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594|回复: 0
收起左侧

央视春晚的“三不用”承诺兑现了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22 11:27: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央视春晚的“三不用”承诺兑现了吗?

程逸平

2015年央视春晚筹备时,央视曾对媒体表达过“三不用”承诺,即低俗媚俗的节目不用、格调不高的节目不用、有污点和道德瑕疵的演员不用。现在,2015年春晚已经落幕,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三不用”承诺兑现了吗?最能检验这一承诺的恐怕要数语言类节目了。今年春晚的语言类节目尽管整体质量有所提升,特别是突出了反腐题材,但仍暴露出大量问题,远未达到理想状态。

一、过分消费“生理缺陷者”,笑料肤浅

小品《车站奇遇》从头至尾以调侃身高矮小之人为能事,伤了很多矮个子的心。潘长江声称自己开车时只有躺下才能把油门踩到底,蔡明称潘长江为留守儿童、吉娃娃狗,说他穿的是童装,经典台词如下:(对站着的潘说)这还蹲着一位! 别做鬼脸,你长得太惊悚了。 你不系安全带是怕勒到脸吧。我这咔咔勒胸,你那咣咣撞脸啊!姐之所以嫁给你大爷,是因为那份坚不可摧、至死不渝、奋不顾身的~~~同情!(交警答)你这是在做慈善啊。《车站奇遇》中有关矮人的包袱与剧情关系并不密切,且并无任何寓意,这样的安排是该小品的败笔。实际上,蔡明和潘长江在哈文担任总导演的2013年央视春晚中就曾合作过,小品《想跳就跳》中蔡明几乎句句“毒舌”,讽刺主持人李咏的脸型,嘲弄潘长江“象竹杆上插一土豆,站起来就象没站起来”、“人是微缩的,心是猥琐的”,并通过说潘“伺候过慈禧、喜欢在电线杆上撒尿”来间接骂他是太监和狗。2015年潘、蔡二人的小品最早通过审查,由此可见,潘蔡组合调侃身材矮小之人并非偶然,而是精心选择的结果。

小品《喜乐街》和相声《我忍不了》均拿演员的肥胖身材作为包袱,《喜乐街》中女演员因身材发胖甚至被称为“气囊”来逗观众发笑。在央视和地方台节目中,以肥胖人士作为笑料今年并不是第一次。1999年央视春晚小品《减肥变奏曲》中,香港演员曾志伟被称为“伟哥”,沈殿霞等一大群肥胖者做出各种滑稽动作逗观众发笑。湖南女笑星何晶晶的多数作品均拿自己的肥胖身材调侃,在湖南小品《元宵来约会》中说“我不是胖,只是瘦得不太明显”,在小品《小薇》中甚至说自己和两头种猪被人误会成“三头猪”和“桃园三结义”。湖南小品《新点秋香》中男演员说女演员长相恐怖,女演员则自称“大家丑才是真的丑”。有很多知名演员常拿自己或他人的生理特点当作包袱娱乐观众:冯巩说潘长江“底盘太低”;巩汉林也常拿自己的偏瘦身材开玩笑,在小品《打工奇遇》中说自己喝玉液酒、吃宫廷菜大补,赵丽蓉说他“补得跟小鸡子似的”。

回顾历年央视和地方台春晚及其他综艺晚会不难发现,除调侃身材矮小和肥胖之人的作品外,以残疾人为题材的相声和小品更是不胜枚举。陈佩斯、朱时茂表演的小品《王爷与邮差》(1998)的主题为傻子参加万国运动会,陈佩斯说哥哥叫大傻,自己叫二傻,父亲叫老傻,母亲叫串傻,以此作为笑料逗人发笑。赵连甲、李建华表演的小品《五毛钱俩》当中的傻子卖咸鸭蛋时吆喝“五毛钱俩,一块钱不卖”,奇志、大兵表演的《傻子卖鸡蛋》也有类似内容。传统群口相声《训徒》说的是傻子拜师学习相声,结果因不懂“贵庚”等词的含义引人发笑的故事。这个相声有多种版本,内容大同小异,马季、赵炎、兰成、李金斗、方清平、奇志、大兵等著名演员都在央视和地方台表演过。2004年大兵和赵卫国在湖南卫视春晚表演的相声《寻找精神病》,2006年央视春晚的湖北小品《招聘》以及中央电视台“周末喜相逢”播出的相声《竞选村长》中均以精神病人为题材。电视经常播出的传统相声《绕口令》以“哑巴和喇嘛打架、哑巴开口说话”作为包袱,姜昆、唐杰忠等著名相声演员就曾演过,2006年台湾演员刘增锴、朱德刚在央视春晚表演的《新说绕口令》就改编自这个传统段子。

