been the subject of spy scandals, eavesdropping and other Cold War intrigue. One of the strangest episodes was revealed in the 1970s, when the U.S. confirmed that the USSR had been beaming microwaves at the embassy for the past 15 years. One concern was that the Soviets were trying to inflict physical harm on the Americans working there.



Microwaving Embassy Moscow brought back a flood of memories to James Schumaker, who served most of his career in the USSR and later Russia and Ukraine. In this account, he describes how U.S. Ambassador to the USSR Walter Stoessel threatened to resign, the widespread concern many Americans posted at the embassy had regarding potential health problems, especially when two ambassadors died of cancer, and his own experience with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James Schumaker:  The existence of the microwave problem had been kept under wraps for years, first because no one knew that there might be health consequences, and later, according to unconfirmed reports, because Henry Kissinger wanted to avoid damaging chances for détente.  When Ambassador Stoessel (seen at left) learned about the problem, he threatened to resign unless the Embassy community was told.  As a result, the microwave story was finally made public in a press conference called by the Ambassador.

In the wake of Ambassador Stoessel’s announcement, many in the Embassy community felt betrayed about being kept in the dark for so long, and still more were anxious about the effect the microwaves might be having.  Some thought that the microwaves were used by the Soviets to activate the numerous listening devices they had emplaced in the building prior to American occupancy.

Others believed that they were a jamming signal designed to foil our own electronic snooping devices (a highly classified report that came out in the 1970s leaned to this interpretation, and this is what the Soviets told us as well).  Still others thought that the Soviets, who apparently knew a lot more about microwaves than we did, were using them to affect the mental states of Embassy employees.

......

Microwaves continued to be beamed at the Embassy throughout my tour, and, though the levels went up and down over the years, emanating first from one, and then two locations, the microwaving of the Embassy continued until at least 1988.  Over the years, thousands of Americans were exposed.

Shortly after my tour was over, I found out that my cavalier attitude toward the microwave issue was not at all justified, at least in my own personal case.  Med informed me in late 1979 that my own white cell count was much higher than normal, and advised me to continue testing.  In 1985, my white cell count got high enough for MED to recommend that I see a hematologist, so I went to a local doctor in San Clemente, Dr. Tsang P. Fong.

He did a bone marrow test (the one where they hammer a spike into the pelvic bone – very uncomfortable).  The test confirmed that I had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CLL) stage zero, but that chemotherapy was not advisable, since I had no symptoms and the cure would be worse than the disease.

......

William Andreas Brown: I have to tell you what a shock it was in about 1972 or 1973 to wake up to the great, microwave scandal and to find that Secretary of State Henry Kissinger and his associates had kept from us the fact that for years we had been bombarded by microwave apparatuses, directed straight at the embassy in Moscow. I remember being one of a small group of officers in 1972 or 1973 when news of this development broke. We raised our voices in despair, dissent, and so forth.

We were finally ushered into a room where Larry Eagleburger, Kissinger’s Special Assistant at the time, briefed us and made some sort of presentation, assuring us that steps would be taken, and so forth. He said that medical studies were under way, and the evidence thus far was that these microwaves had not been deleterious to our health.

This was somewhat reassuring until, at the end of the meeting, Larry Eagleburger said, “Now, rip up all of your notes and give them to me. Nobody can leave with notes on this discussion.” One said to oneself: “What in the hell is going on here?”

It turned out that the Soviets had been bombarding us with microwaves, beginning in about 1964 or 1965. Why they had done this remained a mystery. How they had bombarded our embassy remained somewhat of a mystery, as well as why they had done so. Also a mystery was what was the response. We were furious. We felt betrayed by the leadership of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and by the Secretary of State himself…I’m speaking now of the microwave radiation scandal, as I would call it, of the early 1970s, which harked back to the early 1960s.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5 10: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5 10: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tellyou 发表于 2018-3-21 00:45
魏京生: 基辛格的错误思维

基辛格作为国际政治活动家,他的思想主要是国际关系方面的思维。最近哈佛大学的 ...

