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658|回复: 7
收起左侧

陸東:被劉剛指控為此人有詐的王軍濤突然大反川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0 10: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陸東:被劉剛多年來指控「遭共軍美人計收買」和「此人有詐」的王軍濤,今天果然成為華人社區反川普的政治丑類。證據如下:

王軍濤:從三個角度看川普是美國的災難 時間:2017-03-20 06:52

川普的五个问题

王军涛:

川普的五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川普当选是美国的灾难;第二个问题川普的当选是中国的灾难;第三个问题川普的当选是全球的灾难;第四个问题在川普的选战中暴露出华人的两个严重问题;第五个问题川普的当选并不可怕,是美国证明了美国民主的优势。

穆斯林是美国恐惧?

第一个问题,为什麽川普是美国的灾难?第一点,其实这次川普与希拉里之争,绝对不是川普与希拉里之争,是川普与整个美国的发展方向(共和党与民主党两党的主流在进行争论的问题)。

在三个问题上他要扭转美国发展方向,第一个问题是美国建国200年来的宪政民主的方向,特别是宪政的方向。建制派这个词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涵义,在中国就是一党专制,现在加上“习核心”。在香港就是一个特首选举中的不民主的(制度);而在美国是200多年的宪政民主,而他要挑战这个。

他不准备认同选举结果,他甚至号召民兵去推翻选举结果,他要一天解决那些要法院、还有国会要参加才能解决的问题,他说他要无视这个制度对他的制衡。

第二个是美国在二战以来全球化进程的领袖角色的这个方向,他要扭转它。他要美国不再当领袖,因为这个东西太贵。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它欺骗了美国人民,要知道美国是全球化进程的最大受益者,美国是在全球化的进程中创建的国家,移民等等都给它带来了很多财富。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1: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Sunday, January 15, 2012
劉剛:揭露一个对王军涛施用美人计的美女教授李薇(有李薇照片)

就王军涛联合十三位民运大佬在过去十三年里对王炳章落井下石一事,我曾多次发文批评王军涛,要求王军涛给王炳章公开道歉。但王军涛一直坚持说他对王炳章的谴责是正确的,他无意就此事向任何人道歉。

就在2012年1月7日,我在法拉盛偶然碰到民主党全委会的一位王先生,王先生提议我同王军涛面谈一次,以便化解误会。我本以为王军涛对王炳章应该有忏悔之意,便欣然前往民主党全委会的办公室,去面见王军涛。

见到王军涛后,王军涛依旧坚持说他对王炳章的谴责是正确的,他无意就此事向任何人道歉。并进而指责是我在搬弄是非,造谣诽谤。王军涛指控我造谣诽谤的主要证据是指我曾经提到王军涛给哈佛东亚图书馆的南希女士写情诗。王军涛说这不是事实,王军涛一再说明,真实情况是,那首情诗是南希和王丹写给王军涛的,而不是王军涛写给南希的。

跟据我在1996年6月间亲眼所见的事实是,王军涛那时每天都要找南希帮助他完成作业。每次求南希写作业前,王军涛都要先买一杯咖啡,外加一首情诗。南希就多次给我看王军涛给南希写的情诗,其中一首情诗的大意是:

You are the Sun, (你是太阳,)
I am the Sunflower. (我就是向日葵。)
I would be happy to be with you all day and night. (我愿意每天每夜围着你转。)


这本来就是一些玩笑诗句,不伤大雅。王军涛还一再告诉我说,南希就喜欢喝咖啡,还喜欢别人夸奖她。王军涛一再劝我也给南希写诗,这样南希就会心甘情愿地帮助我们。我不会写诗,也就从来不曾写出这样的诗句。南希给我看王军涛的诗句,一方面是跟王军涛开善意的玩笑,另一方面也希望我能够象王军涛一样地写出几首这样的诗句,说是有利于学习英语。

