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767|回复: 8
收起左侧

以东方智慧(佛教、道教)分析马克思主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4 19: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唯心与唯物


《大方广佛华严经》云: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
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易经·系辞上传》云: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孟子·尽心上》云:
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

《易经·系辞上传》云:
成性存存,道义之门。


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早已被量子物理学推翻。唯物论把形而下的物质当成了世界的根本,这是典型的舍本逐末、颠倒邪见。

又,佛教、道教认为,心外求法即是外道。马克思主义坚持唯物、否定唯心,即标准的外道。若已皈依佛教、道教者,又宣誓效忠马克思主义,则有皈依外道、破皈依戒之嫌。


二、有神与无神

许多道经、佛经都提到各种神祗,包括天神、地神、山神、海神等等,这与马克思的无神论是完全不相容的。

共产党反对一切神明,把自己凌驾于一切宗教、哲学之上,宣称自己发现了最高真理,从而成为不称为神的“神”,实质上是妄图取代主神位置的魔王。共产党员对死亡的称呼是“见马克思”,为什么不是见佛祖,也不是见耶稣,偏偏要见马克思?马克思在什么地方?


三、大慈大悲与阶级斗争

佛道讲究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即把自己和一切众生视为一体,要无条件爱护、帮助一切众生。

而马克思主义煽动仇恨、鼓吹阶段斗争,主张“对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无情”,发动人民父子互斗、骨肉相残;甚至大量的共产党员,也经常被划入“敌人”之列。马克思、恩格斯、斯大林等人在其著述中,都明确反对博爱和宽容。马克思认为一切都应该被毁灭,包括工人和共产党员,甚至包括自己的家庭和亲人。

马克思主义的阶段斗争思想,是基于三毒之一的嗔毒,此即地狱之因。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等人统治下的国家,正是现世的人间地狱。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19: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全息论与机械论

机械论是一种研究世界的方法。这种方法把世界拆解成各个组成部分,并把这些组成部分看作是没有记忆、如同机械中的部件一样的东西。在这样的基础上,研究部件与部件之间的关系,寻找出部件与部件之间的联系以及各种因果关系。作为一种研究方法,机械论在工业革命时代占统治地位,但随着量子物理学、全息论的兴起,宇宙的整体性、不可分性、互相包含性不断得到科学实验的证实,机械论这种把对象割裂开来进行孤立研究的方法越来越受到质疑。

全息论认为,宇宙是一个整体,各部分互相影响、不可分割;整体包含了部分,部分也包含整体。全息照片就是全息论的生动实例。

佛教、道教理论(包括中医)皆与全息论相通,而马克思主义则属于机械论。由于看不到宇宙万物之间的广泛关联,马克思主义否定因果报应、否定神通感应,从而使人思维狭隘、目光短浅。人类社会是一个互动的、相互关联的整体,马克思运用机械论来研究、解释、预言人类社会,把有血肉、有感情的人都当成了冷冰冰的螺丝钉,必然导致极度荒谬的结论。

唯物主义把人看成一堆无灵魂的物质,机械论又把人看成冷冰冰的螺丝钉,因此共产党必然泯灭人性、漠视人命。各国共产政权发动的浩劫,反复证明了这一点。而且,那些被马克思主义洗脑的民众,也同样会变得漠视生命、毫无慈心。当今中国医院的种种表现,反复证明了这一点。


五、真空与顽空

佛教、道教时常讲“空”、“无相”,而马克思则喜谈毁灭,一些外国马克思主义者因此认为马克思主义与佛教相通,然而,他们大错特错了。

须知“空”有两种,一为真空,一为顽空。何谓真空?真空不空,虽无形无相,而能化生万物;顽空者,又称为“断灭”,即生机灭绝、完全死寂,如枯木金石之类。真空与顽空,实如天壤之别。佛、道修行,皆十分强调要悟真空,千万不要悟入顽空。

如:
《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云:
佛言:迦叶,汝言非也。迦叶,宁可见彼补特迦罗如须弥山量,勿得离我而见彼空。何以故?破我断空执一切空,我则说为大病,而不可救。

佛告迦叶:譬如人病其病深重,而下良药令彼服行,药虽入腹病终不差。迦叶,此人得免疾不?

