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89|回复: 0

雁北灵异事(三)

[复制链接]

4048

主题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8252
发表于 2018-7-15 07:3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韩丽明





1、雁北某县有个李爷爷。因父母双亡,跟一个道士长大。后来耳濡目染,也学会了一些道家皮毛功夫。年轻时常和师傅一起出去给人家祛病安宅,挣一些零花钱。

近年来,大同县为了发展旅游,将一座古庙重修。于是李爷爷被请去当了庙祝,长年累月地住在那座空荡荡的大庙里。

听李爷爷说,半夜里,总能听到大庙院子里头有人走动,还时不时的发出瘆人的笑声和哭声。那年,清明刚过。李爷爷半夜又被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惊醒。他透过窗户往外一眊,院子里空无一人。可他一睡下,哭声又起,且时近时远。一天,他终于按捺不住,想出去一探究竟。他迷迷糊糊地披了一件师傅留下的道袍,拿了一把度过法的七寸桃木剑,轻轻地出了家门。

那个夜,出奇的静、也出奇的冷。李爷爷鬼使神差、糊里糊涂地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未发现任何异象。他正打算转身回屋的时候,突然,一股冰凉刺骨的冷风吹在了他的背上。此时,李爷爷如梦方醒,他知道,后面一定有东西。做过这行的他很明白,此时此刻,是万万不能转身的,否则,顷刻间便有性命之虞。也就一瞬间,不知何物吹到了他的脸上。月光下他定睛一看,是一缕长长、黑黑、枯枯的女人长发。

李爷爷此时来不及多想,一个鱼跃向前翻了出去,将手中那把小桃木剑抛往身后。紧接着,又默诵了一连串的法咒。此时,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个枯发遮面,衣着破烂的女鬼。

李爷爷使出浑身的道术,都无济于事。而那个东西,却直直地紧迫自己。李爷爷顿感在劫难逃,立马把身上的道袍脱下,朝那东西扔了过去。然后飞身进屋,紧插门栓,躲在门后。

突然,屋外一声尖叫。紧接着一道红光,穿门而入,立马化作一个身穿红袍、手执钢刀的赤脸大汉。那人告诉他:“若不是我经过此地,你早已命丧黄泉!此祸乃是你扫庙不净所致。我已将此鬼斩于第十棵灵松之下!”说完,一闪而去。

三天后李大爷方醒。睁眼前,满屋子的人都以为他不行了,正准备给他操办后事呢。

后来,听老一辈说,那座道观里有一尊巨大的神像,后面竟然有一个女子悬在半空。她已上吊数十年了。由于神像高大,翻修时工人疏忽,竟然无人知晓。

2、文革时期,雁北某公社兴修水利。工地上有架照相机,买回来很长时间没人会用。转业军人王栓柱在部队学过摄影,这部相机就他会弄。到哪儿都背着,威风凛凛、神气十足。

这天,在工地食堂帮工的那位后生,悄悄求他给照张相。栓柱痛快地答应了,说着就领他到山坡背阴处找了个景,“咔嚓”照了一张。

相片洗出来一看,栓柱吓得“啊”地一声扔在了桌上。原来照片上有个年轻闺女在一棵老榆树上吊着,那闺女梳着两条长长的麻花辫,上身穿一件红色的褂子,下身是一条蓝色的裤子。瞪眼吐舌,极其恐怖。

栓柱马上去找工地赵主任报告,赵主任50多了,比他老成,看完照片镇定地说:“你也真是的,照相机对着个吊死鬼都没发现?”

栓柱说:“照的时候很正常呀,谁知道冲洗出来,咋就变成了这样?”赵主任沉思片刻后说:“吊死鬼抢镜头,这里头肯定有冤情。这事你不要声张,咱们先向当地公安部门报告后再说。”

果然不出赵主任所料,时间不长,就有一位老大娘前来工地寻人,说是闺女玉梅出来好几个月了没有消息。大娘说:“闺女从家出来之前,不知是咋了,每天愁眉苦脸,跟丢了魂似的。那天她跟我说来工地找她的对象,我问她啥事也不说。她出来时穿的是红褂子,蓝裤子,塑料底黑布鞋。”

栓柱听了惊讶万分,脱口就问:“是不是梳两条大辫子?”