现在,王军涛竟一再同我对质,说这首诗是南希和王丹写给王军涛的,是南希和王丹以此向王军涛表示忠诚。王军涛还说南希和王丹都愿意为此出面作证。这真是让我感到无言以对。我已经多次见到王军涛否认他曾经说过的话,拒不承认他曾经做过的事。于是,我问王军涛,我是否可以录音。王军涛说当然可以录音。我打开录音机,让王军涛将他刚刚讲过的话再重复一遍,王军涛真的就再次重复这些话。我希望有一天,王丹和南希都能按照王军涛所要求的那样,拿出证据来证明他们确实给王军涛写过这样肉麻的情诗和效忠信。

第二天晚上,赵岩就在公共网络上发信,对我进行谩骂,还说我去给王军涛道歉。下面就是赵岩的谩骂诽谤贴:


我一向不理会赵岩的这类谩骂文字。但赵岩的这篇文字,分明是受到王军涛指使,那我就不妨回应一下。

其实,就在看到赵岩的这篇谩骂造谣文字后,当事者之一、民主党全委会的美东分部主席宋书元先生就立即给我打电话,一再说明是赵岩在造谣。宋书元表示只是听到我要求王军涛向王炳章道歉,绝对不曾听到半句我给王军涛道歉的话。宋书元一直在场,希望我跟王军涛友好沟通,是他希望我能够跟王军涛重归于好,他绝没有报警的意图。

现在,这王军涛和赵岩竟将我要求王军涛向王炳章道歉,说成是我去给王军涛道歉。真是颠倒黑白,信口雌黄!

我原本还准备给王军涛留些情面,让他能够保持一点儿中国民运领袖的颜面。但看到这王军涛也同赵岩一样,是要将无耻进行到底了,那我就不必给王军涛保留这最后的尊严了。我不妨进一步揭露王军涛是如何陷入中共美人计陷阱,为包养情妇,贪图享受而贪污挥霍上百万美元民主基金的丑事。

1996年5月1日,我在美国克林顿政府的帮助下,顺利经香港逃亡到美国。刚到美国时,我在王军涛家住了有十天。王军涛跟我见面不久,就跟我说他包养几个情妇,怕我不信,王军涛还时常点名道姓地说出他的几位情妇的名字,这其中就包括几位民运美女,还有一位做移民的女律师。我一直以为是王军涛在吹牛。后来我亲眼见到了王军涛包养的李薇,方知王军涛并非吹牛。

下面的两个截屏是李薇的档案照片和简历截屏。




在1996年,王军涛聚集了几乎所有民运捐款,他成立的“中国战略研究所”每年仅仅从美国民主基金会(NED)就拿到四十万美元。王军涛亲口告诉我,他从台湾军情局拿到的活动经费要远远多于从NED拿到的钱,另外,王军涛还从港支联、天安门纪念基金会、以及各个政府机构和私人机构获得大笔捐款。那时的王军涛真真是名扬四海威震八方,是中国海外民运的头号领袖。当然,中共政权也将王军涛视作是予以打击的头号敌人。

王军涛自1994年出国,便一直在哈佛大学学习到1997年。王军涛先是就读哈佛尼曼新闻学院一年,随后转入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就读这两所学院的人都是新闻界或各国政界的政要,入学的首要条件就是要有至少六年的工作经验。可就在1996年秋季,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来了一位特招的来自中国的妙龄少女李薇,李薇当年只有20岁,毕业于中国著名的国际关系学院。众所周知,国际关系学院是隶属于中国国安部的培养间谍的学校。李薇能够进入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绝对是中国政府刻意安排的。