迦叶白言:不也世尊。

佛言:于意云何?

世尊,此人病重故。不可疗也。

佛言:迦叶,彼著空者,亦复如是。于一切处深著空见我即不医。我今于此而说颂曰:

譬如重病者 令彼服良药
虽服病不退 彼人不可疗
著空亦如是 于彼一切处
深著于空见 我说不可医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云:
善男子,若执空理为究竟者,空性亦空,执空作病亦应除遣。何以故?若执空义为究竟者,诸法皆空无因无果,路伽邪陀有何差别。善男子,如阿伽陀药能疗诸病,若有病者服之必差,其病既愈药随病除,无病服药药还成病。善男子,本设空药为除有病,执有成病执空亦然,谁有智者服药取病?善男子,若起有见胜起空见。空治有病无药治空。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云: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者,于法不说断灭相。

《大乘密严经》云:
佛体不可见  亦非无有佛
定者观如来  三十二相具
若乐等众事  施作皆明显
是故不应说  如来定是无
三昧一缘佛  善因善根佛
一切世胜佛  及正等觉佛
如是五种佛  所余皆变化
三十二胜相  如来藏具有
是故佛非无  定者能观见
出过于三界  无量诸佛国
如来微妙刹  净佛子充满
禅慧互相资  以成坚固性
游于密严土  思惟佛威德
密严中之人  一切同于佛
超过刹那坏  恒游三昧中
世尊有大定  湛然而正受
相好诸功德  内外以庄严
众谓佛化身  从于兜率降
佛常密严住  像现从其国
住真而正受  随缘众像生
如月在虚空  影鉴于诸水
如摩尼众影  色合而明现
如来住正定  现影亦复然
譬如形与像  非一亦非异


《大乘密严经》又云:
非如外道说  坏灭为涅槃
坏应同有为  死有复生过
十业上中下  三乘以出生
最上生密严  诸地转增进
得解脱智慧  如来微妙身
云何说涅槃  是灭坏之法
涅槃若灭坏  众生有终尽
众生若有终  是亦有初际
应有非生法  而始作众生
无有非众生  而生众生界
众生界既尽  佛无尔焰法
是则无能觉  亦无有涅槃
妄计解脱者  而说于解脱
譬如种已焦  灯灭及薪尽
彼说解脱性  是坏有成无
于解脱妙乐  远离不能证

《大妙金刚大甘露军拏利焰鬘炽盛佛顶经》云:
时金刚手闻佛说已。佛顶金轮其轮渐大广无中边。相色俱无寂然法界。时金刚手目睹不及以偈赞。

诸佛性无边  轮形体法界
我等悟此法  当广度众生
云何世尊入  住大寂三昧
愿为我出现  不违本所誓

尔时世尊轮王闻金刚手等请已。亦不现身。于虚空法界位有声言金刚手。

诸佛性无边  色相俱自在
声色俱真实  迷者有分别
现色而无色  本来空寂然
汝恒持此法  广度诸有情

时金刚手八大菩萨。闻佛说已。欢喜作礼信受奉行。

张紫阳《金丹四百字》云:精神魂魄意,相與混融,化爲一氣,不可見聞,亦無名狀,故曰虛無。

张紫阳《悟真篇》云:
从来万法皆无相,无相之中有法身。
法身即是天真佛,亦非人兮亦非物。
浩然充塞天地间,只是希夷并恍惚。

《道德经》云: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金刚顶瑜伽最胜秘密成佛随求即得神变加持成就陀罗尼仪轨》云:
归命毗卢遮那佛
身口意业遍虚空
演说如来三密门
金刚一乘甚深教


以上经文说明,真空者,即本然,即创造之源,能化生万物,能显现种种神通变化;而顽空者,即毁灭,即死绝,是与真空完全相反的。

马克思那种完全毁灭和死绝的观点,就是典型的顽空断灭见,同时也是颠倒见。另外,马克思主义否定因果报应、鼓吹死后断灭,也属于断灭见。

《大般涅槃经》云:
云何罪人,谓一阐提?一阐提者,不信因果、无有惭愧、不信业报、不见现在及未来世、不亲善友、不随诸佛所说教戒,如是之人名一阐提,诸佛世尊所不能治。何以故?如世死尸医不能治,一阐提者亦复如是,诸佛世尊所不能治。


断灭见,乃邪见中之极恶者。而此等极恶邪见,竟作为当今中国的“国教”,强行向全民灌输,这是多么可悲啊!


