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420|回复: 0
收起左侧

揭秘北京“朝阳群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5 14:2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夜 于 2016-2-25 14:30 编辑

常被问“某某明星是你举报的吗”  ?

刘云龙/央广网  

   

    央广网2月24日消息,作为北京最著名的酒吧区,三里屯似乎已经成为了北京繁华夜生活的代名词,提到三里屯,大家立刻会联想到酒吧、摇滚和热舞。但位于三里屯工体北路的“幸福一村”社区却显得有些“另类”,因为它并不符合三里屯“喧闹”的印象,反而很是安宁。

   

    下午两点钟,幸福一村居民委员会内,治安志愿者刘桂卿戴起红袖章,准备在社区进行治安巡逻。平日里的刘桂卿是典型的家庭妇女,在家做饭洗衣服照顾老人,闲暇的时候会在街道溜溜弯;但每当有巡逻任务时,她总是很准时地出现在社区居委会,戴上红袖章,变身为一名治安志愿者。而这个角色,她已经坚持了16年。

    “帮助他人获得幸福,自己也觉得幸福”

   

    “从2000年开始,算今年,16年了。说实话,能够坚持下来,是因为我觉得,每当通过我自己的付出,能够帮助到他人,而使别人感到幸福的时候,我会发自内心地感到自己也很幸福。”正如幸福一村的命名,刘桂卿把“幸福”当做自己坚持16年治安志愿者服务的动力。她说,“希望别人因有我而幸福”是自己的一个人生追求。

   

    “几年前,社区有一名劳改人员刚出狱,那时候他的压力特别大,找不到工作。我就经常找他说话,开导和劝慰他,从生活和精神上帮助他。现在,他一直有着一份儿工作,干活也很努力,真的很好。”刘桂卿说:“有一天,他给我发了一条很长的短信,说很感谢我对他的帮助,让他感受到了家人样的温暖,他还跟我说,让我放心,他绝对不会再做一点伤害社会的事儿。”

    这件事对让刘桂卿感触很大,她说,这是让她觉得特别高兴的一件事,因为她的帮助,让一个劳改出狱的人员对社会有了重新的认识,生活态度发生了积极的改变,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得。

    “朝阳群众”的小无奈——常被询问“某某明星被抓是你举报的吗?”

   

    虽然刘桂卿一直以来都对自己所做的治安志愿者工作充满热情,但这两年“朝阳群众”在网络上被热炒却给她带来了一定心理上的困扰。她说:“我感觉,现在媒体和网络有点把‘朝阳群众’给过度解读了或者是解读的有点偏了。媒体的报道和网络上的段子我也看了不少,有的段子把‘朝阳群众’讽刺成了专门打听别人隐私和监视邻里的这么一种形象。”

   

    刘桂卿说,网络上流传的“朝阳群众”配图照片,有不少都是刘桂卿和“幸福一村”社区治安志愿者带红袖章的照片。每当有明星吸毒被抓,就有不少亲朋好友好奇兼开玩笑地打电话来询问“某某某是你举报的吗,某某又是你举报的吗。”刘桂卿很无奈地跟记者说:“而实际上,这些明星被抓,跟我并没有什么关系。”

    重大安保任务时必须“绷紧神经”

   

    用刘桂卿的话来说,治安志愿者就是一群为保护地区安全,维持社区安宁,而自愿尽一份力量的人。她说,幸福一村所辖范围内共有三千多户居民,中高档和老旧住宅楼都有,居民差异明显;另外因为地处三里屯,流动人口和外籍人士非常多,治安情况很复杂。“而一个社区,一般只有一到两名民警,这个力量太小了。而作为治安志愿者,我们会根据居民举报,对社区内可疑的人和可疑的事进行探查和了解,发现问题及时跟民警沟通。”

   

    刘桂卿说:“曾经有一个‘服务组织’打着社区的名义向社区老人宣讲健康知识,但是这个组织实际上是哄骗老人购买高价保健药品,一名70多岁的居民就跟我们说,这个服务组织让她花 1万多块钱买药,而且还到家里拿钱来了。我们一听就觉得不对劲,立刻就前去进行探查,并向民警报警,最后那几个人都被抓了起来,这个组织也被取缔了。”

   

    而有重大安保任务的时候,作为治安志愿者的刘桂卿也会随着绷紧神经,警惕社区周围可能出现的安全威胁。就在圣诞节前夕,美国大使馆发出预警称,圣诞节当天及前后在北京朝阳区三里屯地区可能出现针对西方人的安全威胁,随即三里屯区域氛围顿时紧张起来。刘桂卿回忆说:“当天晚上,三里屯地区很多地方都是武警站岗,作为治安志愿者,我和其他志愿者在平安夜也在社区街道进行巡逻,一直坚守到凌晨12点才回家。”

    “你不也是个普通百姓,如果你遇到了危险怎么办?”

   

    作为治安志愿者,面临危险的可能性也会比普通人多一分。刘桂卿也坦言:“说实话,有时候,还真是有点害怕;而且家里人有时候也会担心,会说我‘你不也是个普通百姓,如果你遇到了危险怎么办?’”

   

    刘桂卿说,自己能明白家人的不理解和担心,但她说: “我就只能是一笑,我没法回答他们。谁让自己是治安志愿者呢,如果关键的时候你不出现,那还怎么能称得上是真正的治安志愿者呢?”

   

    采访的最后,刘桂卿对记者说,她并不反感“朝阳群众”这个称呼,但希望能澄清媒体和网络对“朝阳群众”过度的解读和误解。而在2016年,她这名“朝阳群众”依然会坚持下去,让别人因有她而幸福。

                                                                                                                                                                                                                                 
网民评论:
天朝最大的谍报组织?                                 
举报父母兄弟姐妹、举报枕边人言行思想,密探啥事都作出来。
垃圾人渣
一群老萨比
就是一群为虎作伥的人,自以为做高尚的事。
那些文革余孽老了就死的“朝阳群众”   
分明是文革的红小将老了,变成红老将了。
大赤包满血复活
其实他们不过是替罪羊
助纣为虐、越俎代庖、老而不死!




























长此以往,中国将产生出一种“告密文化”。短期有利,长期会人性变质。
人性已经变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