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6682|回复: 7
收起左侧

国内思想界马克思主义评价趋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20 10: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国内思想界马克思主义评价趋势
  
  莫弃耻
  
  前言
  
  很早以前,大约在文革发动后不久,一些民间人士中就流传这样一种说法:毛泽东的许多观点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而是列宁主义的。是列宁修改了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在一个落后的国家进行了一场导致斯大林暴政的革命。毛泽东比列宁还左,在一个更落后的国家,通过农民革命,建立了一个因落后不得不没完没了发动政治运动的社会主义国家。
  
  之后几十年,毛泽东的罪行被批判;邓小平的理论被怀疑。对共产主义运动史来说,斯大林被彻底否定;列宁也被审视和指责。但马克思主义的开山人却一直受到歌颂和赞扬。不肖在徒子徒孙,祖师爷铁定是没错的。
  
  上一世纪80年代前半期,由于“解放思想”的号召,中国“思想界”曾异常活跃,出了不少“很有思想”的名士。人们对文革,对文革前的十七年进行了批判性的梳理;对当前的路线、政策、思想、观点也放手评判;甚至对马列主义本身也多有评析。真有点“百家争鸣”之模样。终招致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和89年对民主运动的血腥镇压及其后严厉的思想控制。一大批“思想家”们出国避难,下余的一小批则屏气息声,蛰伏猫冬了。
  
  但综观那一次的思想解放,纵然看上去“百花齐放”,却基本上都长在马克思主义的土壤上。人们最常见到的仍然是“辩证地”“唯物主义的”“生产力的提高”“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等标准的马克思主义语言。马克思主义仍然是铺天盖地,充斥每一个角落的真理。“思想家”们作的至多不过是用马克思主义的左手,抽马克思主义的右脸;用马克思主义的右手,抽马克思主义的左脸。那是件很技巧也很别扭的事。
  
  然而,作为人类,最伟大的力量就是思想。哪怕泰山压顶,思想的嫩芽都能顽强的伸展、壮大、成为排山倒海的莽林。
  
  走了自批自的思想杂耍者,铁板下长出的却是从各种角度彻底重新评价马克思主义的新一代思想者。马克思主义从不可触动的圣物,成了解剖台上可以剖析的凡物。
  
  历史已经证明“独立之思想”的伟大,历史还将再次证明“独立之思想”的伟大。
  
  让那充足了气而胀大的渺小,回到它原来的样子吧!
  
  一·思想者
  
  如果一个人或自愿,或被迫,或一生下来就被戴上暗红色的眼镜,他一定认为天地万物是暗红色的。而且也应该是暗红色的。
  
  也许大多数人都不会摘下暗红色的眼镜,但总有人会摘下这眼镜看看世界。他看到了蓝的天,白的云,黄、绿、红、紫杂陈的大地。
  
  也许大多数人又马上戴上暗红色的眼镜,但总有人再也不肯用暗红色毁掉眼前生动、壮美、色彩缤纷的世界。
  
  你不能说认为世界原本一片暗红的人就没有思想,但他们的思想不是自己的,而是别人的。他们完全可能水平很高很高,但他们只能被称为信徒,而绝非思想者。
  
  就像小行星撞击地球带来的巨大灾难没有能彻底毁掉生命一样,几十年暗红色(血色)的笼罩也没有能毁掉人们独立思考之能力。
  
  那些相信多彩世界确实存在的人,我称他们为思想者,这些用自己的大脑独立思考的人,我崇敬他们。
  
  二·思想界
  
  在一个被马克思主义彻底笼罩了几十年的环境里,只有当人们对马克思主义重新认识,真正的思想才算得上开始。
  
  上一世纪末,不同于“改革精英”;不同于“第三种忠诚”;也不同于“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自由主义”思想悄然升起。南边的何清涟在《现代化的陷阱》一书中,对民主政治缺失的改革表达了深深的忧虑。北边的刘军宁直截了当地打起《共和·民主·宪政》的大旗。
  
  很快他们被一种斯大林发明的模式(在我们这里称为王军涛模式)处理到国外,失掉了中国公民的身份。
  
  其后,公然大部头出书发表异端言论的情况的确不复存在。当局从自“解放思想”以来的新状态中,总结掌握了一套“严防死守”又不显“太粗暴”的杜绝不同声音的技巧和手段。
  
  但只要你细心,就不难发现,像有几株躲过锄头的蒲公英,它们的种子已散播到更广泛的天地里。
  
  于是这里一朵,那里一朵,三三两两堪称真正思想的点点火星,形成一片悄声细语的思想界。
  
  三·出版物
  
  中国人独立的思考起于对文革的疑惑(此前也有极少数优秀的先驱,独自进行过艰苦卓绝的思考,如林昭),继而对反右,再而对三面红旗,进而对整个中国革命。起于对毛泽东,继而对邓小平,再而对中国共产党,进而对马克思列宁主义。
  
  当人们的思考触碰到马克思列宁主义时,一个必须前置的问题出现了:近一百多年里,真的只有马克思主义的阳光普照人类吗?人类思想的天穹上还会有另一个或几个堪比马列主义的太阳吗?
  