自从李薇进入哈佛后,王军涛便同李薇成双结对地出入哈佛的图书馆、教室、酒吧,两人几乎形影不离。没过多久,王军涛便抛弃发妻侯晓天,搬出去同李薇同居。

我后来得知王军涛同李薇同居后,便多次警告王军涛小心防范中共的美人计。王军涛不以为然,声称他对付糖衣炮弹的对策是,糖衣吞下,炮弹吐出去。美人照收,中计地不会。

没过多久,王军涛就被李薇报警,被美国警察逮捕。王军涛曾亲口告诉我及其他朋友,说李薇在同王军涛做爱后,便对王军涛手抓脚踢,并拿出一把切菜刀,然后打911报警。待警察来到家里后,李薇手持切菜刀,向警察诉说王军涛就是用那把刀要杀害李薇,王军涛于是被警察逮捕。李薇从此霸占了王军涛在波士顿的房子。王军涛需要回到自己家里去取衣物鞋子,都是要找陈小平等人代劳。

1997年,王军涛原本报名哈佛政治系,跟随麦克法夸尔攻读政治学博士,也好继续同李薇厮混。但鉴于王军涛在哈佛的学习成绩,麦克法夸尔拒收王军涛为徒。于是,王军涛不得不转到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跟随另一位著名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教授攻读政治学博士。那时,我也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于是,王军涛又同我成为邻居和校友。

王军涛每到周末,便将李薇接到纽约同居。并带李薇同纽约的民运朋友见面。

李薇受国安部派遣对王军涛卧底,主要任务是要打掉王军涛的“中国战略研究所”。战略研究所仅从美国民主基金会每年就领取40万美金,从台湾军情局拿到的就更多了。王军涛亲口对我以及陈军等人亲口讲,李薇已经向王军涛承认她是国安部特工。王军涛还说,在李薇出国前,国安部的一位副部长曾经面见李薇训话,令她搞定王军涛。但王军涛就是无法切断同李薇的关系。李薇比王军涛小将近二十岁,将王军涛搞得神魂颠倒。每次我同王军涛一道坐地铁,每见到一位美女,王军涛都要情不自禁地自言自语:“没有李薇漂亮。”我让王军涛看看一幅贴在地铁上的广告美女照片,王军涛依旧木然地说:“没有李薇漂亮。”可见,王军涛神魂颠倒的程度。

李薇卧底两三年里,一直控制王军涛,使得王军涛利用“中国战略研究所”从NED和台湾军情局搞到的上百万美元都被李薇掌控或挥霍。大部分钱被王军涛转到中国大陆,由王军涛的朋友刘卫华投资于房地产。

大概是在1998年初,“中国战略研究所”的另两位合伙人刘晓竹和韩联潮终于无法忍受王军涛的贪污腐化和黑箱作业,要求王军涛交待他利用“中国战略研究所”的名义搞到的上百万政治捐款的去向,王军涛以资助国内秘密活动为由加以拒绝。随后,刘晓竹和韩联潮终于忍无可忍,联合将王军涛开除出战略研究所。从此,“中国战略研究所”宣告解体。

美国民主基金会调查赞助给王军涛的40万美元,查出有大宗款项去向不明。NED官员声明说:王军涛管钱我们不放心。 从此封杀王军涛。只要王军涛向NED要钱,即便是同王丹一道申请,NED都一概不批准。

王军涛从此一蹶不振,美国NED和台湾有关机构也从此大幅消减对中国海外民运的赞助捐款,这无疑对中国民运是一次最严重的打击。而美女李薇则是这次行动的头等功臣。但王军涛却百般狡辩,说他并不吃亏,因为他让李薇几次人流堕胎。真是无耻得可以。

香港支联会也曾经给王军涛大笔赞助。港支联要求王军涛讲明钱的去向,王军涛只好让他在国内的朋友刘卫华几次去香港或澳门,让刘卫华证明王军涛将收到的钱款用于救助国内的政治犯家属了,用于支助国内民主事业。实际上,王军涛将部分欠款转给了刘卫华,并指使刘卫华投资房地产。但刘卫华投资房地产的钱大幅亏损,刘卫华便到澳门赌场赌博,试图将钱赚回来,结果却赌尽了老本。

