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988|回复: 7
收起左侧

共产魔教一大特征:擅长欺骗,给予人们虚假希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1-13 17:5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共匪一向擅长欺骗,说一套做一套,玩两面派,例如:

1. 抗日战争时期,共匪高呼“国共合作、一致抗日”,同时与日军密切合作,共同打击国军;

2. 共匪未夺权前,大喊要民主,并且在延安匪统区让不识字的农民们实行了民主普选,让人们以为共匪真要搞民主;谁知共匪夺权后,便大搞极权专制,又泡制出各种“国情论”、“文化论”、“素质论”、“收入论”等等,以论证中国不能民主;

3. 六四之后,仍有不少六四幸存者对共匪存有幻想,原因之一是他们认为共匪头子里“还有好人”。因为有胡耀邦、赵紫阳出来充当“好人”的角色,又有人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镇压”,所以即使在被镇压、被屠杀之后,仍有人相信共匪头子里“还有好人”、仍然不能坚决反共。

4. 有熟悉香港共谍内情者透露,香港共谍的人数非常惊人,很多著名的民主党派人士,平时表面上反共,其实都是共谍。他们内部有个抽签,决定谁演“好人”、谁演“坏人”,然后在香港政坛上一直“互相斗争”,欺骗香港民众。

5. 一些被共匪抓了放、放了抓,最后移居美国的“著名民运人士”,其实也是共谍,与共匪合演苦肉计,以渗透并控制海外民运。真正没根没底的民间民运人士,可能被共匪一抓就直接“蒸发”了,连名字你都不会知道。

以上只是稍举几例,类似的事例多不胜数。通过这些事例我们应认识到,共匪一直擅长玩两面派、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给民众制造虚假希望,使人们存有幻想而不能坚决反共。

共匪历任头子们都是比金像奖影帝更厉害的顶尖演员、顶级骗子。他们可以大庭广众之下、振振有辞地撒谎,而面不红心不跳;他们可以理直气壮地颠倒是非、黑白、善恶,堂而皇之地把他们的邪恶行为正当化;他们可以给外国领导人“坦率”、“真诚”的印象,同时毫不留情地狠狠镇压国内民众......

所以国际社会和海内外华人都要吸取教训,对于共匪,我们不要理会他们怎么说,要看他们怎么做;甚至对于共匪的一些“开明做法”,我们都要保持警惕(例如战时延安地区已实现民主普选)。我们不能几十年一直被共匪欺骗还不醒觉。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3 17: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共匪还有一个惯用手法:拖。先许诺一个“美好未来”,然后一拖再拖,若干年后你会突然发觉,你离那个“美好未来”并没有变近,反而变远了。

例如共匪说:真正解决腐败问题要多少代人、多少个十年;允许香港有公民提名需要 2017 之后再 50 年;等等。

但事实是:

中国大陆某乡村,由于村民自发成立了监督组织,制约着村政府,已经根除了腐败!

共匪夺权之前,在延安地区,已经让完全不识字的农民们,用掷豆子的方法,实现了民主普选!

而相信了共匪的“画饼”,耐心等待的结果如何?请看以下事实:

卡特中心的项目之 一是选举观察,包括中国的乡镇选举。从1989年开始,他们在33个国家的81次选举中派出了观察团,每团有30到100名受过训练、中立的观察员。作为选举的观察者,观察员分析选举法,确认选民教育和选民注册,评估竞选的公正。中立观察者的存在,可以阻吓对选举的干扰和选举中的舞弊,让选民觉得可以安全和秘密地投票。

观察团只在受到被观察国的邀请时才去观察,他们也只在主要政党欢迎时才会去。观察团不会影响和干扰选举过程,也不代表美国政府。但即使这样,走过场的选举如中国的所谓“乡镇选举”,在上百专家的眼皮底下,还是露出了真面目。其实,了解中国和中共的人们都知道,卡特中心的选举观察团,不可能真正在中国工作、确认公正的选举。因为在中共治下,这连门儿都没有。

果不其然,这个享誉国际的选举观察,最终还是在中国碰了钉子。那天跟卡特中心的一个华裔研究员聊天儿,他说,中国乡镇选举观察从1988年开始,但4年前就不做了,因为做不下去了,中共政府根本不让真正的去做。

共匪一边许诺还权于民,一边做着相反的事:加强愚民洗脑、加强专制、加强打压民间维权人士。

共匪的这种“画饼”手法,就是为了给民众制造虚假希望,让民众心甘情愿地与共匪“一起奋斗”,即使发觉被骗,也仍然对共匪存有幻想,不能坚决反共。共匪把“美好未来”的实现日期一再拖后,其实共匪根本没打算兑现诺言,只想无限期地拖、无限期地骗下去!