  上一世纪80年代中期,一批批堪称人类思想精华的著作,开始在中国翻译出版。像从地窖石板的缝隙中,人们揉着迷茫的双眼,看到一个比一个更明亮辉煌的光芒。原来并不是只有地窖里那盏灯可以叫人的双眼看到事物。
  
  80年代中后期,有几套丛书开始一部一部地将西方近百年来的各种思潮呈现在中国人面前。
  
  1987年由邓朴方任主编的《二十世纪文库》系统地推出社会科学、心理科学方面的译著。
  
  1987年由汤子宽任主编,包括王沪宁任编委的《当代学术思潮译丛》系统地推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心理科学等多方面最顶级的思潮著作。
  
  1988年由徐崇温任主编的《国外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研究》丛书,全面系统地将当代除列宁字号的几乎所有自称马克思主义者的,自称研究马克思主义的,自称批判马克思主义的,从“西方马克思主义”到“民主社会主义”到“社会民主主义”来了个一锅端。
  
  1995年由郭永才任主编的《西方现代思想》丛书,更是集半个多世纪以来,对马克思主义兜底批判之大成。米瑟斯、哈耶克、卡尔.波普这些自认为已经把马克思主义了结了的思想大腕的力作,凸现国人视野。这套丛书2007年竟然还会再版。而再版竟然还会售缺。
  
  在人类社会,没有什么比思想的潮流更可怕了!八、九十年前正是马列主义思潮的汹涌冲击,将亿万中国人领入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如今几股新溜进来的思潮汇集成一股热风,吹进冬眠的大脑,独立思考的本性复活了!
  
  四·互联网
  
  何清涟女士,心忧国民,难免有时很悲观。她以电视为例,说明互联网这一最新科技成果,会像电视一样,首先成为统治者手中的宣传工具,为愚民政策服务。但互联网毕竟不同于电视,互联网上普通民众的直接参与是无法彻底消除的。统治者无法将互联网变成完全一己的御用工具。于是互联网就成了中国思想界展示自己的公共平台。若干从东方角度潜心研究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主义进行全面评价的思想者,在互联网上发表自己的研究成果,并且相互切磋,相互呼应,逐步成了一片小气候。
  
  1·抓住七寸
  
  在西方思想家看来,马克思主义是一个环环相扣,首尾相连的理论体系。要研究、评价、批判马克思主义就得跟着马克思几十年的理论创造走一遭。否则就会出现纰漏,导致理论上的失败。
  
  但对于东方的,饱尝马克思主义理论后果的中国人,就不必这般麻烦。根据切身体验,深知马克思主义的七寸在哪儿。抓住七寸就控制住了蛇的全身。历史唯物主义、共产主义、公有制、暴力革命、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等就是马克思主义学说的七寸之处。在互联网上看到的也的确如此。且看:
  
  《什么是社会发展规律》作者:吴大江
  
  作者对“我国的主流哲学理论家们”关于社会发展规律的论述进行了直截了当的驳斥。
  
  “我国的主流哲学理论家们认为社会发展规律有三种:一是在人类历史过程中始终起作用的一般规律如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力状况的规律,二是在人类历史中某些发展阶段起作用的特殊规律如阶级斗争规律,三是仅在某一社会发展阶段起作用的个别规律如资本主义基本经济规律。
  
  这里谈的是社会发展规律吗?根本不是。所谓社会发展规律,就是指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和推动社会向前进步的动力。这里谈了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和推动社会向前进步的动力了吗?没有。”
  
  接下来作者具体指出“所谓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规律就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的规律。然而生产力并不能决定生产关系。例如今天在生产力水平同样的基础上,有的国家实行公有制,有的国家实行的却是私有制,其生产关系是不一样的。可见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不过是胡诌出来的一种规律。其实,生产力和生产关系都是由人们的知识决定的:生产力是由人们的自然科学知识水平决定的,生产关系是由人们的社会科学知识水平决定的。再说阶级斗争吧,阶级斗争也不是推动社会向前发展进步的真正动力。例如在我国数千年的封建社会里,农民阶级发动反封建专制王朝的起义斗争多达数百起之多,成功的也不少,但并没有推动社会的进步,社会还是停留在原来的封建位置上原地踏步。”
  
  尽人皆知,生产力水平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必须符合生产力的发展,正是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核心观点。而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真正动力,也是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一个指导人们进行社会实践的结论性观点。对这两个观点的否定,当然就是对马克思主义观点的否定。
  
  《共产主义社会能实现吗?》作者:吴大江
  
  作者开宗明义地问道:“共产主义社会能实现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那就是首先看看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提出共产主义学说的立论根据是什么,这些根据是不是事实,站不站的住脚,能不能成立。其次看看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所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符不符合规律,经不经得起逻辑的推敲。下面,就让我们看看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论述吧。”
  
  然后,作者引用了十几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的语录,对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的立论和共产主义具体形态作了马克思主义的大致轮廓的描述。
  
  此处略过。
  
  作者论述说:“我们从上面论述中可以得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立论根据是大工业(大生产力)。马克思主义认为大工业的发展必然会造成愈来愈多的人陷入贫困的无产阶级并使这种贫困愈来愈严重,同时还存在着无法避免的愈来愈严重的经济社会危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立论根据是不是事实,站不站的住脚呢?近一百五十多年来大工业发展的事实表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的立论根据无法成立,因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并没有使愈来愈多的人陷入贫困的无产阶级并使这种贫困愈来愈严重,相反,它已经使无产阶级上升为有产阶级从而基本上消灭了无产阶级。资本主义制度的掘墓人无产阶级都消失了,又何来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共产主义?”
  