当我还在中共监狱时,王军涛就强行将我的名字列在战略研究所的理事会成员,王军涛对NED声称给我们每个理事每个月发1000美金,但我从未收到过王军涛的钱。

王军涛被李薇这位中国美女颠覆得神魂颠倒,输掉了上百万美元用于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捐款。但王军涛不知悔过自新,反而却不断打击陷害王炳章,打击所有有望从NED获得资金的中国民运人士。同时,王军涛还同李薇藕断丝连,同李薇保持秘密联系。就在去年初,王军涛还将李薇的电话号码给我,让我为他同李薇联系。

当年,几乎凡是王军涛的朋友都知道王军涛包养的情妇李薇,也都认定李薇就是中共国安派到王军涛身边的卧底。王丹,陈军,高新,陈小平,南希,陈子华,傅申奇等等,都同我谈论过李薇的问题,无不为王军涛担忧。但王军涛却乐此不疲。

王军涛也不避讳人们知道他包养了这样的一个小情妇外加中共卧底,王军涛总是乐于向人们展示他的这位小情妇。李薇属兔,王军涛亲密地称李薇为兔子。每当有李薇在场,王军涛总是要用“老夫”二字来自称,就象是在告诉李薇他是老骥伏枥,老牛吃嫩草。

我有幸几次亲眼目睹这个中共卧底折磨王军涛的技俩。那时我跟王军涛都住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楼,我们相隔不到100米,我们常来常往。有几次,王军涛找来几位朋友或记者在他家开会,我们几个与会者就会听到李薇在王军涛的卧房里大声哭闹,不时地乱砸乱摔,搞得噼啪直响。令我们这些与会者胆颤心惊,不时地提出要离开,以方便王军涛和情人温柔一番。但王军涛却一再坚持要在哭闹声中开完会,说他早已经习惯了敌人的干扰和破坏。这不禁令我们起敬,更令我想起我小时候学过的小学课文,讲述毛泽东毛圣人是如何专门在闹市区里读书,锻炼革命意志和毅力的。过去,常听王军涛的亲密战友们吹嘘王军涛是如何如何酷似毛伟大,不禁面目象,而且神似,我还一直都存疑。从李薇身上,我确实看到了王军涛有几分毛伟大的嗜好和秉性。

记得是2007年底的时候,王军涛带上李薇去陈军家参加聚会。我也在,记得参加聚会的好像还有傅神奇等十多人。那时谢万军刚刚来美国,是当时的红人。王军涛立即让陈军将谢万军也叫来。陈军打一个电话,谢万军就过来了,还顺便带来几个人。谢万军一到,大家就都撇下了李薇,纷纷跟谢万军打招呼。就在谢万军逐一同大家拥抱的时候,只见李薇怒冲冲地跑向另一个房间,随即,那里便出来李薇哭泣声,还不是参杂着拍桌子的声音。我提醒王军涛不要太冷淡了李薇。王军涛则是让我过去劝劝李薇。我走到陈军的小书房,只见李薇在那里哭红了眼圈,手拿一本书到处乱拍,拍得噼啪乱响,好像那屋里有消灭不尽的蚊子苍蝇。我耐心地跟李薇谈话。

我真的记不起我都跟李薇说了些什么了。但回想起来,我就好像是电影列宁在十月里,那个斯大林跟瓦西里谈话一样,让瓦西里同志密切关注我们的伟大领袖列宁同志的生命安全,注意保护列宁同志的身体健康,不要让列宁同志过于疲劳,等等,诸如此类。现在想起来不断地被王军涛使唤去安慰他的小情人,我真的就感到我是被人当成是太监一样,令我感到恶心,或者是感到是给王军涛当了一回皮条客一样,令我感到作呕。

后来我本人也陷入共军的美人计,那是中共派来的中共军官郭盈华。我竟发现这郭盈华和李薇所使用的技俩竟是惊人的相似。我敢说她们都受过同样的训练,甚至她们是师出同门。我甚至是敢说他们都接受了乔良的“超限战”的专门训练。每想这两位女色情,我就立刻会想到蛇,感到有百蛇缠身。对这种毒蛇,务必要彻底揭穿,否则,必定贻害无穷。

