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23|回复: 0
收起左侧

半岛电视台:抗争中国长城防火墙的活动人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5 18: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博谈网记者赵亮编译报道)本文译自《半岛电视台》6月21日的报道。在中国,无法读到维基百科上关于1989年天安门屠杀的文章,无法读到法轮功精神运动的网站,也无法登陆在谷歌上中文搜索出来有关民主的网页。

据(美国非营利性组织)ProPublica称,路透社、纽约时报和彭博社等新闻网站在中国亦遭封锁。

脸书(Facebook)、Instagram、Dropbox和推特(Twitter)也被禁。

在全球1000个最受欢迎的网站中,中国政府封锁了其中至少165个网站,并关闭了大约2.6万条谷歌搜索字词和880个维基百科页面。

如果中国政府认为某个网页对其统治或国家安全构成危险,它就会封杀该网页,并且不予解释。

这就是所谓的‌‌“长城防火墙‌‌”;人权团体谴责中国共产党封锁部分互联网。

自由之家(FreedomHouse)是位于美国致力于倡导言论自由和民主的非政府组织。它在其互联网自由度报告中,连续第三年称中国政府是‌‌“互联网自由最大的施虐者‌‌”。

据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称,中国政府在过去十年中显著加强了对教育和大众传媒的思想控制,它‌‌“在监督世界上最严厉的在线审查机制之一‌‌”。

但是人们在反击,在想方设法绕过长城防火墙,访问互联网上被中国政府隐藏的那些角落。

‌‌“当我发现中国以外的互联网是什么样时,我觉得‌‌‘天啊,这与我一直在使用的网络完全不同’‌‌”,在中国长大的May(英文名)通过电话告诉《半岛电视台》。‌‌“

‌‌”一旦我意识到我用的互联网与在中国以外其他人见到的不同时,我意识到我需要使用真实的互联网,所以我开始做调查。‌‌“

May现居美国,正在完成其硕士学位。她要求匿名。

她第一次接触到未经审查的互联网是她去香港,在那里看到人们使用Facebook和Twitter等网站。

‌‌”在中国,人们使用百度而不是谷歌,用微博而不是Twitter,用微信来聊天和转账‌‌“,May说。

‌‌”我大多数的朋友甚至都不知道在中国的互联网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互联网之间有一道长城防火墙。‌‌“

要求完全匿名的Jamie是提倡权利平等、言论自由和民权的活动人士。他认为网络自由是一项基本人权。他表示有些人意识到了中国的网络是受限制的,但是没有认识到这是个问题。

Jamie继续说,这导致了自我审查,人们向当局相互告发,就像东德或苏联的场景。

‌‌”大多数人认为为了国家安全,限制互联网是必要的,他们认为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只要他们过得舒适,他们不关心政治和不公正的事情。‌‌”

‌‌“沉默的大多数人,他们被教导成用政府希望他们的思考方式去思考‌‌”,Jamie说。‌‌“中国的教育很失败,基本上就是一座中共的党校。‌‌”

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寻找翻墙的方法。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Global Web Index的数据,在中国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翻墙的人数于2014年至2017年间大约增长了11%。VPN能够让用户隐藏其浏览的网站,读取被封锁的内容。

但据人权组织称,中国政府正加强打击VPN的使用。

2017年7月,苹果公司不得不从App Store中删除所有-总共将近700个VPN应用程序。

中国的在线零售商阿里巴巴和其他几家供应商也接到了类似的要求。

2017年3月,一名男子因销售VPN而被判入狱九个月,几个月后,另一家VPN供应商被中国的法院判处五年徒刑。

May说她的一位中国朋友在课堂上使用了VPN。‌‌“他的一个同学告诉了校长,校长给警方打电话,警察来了,拿走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她告诉《半岛电视台》。

绕过防火墙

在中国,像Martin Johnson(不是真名)这样的人愿意冒一切风险去打开互联网。

他与一个4 人团队在2016年制作了一款安卓手机的应用FreeBrowser(自由浏览器),该应用内置翻墙工具,允许用户访问被封锁的内容。

当他们团队于2011年启动该项目时,该项目被统称为GreatFire,启动分析器以查看中国政府封锁了多少网络内容。

Johnson在一个加密电话中告诉《半岛电视台》:‌‌“自我们开始研究这个问题以来,在中国,对互联网的管制和限制已变得严厉得多。‌‌”

Johnson说:‌‌“中共真的很强大。‌‌”‌‌“美国政府在绝对意义上来说可能更强大,但唐纳德·特朗普不能说‌‌‘我想要关闭一个特定的Twitter帐户’就能做到。‌‌”