六、进化与退化

佛教认为,我们正处于减劫之中,人类的身高、体型、福德、智慧、悟性都在不断减少。事实上,越来越多考古证据和科学研究证实,古人确实比现代人更高大、更强壮,而且古人的脑体积也比现代人大,也就是说,无论体能还是智慧,人类都是在退化,而不是进化!

进化论,这个正遭遇科学界越来越多质疑的理论,令现代人沾沾自喜,以为自己比古人高明,从而蔑视古人的一切;又令现代人奉弱肉强食为真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导致人类社会道德沦亡。要知道,人,本来是福德善功比禽兽多,才能生而为人的;但进化论却教唆人们抛弃善良的人性,去学习禽兽弱肉强食,让人倒退到禽兽的层次。进化论实际上是崇恶的理论,它与唯物主义无神论一起,促成了人类社会的整体堕落。

而马克思似乎与达尔文心有灵犀、配合默契。他创造性地用进化论来解释人类社会,把从没出现过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硬说成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社会,并预言无神的共产主义社会是进化的最终目标,成功诱使亿万人为此而抛头颅、洒热血。但是,人们在付出巨大牺牲后,却忽然发现,自己建立的并不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天堂,而是人间地狱;社会不但没有前进,还大大倒退了。例如毛泽东时代的专制,把人民的衣食住行全都管起来了,简直是更甚于封建社会,接近奴隶社会了。正如马克思自己所说:“自以为借助革命加速了自己的前进运动的整个民族,忽然发现自己被拖回到一个早已死灭的时代。”

马克思还把唯物主义无神论和进化论揉合,弄出了“历史唯物主义”。这种唯物史观,不仅被共产政权国家奉为圭臬,更成功统治了整个学术界。现在,无论东西方学者,都运用唯物史观来考证宗教史,对于史料所载,凡是不符合唯物主义无神论的,一概不予承认;对于剩下的与唯物主义无神论不冲突的史料,则用推测加想象,用“发展观”(即进化论史观)把它们串联起来,从而泡制出一部部“宗教史”。于是,所有宗教的神圣光辉都消失了,全都成了人为“发展”而来的东西。学者们用马克思提供的唯物史观利器,成功地把宗教庸俗化、把圣人变成庸人,令世人失去了对神圣的敬仰。而没有了神圣的目标,人活着还能干什么呢?只能拜金钱、享乐为偶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19: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七、真净土与假天堂

各种宗教里都有净土、天堂,马克思主义里也有共产主义天堂。一些人据此认为马克思主义是高尚的,是类似天下大同的理想。可惜的是,他们又大错特错了。

马克思所描绘的共产主义天堂,是其欺骗性最大的核心所在,的确迷惑了不少人,让许多人到死都没醒悟过来。不过,只要我们细心分析,便能发现共产主义天堂的欺骗性与邪恶性:

首先,所有宗教里的净土、天堂,都是要行善积德才能到达的;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天堂,却要用仇恨、用暴力、用阶级斗争,牺牲无数人的生命来到达。仇恨和暴力能将人导向天堂吗?不!所有宗教告诉我们,仇恨和暴力只能使人到达地狱!为何世界各国的共产党一边描绘着共产主义天堂,一边把自己的国家变成了人间地狱?原因就在于此。

再者,所有宗教的天堂都是有神的,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天堂是无神的。人类真的可以建起一个无神的天堂吗?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在离职演讲中对此给予了回答:

“所有导致政治兴盛的性质和习惯之因素,宗教和道德是不可或缺的其中支柱。如果某人企图推翻这些,而认为人类仍能获得伟大和快乐的支柱,那么这人自称爱国是徒然的......。我们必须小心,不要耽迷于某种以为离了宗教,道德还能维持的假设里面。”

确实,有宗教信仰、相信因果报应的人,即使没人看见,也不敢做坏事;而没宗教信仰、认为死后什么都没有的人,则往往会不择手段地损人利己。一个人人都损人利己、道德沦丧的共产主义社会,能维系吗?