我在这里再次敦促王军涛要悔过自新,向王炳章公开道歉。另外,希望王军涛尽早断绝同李薇的关系,并全面揭露中共通过李薇对民运所造成的破坏,追讨李薇骗取的民运捐款。

同时,希望民运人士要从王军涛事件中吸取教训,严防中共美人计。更要严于律己,避免象王军涛那样腐败堕落。

刘刚
2012年1月15日

就在我在推特上发出此文后,中共前警察赵岩又一次跳出来为王军涛狡辩。且看赵岩如何为王军涛打掩护。下面就是赵岩的造谣诽谤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1: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Thursday, January 19, 2012
劉剛:王军涛向台湾军情局提供了哪些情报?


王军涛曾经收受台湾军情局大笔经费,在1994年到1999年间,王军涛从台湾军情局收到的情报费上百万美元。

众所周知,台湾军情局提供的军情费,都是以提供政经军情报为条件的。王军涛能够连年从台湾军情局获得大笔军情费,王军涛就必定是向台湾军情局提供了相应价值的情报,否则,台湾军情局绝对不会做这种只出钱而不讲回馈的赔本买卖。

我不知道王军涛向台湾军情局提供的全部情报内容,但我知道王军涛的确向台湾军情局提供了大量情报,而且,这其中的部分情报导致我的许多亲友被中共当局逮捕、关押、和劳教。为了让更多人不再无辜被王军涛等人向台湾军情局提供的虚假伪劣情报牵连,为了让人们了解某些民运人士为了获得巨额情报费用,不惜栽赃陷害国内善良人士,我不妨揭露一下王军涛向台湾军情局提供的一些情报的大致内容和经过。

1989年6月19日,我因参加天安门民主运动被中共政权逮捕。1991年2月12日,我被中共政权以阴谋颠覆政府罪判处六年有期徒刑。1995年6月18日,我被刑满释放。但释放后,中共政权依旧以剥夺政治权利为名对我进行监视居住,而且还特意给我颁发了13条规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允许我寻找工作,不允许我的亲友给我帮助和支持。

我释放后被遣送回我的父母所在地吉林省辽源市。回到家不久,就接到许多朋友的电话,对我安慰和鼓励。这期间也接到几次王军涛从美国打来的电话。从王军涛那里,我了解到王军涛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成立了“中国战略研究所”。王军涛告知我,他早就将我的名字列为中国战略研究所的理事会成员。一道享有此殊荣的还有王丹、陈子明、任畹町等等仍在中共监狱中的中国著名反对派人士。王军涛告知我,每个理事会成员都会得到中国战略研究所的经济资助。为了将中国战略研究所给我的资助及时送给我,王军涛让我提供一些我亲戚朋友的地址,以便让王军涛方便同他们联络,再设法通过他们将钱转给我。

在随后的日子里,我先后向王军涛提供了一些我亲友的名字、地址、电话、甚至是银行账号。这其中有我的表弟王X忠、王X岩、李X明、李X同,我的堂兄弟刘X家、刘X华、刘X田,等等。我向王军涛提供了这些人的电话号码后,王军涛很快就派人同我的这些亲友联络,或是打电话,或是从北京来人见面。但这些人从未谈及送钱的事情。可是,随后不久,我的这些朋友都反反复复被中共当局逮捕、拘留,我的一位堂兄甚至还被收容审查一年。

我原本以为,我的这些亲友被中共当局逮捕拘留,无非就是想对我进行恐吓,并恐吓那些想资助我的人。或许是因为我的那些朋友缺乏地下工作经验,不注意隐蔽自己,而被中共抓住把柄。王军涛知道了我的一些“联络人”都被中共严控或逮捕,就建议我派一些联络员到北京去他在北京的联络站,那样就一定能够避免被中共当局发现。我也赞同这一做法。于是,我委托我的几位朋友前往北京去拜见王军涛在北京的联络员。我的朋友张航斌、李春光、刘X田等人先后去北京,并分头拜见了陈小平、刘卫华、包遵信、刘晓波等人,这些都是王军涛的铁杆哥们,跟我一样,他们都被王军涛列为是“中国战略研究所”的国内理事,他们每个人都从王军涛那里收到足以保证他们在国内过上小康的大笔美元。