人们不禁会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相声和小品以残疾人及生理缺陷者为题材?这些作品有的是借愚人和精神病患者之口讽刺时弊、教育民众,有的则纯粹为逗人一笑,无任何寓意,搞笑段子同剧情关系并不紧密,只为增加喜剧色彩而设置。愚人和精神病人思维方式与普通人迥异,是世界上最容易引人发笑的人。普通人在生活中由于种种原因往往要以假面示人,而愚人和精神病人则通常讲实话,其言行在普通人看来就成了笑话。很多创作者表达的是:世人有时麻木,傻子反而有值得肯定的一面,这对社会常构成一种微妙的反讽。其他残疾人或生理缺陷之人言行举止不同于常人,其看待世界的角度也往往很独特,因而生活中经常会发生误会,引人发笑。

那么,是不是相声和小品中出现残疾人和生理缺陷者就意味着恶意嘲讽呢?看待这个问题,最需要的是理性和客观,“只要出现残疾人和生理缺陷者就等于恶意嘲讽”的观点无疑是犯了以偏盖全的主观主义错误。例如:2007年全国农民春节联欢晚会中的小品《送戏》说的是演员送戏下乡到敬老院慰问的故事,剧中虽有残疾人出现,但编排真实自然,充满了正能量,并无任何丑化。2009年《曲苑杂坛》特别节目《中国好人——长春篇》中的《大爱守望心灵美》讲述了曹丽辉收养几百个精神病患者的故事,演员在剧中模仿精神病患者惟妙惟肖,充满喜剧色彩,但整个剧情的基调是歌颂道德楷模,感动了无数观众。

必须指出的是:我们虽不应动辄上纲上线,将所有表现生理缺陷者和残疾人的相声、小品一概否定,但也应当特别注意:相声和小品在表现这些特殊人群时,还是应注意把握适度的原则。象春晚小品《想跳就跳》(2013)和《车站奇遇》(2015)那样,从头到尾、长篇累牍地以生理缺陷当作主要笑料,是非常不合适的,而这也让该作品难逃低俗媚俗的指责,从而也使央视的“三不用”大打折扣。

在相声和小品创作中,针对残疾人和生理缺陷之人进行的无意义调侃,应当能删则删,坚决反对为逗而逗。剧作家、导演和演员应照顾到残疾人和生理缺陷者的情绪,设身处地为他们着想,尽量避免伤害其自尊心,即便确需以他们为题材也应慎之又慎,巧妙加以处理。最关键的是怀着最大诚意,以高度认真和负责的态度来对待文艺创作,以免对这些弱势群体造成伤害。

二、“性暗示”过多,有些作品格调不高

今年春晚小品《喜乐街》中,女演员说“朋友圈里发留言,没人安慰没人同情一群点赞的”,随后指着观众神秘地说“谁点赞我就嫁给谁!”这句台词非常不合适出现在春晚舞台上。“谁点赞我就嫁给谁”,这样夸张的话语给人一种“人尽可夫”的感觉,这不是对婚姻和爱情应有的认真态度。生活中开个玩笑自然无可厚非,在万众瞩目的春晚舞台上说这句话,对电视机前的少年儿童恐怕也会产生不良影响,编剧、导演和演员都负有一定责任。

小品《车站奇遇》的台词中有几处格调不高,例如:女演员对交警的谈话中有“姐嫁给你大爷”这样逻辑不清、辈份混乱的台词,交警也认同女演员的说法:“大爷,你疯了吧?你上哪找这么好看的大姐去?大爷,珍惜吧!大姐,对付吧!”以下对话更是明显的性暗示:

女:——你这是黑车吧?
男:——我不是黑车。黑车要钱,我不要钱。
女:——(低沉,一字一顿)你还想要点别的?!