SB 魏京生: 基辛格的错误思维
------------------------------------------------------------------

1.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了, 还吹嘘先进过。
公元前, 阿基米德提出球体,圆柱, 圆锥的计算公式。



SB不要脸说《几何原本》等等都是西方人伪造的。
那请问有几个数学物理化学公式是中国搞出来的??
有那个学科是中国搞出来的, 物理, 化学, 计算机...?
有那个机器是中国发明的?
这些不基本是西方人搞出来的, 难道是中国人吹出来的?

2. 中国进入冶金时代晚半个世界千年以上。
欧洲大陆,高加索, 近东, 南亚公元前3200年进入铜器时代。
中国那时还在使用原始工具。
中国史学界的说法是, 冶金技术是从西往东传, 所以古中国学会冶金很晚。

3.中国夏代都城二里头 (3600年前) 是土路, 土墙。
商朝都城殷墟是夯土遗迹。
其他文明早已大量采用石材, 砖块。


4000年前希腊克诺索斯王宫。
胡夫大金字塔 (4500年前)。
公元前2600年,英国建巨石阵(4600年前)。
4600年前的马亨佐达摩。
罗马2000年前普及混凝土建筑, 中国1900年后才听说混凝土。
大批著名的古代混凝土建筑, 如1世纪的罗马角斗场。角斗场前三区的观众席用白大理石做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5 10: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hitesnows 于 2018-3-25 10:26 编辑

SB 魏京生: 之后的两千多年里,中国就只有基辛格所说的朝贡关系吗?
........................................................................................

中国在历史上被外国打得叫爸爸, 叫爷爷, 4次当4等人。

1)唐朝是突厥的儿国。
唐高祖称臣于突厥, 李渊: “子女玉帛, 皆可汗有之。”
唐太宗: “太上皇以百姓故, 称臣於突厥。”
唐太子李承乾: “一朝天下, 当归附突厥可汗。” 《中国通史》

唐朝宰相杜佑: “(突厥)势凌中夏。” “中国人归之者甚众, 俱北面称臣。”

大历史学家陈寅恪: 高祖称臣于突厥。
大历史学家吕思勉: (唐室)正犹石敬瑭称臣于耶律德光。
宋朝名臣富弼:唐高祖借兵于突厥,故臣事之。
王夫之: 唐安能遽与突厥争胜哉?

欧阳修(所著两部史书列入二十四史): (唐朝)四夷侵,中国微, 突厥最强。五代之际,契丹最盛。

《剑桥中国史》:“唐朝长期衰弱, 黄河以北只有小部分地区由唐朝统治。
长城内的十六州,在唐朝以后继续处于外族统治下达四个世纪之久。”


唐朝之后是五代十国, 五代十国之后是宋朝。
2) 五代十国时,被几十万 契丹人打得叫爹, 叫爷爷。
五代十国- 儿皇帝, 孙皇帝
石敬塘称帝, 称契丹可汗为父皇帝, 自称儿皇帝。

石重贵称契丹可汗为爷皇帝, 又称契丹大皇帝。 自称孙皇帝。
刘崇称帝, 自称侄皇帝。
刘钧称帝,称儿皇帝。
契丹统治下, 汉人沦为奴隶。 “北界汉儿多为契丹凌辱,骂作奴婢。”

3)宋朝一亿汉人, 被几十万女真人打得叫爹 (100:1)。
宋徽宗, 宋钦宗在金国光屁股游街。
宋帝称金帝为伯皇帝, 或叔皇帝。“叔大金皇帝”。- 《中国通史》

宋帝自称侄皇帝, “侄宋皇帝”。- 《中国通史》
赵构向金国称臣, 自称“臣构”。
绍兴8年,金国使者要求赵构向其下跪,之后改为秦桧丞相及以下向其下跪。
金国的人等制为 (1)女真 (2)渤海 (3)契丹 (4)汉。
宋朝称臣进贡金国大约100年。

4) 宋朝一亿汉人被几十万蒙古人打得叫爷爷 (300:1)。
成吉思汗时蒙古30万人, 蒙古千户就是国家领导了。
1276年, 宋朝派陆秀夫议和, 宋朝称侄孙, 宋为孙国。
派大臣刘岊献降表称臣: “蒙古上皇帝尊号曰仁明神武皇帝”。
谢太后: 求蒙古“封为小 国”。