  作者接着说:“我们从上面论述中可以得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所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要消灭社会分工,人人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社会分工能消灭吗?我们知道,共产主义社会必须要有高度发达的生产力,而自然律告诉我们,高度发达的生产力来自更广泛采用科学技术和更细致的分工,如果消灭了分工,人人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高度发达的生产力又从何而来呢?只有白痴才会相信前天心血来潮昨天才当医生的人会有高明的医术,并让他为自己的大脑开刀。看来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就是这种白痴。再则,分工就是组织,组织就是社会,也就是说社会是组织(分工)的总体,消灭了分工就等于消灭了社会。”
  
  最后作者总结道:“综上所述,可以得出马克思主义创始人推论共产主义的立论根据不能成立,其所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违背客观规律,因此结论应当是:不能实现。”
  
  《阶级斗争理论批判》作者:吴大江
  
  作者首先给阶级以不同于马克思主义的定义。比马克思主义认为阶级是对生产资料占有的不同的产物,更容易理解,更清晰准确,更便于把握。这两种不同的认识,本身已经蕴含了阶级是对立的不可调和的,或阶级是关联的可以互利的两种不同内在。
  
  比如“阶级斗争的理论认为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事实果真如此吗?非也。阶级的存在是由分工产生的,与生产的方式无关。只要有社会的组织存在(组织就是分工)就必然有阶级的存在。”
  
  那么“阶级能被消灭吗?”
  
  “阶级斗争理论认为人类社会最终会消灭阶级。阶级能被消灭吗?不能……阶级、分工与社会同在,是一件事物的不同方面,是不可以被消灭的-----除非消灭社会。”
  
  再比如“由所有制导致出来的阶级对立矛盾是社会不平等的根源吗?”
  
  “不是!社会的不平等是由自然法则决定的。
  
  自然规律决定了人类社会的平等有两种:一种是机会平等,机会平等是指社会赋予人们在谋求私利和幸福方面平等的权利和机会;另一种是分配平等,分配平等是指社会在分配生活财富方面实行人人平等。自然规律决定了这两种平等的关系是成反比的:实行机会平等就意味着在分配方面的不平等,实行分配平等就意味着在机会方面的不平等,因此平等是相对的,不平等是绝对的。”
  
  “其实,私有制并不是一种不平等的形式,恰恰相反,它是一种真正的平等。”
  
  “私有制是一种机会平等的具体形式。那种把资产阶级说成是依靠生产资料进行剥削,不劳而获的说法是武断片面的,因为资本家经营资本,组织生产,承担风险,对产品的走向进行决策,比起工人的直接劳动来说,显然是一种更为高级的劳动,所以他们获得的高报酬是合理的,是符合机会平等的按劳取酬原则的。”
  
  因此,“阶级斗争的理论认为资产阶级是依靠资本进行剥削的不劳而获的寄生虫阶级。这是一种极端的偏见。”
  
  “资本家不仅是劳动阶级中的一员,而且是劳动的组织者,是劳动者的领路人,是劳动者中的精英。从社会物质生活的角度讲,资本家阶级的贡献远远超过工人。资本家与工人的关系是互利互惠双赢的关系。”
  
  所以,“阶级斗争真是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动力吗?不是!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原始动力是社会大众的需要,推动社会发展进步的直接动力是人们的知识,是人们的社会科学知识推动着人们的政治生活(包括生产关系)的进步,是人们的自然科学知识直接推动着人们的物质生活(包括生产力)的进步。
  
  阶级斗争理论把阶级斗争看成是推动社会进步的主要动力是完全错误的。阶级斗争并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我国历史上农民阶级举行推翻统治阶级的斗争数以百计,成功的也不少,可社会仍在封建社会的原地踏步就是明证。”
  
  好了,让我们来“看看今天走在世界前例的社会和谐、人民富足并享有较高福利的国家,有哪个是搞阶级斗争的?”
  
  最后作者将阶级斗争的话题转向另一个更现实的角度。
  
  “如果非要说阶级斗争存在的话,那么自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到法治社会建立起来之前,阶级斗争在现实中确实是存在的,但阶级斗争只有一种即统治集团阶级(统治集团阶级是个组织体、利己单元)与被统治阶级的斗争。这种阶级斗争的出现是由于人们社会科学知识低下的产物,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阶级斗争问题。如在这种阶级斗争中,即使统治阶级被推翻了,由于社会分工的需要,人们还是要组建出一个统治集团阶级,如此,阶级斗争还会继续下去。当人们找到并掌握了以分权制衡的社会科学知识,建立起了法制社会后,方告这种阶级斗争的结束。法治社会用分权制衡的法律链子把国家权力机关的领导人(统治者)锁起来,使他们失去了按自己的意志随心所欲的特权,因此也就宣告这种阶级斗争结束了。可见,要消灭统治集团阶级对平民阶级的压迫、奴役和剥削,不能靠实行什么阶级专政,只能靠民主法治。”
  