不难看出:放在剧情里,这些话显然不仅停留在字面意义。“想要点别的”指的是什么,相信观众不难理解。

相声剧《小棉袄》中安排设计了这样的误解:您的(女儿)是二手货、用过的,最多值30块钱。这样的台词明显是不尊重女性,与春晚的整体气氛非常不符。2015年春晚经过五次严格审查,层层把关,选出的居然就是这样的结果,不能不令人大跌眼镜,同时也给此前的“三不用”承诺增加了强烈的讽刺色彩。

哈文执导的春晚中,拿伦理开玩笑很常见。在其担任总导演的2013年春晚中,小品《你摊上事儿了》就有“来访者互相打赌跟保安叫爹”、“保安打赌跟老总叫奶奶”这样两个包袱,现场观众跟着起哄,大喊“快叫啊!”这种从伦理角度(如父/子、妻/儿)找笑料的做法叫“伦理哏”,换来的笑声是廉价的、经不起推敲的,反映了某些国人爱从辈份上占便宜的猥琐心态,带有市井文化色彩,在国家级电视台的舞台上出现,这是导演组的重大失误。

其实,历年央视春晚中格调不高的节目还有很多,绝非个别现象,放眼望去简直“惨不忍睹”。以郭冬临表演的小品为例:2006年郭冬临和魏积安合作的《实诚人》中,郭冬临做出双腿盘住男人腰、亲吻男人脸的动作,要带朋友妻子回自己家去住,魏积安的绰号竟是“老鸨子”!2007年郭冬临在小品《回家》中说“我媳妇最大的特点就是嘴旁边长个痔疮。本来是美人痣,她非要点,点坏了,变成了疮。原来是痣,现在是疮——痔疮!”然而,这些低俗的段子似乎并未影响他继续登上春晚舞台,难道导演组认为这些不是道德瑕疵和低俗媚俗?

当然,某些作品低俗,责任不全在演员。这些现象一方面反映了审查不严,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优秀剧本的匮乏。编剧并不缺,缺的是优秀的编剧。原因是多方面的,希望有关部门能给编剧工作以充分重视,完善激励机制,鼓励人才创新,“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文艺工作座谈会”之后,全国文艺界都在提倡正能量,央视春晚导演组既然信誓旦旦地提出了“三不用”,就应身体力行,说到做到,而不应“雷声大,雨点小”,只停留在喊口号和表决心阶段。有人或许认为这些分析是大惊小怪,甚至专门写文章为低俗节目开脱。笔者只想强调一句:中央电视台是国家级电视台,央视春晚作为全国最高的娱乐平台,影响巨大。假如这里都做不到文艺正能量,难道指望基层做到?央视如果不去带个好头,难道指望基层带头?可见,央视春晚还任重道远,尽管已做了不少努力,但还是有很大改善的空间。举国瞩目的“三不用”原则,真正执行起来恐怕还需下些真功夫。要让好作品能脱颖而出,把不好的作品挡在门外。希望央视不要让全国观众失望,不要让“三不用”只是一个江湖上的传说。不然,这样的空头支票开多了,老百姓会不买账的。

羊年央视春晚没有歧视,世界上就没有歧视

肖  鹰

【肖鹰按:本已决意不再谈央视春晚,前后不仅拒绝了多家媒体的约稿和采访,而且发了博客公告。决意不再谈,既因为丧失了兴趣,又因为不再抱希望——从本届央视春晚前期宣传以“小鲜肉反腐败”为卖点,就知绝无可期望。但我仅预测到其平淡无趣,绝没有料到竟然会出现《喜乐街》和《车站奇遇》这样赤裸裸地张扬歧视的剧目。有媒体说批评央视春晚搞歧视是“小题大做”,我认为,反对、还是纵容歧视是一个文明社会艺术的底线伦理问题。今天先借截图数张,对羊年央视春晚作一概说。稍后,本人将以《喜乐街》为专案,剖析羊年央视春晚的女性歧视究竟有多严重。没有赵本山的春晚,不是更精彩,而是歧视更严重。我心悲哀!乙未正月初五子夜】

1. 小品《喜乐街》,时长约11分钟,前8分钟剧的主要内容是两个男性挤兑、嘲弄和训斥女汉子(集胖女、吃货、无业、剩女一身)。



2. 小品《车站奇遇》,时长近16分钟,充斥全剧的是高挑、年轻的女性反复挤兑、嘲弄矮个儿、年长的男子,包括其身高、长相、年龄和贫困(九手车)



​3. 小品《小棉袄》,时长近16分半钟,“18块取走“的包袱在“二手小棉袄”和待嫁的女儿之间交错,结局是女儿在“误会中”,以“20块多两块不用找”逼成父亲认可自己的婚恋。



​4. 小品《投其所好》,剧中男主角说出”拒绝黄拒绝赌拒绝乒乓球“的台词,从剧情看,不是口误。演员沈腾事后声明原台词”拒绝黄拒绝赌拒绝拍马屁“,是绝对不合剧情的。

(作者为清华大学教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