+ 蒙哥50岁病死, 被阿Q说成被宋军打死。

蒙古大汗窝阔台令大臣讨论汉人有什么用。
别迭建议:“汉人无用, 杀光算了。”
耶律楚材说可以把汉人留着收税。
元朝国名大元大蒙古国。

5) 宋朝进贡辽国一百多年。
宋太宗亲征辽国, 宋军10万全军覆没, 太宗与几十骑逃回。

杨业征辽, 全军覆没, 杨业被俘, 绝食而死。
辽帝封耶律休哥为宋国王。
宋真宗时, 辽国兵临宋朝首都。宋真宗称辽国萧太后为叔母。
宋朝进贡辽国一百多年。

6) 宋朝进贡西夏八十年
宋神宗发兵30万征西夏, 宋军全军覆没。

永乐城之战, 宋军二十万士卒役夫全军覆没, 大将徐禧被杀。
大将刘法率军10万征西夏, 全军覆没。 刘法被杀枭首。
三仗, "死者六十万人,帝始知边臣不足任。" (帝, 宋神宗)
庆历和议, 宋朝进贡西夏八十年。

7)我们的康熙爷。

史载清军“割其阴肉, 验功之所, 积成丘阜”。割汉人女子的**, 统计他们杀了多少汉人。 “刀剜其阴, 以线贯之。”

昆山大屠杀, 汉人女人的血从山上流下, “血同涧水暴下”。

郑成功的母亲, 都被清军强*。 八旗军把掠来的汉人妇女分给各营, 昼夜不停的轮*。“各旗分取之, 同营者迭嬲无昼夜。 ”

满清初夜权, 汉地“人无完妇。” “百万红颜, 竟与骚狐同寝, 思之恸心, 言之污舌, 是尽中国之女子而玷辱之也。”

满清的人等制为 (1)满 (2)蒙 (3)回 (4)汉。
滿清《投充法》: 民人(汉人)投充旗下为奴。
汉人逃往东南亚, 听说华人在东南亚被屠杀时, 我们的乾隆爷说杀得好。

雍正: 以夷狄比于禽兽, 是中国之人皆禽兽之不若矣。

雍正, 《大义觉迷录》: 雍正称蒙元满清为外国之君。
元朝国名大元大蒙古国。
朱元璋, 《奉天讨元檄文》:元以北狄入主中国,四海以内,罔不臣服。...逐胡虏, 雪中国之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5 10: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5 10: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麦卡锡:救了美国 却被自己人背叛:

http://www.aboluowang.com/2018/0225/1075362.html

约瑟夫-雷蒙德-麦卡锡(Joseph Raymond McCarthy,1908年11月14日-1957年5月2日),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在1947年-1957年代表威斯康星州(Wisconsin)任职参议院。从1950年开始,麦卡锡成为挑战共产党对美国政府的渗透的最出名的公众人物。他指控有大量共产主义者、苏联间谍和同情苏联的人,在联邦政府内部从事削弱美国的阴谋活动。这一指控被包括解密的Venona文件(Venona files)在内的政府文件和听证会证明是正确的。最终,在共产党在内的麦卡锡的对手的有效运作下,他在参议院内受到非难。"麦卡锡主义"(McCarthyism)这个名词,在1950年特指暴露共产主义者的努力,后来很快被用到类似的行为。


美国共产党红色间谍对中美关系与中国命运的决定作用:

http://www.aboluowang.com/2017/0613/945005.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5 10: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Kissinger.Agent.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5 10: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Kissinger.Agent1.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 11:43:48 | 显示全部楼层

Kissinger.Agent2.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1 06:32:01 | 显示全部楼层
moe.demon.p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4-14 10:55: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为什么人类智商总是低于100. 谁能讲讲智商下降的原因么?1989的坦克机枪承诺是否言不符实? 1998年购买瓦格良号航母作赌场的承诺是否言不符实?2001加入世贸的承诺是否言不符实?无数年的保障自由人权的承诺是否言不符实?大家要宽容,1989就应该大屠杀。大家要宽容,美国被偷的几千亿美金越多越好,毕竟大家要宽容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