  《民主姓资还是姓无?》作者:金煊
  
  就民主问题展开了广泛而深刻的论述,即讲了当前关于民主的争论,又讲了民主的缺乏使官僚特权阶层得以对无权阶层压迫剥削,充斥着人间罪恶。还讲了西方民主的渊源和发展过程,以及西方民主的基本原则和在现实中的作用。
  
  然后,作者把马克思主义民主观摊开来看。
  
  “马克思主义讲的‘人民民主’实质上是一种专制,他巧妙地利用了人们对底层民众的同情,在他的‘新专制’理论外包裹上了一层厚重的迷雾。由于不懂‘共和’,马克思主义将‘民主’定义为‘专政’,正反映出马克思主义思想上的混乱。按马克思主义理论,当‘无产阶级专政’被一个至高无上的政党‘代表’、一个政党又被一个或少数几个‘寡头’垄断(民主集中制)的时候,走向极权就是必然。
  
  西方国家的言论自由是富人的游戏,穷人无钱表达自己的言论。一贯仇视鄙视穷人为刁民歹徒的官僚特权阶级及其代言人毛左们,从来无视穷人权益和地位。现在为了永远垄断权力,假惺惺地关心起表达穷人的言论来。他们胡说八道欺骗公民说,你们追求的民主无钱表达自己的言论!这明显不符事实!西方那些维护工人利益的工党、工会不都享有言论自由、集会自由、甚至上台执政的权利吗?150多年前,养不活自己的马克思不是在英国发表了推翻资本主义的言论吗?”
  
  马克思何以有如此邪门的民主观?原来:
  
  “马克思误把财产私有制当成了万恶之源,真正的万恶之源却是权力的私有化[或特权阶级化]。权力的私有化是苏式社会主义国家贫困、动乱、愚昧的根源。马克思主义不批判权力私有制而搞生产资料公有制,导致了生产资料的一党化垄断主义和极度腐败。
  
  马克思主义不是把斗争方向指向权力,而是指向资本,以为制约甚至消灭了资本,由无产阶级掌握政权,就解决问题了。马克思理论没有反对官僚特权阶级的理论,结果消灭资本而不制约权力,产生的却是斯大林式的极权社会主义。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仍然处于社会最底层,名义上的领导阶级地位,掩盖不了事实上的受奴役受压迫的地位。
  
  马克思用阶级矛盾转移人民对特权的视线,以便他们一小撮好独掌大权。列宁继承马克思衣钵后,就大力提倡对党领袖的个人崇拜。”
  
  作者的上述观点竟是马克思同时代人就有的观点。作者告诉我们:
  
  “巴枯宁评论马克思说:‘他以人民统治的名义,宣布人民对国家奴隶般的依附’。列宁说:先进的理论不能产生于先进的工人阶级,只能产生于少数领袖,绝大多数的群众都应接受他们这些‘伟人’的灌输,人民只能听从他们的领导。人民真成了奴隶。”
  
  让我们把思路理一下:马克思提出“人民民主”,因为他误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于是把斗争矛头指向资本家。消灭资产阶级得靠阶级斗争,得由无产阶级----资本主义掘墓人来完成这一历史使命。
  
  “于是,一个先进的工人阶级被杜撰出来,制造出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一个领导政党被规定出来,制造出党与党之间的不平等;一个几百年未出现的领袖树立出来,全党全国人民只能俯首跪拜,于是一个个由特权阶级统治的新的社会帝国又出现了。人民包括工人阶层再也没有了民主,人民不能‘乱说乱动’,不能让你‘百花自放’;你要自由民主吗?那是资产阶级自由化、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代言人、是敌人,要对你专政,只能‘一切行动听指挥’,制造‘形势大好’。于是‘百花齐放’不见了,科技创新不见了,人民的监督参政议政不复存在了。‘不给资产阶级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于是,由执政党提名,政协委员拍拍掌,人大常委会过下堂通过。代表是谁?长得如何?道德品质执政主张工作能力如何?能否为民说话?选民不知道就在监视下跟着领导的调子投了票。实质上是党管理干部,党任命干部。‘不给资产阶级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成了一个打击异端的花招……”
  
  2.除去瑕疵
  
  有一种很流行的观点,就是我们前言说的:马克思主义是正确的真理,只是被列宁给歪曲成了充满错误的马列主义。
  
  几十年来我国人民已把马克思看成圣人,把马克思主义看成真理的化身。为了维护马克思主义的纯洁,把马列主义身上的瑕疵统统算到了列宁身上,于是马克思主义仍然是一块无暇的美玉。即使评判的是马克思主义,中国人也习惯性的先将列宁的污物摘去。
  
  在《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再斟酌》一文中,作者金煊就是这样作的。
  
  作者一上来就告诉我们“在这篇文章中,我们通过分析研究,确认了无产阶级专政这个词是马克思偶然使用的,并没有明确的概念和专述,其定义应喻指无产阶级执政的民主共和制,并非指多数人民主的无产阶级独裁,而且并不存在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必然性。”
  