也许有人要反驳了:“毛泽东时代,全国人民的道德风尚不是很好吗?” 真是这样吗?在一切信息被严密控制的情况下,官员的权力腐败、毛泽东本人的腐败,你知道多少?况且,毛泽东时代,全国人民武斗,用机关枪、坦克车来大肆杀害自己的同胞,杀得尸积如山、血流成河,被血染红的河水流到香港,把香港人都吓坏了,这难道就是道德高尚?还有学生吃老师的心脏、儿子批斗老爹,文革干将们为了往上爬,不惜捏造证据,给别人无限上纲,踩着无数人的尸体而升官,这些难道是道德高尚?

事实上,马克思主义是明确反道德的。马克思说过:“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共产党宣言》第一节写道:“法律、道德、宗教,在他们(无产阶级)看来全都是资产阶级偏见,隐藏在这些偏见后面的全都是资产阶级利益。” 《共产党宣言》第二节又写道:“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的真理,要废除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马克思在“第一国际”的同志 Bakunin 更明确地说:“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就是创造性的欲望。” 《共产党宣言》又写道:“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人们至多只能责备共产党人,说他们想用正式的、公开的公妻制来代替伪善地掩蔽著的公妻制。”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共产主义“天堂”的真面目了: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社会,实际上是一个无神圣信仰、无伦理道德,人人大肆享乐挥霍、肆意淫乱的社会。这种共产共妻社会,并非完全出于虚构。已有大量证据证实,马克思是撒殚教徒。撒殚教徒们经常要聚众淫乱狂欢,肆意享乐和淫乱的共产共妻社会构想,正是来源于此。这样的共产共妻社会,绝不是什么天堂,而是注定要被毁灭的罪恶社会。

而这个罪恶的共产主义社会的邪恶核心,无疑就是无神论。抛弃了神圣的信仰而企图在地上建立一个乐土,就像在黑暗中行走却扔掉了唯一的指路明灯,结果必然是堕入深渊。神(造物主),是一切生命的根本,是社会兴盛、幸福快乐的根本。试问,一棵树被砍掉了根,它的枝叶还能生长吗?马克思教导人们:人类社会这棵大树,必须砍掉神圣的树根,才能枝繁叶茂。然而,当人们真的砍掉树根,期待枝繁叶茂时,大树却枯萎死亡了。这样,马克思将全人类引向灭亡的计划就成功了(*)。可见,马克思的共产主义诱饵,实质上是最恶毒的诈骗,是魔鬼的诡计。

(* 已有大量证据证实,马克思希望毁灭全人类、将全人类引入地狱。详见《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退一万步说,假设完全按照马克思原教旨实现了共产主义社会,这样的社会就真的人人平等、人人快乐吗?

答案是否定的。

即使物质无限充足,人人都可以无偿取用一切物资,不用担心地球资源耗尽、环境崩溃,但仍然不能消除一个不平等:就是人与人之间体格、相貌、嗓音等的不平等。由于存在这些不平等,就必然会令许多人不快乐、甚至痛苦。

在欧文的共产主义公妻制实验村里,就是因为各人的相貌体格不同,导致长得漂亮的人配偶很多,长得不漂亮的人完全找不到配偶,因而衍生种种严重问题。

即使未来整容科技很厉害,所有人都可以整容成一模一样,人与人之间仍会存在矛盾、冲突、痛苦。为什么?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他们的感受不可能完全相同,他们都无可避免地存有私心,于是种种矛盾冲突仍会发生。

