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33|回复: 0
收起左侧

澳广电台与被取缔的澳广“听友会”组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1 16: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孙陇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澳洲广播电台(简称澳广)中文台在中国内陆有着众多的听众,一方面澳广中文台为迎合中国内陆的听众,播出一些诸如邓丽君等港台歌手的流行歌曲,这些歌曲由于各种禁忌,在内陆电台不能播出,因此澳广播出的这些歌曲让内陆听众听的如痴如醉,稳定了听众群;另一方面,澳广广播不同于其他西方国家对华播出的电台,政治色彩不浓厚,因此内陆并没有把澳广当作“敌台”来看待,所以收听澳广是安全的,也使得澳广的听众越来越多。

除了上述原因外,澳广电台播出的其他节目,诸如旅游、新闻等,对于一直封闭的内陆听众来说也极具诱惑力,他们通过电台来了解世界、认识世界,可以说当时的很多人是通过诸如收听澳广这样的电台,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多彩起来。而当时的电台,特别是澳广,与听众的交流是十分充分的,播报听众来信,给听众寄节目单、歌单或者年历卡等小礼物,甚至还有主持人的亲笔回信,所有这些,让内陆听众越发地喜爱澳广,而澳广在中国内陆所设的邮政信箱(写过信的读者一定记得住这个地址:北京邮政信箱9023号)每年也会收到大量的信件。据有关资料介绍,1979年9月一个月,澳广收到来自中国的信件达7万封之多。

中国内陆人对澳广的喜爱,是种特殊的爱,在现代信息发达时代,很难理解这种感情。这种炽爱,让澳广拥有了不少“铁粉”,他们甚至成立听友会,交流收听节目的感受,培养共同的兴趣。在湖北省宜昌市,有一个叫李越的高中生因为喜爱澳广电台而成立了听友会,进而又成立了组织,在全国发展会员,引起了当局的关注,虽然内陆并没有明文规定禁止收听澳广,但以此为名成立组织则是不被允许的,于是当地公安机关以“非法组织”的名义取缔了该组织。以下是笔者收集到的一份宜昌公安局给山西介休县公安局的函件,函件说明了取缔这个非法组织的情况,并告知介休县公安局,该县也有一位该组织的成员,希望他们配合:

【我市于一九八一年十月十三日查获一非法组织“中华友谊之家”,该组织是在海外广播电台的影响下组织发展起来的,现刻有“会章”,印有“规程”和“登记表”,还印刷了一千份“中华友谊之家会员登记表”,作为每个会员入会时履行的正式手续。组织者李越(男,18岁)系我市高工班工业微生物班学生,其组织有成员七十人,涉及到全国十八个省、三个自治区、二个直辖市以及五十一个市、县。

李越于八零年九月去信“澳广”电台,声称成立了“湖北宜昌欢欢听友会”和“湖北宜昌乐乐听友会”。同年十二月“澳广”电台播出该信,其陆续收到各地来信,询问与“澳广”电台的通信地址及联系办法,要求加入“听友会”组织。该李回信时热情邀请对方参加组织,并随信寄去“会员登记表”要求填写寄回。今年七月二日,为扩大其组织,又将名称改为“中华友谊之家”,选出会长一人,副会长四人,并在附件、贵州、黑龙江、武汉等地建立了五个通讯点,负责联系各地会员,传递信件和转达总会意见。经请示湖北省公安厅,决定取缔“中华友谊之家”这一非法组织,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对该组织所涉及的成员,通过当地公安机关,配合所在单位,积极认真地做好思想政治工作,使其解散组织,断绝联系。

你县汾西矿中学生王介平系该组织成员。

请配合单位,做好工作为盼。

特此函告】

在笔者所搜集到的有关“收听敌台”的资料中,没有见到过因收听澳广而被处理的资料。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李越及其组织成员被调查处理,并不是收听澳广,而是成立了“听友会”的组织,无论这个组织是否有政治色彩,在当局看来,只要是“组织”都会有潜在的危险性,更何况这个组织是“在海外广播电台的影响下组织发展起来的”。

介休县参加该组织的王介平,也是一名高中生,介休县有关部门对他进行了调查,讲述到他是如何加入该组织的:

【王介平,男,现年18岁,贫农出身,本人成份学生,系矿务局中学高二二十四班学生。……

经查该王家在1979年买了一台红灯牌收音机,自有收音机,王连续不断地收听有关节目,于1980年夏天开始收听澳广电台的听众节目,本人认为这个节目很好,能增长知识。因此,每天到时收听。在1980年7、8月间给澳广去了一封信,去信两三个月澳广电台没有播王的信。可是在澳台听众节目里,听到湖北宜昌火电厂工人李越的信,王听以后,在1980年10月份给李越去信,去信的目的是要打听澳广电台的地址及联系方法。李越没几天就给王来信,信中写明王要的地址及联系方法(邮:澳大利亚墨尔本邮政信箱428号,澳广电台中文部或下两个信箱转香港中区邮政总局7207号,北京邮政信箱9023号)。同信又给王寄来点唱单,湖北宜昌欢欢听友会的规程和会员登记表,王介平及时给李越去了信,去信说:我不了解组织的内容,我正在高三上学,杜绝参加组织活动。李越又给王来信,来信中说参加组织,宪法允许的,青年人要快乐一点,同信又寄来一张表。在这种情况下,王介平填写好表给李越邮去,从此以后王介平就加入了湖北宜昌“中华友谊之家”的非法组织。】

当然,有关部门对王介平也进行了耐心教育:

【根据以上调查情况和湖北宜昌市公安局来函中决定取缔“中华友谊之家”这一非法组织,作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王介平确是该组织一员,为了做好本人的思想工作,由该校领导参加和王介平谈话,帮助本人从思想上认识问题。通过谈话的帮助,该王从思想上认识了这个非法组织的危害性,决心退出组织,断绝关系,并且作了书面上的认识和今后决心。

在王认识了这个非法组织问题的基础上,又组织学校领导和王的家长参加开了座谈会。座谈会目的就是今后进一步做好本人思想政治工作,要让学校和家长从多方面引导和帮助,使本人从思想上行动上真正能退出组织,断绝关系,成为四化新生力量。】

上面两份材料,都只说“中华友谊之家”是非法组织,并没有对收听澳广电台的行为有任何指控(指责),也没有说以后不能听,说明当局在乎的是“组织”而非澳广,但无论怎么说,这个组织是因澳广而成立,也算是澳广在内陆听众中一件较为特殊的事件,就不知道当时的澳广电台的人是否知道此事。

笔者查询澳广的资料时,发现现在的澳广电台在网上成立了一个听友会,一批老澳广的听众在上面,交流一些当时收听澳广的情景和心得,展示一些当时收到的小礼物和主持人的信件等等,就不知这些人里面有没有曾经参加过“中华友谊之家”这个组织的,如果有笔者很想知道他们当时被“教育”时的心情以及以后是否还坚持听澳广电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