  但好歹作者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提法是马克思开的头,此前并无此语。不过作者说:“而且仅仅是在下面附注几篇文章中提到无产阶级专政,其中《马克思致约.魏德迈》(一八五二年三月五日)又只是给私人的信,真实性就值得怀疑。”作者还发现马克思没有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专题研究论述”,仅有一些“只言片语”“所以说,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仅仅是1848年-1875年前后,当时阶级矛盾和斗争的产物。”
  
  作者用了两个附录来说明无产阶级专政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没有后来列宁说的那个含义。一个是马克思著作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一些“只言片语”;另一个是恩格斯对《爱尔福特纲领》的“修改意见”。
  
  终究作者还是努力总结了一下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定义和学说是什么样的。
  
  “首先从马克思有关无产阶级专政只言片语论述中,我们未看到马克思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概念是什么,它的种概念是什么,属性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它的内涵和外延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从马克思有关无产阶级专政只言片语论述中,我们可总结出,无产阶级专政是资本主义到消灭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工具手段,无产阶级专政的首要条件就是无产阶级的军队。但是这个手段是什么样的手段,其内容为何?我们也不得而知。众多的条件和结论是什么?它的性质、规律和定理是什么?我们都不得而知。这确实如当今分析马克思主义者所评论的那样,逻辑混乱是马克思著作中的一大缺点,马克思写作的这一缺点就为斯大林们随意解释无产阶级专政提供了方便。专政的英语单词即是独裁,用无产阶级独裁来描述社会主义似乎不是马克思的本意。”
  
  何以似乎不是马克思的本意呢?作者举出:
  
  “马克思主义法定继承人伯恩斯坦和考茨基都撰文反对,正宗的马克思主义权威考茨基1918年8月发表专著《无产阶级专政》文章,批判了列宁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
  
  作者努力想把列宁----斯大林式的无产阶级专政和马克思脱离干系。但由于作者所说的原因,“这确实如当今分析马克思主义者所评论的那样,逻辑混乱是马克思著作中的一大缺点,马克思写作的这一缺点就为斯大林们随意解释无产阶级专政提供了方便。”马克思起码为列宁、斯大林们随意解释无产阶级专政提供了方便。当然因为同样的原因,马克思也为伯恩施坦、考茨基、普列汉诺夫们随意解释无产阶级专政提供了方便。至于哪位先生是马克思主义法定继承人;哪位先生的观点是马克思主义正宗,则既无马老先生合法遗嘱指定,又无精神遗产归属的法庭判决,且无一个各家公认的权威组织赐予正宗招牌,所以作者说了不算。另一位列宁主义信徒同样有权说列宁才是马克思主义合法继承人;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才是马克思主义正宗。当然,仍是说了不算。但作者又告诉我们:
  
  “我们大体可猜测,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无产阶级专政这一偶然用语,是指无产阶级政权或无产阶级统治执政,从社会主义的实践,我们应将其修正为人民民主专政,或进一步修正为(劳动)人民的民主执政。”
  
  问题是“无产阶级专政”这个有别于“无产阶级政权或无产阶级统治执政”的词,显然是马克思发明的,并且就是为了区别于“无产阶级政权或无产阶级统治执政”发明了这个词。所以无论如何不可以“将其修正为人民民主专政”(这正是斯大林主义的一个概念),更不能“进一步修正为(劳动)人民的民主执政。”不然马克思当初在描述巴黎公社时就不妨直接用“无产阶级政权或无产阶级统治执政”,也省得逻辑混乱,让列宁、斯大林这样的贼人钻了空子。
  
  也许作者对巴黎公社的了解太来自马克思主义者们的著作了。其实巴黎公社的委员会分多数派和少数派,而多数派以布朗基主义者为主,另有一些新雅各宾主义者。布朗基主义主张暴力革命和实行专政;而新雅各宾主义则主张革命恐怖主义(雅各宾专政,在法国大革命中以残酷镇压著称)。少数派主要是第一国际会员,然而除了瓦尔兰受到马克思主义少许影响外,包括他本人都是蒲鲁东主义者。所以巴黎公社在民族大敌围困巴黎,国难当头之际,对政敌采用的正是专政手段,镇压是十分血腥的。以致国防政府在和德国(1871年4月18日在凡尔赛宫镜厅宣布成立)签订了条约,德军撤围,政府军攻占巴黎后,为了报复大开杀戒。
  
  至于恩格斯对《爱尔福特纲领》的修正意见,只能说明,面对欧洲资本主义发展的现实,恩格斯不得不勉强接受英、法两国工人运动坚持了半个多世纪之久,德国从早期工人运动(在马、恩还没有影响到时)起就一直视为主要策略的“议会道路”、“和平过渡”这类成果显著的斗争手段。而且恩格斯担心的不是拉萨尔主义传统根深蒂固,占75%的右派主张“人民国家”“普选”的德国社会民主党突然放弃传统。正相反,恩格斯担心的,忧虑的是他们从来没有开展过两种策略中的另一种,即无产阶级武装的暴力革命。
  
  在马克思主义环境中,人们会有一些逻辑上的混乱,比如:马克思主义的导师同意了他们一直反对了几十年的做法,人们就会说《马克思、恩格斯确实是和平长人社会主义的首倡者》(阎长贵)。压根不管他们一直反对的那些人,在他们首倡之前半个多世纪就一直在“跟进”。
  
