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854|回复: 1
收起左侧

陕西访民孙爱芹:我“两会”遭非法拘禁20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7 05: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年3月1日,我居住的蝴蝶手表厂家属区居委会副主任孙超,带了3个人到了我家,说带我到大雁塔看灯会。他们不容我推辞,叫我上了他们的车,根本没有去看灯会,直接把我拉到距离西安一百多公里的眉县,在一家宾馆里住下,白天黑夜轮流值班,把我看得紧紧的,就是外出散步、逛街也一步不离。

我质问孙超为什么这样骗我、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孙超说国家开两会,习总书记要修改宪法,事关重大,我是个疯子,为防止我再到北京上访闹事,所以要把我带出来。这是上级指示统一布置的。我质问孙超:我怎们是疯子?我们不该到北京上访吗?联合学院集资案爆发已经三年了,陕西省政府定性‌‌“非法集资,责任自负‌‌”,推卸责任;我们上访、请愿无数次,西安市政府组成了工作组,百般敷衍欺骗我们,到现在只给我们追回了被骗款项的不到百分之五,还威胁、殴打、关押我们,我们已经登记到的被逼死的债权人就有60多人。这些人是被牛小勇、陆兴渭和贪官污吏组成的诈骗团伙害死的。这个团伙成员才是疯子!是骗子!是图财害命的凶手!

我因是华西学院集资诈骗案的受害人之一,三年来坚持上访请愿,被多次讯问、关押、殴打。2017年3月24日,我们到陕西省政府请愿,打标语,呼口号,唱歌。几十个警察围过来撕抢标语,把我打倒在地,穿着皮靴踢我,我当场伤得站不起来了。警察后来把我拉到南小巷的西安市第五医院,不给我看伤,却把我送到精神病科。我在第五医院住了两天偷跑出来。这个医院有涉嫌害命倒卖器官的罪行。

至于政府工作组给我们支付的追讨回来的钱,约占我们投资额的不到百分之五,我们许多受害人拒绝收取。我们不能领取党和政府定性为‌‌“非法集资‌‌”的钱,我们不能接受党和政府‌‌“非法集资‌‌”的定性。有充分的事实证明这是不法分子与贪官污吏勾结集资诈骗,我们要求党和政府正确定性,惩治犯罪分子,为我追回被骗的血汗钱。

居委会的人一直把我非法拘禁到3月20日,才把我送回家。这次共非法拘禁我二十天。这次全国‌‌“两会‌‌”期间,我们坚持上访请愿的受害人至少还有王华等三人,与受害维权群体失去联系,估计也遭到与我一样的非法拘禁,到2018年3月23日还联系不上。

西安联合学院集资诈骗案受害人孙爱芹

2018年3月23日

附:我为什么不顾廉耻赤身裸体在大街上喊冤?

2016年6月13日,我和许多被骗人到西安市长安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上访,政府组成的联合学院集资案工作组就设在那里。我们仍然受到工作组人员的推脱和推诿,我们就以政府的文件与工作人员争论,要求政府人员答复。这时守在一旁的警察过来干涉,说要看政府文件。在我向警察递文件时,七八个警察乘机抓住我,把我连扭带拉拖到室外,塞进一辆车里。

汽车开到郭杜镇附近的一片泥地旁,警察把我从车里拉下来,对我拳打脚踢,并恶狠狠地喊:‌‌“再叫你闹!‌‌”‌‌“再叫你闹!‌‌”

我高声呼喊:‌‌“西联事件是贪腐大案!‌‌”‌‌“政府失职,就应该买单!‌‌”警察问:‌‌“政府为啥买单?我骗你的钱咧?‌‌”我说:‌‌“西联集资案是贪腐大案。政府是合伙的。政府站台,骗子唱戏,合伙坑害百姓!政府必须买单!‌‌”警察打我打够了,打累了,把我扔在泥地里开着车扬长而去。

我被警察打得尿了一裤子,气急之下索性把全身衣服都脱了,一丝不挂地在马路上喊冤。一辆小轿车停在我旁边,开车的女司机下了车,从车上取了几件衣服叫我穿上,还给了我5元钱,帮我报了警。

