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41|回复: 0
收起左侧

住院30天揭露求医真相 北京人的结局让所有人流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8 13: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宝宝,奶奶老了吗?”

  “奶奶老了~奶奶老了”

  “那爷爷老了吗?”

  “爷爷不老~爷爷不老”

  宝宝的爷爷奶奶在北京帮老婆大人一起照顾2岁的儿子,做饭、洗澡等大多数工作都是母亲承担的,但是宝宝却明显更喜欢爷爷,因为爷爷陪宝宝玩,宝宝很喜欢和爷爷玩。

  然而,就在这个一直没下雪的冬天的流感肆虐的北京,大年三十那天,父亲高烧,我心里变得特别不安。我们一家人经历了父亲从去医院输液、转入大医院急救室、收入病房、激素用药、用药一直不见效、病情开始好转、出院、事后反思......思考再三后,我还是决定把这一个多月来的求医经历写下来。

  2月13日~2月15日

  父亲出现间歇性低烧(最高37.6°)、咳嗦,但无其他(如嗓子疼、流鼻涕)等感冒症状,自行吃了999感冒灵等药没有任何效果。

  后来才被普及了常识:感冒全称叫上呼吸道感染,像我父亲这样发烧但没有嗓子疼、流鼻涕属于下呼吸道感染。

  2月15日 (大年三十)

  父亲高烧引起了我的担忧,带父亲就近去了北京市昌平区医院。先去发热门诊,测完体温,确认发热,然后去急诊挂号。大验血了一下+拍了CT。

  检查结果:胸部CT显示双肺支气管扩张伴感染;验血显示C反应蛋白62,正常值0~8。

  2月15日~2月17日

  在昌平区医院急诊部输液三天(每天一次)。

  输液内容:甲磺酸左氧氟沙星注射液、注射用头孢噻肟钠舒巴坦钠、氧化钠注射液。期间症状并没有见好,2月16日晚还发烧到38度。

  2月18日

  复诊,指血化验结果:C反应蛋白50,正常值0~8。总的来说治疗效果不明显。我当时在医院,态度不满但语言文明地质问医生为什么越治越严重!我不太信任这位急诊医生,咨询了做医生的朋友,帮我解释了支气管扩张是因为有炎症,需要用化痰药物并配合肢体动作引痰。

  2月19日~2月21日

  找到昌平县医院呼吸内科医生继续治疗。继续输液三天(每天两次)。

  输液内容:甲磺酸左氧氟沙星注射液、注射用头孢噻肟钠舒巴坦钠、氧化钠注射液、痰热情注射液。

  口服药物:复方鲜竹沥液、桉柠蒎肠溶软胶囊。

  期间症状没有得到缓解,咳嗦加重了,伴随气喘。只要走路快一点或者稍微爬楼梯就喘的非常厉害。但因为用了化痰药,所以从2月19日开始每天会咳出大量痰,大多数白痰伴随一点点黑痰。

  2月22日

  再次去昌平区医院呼吸内科复诊。

  胸部CT显示:双肺支气管扩张伴感染没有得到缓解

  验血显示:C反应蛋白79,正常值0~8。

  昌平区医院呼吸内科苏副主任医师建议:去更好的医院住院治疗。

  除此之外,(白细胞计数、红细胞面积、血红蛋白含量、中立细胞计数、单核细胞)都高于参考范围。(血小板体积、淋巴细胞百分率)轻微低于参考范围。

  2月22日晚上咳喘的非常厉害,第一次高烧到40.4度。并且除慢慢走之外,几乎丧失了运动能力。

  短短一周,用三代头孢(已经是很猛的抗生素了),但血常规一半以上超标、高烧过40度,几乎丧失行动能力,而且相关医生没有给我任何能让我信服的合理解释。至此,我对昌平区医院的医生彻底失去了信心。

  不过我的医生朋友告诉我,其实如果一开始去大医院,一开始可能也是像昌平医院这样治疗,这个叫做常规治疗。如果常规治疗不见效,不管是进一步治疗还是要住院,都一定要去大医院,因为接下来的用药就说道很多了,调整剂量、配合用药这方面就是一般医院和大医院的主要差距所在了。我坚定地要去北京市朝阳医院。

  2月23日

  打车带父亲来朝阳医院,朝阳医院门口附近1公里处常年堵的水泄不通。车开到了距医院门口150米的十字路口处,决定下车走过去。但是下车后我扶着父亲才发现,这150米对父亲好吃力,明明昨天之后不走快就没事,今天居然已经不能走了,我让父亲坐在医院门口广场的石台上,垫着书包,太阳下面,应该不冷,但是真的不能再走了。接下来真的要赞朝阳医院了:

  1.门诊大厅服务台,咨询流程(先办卡、再去发热门诊测体温、挂号)。

  2.门诊大厅服务台快速免费租到了轮椅。

  3.用轮椅推上父亲,发热门诊初步检查完之后,拿着条去急诊。

  4.急诊进行了血常规、动脉血、心电图一套检查流程下来后,急诊医生(特别感谢这位大夫)判断父亲目前的血氧含量太低,必须吸氧,但是流感肆虐的大背景下,朝阳医院急诊区已经没有能吸氧的位置了。急诊医生说“走,我领你们找吸氧的地方去”,然后他带我们来到了急救区,庆幸恰好有床位!急救区医生判断了父亲的情况,确认的确得留在急救区吸氧。父亲带上吸氧面罩后,血氧含量从60升到了90,终于觉得呼吸不困难了。(正常人空气环境下呼吸,血氧都应该在90以上,父亲其实由于之前几个小时的血氧含量过低已经造成了心肌一定程度上受损了)。

  父亲这一夜是在急救区过的。其间,急救区30多个床位,走了好几个老人。有一个我当时就在场,对我造成了很大心理冲击。不过我尽量表现的很轻松,让父亲不用太紧张。

  同时,我还看到急救室的医生、护士、护工的忙碌,同样是20多岁、30多岁的年轻人,我自认为我是承受不住他们这样的工作强度的。尤其是护士!在此向朝阳医院急救区的医护工作者致敬!