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谬误之一:把人当成单纯的物质机器,以为只要满足了物质需求,就能使人幸福快乐。事实上,无钱无权的儿童、青少年往往无忧无虑,非常快乐;有钱有权的政客、富翁却常常感觉空虚失落,甚至有抑郁症。这是因为儿童、青少年心中的能量比有钱的中老年人更多,所以前者虽然没钱,却更开心。心所需要的食粮不是金钱和物质,而是神圣的能量。有宗教信仰的人往往比无宗教信仰的人更快乐、更心满意足,原因就在于此。马克思主义否定了真正的幸福快乐之源,而认为只要物质极大丰富就能令人快乐,这就是颠倒。


八、宗教与王权

世间之权有两种,一为圣人之权,一为帝王之权。圣人之权,就是世界各地的圣人传下来的各种宗教;帝王之权,就是国家的政权。帝王之权因福而有,故往往短暂;圣人之权合道之理,故万世长存。帝王之权虽能一时打击、压制宗教信仰,但决不能真正胜过圣人之权。对宗教信仰的打压,只能加速帝王之权的灭亡而已。古今中外无数事例,都反复证明了这一点。

据《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等经典,佛教是主张宗教自治的。事实上,中国古代,和尚道士面见皇帝,是无需下跪的。因为一个真修行人,福德往往比皇帝还要大,若出家人跪拜皇帝,就会折了皇帝的福德。佛教里一些祈求天神的密法,规定必须由在家人施行,若由出家人施行,反而会不灵验,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天神不敢受出家人之礼。试想,连天神都不敢受出家人礼拜,何况世俗的皇帝?

在古代欧洲,情况亦类似。长期以来,君权神授一直是欧洲各国国王权力合法性的唯一来源,神职人员非常尊贵,地位比国王还高。

但在共产政权国家,这一切都颠倒过来了。共产党先用各种运动,如文革、破四旧等,大规模毁坏宗教文物、强迫大量出家人破戒、还俗,继而,又设立重重机构,严控各种宗教、粗暴干涉宗教事务,如强迫出家人参加“政治学习”、制定《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规定宗教活动场所等等。欧洲前共产政权国家的档案解密后,人们更惊讶地发现,渗透入神职人员中的共产党员非常之多,许多神职人员被迫成为告密者,出卖自己的同伴。另外,据解密档案,共产党的线人、告密者还遍布各行各业、各个领域,甚至连反共的民运团体,其中成员居然大半都是共产党的人。

共产党真是管天管地、无所不管了。试想,共产党连活佛转世的事也管,那不是把自己当成主宰轮回转世的神了么?共产党的狂妄和不可一世,谁能及之?正如《圣经》所言:那大罪人,沉沦之子,将会显现。他反对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新约·帖撒罗尼迦后书 2:3-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19: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颠倒的魔咒

由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马克思主义的所有错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颠倒。而颠倒,正是撒殚教的重要特征。撒殚教有一种祭仪叫“黑色聚会”,在此仪式中,撒殚教祭师于午夜时进行念诵,黑色蜡烛被颠倒放置于烛台上,祭师反穿着长袍,照着祈祷书念诵,但念诵顺序是完全颠倒的,包括神、耶稣、玛利亚的圣名,都倒过来念;一个十字架被颠倒放置或被踩在脚下;一件从教堂偷来的圣器被刻上撒殚之名,用于仿冒的交流。在这“黑色聚会”中,一部《圣经》会被焚毁,所有在场者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七宗罪,并永不做好事,然后,他们进行淫乱狂欢。马克思早期作品中的 “Oulanem” 这个名字,是撒殚在一个祭仪中的称号。“Oulanem”就是将圣名“Emmanuel”调乱来写。“Emmanuel”是耶稣在《圣经》里的一个名字,其希伯来文意思是“神与我们同在”。黑魔法认为这种颠倒之法是有效的。(详见《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马克思主义的整套理念,就是颠倒 —— 把唯心颠倒成唯物,把有神颠倒成无神,把形而上颠倒成形而下,把邪恶颠倒成正义,把整体颠倒成部分,把创造颠倒成毁灭,把退化颠倒成进化,把圣洁颠倒成淫秽...... 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真面目,这就是马克思的魔咒。