但王军涛在北京的这几位联络官也是绝口不谈王军涛给我送美元的事情,陈小平等人却一再告知我的亲友说,刘刚只有到北京去同他们一道为王军涛工作,才有资格得到王军涛发放的津贴。北京的一些朋友还告知我,王军涛的国内理事每个月都收到1000美元的津贴补助。

其实,我让我的亲友去北京,更主要的是要探索我能否到北京去生活,我本来就无意获得王军涛的津贴。可这时我已经清楚,我是根本就不会从王军涛那里获得资助的。我很清楚,我跟陈小平等人不一样,我从来就不是王军涛的什么兄弟,也不是他们那个圈子的成员。后来,我就不再让我的那些亲友浪费时间去同王军涛的联络员联系。但我的那些亲友还是不断地被王军涛派来的人秘密联络。

1996年4月间,我设法摆脱了中共的跟踪,先是逃到了北京。在香港黄雀行动的一些成员的帮助下,又在4月27日左右逃到了香港。帮助我逃到香港的那位朋友叫“陈老板”,是王军涛将我和陈老板联系上的。

我一到香港,就同陈老板彻夜长谈。陈老板告诉我说,王军涛委任“陈老板”为敌后武工队的司令,而我是他的政委。陈老板还给我引见了几位在香港的武工队成员。为了迎接他们的政委顺利逃亡自由世界,陈老板以及那几位武工队成员同我豪饮,灌得我酩酊大醉。就在我酒醉之时,陈老板给我拿出了王军涛发给陈老板的传真,那是给陈老板的委任状,还有一份计划书。那份计划书上分明将我在国内的亲友们都列成这个敌后武工队的国内敢死队成员,包括我上面提到的我的表弟王X忠、王X岩、李X明、李X同,我的堂兄弟刘X家、刘X华、刘X田,我的朋友张航斌、李春光,还有我曾经的铁窗好友李杰、梁立维、安福兴等人。这个名单上所列的国内敢死队成员,几乎全部是我的亲友,是王军涛要他们帮我送钱的那些人,而负责同这些国内敢死队成员联络香港联络官是李玉奇。李玉奇原本是清华大学高自联成员。在秦城监狱时曾经跟我同号。在1995年8月,李玉奇同我弟弟刘勇一道逃亡香港。

我突然明白,我的这些亲友为何会被中共政权反反复复逮捕关押了!原来他们都被王军涛列为敢死队成员!

1996年4月30日,我在美国驻香港领事的陪同下,顺利来到美国。我先是在王军涛家里住了十几天。我见到王军涛不久,王军涛就将他手写的那些有关国内武装反抗力量(也就是陈老板所说的敌后武工队)的有关文件全部交给我,并正式任命我为政委,让我全权负责这一行动。我一看那份报告,就是陈老板给我看的那份报告,所列人员全部是我的亲友。我一再跟王军涛说明,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民主人士,他们不过是一些愿意帮助我的亲友,有大部分人就是本份的农民,根本就不会也不愿意从事什么武装暴动。王军涛却跟我说,这些报告只是骗骗美国人、台湾人、和香港人的。只要将这种报告不断送给那些反共组织去看,就会得到经费。