事实上,在多党制、议会制国家,政客一届干不好,立马就被选下去了,哪容他再赖在台上,拖几十年、几代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4 22: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形而上的高度来看,欺骗,是恶魔的主要技能之一。在西方文化中,魔王撒殚的称号之一就是「欺骗者」(Deceiver)。

共产魔教的最大骗局,当属其宣扬的唯物无神的「共产主义天堂」,而贯穿于此最大骗局之中,则有数之不尽的大中小骗局,如“社会主义初级阶段”、“X国特色”等等。

共产魔教的头子们,个个都有极高的邪恶“天赋”,欺骗的技能是其中之一。而且他们使用这些“天赋”来行恶时,是完全理直气壮、毫无愧疚的,因为共产魔教本身就是明目张胆地反道德的:
马克思说:“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

《共产党宣言》第一节写道:
法律、道德、宗教,在他们(无产阶级)看来全都是资产阶级偏见,隐藏在这些偏见后面的全都是资产阶级利益。

《共产党宣言》第二节写道:
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而不是加以革新,所以共产主义是同至今的全部历史发展进程相矛盾的。

著名的共产国际导师,马克思的亲密战友 Bakunin 说过:
“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就是创造性的欲望。”

列宁说:“我们必须使用所有诡计、阴谋、欺瞒、狡诈、非法手段、隐蔽手段,并掩盖真相。”

恩格斯于1847年被选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委员时,恩格斯自己说:“推荐一个工人只是为了做表面功夫,而推荐他的人则投了票给我。”

凡信奉共产魔教者,皆道德沦丧、毫无底线,诈骗、背叛、出卖、淫乱,无所不为,包括共产“导师”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以及“左王”邓力群、刘云山等人,无一例外。

应当认识到,共产魔教徒们的这些恶行,不仅仅是个人道德问题,还是魔教教义的要求。

共产魔教源自地下的撒殚教会,此教会要求信徒们必须犯天主教教义中的七宗罪,并永不做好事。他们通过故意犯罪、纵欲、淫乱等方式,求得与恶魔通灵。

所以,马克思当领赏告密者出卖革命同志、斯大林毛泽东搞血腥大屠杀、中共官员们公款大吃大喝、共用情妇等问题,绝不仅仅是他们的个人道德问题。他们是在有意或无意地实践撒殚魔教的教义,从而有意或无意地与恶魔通灵!
公款大吃大喝,正是七宗罪之一 --- 暴食。

共用情妇、共产共妻,正是源于马克思所参加的地下撒殚教会,且正是七宗罪之一 --- 淫欲。


魔王撒殚的另一称号是「引诱者」(Tempter)。

共匪从起家到现在的所作所为,证明它对这一称号“当之无愧”。

共匪夺权前,用“打土豪分田地”、“民主自由”来诱惑民众,当政后却实行极权专制、剥夺全民财产;

共匪现在,用钱财来诱惑世界各国,针对世人的欲望,以各种花招引诱人们为其效力,在全世界扩张势力;

有多少人,能看清共匪的真面目,能拒绝共匪的诱惑?

从前被共匪以各种奸诈手段夺去政权的中华民国,有没有吸取教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4 22: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4 22: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30 06: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杀人指标再次证明共产党是魔教。共产党用人血来祭恶魔

http://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5/01/201501290859.shtml

近日,由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历史学家宋永毅主编的《中国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运动数据库》在美国出版。这部数据库收录了9089篇当时的原始文献,原生态呈现了1949年中国大陆权力鼎革之后的变化——政治上的清洗,财产上的瓜分,道德上的虚伪,人伦上的扭曲。透过数据库里的文献,透过那些极权主义领导人冷血无情的讲话,指示,报告,批复,透过报纸杀气腾腾的社论,空洞无物,虚假造作的宣传报道,透过内部参考,内部请示材料,透过数据,我们看到了一个沦陷的时代,无数人在绝望中挣扎的同时,一大批得势的新贵如何蘸血狂欢,仿佛如同丛林中的土著得胜之后执掌死人的头骨癫狂舞蹈,也如同《魔戒》之末日山下,黑暗魔君索伦整合的强兽人,半兽人的部队,戈铤如血,步声勾魂,地狱的烈火把魔鬼们的兵器映照得通红。