然而,微博账户经常被一个或几个中国政府官员随意封掉。这就是为什么GreatFire在2011年建立了FreeWeibo(自由微博)——一个能绕开封锁的社交媒体平台。

‌‌“当时的审查不是立即做到,追朔那时,微博有几亿用户‌‌”,Johnson说。

‌‌“由于内容数量巨大,不可能对所有内容进行审查,被认为是‌‌‘非敏感’(即不违背党的意愿)的内容被转贴很多次,然后被拿下,但如果没有太多的关注,可能能保留下来。‌‌”

几年过去了,中国政府不仅更好的限制了微博上的内容,并且封锁了FreeWeibo(自由微博)。

Johnson和他的团队随后开始构建FreeBrowser(自由浏览器),但中国政府封锁了该应用程序和GreatFire网站。

由于Google Play商店在中国尚不可用,对于在中国的人们难以找到能帮助他们登陆自由互联网的软件。

但尽管中国政府在竭尽全力,FreeBrowser和GreatFire的其他一些应用程序在不断扩大其用户群。

‌‌“我们并不完全知道如何去做,但我们的用户确实一直在增加,但是很难说他们是如何找到我们的‌‌”,Johnson说。

‌‌“最终我们归结为主要是口口相传,因为现在我们根本没有资源专注于发展上。

‌‌”我们只是专注于保持应用程序正常运行。‌‌“

但创建这些应用程序的成本很高。

Johnson说:‌‌”我们做的所有这些事情,在中国,做的人是会受惩罚的,我们分发和测试VPN,提供给人们网络访问,我们有一款应用程序可以分发禁书‌‌“。‌‌”出于安全原因,我们五个人彼此都不太了解。‌‌“

‌‌”如果有人被政府找到了,假设那人什么都说了。当然我不希望发生这事,如果发生了,我们通过尽可能地不知道彼此,来阻止整件事完了‌‌“,Johnson说。他说他无法进一步去说他们团队是如何沟通的。

‌‌”在这一点上,我们非常清楚,我们决定匿名做这件事是对的,这也是我们能够继续做下去的原因。‌‌“

根据中国的记录,这种偏执似乎更有道理。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年度人权报告,中国政府‌‌”越来越愿意起诉使用VPN软件的个体‌‌“,并补充说:‌‌”中国政府宣布了新的法规,给信息应用软件上聊天群组的组织者施加责任,以确保不被允许的内容不在群聊中共享。‌‌“

最近,大赦国际组织在其对2017年中国人权状况的概述中强调了几起活动人士和新闻记者因其网上的活动而被监禁的案件。

该报告称,微信等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越来越多地向当局提供其用户的信息,从而允许政府加大对国民的束缚。

这种束缚还扩展到其他的表达方式,包括书籍。

几十年来,中国政府一直保持着一份黑名单,里面包含了数千本不适合出版的书籍。但是现在,使用现代技术,这些书变得更加容易获得。

诸如GreatFire的FreeBooks(自由书籍)和著名的独立科技博客ProgramThink等应用程序试图绕过这些禁令,发布‌‌”非法‌‌“书籍。

这样做含有高风险。

如果被逮到,应用程序的开发者可能面临罚款和监禁,至少有五名香港书商因为销售禁书被中国政府绑架后经历了这些。

诸如FreeBrowser、FreeBooks以及ProgramThink博客等应用程序为活动人士提供了更多的匿名空间,但Johnson告诉《半岛电视台》:希望争取信息自由的人们与那些想要压制信息自由的人之间的战斗仍然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但是,如果事情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审查者将获胜‌‌“,他说。

‌‌”中国是世界上开发这些技术的领先国家‌‌“,他说。‌‌”他们花费大量的资源用于控制,并在这方面的努力还在不断增加。

‌‌“中国正在变得越来越富裕…… 但是谈到言论自由和政府对互联网的影响时,这非常令人担忧。

随着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中国政府的优势只会增加。

像GreatFire这样的小型运作没法以同样的速度前进。

Johnson希望外国政府和现在愿意遵守中国政府要求的苹果和谷歌等大型科技公司能够勇敢地面对中国政府。

Johnson、Maybe和Jamie担心,如果没有干预,互联网审查将会增加。

‌‌”越来越多的事情受到限制,人们自由生活的空间越来越小,受限制的互联网正在破坏言论自由这一人权‌‌“,Jamie说。

‌‌”我担心我是否会因为倡导言论自由和人权将我的家人置于危险之中,因为中国当局尤其针对活动人士的家人。‌‌“

‌‌”但是极权主义让我更害怕。‌”

原文链接:Meet the activists fighting the Great Chinese Firewal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