各种圣教都是救人的,都是要将人的灵魂提升到净土、天堂;而马克思的魔教却是害人的,要将全人类扯入地狱。正如马克思在《Oulanem》中写的那样:
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
将以暴烈之势,
握住并抓碎你 --- 人类。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你将堕入去,我将大笑着尾随,
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又如马克思在《Oulanem》中写的另一段话:
毁灭,毁灭。我的时候已到。
时钟停止了,那微小的建筑倒塌了。
很快我将紧抱永恒,
并伴随着一声狂野的嘶吼,说出对全人类的诅咒。”



十、灵界背景

若能全面研究古今中外大人物的生平事迹,我们就会发现,凡是取得巨大成功的人(不论是好的成功还是坏的成功),背后一定有灵界的支持;国家、社会的种种变迁,亦与灵界息息相关。

《共产党宣言》一开始就写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这其实就是共产党的自白。又如马克思说过:“自以为借助革命加速了自己的前进运动的整个民族,忽然发现自己被拖回到一个早已死灭的时代。”

马克思的著作里充满了这类自白。当然,这些句子是有上下文的,依据上下文,完全可以把它们解释成不同的意思。但是,如果我们把《共产党宣言》和马克思的著作看成一种咒语,上下文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马克思的著作里为何要有这类自白?这其实与灵界的规则有关。灵界的规则是:佛菩萨无缘不能度众生,恶魔无缘无故也不能害人。魔若想害人,需要某种或显或隐的契约,而马克思的这类自白,就是恶魔契约成立的条件。简单地说就是,当一个共产党员堕入地狱后去找马克思算帐时,马克思可以说:“我没有骗你,我早已多次说明自己的本质和目的,你既然信仰了我的教义,就表示你接受并认同这些东西,与我签下了契约,所以一切后果,你应该自负。”

《大方广佛华严经》云:诽谤正法不乐听闻,假使得闻便生毁呰,见人说法不生尊重,言自说是,余说悉非,是为魔业。

《大方广佛华严经》又云:疑谤正法,魔所摄持。

马克思反对一切宗教,由此就可以推断,马克思即使不是恶魔化身,也必定是魔所摄持。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世上天天都有人提出谬论,但大多数谬论都会不攻自破,根本不能对社会产生什么重大影响;而马克思主义这种错谬百出的理论,却成功迷惑了全世界那么多人,令亿万民众疯狂暴戾,令许多国家遭受浩劫,为什么?唯一解释就是:有魔加持。马克思自己写的诗《演奏者》证实了这一点:
啊!我将黑血之剑,
插入你的灵魂,
这是上帝不喜之事,
它从地狱的黑雾里升腾入脑,
令心着魔,令感官迷醉;
我与撒殚签下了契约。
牠也签了约,并为我击打时间,
我快速而自由地向死亡进发了。

(* 《演奏者》(The Fiddler / Nidler)英文版全诗:https://marxists.anu.edu.au/arch ... 837-wil.htm#fiddler


这些字句有特殊含义:在撒殚教的晋阶祭仪中,一柄施了巫术、能确保成功的剑,会被卖给晋阶者。而晋阶者付出的代价,就是用他血管里的血在恶魔契约上签字,于是,在他死后,他的灵魂将属于撒殚。

马克思是所有神明的死对头 --- 一个以自己灵魂为代价,从黑暗之王那里买了一把剑的人。(详见《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至此,马克思主义的真面目已十分清楚。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所造成的浩劫绝不是“无心之失”,马克思的种种错谬也绝不是因为“受时代局限”。马克思从一开始就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知道会导致什么后果。共产党,实际上是崇拜魔鬼,并践行魔鬼毁灭人类的计划的组织,简称魔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19: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参考资料:《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增补考证版)

http://bbs.aboluowang.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1245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4 20: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魔教诱骗世人为其献身的几个手段:

一、以唯物无神论的共产主义天堂引诱世人献身,成功夺权后建成人间地狱。

二、剩余价值理论,把生产价值全说成由工人创造,抹杀了决策者、管理者等的功劳,激发工人的自私心理及对老板的仇恨、煽动暴力。

三、以平等、均富作号召,但又划分阶级,完全剥夺“地、富、反、右”等的财产乃至生命,说白了就是抢劫。

四、以科学、理性、逻辑等粉饰其“学说”,使其貌似高深和正确,但实际上,马克思自己说,他写的东西是“粪、污秽之书”。

五、以民主为幌子,实行专制。如恩格斯于1847年被选为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委员时,恩格斯自己说:“推荐一个工人只是为了做表面功夫,而推荐他的人则投了票给我。” 事实上,共产党组织极端严密,对社会控制入微,根本不是正常的政党,而是黑帮、魔教。

六、以公有制、集体所有制欺骗世人,实行官有制、独裁者所有制、寡头垄断制。

总结:上述各种诱饵、口号、幌子、迷魂药等,都是马克思用来欺骗世人的工具,而马克思真正要达成的目标,是摧毁人们神圣的信仰、把人类引向地狱。(* 详见《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10: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乃因近日见德国之声报道,达赖喇嘛称:“我思想上是一名马克思主义者”,有感而发。

http://www.dw.de/%E8%BE%BE%E8%B5 ... E8%80%85/a-18188184

佛法修学,极重正知正见,若见同学、师长有知见不正时,应当指出。这一点,是有圣言量支持的。如:

《增壹阿含经》云: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

今有四大广演之义。云何为四?所谓契经、律、阿毗昙、戒,是谓为四。

比丘当知,若有比丘从东方来,诵经、持法、奉行禁戒,彼便作是语:“我能诵经、持法、奉行禁戒、博学多闻。” 正使彼比丘有所说者,不应承受,不足笃信,当取彼比丘而共论议,案法共论。

云何案法共论?所谓案法论者,此四大广演之论,是谓契经、律、阿毗昙、戒。

当向彼比丘说契经、布现律、分别法,正使说契经时,布现律、分别法时,若彼布现,所谓与契经相应,律、法相应者,便受持之设不与契经、律、阿毗昙相应者,当报彼人作是语:“卿当知之,此非如来所说,然卿所说者,非正经之本。所以然者,我今说契经、律、阿毗昙都不与相应。” 以不相应,当问戒行。设不与戒行相应者,当语彼人:“此非如来之藏也。” 即当发遣使去。

《长阿含经》云:
佛告诸比丘:当与汝等说四大教法,谛听,谛听,善思念之。

诸比丘言: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何谓为四?若有比丘作如是言:“诸贤,我于彼村、彼城、彼国,躬从佛闻,躬受是教,从其闻者,不应不信,亦不应毁。” 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律、依法究其本末。若其所言非经、非律、非法,当语彼言:“佛不说此,汝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受持,莫为人说,当捐舍之。” 若其所言依经、依律、依法者,当语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说。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应。贤士,汝当受持,广为人说,慎勿捐舍。” 此为第一大教法也。

复次,比丘作如是言:“我于彼村、彼城、彼国,和合众僧、多闻耆旧,亲从其闻,亲受是法、是律、是教,从其闻者,不应不信,亦不应毁。” 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法、依律究其本末。若其所言非经、非律、非法者,当语彼言:“佛不说此,汝于彼众谬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持此,莫为人说,当捐舍之。” 若其所言依经、依律、依法者,当语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说。所以者何,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应。贤士,汝当受持,广为人说,慎勿捐舍。” 此为第二大教法也。

复次,比丘作如是言:“我于彼村、彼城、彼国,众多比丘持法、持律、持律仪者,亲从其闻,亲受是法、是律、是教,从其闻者,不应不信,亦不应毁。” 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法、依律究其本末。若其所言非经、非律、非法者,当语彼言:“佛不说此,汝于众多比丘谬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受持,莫为人说,当捐舍之。” 若其所言依经、依律、依法者,当语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说。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应。贤士,汝当受持,广为人说,慎勿捐舍。” 是为第三大教法也。