杀人如草不闻声。在1950年代初,杀人竟然有了指标。当代网友们经常调侃中国有计生委,还应该有“计死委”。其实,“计死委”在1950年代就实际地运作着,只不过极权主义者永远不会把谎言的实质撕开,“计死委”一定会包装在诸如镇反委,公安局之类堂皇动听的名目下。宋永毅教授在该数据库的总导言中指出:尽管历次政治运动中的受难者数以千百万计,但中共对于具体的数目却一直是遮遮掩掩,含糊其辞。以1951年到1953年的“镇反运动”为例,在公开的史料中我们只能模糊地得知:毛泽东最初定下的杀人运动的指标是全国“千分之一”的人口,结果很快超越,大约杀了七十万人。但是在中共的绝密文件中,我们却可以看到其实远远不止这一数字。

1955年7月1日,公安部在《1955年到1958年全国逮捕反革命分子和各种犯罪分子的计划纲要》中承认:“历时三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期间共捕了3,585,432名,杀了753,275名”。鉴于镇反其实并没有停止于1953年,“到1955年第一季度为止、、、、、、共杀了765,761名。”关于真实的受害者人数和杀人比例,可能还不止上述文件中披露的数目。我们可以在1951年4月20日毛发给各大区领导的绝密电报《关于杀人比例的指示》里发见:这杀人一指标上已经升为“千分之二”了。按建国初期中国人口约四亿五千万到五亿计算,应当大略有九十万到一百万的“反革命”被处决。这里还要指出的是:这近百万的被杀害者还只是被公安机关经正式审判后处决的,并不包括在羁押中刑讯致死、群众运动中私下处死和被迫自杀的人数。据《西南公安部关于第四次全国公安会议后8个月来西南镇反基本情况及今后意见的报告》(1951年7月21日)中的统计:八个月“已杀23000”,而“连前打击及未捕而病死、自杀等约25000”。换句话说,在不少地方非正常死亡的人数还要高于被正式处决的人数。镇反中的受害者人数完全可能高达两百万人。

杀人竟然有指标,杀人指标竟然有批示,暴君和暴政千古皆有,但以冠冕堂皇的主义的名义,按比例杀人,应该是共产主义运动的独创。在俄国文豪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中提到苏俄也有杀人指标,杀人指标以电报的形式在邮局间传递,但以暗语:肥皂指代。送多少箱“肥皂”来,即处决若干名人犯。国家社会主义(纳粹)和科学社会主义还真是20世纪一根极权藤上的两个瓜,纳粹的集中营里焚尸炉烟火正旺,人体做成了肥皂/人皮灯罩,共产主义的古拉格/夹边沟/劳改营处决人犯也是小菜一碟。

数据库不仅按年代,而且按主题,可以搜索到1950年代中国的政治运动原始文献。在主题“乱打乱杀和杀人比例”下,看到毛氏对各省镇压反革命的批示比比皆是,可见毛对这一工作抓得紧,抓得细,抓得深。看这一“杀人谕旨”,比研究康雍乾时代的谕旨朱批,更能窥见中国暴君们如何既要立牌坊,又要行暴政之实。从文字表面看,虽然毛氏也强调不要杀错了,可早杀可晚杀的宁可晚杀,也去信给所谓民主人士黄炎培通报杀人状况,但总体而言,杀字当头,杀星高照,毛氏政权的杀人比例,比张献忠屠川,气派大得多,手笔大得多,人数多得多,总数目比之蒙元屠常州,长沙,比之满清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广州屠城,远远超过。

小平,漱石,子恢,剑英,仲勋同志并告一波,高岗同志:

兹将西南局4月10日电发给你们,请对其中杀人比例的问题和将杀人捕人批准权提高一级的问题提出你们的意见电告中央以便中央讨论和决定。

杀人比例问题二月中央会议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看情形再作决定。现在西南已达到千分之一,中南和华东的某些省区也已达到千分之一个别地方且已超过,一般地看来华东中南及西南三大区似乎均须超过千分之一的比例才能解决问题,但超过得太多似乎不妥。-----贵州省认为不杀千分之三就不符合“准”和“狠”的原则,我则觉得按贵州人口一千万已杀一万三千省委要求再杀二万二千至二万五千,我们可以允许他们再杀一万多一点,留下一万多人不杀已经超过千分之二的比例已是按照贵州这样的特殊情况办事,已经算得上“准”和“狠”了。(引自数据库:《毛泽东对镇反杀人比例的指示》)

研究毛泽东的杀人指示,还应该考虑两点:其一,似乎毛的指标比起贵州省提出的杀人千分之五的指标,显得仁慈,但是古来暴君尤其是清朝皇帝在大案要案时,都会暗示怂恿朝廷亲贵拟定对囚犯最严重刑罚,然后由皇帝恩准减轻一级,以示皇恩浩荡,老毛熟知古代厚黑术,这种示恩手法,焉能不知?其二,毛比起他的下属们,眼光不仅停留在杀人立威,巩固新政权上,也看到了帝国需要奴隶劳动力上,人都杀光了,奴隶不就少了吗?如按千分之五杀,“西南,中南,华东三大区就有15万人以上,是一批很大的生产力”,损失这样一批劳动力,毛认为不值。暴君的算盘和账本当然不会这样算的,人头和人血都是自己账本上的收入和支出,得估算好平衡点/盈亏点。

人世间的谎言或许还会镀出金边来,但在历史和时间的洞察下,许多谎言都会显示其原形。杀人指示不仅让我们洞察暴君的心态,而且还可以看见“小平,漱石,子恢,剑英,仲勋同志,一波,高岗同志”等暴君的战友与随从,是如何在这一暴政的大戏中演出自己“忠诚的刽子手”的角色,别忘了,在毛太祖安然躺在水晶棺的时候,他的战友与随从们正在分享血酬。这一杀人指示的涉及者后裔,也打造着当今中国的政治版图,虽然高岗和饶漱石已经自杀,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来在权斗中身败名裂,但政治报偿,对于其他人都是极为丰厚的。

1950年代是一个恐怖时代的开端,百万亡灵沦为政治权力和极权实验的牺牲品。他们大部分已经尸骨无存。他们倒毙在极权隆隆碾过的战车后,他们的家属/妻子儿女也大多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许多人亲人反目、父子成仇、夫妻举报、、、、、、无数人伦惨剧伴随政治惨剧而生。

杀人如草果然不闻声吗?在历史与时间之河的黑暗深处,一定有人去追寻真相,还原史实。任何烛照极权穴窟阴森白骨的火光,任何“抓住那杀人犯/谋杀犯!”的呐喊,都会让那些以革命的名义践踏人权/以主义的名义推行暴政的刽子手们心惊肉跳,夜不能眠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2-13 16: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ula 于 2015-2-24 02:43 编辑

[转贴] 东海一枭批马克思主义


【儒眼】唯物主义哲学是一狗娘,养出了种种下位的主义:价值观的物质主义、利益主义、利己主义、拜金主义、暴力主义;政治上的极权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有左右之别,左道侧重于嗔,斗争主义,右道侧重于贪,经济主义,都是昧于道德真义、政治正义的愚痴。

【看中国】中国的腐败问题,根源在制度包括党主制和公有制,更在文化即马主义。制度之恶也根源于文化之恶。任何文化和制度都有贪官,但是,马家文化和制度之下,贪官会特别多特别大特别黑。马帮官员必然世界观低劣,人生观扭曲,必然顶不住诱惑堕入深渊---除了极少数一小撮有儒家修养者。

【儒眼】“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一句话:造反有理。”此言堪称毛思想的结晶,并一针见血地揭了马主义的老底:为造反提供理论依据。一切反文明、反文化、反道德、反人道、反人类的造反恶行因此而“理直气壮”起来,各种乱臣贼子地痞流氓举起了“光明正大”的旗帜。

【答客】打破马主义的主导垄断地位,是摧邪显正的现实必要,也是物极必反的历史必然。马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所谓的科学社会主义,原则错误漏洞百出,在大半个世纪的实践中罪恶累累,成了中国各种政治罪恶人道灾难的思想根源。