  再比如:列宁按他的理解解释了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不同意列宁的人就会在反驳列宁的观点时,全然忘了“知识产权”“发明专利权”的问题。忽略了就是列宁“阉割”也得有一匹“公马”;“歪曲”也得有一棵“树苗”。且不说到底怎样解释才算“阉割”“歪曲”,“阉割”“歪曲”再不地道也担当不起全部的责任。如果不去联系那匹“公马”,那棵“树苗”,你将永远说不清列宁主义为什么是邪恶的。总会有人从马克思主义观点出发,在理论上用比你攻击列宁时,抛出的马克思主义砖头大的多,多的多的另一类马克思主义的砖头向你抛来。
  
  作者金煊这篇文章是一个全方位,多层次论证“无产阶级专政”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一大灾难的理论尝试。但为了不触犯马克思、恩格斯这两位先人,以避免一些麻烦,将现实中出现的无产阶级专政全部归罪于列宁、斯大林,就产生了逻辑上的混乱。轻则不能透彻地论析“无产阶级专政”,重则给“无产阶级专政”卷土重来提供了可乘之机。
  
  关于列宁的布尔什维克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关联性,我们不妨听听“正宗”马克思主义的伯恩施坦是怎么说的。美国马克思主义研究者悉尼.胡克教授在他的《对卡尔.马克思的理解》一书中,有一个有趣的小注“在1929年初夏同我的一次谈话中,伯恩施坦(那时他已79岁)……他放低了他的声音,并且用秘密的声调,好像怕被别人听去了似地说:‘布尔什维克在把马克思说成是他们自己的人的时候,并不是不正确的。你知道吗?在马克思本人身上,就有强烈的布尔什维克的特色!’”一个“正宗”的马克思主义者在告诉你:真正“正宗”的马克思主义者不是自己,而是列宁。
  
  
  
  2008年8月19日
  
发表于 2014-8-22 08: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十年的社会实践证明:老毛狗的什么主义都是愚弄老百姓的洗脑工具!——它借助马克尸主义标榜其人们并不知情的空虚的象牙塔理想!!!老毛狗总结中国历史上的各个朝代的兴旺经验;以最巧妙的最毒辣的愚弄手段包裹以最华丽的画皮,进行渔民的流氓无赖伎俩(自称,思想)彻底洗脑全沦陷区民众!!!!——老毛狗的什么思想都没有,唯有继续封建独裁世袭制,臆想它的红色江山晚年娼罢了!!!它的目的就是赤裸裸的帝王做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5-13 17: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贾谊 发表于 2014-8-22 08:53
······几十年的社会实践证明:老毛狗的什么主义都是愚弄老百姓的洗脑工具!——它借助马克尸主义标榜 ...

马克思主义,从头到脚都是用烦琐的诡辩编织起来的。中共还在用这东西在高中、大学愚弄欺骗毒害中国的年轻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0 06:5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制造恶魔理论荼毒人类,遭受现世报:

马克思长期缠绵病榻,痛苦不堪。在1860年他写作《资本论》期间,就患上了〝糟透的黏膜炎、眼睛发炎、呕吐胆汁、风湿病、急性肝痛、打喷嚏、头晕、久咳、严重的疔疮〞,那时马克思才40出头。

而其中疔疮造成了最〝可怕的痛苦〞,并长期遍布马克思的〝残躯〞,生殖器周围更严重,使他痛苦不堪。最后马克思在胸膜炎和肺癌中结束了他的生命。

在人生最后的十年里,病痛缠身的马克思,为了寻找良医治病,一直辗转于奥地利、德国、瑞士、法国、阿尔及尔等国家和地区。而且马克思似乎还总是被雨盯上,他走到哪儿,雨跟到哪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0 06: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薄熙来在重庆建起全国最大的毛泽东像,并掀起 “歌唱红色经典”、“发红色短信” 热潮后,导致的后果:

薄熙来患喉癌;
2009-06:重庆飙车撞死人事件;
2009-06:重庆江北枪击案;
2009-06:重庆山崩;
2009-06:重庆遭暴雨袭击,4小时炸响5261次惊雷;
2009-06:四川成都公交车自燃事件;
2009-06:重庆遭暴雨袭击,损失3亿多,36万人受灾上千房塌
2009-06:四川德阳绵竹市 5.6级地震
......

薄熙来对以上种种凶兆视而不见,结果终于沦为阶下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0 06: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大陆当年“文革”、“破四旧”之后:

三年“自然灾害”(官方说法),大饥荒
七级以上大地震十次以上(1966-1976)
刑台大地震(1966,死亡8064人,伤38000)
云南海通大地震(1970,死亡15621,伤32431)
唐山大地震(1976,死亡24.2万人,重伤16万人)
共产党几巨头死亡(1976)
东北坠下大块陨石(197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0 07: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宣扬毛老魔,其罪极大:多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古月——死于突发心肌梗塞

古月扮演毛泽东是由叶剑英拍板决定的。那时他还是昆明军区的文化干部,名叫胡诗学。胡诗学身高1.80米,气度不凡,五官轮廓酷似中青年时代的毛泽东,平素常有人对他指指点点,说他像伟人。事情不知怎么传到了北京,总政文化部副部长胡可便借到昆明军区检查工作之机拜访了古月。