复次,比丘作如是言:“我于彼村、彼城、彼国,一比丘持法、持律、持律仪者,亲从其闻,亲受是法、是律、是教,从其闻者,不应不信,亦不应毁。” 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法、依律究其本末。若所言非经、非律、非法者,当语彼言:“佛不说此,汝于一比丘所谬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法、依律,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受持,莫为人说,当捐舍之。” 若其所言依经、依律、依法者,当语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说。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应。贤士,当勤受持,广为人说,慎勿捐舍。” 是为第四大教法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6 10:26: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谓“中道”?“中道”是善与恶的折衷吗?是正见与邪见的折衷吗?

龙树菩萨《中论》云:
众因缘生法  我说即是无
亦为是假名  亦是中道
未曾有一法  不从因缘生
是故一切法  无不是空者

《大乘寶雲經》云:
常是一邊,無常一邊,常與無常二邊中間,無色、無形、無命、無知,是名中道諸法實觀;我是一邊、無我一邊,我與無我二邊中間,無色、無形、無命、無知,是名中道諸法實觀。

《大乘寶雲經》又云:
有是一邊,無是一邊,有無中間,無色、無形、無命、無知,是名中道真實法觀。

《大智度論》云:
常是一邊,斷滅是一邊,離是二邊行中道,是為般若波羅蜜。

《大寶積經》云:
不觀我、人、眾生、壽命,是名中道真實正觀。

《大寶積經》又云:
觀色非常,亦非無常;觀受、想、行、識非常,亦非無常,是名中道真實正觀。

《佛說摩訶衍寶嚴經》云:
有者是一邊,無者為二邊,此二中間,無所有亦不可得,是謂中道真實觀法。

《大佛顶首楞严经》云:
若得妙发三摩提者,则妙常寂。有无二无,无二亦灭。尚无不杀不偷不淫,云何更随杀盗淫事。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云:
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


综上所述,中道者,超越有无、断常,即万有之实相,中道即法界,中即是道,即是真空,即是般若波羅蜜。

这根本就不是一些人所理解的折衷、妥协、两派之间玩平衡的意思。中道是超越,而不是落在两者之间。如:

《菩提達摩禪師論》云:
無色無形,非常非斷,非內非外,亦非中間,離諸色相,不出不沒,不來不去,不生不滅,非垢非淨,亦非方圓、大小、長短,離有離無,畢竟空寂。此是自家真如本性清淨心,不可得以言說分別顯示。

《大般涅槃经》云:
若我住者,即是常法,不离于苦;若无我者,修行净行,无所利益。若言诸法皆无有我,是即断见;若言我住,即是常见。若言一切行无常者,即是断见;诸行常者,复是常见。若言苦者,即是断见;若言乐者,复是常见。修一切法常者,堕于断见;修一切法断者,堕于常见。如步屈虫,要因前脚,得移后足,修常断者,亦复如是,要因断常。以是义故,修余法苦者皆名不善;修余法乐者则名为善。修余法无我者是诸烦恼分,修余法常者是则名曰如来秘藏,所谓涅槃无有窟宅。修余无常法者即是财物,修余常法者谓佛法僧及正解脱。当知如是佛法中道,远离二边而说真法


马克思主义秉持唯物论及历史唯物主义,此即落于‘有’边;马克思主义否定因果报应,认为死后断灭,此即落于‘断’边。

此外,马克思本人明确否定道德(见《共产党宣言》),又提倡公妻制。

可见,马克思主义不仅是外道邪见,而且是魔说,佛弟子绝不可顺从之。

此文,乃因见达赖喇嘛尊者常提倡“中道”,有感而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1-31 02: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谓“中庸”?“中庸”是善与恶的折衷吗?


《中庸》云:
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黄帝阴符经》云: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变定基。

《道德经》云: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中庸》又云: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由以上儒、道经典之言可知,“中庸”者,即能生化万物之“真空”,相当于佛教“中道”、基督教“造物主”的概念。这根本就不是“折衷”、“骑墙”、“中间路线”、“玩平衡”之类的意思。世人之误解,可谓久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