【看中国】在马国,善是偶然,恶是必然;善是特殊,恶是普遍;善是相对,恶是绝对;善是昙花一现,恶是根深蒂固。信仰马主义者就是马贼,置马主义于宪位的国家就是马国,就是畜生国豺狼国魔鬼国。马家在宪,所谓尊儒只能是巧言令色;马贼当道,所谓爱国一定是自欺欺人。

【儒眼】文革有其文化背景、思想依据、制度基础和社会土壤。大量愚民暴民的存在是其社会土壤,党主极权制和公有制经济是其制度基础,集马列商韩之大成的毛思想是其思想依据,马主义及唯物论是其文化根源。马主义不仅是文革、也是现中国一切内忧外患最大的思想文化根源,第一灾难源呀。

【儒眼】马克思主义者反极权反暴政,最是无知无聊。选择马主义,就是选择党主制和公有制,就是选择唯物主义信仰和集体主义政治(所谓的社会主义道路)。这些东西就是极权主义的意识形态、指导思想和政治制度。选择马主义,强则为贼,马贼;弱则为奴,马奴,这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

【答客】或问:能否说说马克思如何鼓吹“拜权拜金利益至上”?答:马家政治是党天下,唯物哲学是拜物教,拜权拜金利益至上是其逻辑之必然,也是事实之已然。马学昧于宇宙生命的本质,其唯物主义世界观,必然导致物质主义价值观,也必然推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等政治理论。

【主义5】或说:社会主义只是个名相,何必与之较劲?完全可以用儒家及现代的价值观把它架空,借社会主义之名,行儒家宪政之实。答:名不正则一切不正。社会主义有其特定的哲学背景、思想基础、政治框架和制度模式,与马主义、党主制和公有制水乳交融。不改社会主义之名,必无任何宪政之实。

【主义6】作为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的、拥有宪法地位的主义如果恶劣,必然导致政治无道、制度不良、社会病态和国民缺德,导致一切恶化和反常。马主义是吾族吾国的灾难源,一切内忧外患人祸天灾的第一根源。驱逐马主义,是复兴儒家、拯救民族、重建中华、道援天下的前提。

【看中国】中办国办要求加强高校宣传思想工作,把马克思主义工程重点教材使用情况作为教学评估内容。这是思想领域的大倒退,这种倒行逆施,有力抵消和彻底架空了习近平有关尊孔尊儒的讲话精神。古人诗云:或有饿狼不吃人,绝无马贼真尊孔。然哉然哉。

【儒眼】人的文化身份由信仰决定,信仰乾元为儒者,信仰佛教为佛徒,信仰上帝为神徒,信仰马主义唯物论为马贼和拜物教徒。唯物主义是洗脑利器,有了物质第一性的世界观,就有肉体第一性的生命观、物质第一位的价值观和生产力第一位的历史观,就会认同社会主义邪路和共产主义空想…

【儒眼】信仰马主义唯物主义者组成的帮派为马帮,这是古今中外所有盗贼团伙中最可恶也最可怕的,其邪恶黑暗程度和危害的严重程度,一般邪教恶势力和黑社会统统望尘莫及。马帮在野,容易引起内乱或招来外患,在朝就更不得了,会把整个国家变成盗贼之邦和豺狼之国,无休止地坑蒙拐骗自相残杀。

【答客】或说:让马克思与孔子相结合,让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社会主义特色化,就是在努力改良马克思主义,儒家应该支持这种改良。答:马主义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存在原则性错误,是不可修正和改良的,马儒两家的信仰、三观、政治本质、制度模式和理想追求都存在水火不容的矛盾。

【答客】马克思主义儒家化的努力,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马主义的危害性,但这只能是权宜之计。以权力将儒与马勉强拉扯在一起,将正邪善恶强制性烩成一锅,结果是马不马,儒不儒,政治精神分裂,思想混乱不堪,官民无所适从。名不正,一切都无法归正。

【看中国】马邦人的通病是唯物质主义,轻精神而重物质,轻道义而重利益,轻责任而重享受,轻付出而重回报,甚至对亲人、对儿女也是重在索取。“生儿不如生女”的说法流行,就是这种通病的一大症状。生儿不如生女,无非是因为生女物质回报明显或者可以多多索取耳。如此物眼,人味稀薄,枉为父母。