  2月24日

  顺利转入呼吸科病房,呼吸五病区卜主任带着团队对父亲的病情进行了了解,也看了在昌平区医院的两次CT影片,判断父亲的肺在有很多基础病的情况下(肺气肿、肺大泡),发生了大面积的肺间质纤维化,这个病很不好治,不过院方会尽最大努力积极治疗。

  判断的主要依据之一就是昌平医院的那两次的CT,所以我不知道在昌平区医院的时候算不算误诊。

  卜主任团队(郭大夫是一线大夫,姜大夫是二线大夫,卜主任是三线大夫)的姜大夫和我说了病情的严重性,死亡率还是很高的,让我提前做好最坏的心理准备。但是也告诉我这个病的控制、好转、康复和病人心态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家属要做的一方面是信任医生,一方面要做的就是给病人鼓劲儿!

  2月25日

  卜主任请来了更厉害的方主任来看了父亲的病情,一起明确了治疗方案。抗生素和激素都要用,前期先抗生素为主,控制感染,如果控制住了。后期再激素为主,重点治疗纤维化。

  未知才会让人恐惧。我特别感谢朝阳医院呼吸科大夫明确给我解释了病情,阐明了最好的情况和最坏的情况,和我们家属交代清楚怎么做才能尽量提升成功的概率。医生做好医生的事,家属做好家属的事,各自分工明确,相互信任,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

  2月25日~3月10日

  这十多天是最难熬的,父亲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但是并没有明显的好转,父亲有些焦躁,总算着住这些天院得花多少钱,怎么“还不见好”。我一直在给父亲鼓劲儿,告诉他我们已经进了全国最好的呼吸科方面的医院,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医生给咱们治,咱们就听医生的就好了。

  期间我也一度心里快熬不住了,一度心想“与其让父亲这么焦虑,不如告诉他实情,就是这个病很难治,医生也没有十全的把握能治好,所以能不能好就得靠我们自己的心态和斗志了!”

  我当时就得说了实情,父亲可以燃起更高的斗志,靠自己的心态和求生意念战胜病魔。但我最后还是没说。

  事后我反思,其实当时是我自己心理濒临崩溃的边缘,想和父亲说实情,其实是自己实在顶不住了表现。庆幸自己当时最后还是顶住了。

  每个孩子都会把自己的父母,尤其是父亲想的过于强大,但其实他们也普通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他们一样会胆怯,会委屈,甚至会一蹶不振。当父母老去,我们长大,我们其实要替他们顶起一片天,成为他们的依靠,让他们感觉自己的子女很强大,很值得依靠。

  除了和父亲强调医院医生的专业度之外,每天和他宝贝孙子,我的宝贝儿子视频,就是最大的父亲的勇气和斗志的来源了。

  3月10日~3月21日

  父亲的病情终于开始好转了,一点点地可以下床走两步了,再一点点地可以自己走去洗手间上厕所了。前面说过,发病之后,一周就丧失了行走能力,如今终于又一点点恢复了。

  吸氧也从80%的高浓度面罩吸氧换成50%鼻吸式,再换成30%鼻吸式,再后来父亲已经可以办个小时不吸氧在走廊溜达走走停停看看窗外的风景了。

  住进朝阳医院病房后,我就没太过多地过问过用药方面的问题,这里的医生已经是最专业的了,院方已经将治疗方向和我们家属讲的很清楚了,我们要做的就是100%相信医院了。

  3月22日

  住了整整一个月院后,父亲终于出院了,我喜极而泣。这一个月我也没有回家,我也可以回去抱宝贝儿子了。感恩父亲扛过了66岁的这个坎,感恩能幸运地住进朝阳医院享受到最专业的治疗,感恩我当时顶住了压力给父亲一直鼓劲儿,感恩母亲一直在医院和我照顾父亲,感恩老婆大人在家里照顾宝贝儿子、过来医院给我送来补给、调用家里的钱支撑父亲的治疗、最好的我们的给力大后方!感恩所有给予我过帮助的同事和朋友,没有你们的帮助,我可能支撑不下这个月,也可能做不出正确的决定。感恩生命,感恩生活。

  4月1日(周日)虽然有雾霾,但是阳光还是不错的,父亲牵着他过完2周岁生日的的宝贝孙子在小区里玩,我们家的小帅哥、大帅哥、老帅哥,都笑的很开心。

  三甲传真点评——

  这位北京患者一家的求医经历,鲜明地向社会传递出,生死没有定数,只有概率。但医患信任是生道,在疾病面前最希望病人活下来的是医生,只有充分相信医生,医生才能轻装上阵,敢于放手一搏,归根结底受益最大的还是患方。

  昌平区医院在北京是一家县级医院,从该院医生的诊疗看是规范的,在疾病发展到超出医院的救治能力和水平后,医生及时建议患者到大医院治疗,也是负责任的,为患者的下步治疗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北京朝阳医院作为三级甲等医院,在这场疑难危重的救治中,让所有人看到了三甲医院的担当和医生一切为了病人、一切为了生命的苍生大医情怀。

  从县级医院到三甲医院,从医生到病人及家属,从一开始对医生质疑到后来100%地信任医生,少了任何一个环节,都极有可能导致悲剧的发生。尽管这位患者的就医经历是当下中国大多数人的就医经历,但却再一次印证了一个永远都不会变的道理:你若性命相托,医生必生死相依!

  本文作者 徐杰

  文中我的父亲名为徐景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