大娘问:“是呀!莫非你见过她?”栓柱赶紧掩饰说:“没,没,我没见,是我猜的,一般农村闺女都是这样的打扮。”

栓柱安顿好大娘后,直接去找赵主任,赵主任听完他的汇报后也惊讶不已。照片上的人与老大娘说的完全一致,可以断定,死者就是大娘的女儿玉梅。赵主任说:“根据情况,死者的尸体很可能就在你照片上的背景地,特别是那棵老榆树下。”

他俩急匆匆地来到那棵榆树下,发现树下有活土。新土的蒿草与周围明显不同,说明土里肯定有问题。赵主任顾不上请示公社革委会,立即电话通知县公安局。

公安局行动迅速,很快就派来刑侦科长和几名民警,又从工地找几名民工,刨开榆树下的新土。没费多大的劲,就挖出了照片上女人的尸体。因为离立夏还有一段时日,尸体还没有腐烂,绳子还在脖子上套着。

被逮捕的民工张二虎在人证物证面前,如实交待了犯罪经过。原来他来到水利工地时间不长,就与一位女民工勾搭上了。为了摆脱玉梅的纠缠,凶残地用麻绳勒死了她。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张二虎很快就被伏法。

3、听表姐夫说,那年冬天他跟徒弟开车去大同煤矿拉煤,连夜跑车,等快到矿上的时候已经凌晨五点了!

雁北晚间路上车少,正当他们下了油路,开在一条小路上时,突然起雾了。按说冬天起雾也是常事,但这雾起的蹊跷,因为来的太快了!而且瞬间周围的空气变得阴冷,隔着车窗玻璃都能够感觉到那种彻骨的寒意!

须臾,雾就直接笼罩了他们的视野,就连天上的月光都被遮的看不清了……本来疲惫万分的姐夫,当即就清醒了。那年姐夫五十多,也算是见多识广,开了半辈子的车经历过的事情太多。他看这雾来到这么急,气温降得这么快,感觉此事绝不寻常,当即决定等雾散了再走,于是就地停车,点上一根烟歇息。

前后也就三四分钟的功夫,能见度就剩四五米了……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是那种很整齐,又很沉重的脚步声:“挞,挞,挞!”

姐夫跟徒弟瞬间汗毛就立起来了!他夹着烟的手在颤抖着!接着他俩看到了这一生都难忘的一幕:一堆脸色不清的人,穿着古老而沧桑的甲胄,手持古朴的青铜长戈,步伐整齐地从他们前面走过。所有人都直视前方,像是在巡视什么。那一瞬间姐夫差点尖叫出来,手上的烟头直接掉在了脚面上!

时间很短,也就几十秒的时间,那队甲胄兵就过完了,但姐夫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直到他的布鞋被烟头烫出了一个洞烧到脚趾头了,一声痛呼才惊醒过来!

雾慢慢地散去,月亮又重新照在了头顶。姐夫说,我们这是遇到了阴兵过道了……

等他们路过得胜堡,来到舅舅家说起此事,舅舅们都说,他们刚才经过的那个地方,从前是好几个朝代的兵营!

4、民国时,得胜堡有个老人突然过世了,家里人在过世老人的脚踝上用黑炭涂抹了一块印记(那时大多数人家都这么做,为的是转世后好认)。

后来,过世老人的孙子诞生了,全家人欣喜若狂。蹊跷的是,这个刚出生的婴儿脚踝上也有一块黑斑,跟爷爷过世时用黑炭涂的形状一样。有人说这个孩子是爷爷投胎回来的,家人都挺开心。

男孩三岁时。一天,他突然走进爷爷生前的房间,搬来小凳爬上了柜顶,站在柜顶上,摘下一个相框子,后面竟然有个四方形的窑洞,洞里有个方形小匣子。正当男孩要把匣子取下来时,他妈进来了,一进来就是一顿臭骂:你爬高上低地瞎翻甚呢?……正想把他抱下来时才发现:咦,这儿咋会有个窑窑呢?还有匣子!