【看中国】传某人回应王岐山警告时暗示,反腐实质是“搞党内由上而下清洗”,深化改革是要“推倒”马主义毛思想以及三个代表。王岐山应理直气壮回答:没错!当今中国需要反洗脑,以中西优秀文化洗涤马主义毛思想的毒素,反洗脑的前提就是由上而下清洗掉一批顽固不化、怙恶不悛的马贼毛左。

【儒眼】儒门或有小人,马家绝无君子。马家门下,最多极权的暴君恶主和拜权的奸佞乱贼,最多传播歪理的知识人和崇拜邪恶的老百姓,最多草菅人命和草菅己命的恐怖分子,唯独没有正人君子。这是拜物教的性质所决定的。真信仰马主义者,即使有好人,也是缺乏仁智勇的小好。

【世界观】不识道体和本性,是唯物主义与生俱来的宿疾死穴,所以只知意识的能动性,不知良知的主动性,所以唯物唯产,将物质、物产、生产力的作用放在决定性的地位。以无产有产区分阶级和好坏,以共产主义为理想,着眼点都在于“产”字;社会主义道理和公有制,无非拿“产”做文章。

【儒眼】马主义左右两条道都是极权主义,然同中有异,左道“阶级斗争为纲”,侧重于争权;右道“经济建设为中心”,侧重于夺利。白猫黑猫论和闷声发大财两句话,不愧为经济主义和物质主义的形象表达。作为最高领导人这么说,必然误导官民,误尽苍生,恶果累累,后患无穷。

【儒眼】人们批判贪官恶吏时喜欢引用一句名言:满口马列主义,满腹男盗女娼。这是将马列主义视为政治正确或者等同于仁义道德了。殊不知马学是最为邪恶反动的学说,反道德反仁义最为彻底。口中马味重者,必无人味,更无儒味。男盗女娼是马学洗脑的结果,满口马列主义必然满腹男盗女娼。

【答客】或说:管它崇儒崇马,只要以人为本就好。答:这无异于说,管它是君子还是盗贼,只要与人为善就好。马家不可能以民为本,就像盗贼不可能与人为善一样明摆着。马主义哲学以物为本,政治以党为本,说以人为本,既无文化道德支持又无制度法律保障,只能是巧言欺世而已。

【世界观】决定意识的不是物质,而是良知。唯有良知不明,物质对意识才具有决定性。决定生产关系的也不是生产力,而是指导思想。无论生产力高低,只要树立了正确的指导思想,就可以拥有良好的生产关系。

【辟马】崇马是最大的思想反动和政治错误。在马主义的指导下,国民物化、社会异化、政治恶化就是必然的结果;在马主义的指导下,任何好制度都无法建立,任何理想都只能是镜花水月。“崇马工程”作为新一轮的洗脑工程,危害巨大后患深重,不仅造成人力物力的巨大浪费而已。

【击蒙】或说“现今马主义只是招牌和工具而已”,而已二字好轻松,殊不知马主义招牌紧插在党主制和公有制之上,前者意味着权力私有化,后者意味着财产公有化。两者紧密结合,就是人民的灾难。这块招牌是政治制度文明最大的拦路虎,无论礼制还是民主制,都被从源头上拦截了。

【世界观】一旦确立唯物主义世界观和伪信仰,这个人本质上就物化了,变好很难, 变坏很容易,坏起来没有底。几乎所有马官都不走正道,都“经不起糖衣炮弹的袭击”,除了制度的鼓励纵容,也有它们自身的原因。它们本质上早已昧心和非人化了,本来就充满贪嗔痴,一有条件,必然三毒大发,腐恶到底。

【儒眼】五四掀起的民主主义思潮,与民主自由格格不入,滑向民粹主义是必然的。马列主义则是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最完美的结合,人民的旗帜举得特别高,平等的口号叫得特别响。面对这种自成体系、自圆其说的邪说,文化品质不高的三民主义,根本无法开展有效批判,反而被恶狠狠地利用了一把。