几步路的距离,郭杜镇派出所的警察两个多小时后才到了我报警的地点。警察把我送到另一个派出所,这个派出所的警察说我是‌‌“贼娃子来咧‌‌”。他们给了我十元钱,骗我说给我买饭,把我哄上汽车,拉到我家就不管了。

为讨回我们被骗的血汗钱,我们上访、请愿,被打、被绑架、被关押的事例很多。2016年5月28日,上万个被骗的受害人到陕西宾馆,聚集在大门外,要求向中央检查组投诉案情。受害人肖爱萍被警察抓住塞到汽车里,拉到丈八派出所。肖爱萍在车上休克,又被送到高新医院,吊了一瓶盐水,不给其它抢救措施。肖爱萍在医院躺了四天,后被赶出医院。

还有一位被骗的受害人在同一天同一地点,被便衣反扭胳膊摁倒在地,便衣恨恨地说:‌‌“再喊,弄死你!‌‌”这位受害人也被塞到车里送到丈八派出所。他高血压犯了,又被送到高新医院抢救,住了6天出院。

许许多多投资受害人因上访、请愿被威胁、殴打、抓捕、关押,有数十人感到绝望,用投河、上吊、跳楼等方式结束了宝贵的生命,还有更多的是焦虑忧愤加重病情而死。

我们被迫上访、请愿,一些人绝望而自杀,我如此不顾廉耻,完全是政府逼的!

我是1976年到西安红旗手表厂当工人的,我丈夫也是这个厂的工人。红旗手表厂在2005年倒闭,我们夫妻俩干了20多年,一分钱的补偿、买断款都没有就失业了,靠找些临时工作艰难度日。2014年,听人介绍西安联合学院集资扩大办学规模,利息给得高,我们就将省吃俭用积攒的两万多元钱,再借了亲戚、朋友一些钱,投资给联合学院。没想到到了2014年底,联合学院就不给投资人支付本金和利息了,集资诈骗的真相完全暴露,我们辛辛苦苦积攒的钱被骗得精光。

西安联合学院集资诈骗案被骗的有二十多万人,总金额超过120亿元。被骗的受害人向警方报案,到西安市、陕西省政府、党委上访、请愿,到北京上访,陕西省党委和政府作出处理意见:‌‌“非法集资,责任自负。‌‌”这是不符合事实的,我们受害人不能接受。

西安联合学院‌‌“集资办学‌‌”前后持续了十多年时间,联合学院董事长陆兴渭是集资诈骗的总策划人,他是中资教育研究所所长和中资教育融投资理事会副理事长,他四处贿赂官员、收买媒体、找后台、与党和国家多位领导人合影,进行大肆宣传,包括凤凰卫视在内的全国多家媒体多次对他进行过报道宣传。2013年10月15日,陆兴渭经有关部门和官员推荐,作为全国教育界先进知名人物代表,参加了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他的这些荣耀、光环,又进一步成为他诈骗的资本。我们有些被骗人的投资款,被办事人员直接打到陕西省某些官员亲属的账户上。这些事实能说陆兴渭、牛小勇一伙的巨额诈骗罪行与党政机构、官员、媒体、公检法无关吗?这个诈骗团伙有背景、有靠山,有用骗取我们的血汗钱、活命钱罗织成的巨大网络,这也就是联合学院集资案‌‌“难办‌‌”,案发后大量资金被转移,办案至今进展甚微的主要原因。陕西省党委、政府想用‌‌“非法集资,责任自负‌‌”的定性摆脱关系,逃避责任,我们能答应吗?

我不愿逆来顺受,在沉默中死去。近两年来,我都勇敢地参加联合学院集资受害人的各项维权活动。我们在集会、游行请愿中演讲,打出大大小小的标语,呼喊口号:‌‌“强烈抗议‌‌‘非法集资’的定性!‌‌”‌‌“西联事件政府责任不容推卸!‌‌”‌‌“谁审批,谁监管,谁负责!‌‌”‌‌“西联集资案是政府搭台,媒体宣传,骗子唱戏,百姓遭殃!‌‌”‌‌“政府负责,清除腐败!‌‌”‌‌“严惩诈骗犯,还我血汗钱!‌‌”等,并高唱《团结就是力量》等歌曲,

西安联合学院集资案受害人孙爱芹

2016年12月2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