看到妈妈进来了,小男孩不紧不慢,反而回骂:愣货,我放在这儿的东西都五六年了,你们都没有发现?再不拿出来就沤烂啦!紧接着把匣子抱了出来。

妈妈听得一头雾水:你在说甚呢?不要拿你奶奶的东西!小男孩淡定地说:你去把我奶奶、我爹、还有我叔他们都叫过来,我有事要安顿。妈妈细思极恐,该不会被鬼附身了吧,于是赶紧去把他们都叫了过来。

小男孩对着几位大人揭开盒子,里面有好几张大同银行的存单,存单上的户名都是爷爷的名字。全家人都惊呆了。追问男孩,你咋就知道这里头有存单?男孩说,存单是我放的,我当然知道在哪,存单里的钱是我以前一点一点积攒下来的。接着,男孩说出他以前做过的一些事,虽然并不详细,但都能说个大概,人们都惊诧万分。

5、有一年,得胜堡有家人要翻修房子,找来许多村民帮忙。他们在院子里挖土时,发现土层里有齐整的青砖,下面好像是个墓。农村人对鬼神非常敬畏,很忌讳这种事,于是有人提议停止翻修,把土填回去,再烧纸焚香敬一下,算是道个歉吧。但有人见利忘义,觉得有墓就有陪葬品,说不定还能发财,于是就继续挖了下去。当他们掘开一块青石板时,下面密密麻麻地拧着一团小蛇。有人认为这绝非什么好兆头,纷纷劝他们放弃。但几个胆大的不肯罢休,还要继续干。他们用铁铲把蛇铲了出去,那团蛇见了阳光不一会就全死了。

这时,这家人的老婆突然出了问题。她开始像得了魔怔了一般,用牙齿把自己的嘴唇咬的血肉模糊,然后昏倒在地,牙关紧闭。众人都说是遭报应了,于是纷纷劝阻开挖,请来的人只好把石板和青砖又都填了回去。东家又从供销社买来上好的香纸,祭拜了起来。果然没过多久,东家的老婆就没事了。

6、在雁北,如果小孩儿夭折是绝对不能用棺材的。所以大多数人会把去世的小孩儿扔在荒山野岭,任凭野狗吞食。也有的人觉得于心不忍,会简单挖个坑把孩子埋了。

那年,有个木匠觉得即使孩子死了,毕竟也是亲生的,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而且自己有手艺,就花功夫给去世的孩子做个精致的小棺材。

结果,这木匠的孩子接二连三地夭折了,有的出生没几天,有的刚过周岁,最大的一个才四五岁……所有的去世的孩子他都给准备了棺材。

后来,木匠的老婆又怀孕了,临近生产。木匠在田里劳作,天色渐晚,听见树上叽叽喳喳的声音吵着要去领小木盒子……木匠觉得事情不妙,回到家中发现老婆已生下孩子,直接抓起刚出生的孩子给摔死了,尸体随即一把火烧了。此后,木匠的老婆又连生两子,都健康长大。

以前的人认为,小鬼投胎然后又很快死去是为了诓人、领个棺木。如果死后,扔在荒山野岭或者焚烧,不得善终,就不敢再轻易投胎诓人。

5、按老一辈人的说法,动物在房子住久了会沾染人的灵气,如刺猬,黄鼠狼,还有蛇。有一年,得胜堡有家人拆房。房子是老房,住过好几辈人。工人们拆到房顶时,突然从上面掉下一条蛇,蛇有胳膊粗细。那家人一看就慌了,停工叫村里的阴阳先生来看。阴阳先生让大家赶紧烧香作揖,然后恭恭敬敬地用竹竿挑到地里放了。

工人们放了一天假。第二天开工,众人推墙时,“轰”地一声,露出一个坛子。打开一看,满满一坛子金元宝。人们顿时炸了锅,那个人不想趁捞几个,一坛子元宝眨眼就没了。等主家过来,现场就只剩下一个碎成几瓣的罐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0-19 00:5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