【唯物】唯物主义视物质为第一性、第一位和第一重要,昧于形而上学,昧于“性与天道”,所以必然缺乏超越性,不能超越物质及一切存在和现象,不能正确对待它们。唯物主义者既缺乏正确的三观,也缺乏正确的物质观、利益观和权力观,目为物障、身为物役、心为物化、人为物奴、以身殉物就是逻辑的必然。

【唯物】唯物主义有三蔽:一是蔽于物而不知天,被物质遮蔽了,物障深重,不明天道、天命、天性和天理;二是蔽于习而不知本,被习性遮蔽了,恶习深重,不明本性之善和良知之真;三是蔽于现象而不知本质,错认物质现象为本质,对宇宙生命真正的本质一无所知。

【儒判】人心败坏,道德崩溃,很多本来不成问题的事情,都会成为问题,小问题变大问题,大问题成灾难性,各种大案要案、突发事件防不胜防,警力最多也不足。而且越来越多的警察也会成为问题和麻烦制造者。在马主义文化制度框架内,中国政治社会问题是得不到根本性解决的。

【儒眼】总有人将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相提并论,肯定共产主义的伟大。其实 “共产”这个概念就暴露了其“理想”的低劣。马家千经万论搞来搞去,无非围绕着“物”和“产”两个字转悠,连最高理想都要以“共产”为中心。说是农民的空想都是对农民的侮辱,只能称为三民(愚民刁民暴民)的梦想。

【看中国】比起毛家帮,什么东突,埃塔,塔利班,红色旅,光辉道路,基地组织,isis,奥姆真理教,泰米尔猛虎,统统都弱爆了。毛氏发动的文革和红卫兵运动,应该正名为红色恐怖运动,那些挖坟掘墓、打砸抢杀、草菅人命、弑师灭亲的大大小小红魔,应该正名为特恐怖分子。

【儒眼】全世界觉醒已久,唯独中国还在迷迷糊糊喝马尿,但迟早是要觉醒的。马帮产生意识形态严重危机,是好事,说明民智有所回升,对马主义有了一定的免疫力。而马主义的欺骗性煽动性有所降低,马帮欺压民众、危害民族的作恶能力必然随之降低。

【儒眼】绝大多数共官,两头中间一样假,有权无权一样坏,所以比较而言,“两头真,中间假,无权好,有权坏”的人物,值得肯定。但这种人靠不住,不可靠,依靠他们,良制良法永远建立不起来。我们更需要这样一种人:两头中间一样真,无权有权一样好。这才是中国的脊梁、栋梁和希望。

【儒眼】在马邦,有权而不变坏者罕见罕闻,所以很多人就想当然的认为,一有权就变坏是人之常情。殊不知,在西方社会,有权而不变坏是官之常态;学而优则仕更是儒家政治的应然,权位越高、人品越好者,历代儒家王朝都司空见惯。一有条件就变坏,说明人格本不健全,本质不好。

【看中国】浏览《让“中国式的聪明”滚出中国》一文。“中国式的聪明”实为马贼式的聪明,为传统社会市井小人所不屑,只有经过马主义熏陶培养的唯物贱民,才会不以为耻而津津乐道。这种聪明,其实是愚昧透顶,受到正常人正常社会的厌恶鄙弃排斥。

【看中国】一些人开始双重觉醒:知道拜物教是邪教,这是思想觉醒;知道又敢于说出来,是道德觉醒。可是觉醒仍不够彻底,把拜物教等同于邪教,太也轻描淡写。试问古往今来,那一种邪教能够像拜物教那样贪婪残酷血腥疯狂无耻到极点,那样自相残杀地害死数以亿计的同胞,那样挖孔子坟掘圣贤墓?

【答客】或问:东海若为官将如何?答:如果习王有志于驱马去毛,尊孔立儒,以仁为本,重建中华,别说做官,做侍卫我都乐意。如果要在马主义框架下,与唯物唯权的马贼们为伍,就算东海丢得起这个脸,历代圣贤饶不过我,列祖列宗饶不过我,天理良知饶不过我!

【儒眼】或说:“搞经济学的人有一个结论说,凡是不可卖的,都是因为对方出价不够高。”这种经济学家,应该正名为经济主义、拜金主义者。人世间比金钱重要得多、出价最高也买不到的东西太多了。就拿我自己来说,最多的钱买不到我的一句违心之言,甚至买不到我的沉默。文若在兹天有命,盗贼虽狂奈我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1 08: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