之后,古月成了扮演毛泽东最多的人。作品有《西安事变》、《四渡赤水》、《彭大将军》、《开国大典》、《大决战》系列等等。2005年,古月在广西临桂县参加“中国电影百年走近临桂暨临桂县影视之家基地破土动工奠基仪式”期间,因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于2005年7月2日23时09分在广东三水人民医院去世,享年68岁。以前从未有过心脏不适症状。


王立宪——死于旅游巴士遇难

2006年10月2日,一部载有19名大连游客的旅游巴士,在途经台湾南投县时翻落路边,造成五名大连人员和一名台湾导游罹难,14名大连人员和司机不同程度受伤。此次车难遇难者之一王立宪是毛泽东的特型演员,时年52岁。

王立宪,1954年生于辽宁丹东农村,40岁调入庄河电视台做记者。王立宪为了成功地塑造毛泽东,苦修8年。为了走近毛泽东,他临摹毛泽东的书法,揣摩毛泽东的照片,他要求自己不仅要形似,更要神似,从精髓处把握毛泽东的特质。他练步态,融神情,几近出神入化。

业内人士说,王立宪是继古月之后最有前途的毛泽东特型演员,事业正趋辉煌。一次在韶山冲,他模仿毛泽东的乡音和体势,向群众呼唤“同志们辛苦了”,又用浓浓的湘音朗诵毛泽东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老俵们欢呼雀跃,“万岁”之声不绝于耳,又连连给“毛主席”敬酒。

演完毛泽东痛斥腐败分子的戏后,王立宪对朋友说毛泽东最痛恨腐败分子,我演这场戏真过瘾!他在电视连续剧《毛泽东身边的故事》中成功地塑造了毛泽东的形象,没想到在电视剧公演之前他离开了这个世界。


马于飞——死于意外车祸

2008年10月16日,毛泽东的特型演员,马于飞先生(1958年—2008年10月16日)前往黑龙江鹤岗等地演出,在赶往哈尔滨的路途,经过绥化市附近。意外发生车祸,马于飞和海政一位扮演周总理的演员及车上的三人当场遇难,马于飞遇难时年仅51岁。

马于飞是山东省夏津县人。他是90年代涉足影视圈,因酷似毛泽东,被特定为演毛泽东的特型演员,曾在《水的女儿》、《李立三》、《青年毛泽东》等多部影视剧中出演过毛泽东,其形神兼备的演技折服了很多的观众,其中《水的女儿》曾获全国电视金鹰奖。特型演员古月去世后,凡是有毛泽东形象的影视剧,他已经成为首选演员。

他是典型的山东大汉,为人热情健谈,乐于助人。做了很多公益事业,也经常帮助朋友。他能喝酒,总理的扮演者大连话剧团的郭伟华、邓小平的扮演者全总文工团的马森等,是经常和他在一起喝酒的知交。

马于飞生前是北京飞鸣伟业影视文化艺术传播中心董事长,北京海德冠国宴食府、山西仁保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形象代言人。曾任中国长城学会副秘书长等职,是社会活动家,在全国纪念毛主席的系列活动中,到处可以见到他的身影,传播毛泽东思想是他一生的追求。


何明志——死于肝病

1995年,何明志(1958年—2009年8月27日)被特招为毛泽东的影视特型演员,他主演的主要影视作品《沈鸿》、《莱芜大战》、《长征组歌》、《士兵的故事》在观众中倍受好评,先后被评为中国栋梁工程“爱心大使”和国家注册高级咨询师。2009年8月27日,何明志在四川华西医院病逝,享年51岁。

何明志起初并没有想过要去做演员,他一直在企业界工作了20多年。后来由于一个记者说他像毛主席,因而被推荐到峨眉电影制片厂,他去峨影试妆时,接受了峨影5、6个专家的考试,专家让他从楼上往下走,也让他从楼下往上走,并教他做一些毛主席挥手、抽烟等简单动作。通过5、6个小时的考察,整个摄制组认为他,身高1.84米,只有70公斤,能演长征时期的毛泽东。

1995年,北京东方明星影视艺术开发公司拍电视剧《莱芜大战》。导演王晓民决定用何明志饰演毛泽东,何明志接受这个任务时压力很大,因为他之前没有做过演员,而毛主席人们都熟悉,古月老师人们熟悉,作为非专业演员,他住在八一厂,早上起来就去小树林里没人的地方练台词、找感觉。就找毛主席最习惯的几个动作反复练。经过自己的努力,加上同行们的指导帮助,何明志完成了此次任务。之后王晓民导演又请他饰演了《长征组歌》的毛泽东。

2009年7月29日,何明志应邀去重庆参加了“红歌会”的演出,与卢奇、刘劲等特型演员一起为重庆观众表演节目。此次重庆之行,是何明志最后一次公开扮演毛泽东。何明志病逝前曾患肝病达两年之久,后来做了肝脏移植手术,很成功。从重庆“红歌会”演出回来后,何明志便高烧不断,住进了医院。此后,再也没回过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0 07: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宣扬毛老魔,其罪极大:多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古月——死于突发心肌梗塞

古月扮演毛泽东是由叶剑英拍板决定的。那时他还是昆明军区的文化干部,名叫胡诗学。胡诗学身高1.80米,气度不凡,五官轮廓酷似中青年时代的毛泽东,平素常有人对他指指点点,说他像伟人。事情不知怎么传到了北京,总政文化部副部长胡可便借到昆明军区检查工作之机拜访了古月。

之后,古月成了扮演毛泽东最多的人。作品有《西安事变》、《四渡赤水》、《彭大将军》、《开国大典》、《大决战》系列等等。2005年,古月在广西临桂县参加“中国电影百年走近临桂暨临桂县影视之家基地破土动工奠基仪式”期间,因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于2005年7月2日23时09分在广东三水人民医院去世,享年68岁。以前从未有过心脏不适症状。


王立宪——死于旅游巴士遇难

2006年10月2日,一部载有19名大连游客的旅游巴士,在途经台湾南投县时翻落路边,造成五名大连人员和一名台湾导游罹难,14名大连人员和司机不同程度受伤。此次车难遇难者之一王立宪是毛泽东的特型演员,时年52岁。

王立宪,1954年生于辽宁丹东农村,40岁调入庄河电视台做记者。王立宪为了成功地塑造毛泽东,苦修8年。为了走近毛泽东,他临摹毛泽东的书法,揣摩毛泽东的照片,他要求自己不仅要形似,更要神似,从精髓处把握毛泽东的特质。他练步态,融神情,几近出神入化。

业内人士说,王立宪是继古月之后最有前途的毛泽东特型演员,事业正趋辉煌。一次在韶山冲,他模仿毛泽东的乡音和体势,向群众呼唤“同志们辛苦了”,又用浓浓的湘音朗诵毛泽东的《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老俵们欢呼雀跃,“万岁”之声不绝于耳,又连连给“毛主席”敬酒。

演完毛泽东痛斥腐败分子的戏后,王立宪对朋友说毛泽东最痛恨腐败分子,我演这场戏真过瘾!他在电视连续剧《毛泽东身边的故事》中成功地塑造了毛泽东的形象,没想到在电视剧公演之前他离开了这个世界。


马于飞——死于意外车祸

2008年10月16日,毛泽东的特型演员,马于飞先生(1958年—2008年10月16日)前往黑龙江鹤岗等地演出,在赶往哈尔滨的路途,经过绥化市附近。意外发生车祸,马于飞和海政一位扮演周总理的演员及车上的三人当场遇难,马于飞遇难时年仅51岁。

马于飞是山东省夏津县人。他是90年代涉足影视圈,因酷似毛泽东,被特定为演毛泽东的特型演员,曾在《水的女儿》、《李立三》、《青年毛泽东》等多部影视剧中出演过毛泽东,其形神兼备的演技折服了很多的观众,其中《水的女儿》曾获全国电视金鹰奖。特型演员古月去世后,凡是有毛泽东形象的影视剧,他已经成为首选演员。

他是典型的山东大汉,为人热情健谈,乐于助人。做了很多公益事业,也经常帮助朋友。他能喝酒,总理的扮演者大连话剧团的郭伟华、邓小平的扮演者全总文工团的马森等,是经常和他在一起喝酒的知交。

马于飞生前是北京飞鸣伟业影视文化艺术传播中心董事长,北京海德冠国宴食府、山西仁保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形象代言人。曾任中国长城学会副秘书长等职,是社会活动家,在全国纪念毛主席的系列活动中,到处可以见到他的身影,传播毛泽东思想是他一生的追求。


何明志——死于肝病

1995年,何明志(1958年—2009年8月27日)被特招为毛泽东的影视特型演员,他主演的主要影视作品《沈鸿》、《莱芜大战》、《长征组歌》、《士兵的故事》在观众中倍受好评,先后被评为中国栋梁工程“爱心大使”和国家注册高级咨询师。2009年8月27日,何明志在四川华西医院病逝,享年51岁。

何明志起初并没有想过要去做演员,他一直在企业界工作了20多年。后来由于一个记者说他像毛主席,因而被推荐到峨眉电影制片厂,他去峨影试妆时,接受了峨影5、6个专家的考试,专家让他从楼上往下走,也让他从楼下往上走,并教他做一些毛主席挥手、抽烟等简单动作。通过5、6个小时的考察,整个摄制组认为他,身高1.84米,只有70公斤,能演长征时期的毛泽东。

1995年,北京东方明星影视艺术开发公司拍电视剧《莱芜大战》。导演王晓民决定用何明志饰演毛泽东,何明志接受这个任务时压力很大,因为他之前没有做过演员,而毛主席人们都熟悉,古月老师人们熟悉,作为非专业演员,他住在八一厂,早上起来就去小树林里没人的地方练台词、找感觉。就找毛主席最习惯的几个动作反复练。经过自己的努力,加上同行们的指导帮助,何明志完成了此次任务。之后王晓民导演又请他饰演了《长征组歌》的毛泽东。

2009年7月29日,何明志应邀去重庆参加了“红歌会”的演出,与卢奇、刘劲等特型演员一起为重庆观众表演节目。此次重庆之行,是何明志最后一次公开扮演毛泽东。何明志病逝前曾患肝病达两年之久,后来做了肝脏移植手术,很成功。从重庆“红歌会”演出回来后,何明志便高烧不断,住进了医院。此后,再也没回过家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