在随后的两三个月中,王军涛领我去拜会了那些所谓的金主。大概是在6月份,王军涛领我到纽约,说是要拜会一位台湾商人,说这位商人愿意资助我们在国内进行武装暴动。记得是在纽约的一家希尔顿饭店,我和王军涛在饭店的一楼会客室里见到了那为大老板。王军涛跟那位老板叫李老板,李老板跟王军涛叫王老板。李老板还带了一位助手。我们谈话时,李老板的助手不停地记录。王军涛和李老板反复谈论那份武装暴动方案,反反复复提到的就是我的那几位亲友的名字,以及要李老板提供大笔经费资助。王军涛还让我向李老板说明这个行动计划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差李老板的资助了。我越听越感到王军涛在吹牛。与其说是在谈论什么武装暴动,还不如说这是两个人口贩子在讨价还价,是在拿我的亲友的人头在做交易。我立即将王军涛叫到一旁,质问王军涛到底是在同什么人在谈判。在我一再追问下,王军涛不得不告诉我,那位李老板是台湾军情局的负责官员,他已经向王军涛提供了大笔经费。我立即告诉王军涛,我不会参与这种谈判,我更不会拿着国内无辜者的人头去跟台湾军情局做交易。王军涛一再劝我,让我帮他这个忙。我没有答应他。随后,王军涛就自己去继续同台湾军情局继续讨价还价。

也就是在那一段时间里,王军涛还让我跟他一道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跟我们谈话的主要是负责中国和亚洲事务的高宝玲(Louisa Greve)女士。目前高宝玲女士已经高就NED的副主席。每次见到高宝玲,王军涛都要跟高宝玲讲述王军涛的研究所在国内组织的体制内和平改革方案,还要大讲特讲他在国内组织的武装暴动计划。王军涛还要让我证明有很多人因为参与这一计划而被中共逮捕、判刑。我后来才了解到,王军涛每年从NED那里获得几十万美元,多的时候是每年40万美元。

王军涛还将这同样的一份计划书递交给其它的一些基金会,包括港支联、以及《天安门纪念基金会》。《天安门纪念基金会》是由一些美国华侨在1989年“六四”期间成立的基金会。该基金会的主要发起人是著名的华侨领袖马林洁辉(现在叫林洁辉)女士。林洁辉是香港米王的继承人,是新洲中国日的发起人。利用林洁辉女士的名望,《天安门纪念基金会》曾经募集到大笔捐款。在王军涛的影响下,《天安门纪念基金会》的捐款后来基本上被林洁辉的前夫马先生控制,而马先生将《天安门纪念基金会》的基金几乎全部转给王军涛使用,包括王军涛在学校里的奖学金或生活费用,包括王军涛出版发行的各种书籍,还包括用五万美元资助陈小平去读书或写什么中国问题的论文,等等。当然,也包括王军涛在国内的那些体制内改革计划书以及体制外的“敌后武工队”等等编造的项目。林洁辉女士对王军涛大量挥霍浪费《天安门纪念基金会》的基金感到怒不可遏,终于在2005年前后同其前夫一刀两断,彻底断绝了《天安门纪念基金会》对王军涛的支持。

由此可见,王军涛拿着一个所谓的“敌后武工队”的计划书,至少向台湾军情局等四家机构申请了经费。仅仅是台湾军情局就给了上百万美元。王军涛就是这样用国内无辜者的鲜血和人头去同台湾军情局进行讨价还价。这仅仅是我所知道的一部分王军涛向台湾军情局出卖的情报,尽管这些情报都是虚假伪劣情报,但他却使得很多无辜的人受到牵连。同时,台湾军情局也就是用这种虚假情报和虚假的“反攻大陆”行动来欺骗台湾政府,欺骗台湾民众。希望中国大陆的民主人士务必多加小心,严防被王军涛这类伪民运欺骗和利用,更要防止被人无辜地任命为“敢死队”、“冲锋队”、“武工队”等等虚假的武装集团成员,而实际上不过是王军涛等人用来诈骗钱财的诱饵或人质。

刘刚
2012年1月19日


下面是摘抄的一段网络文章。这其中透露的台湾军情局对王军涛的策略,与王军涛利用我亲友向台湾提供虚假大陆情报人员名单的行为是完全一致的。

  因為近些年來民運內鬥不斷,美國的民主基金會等機構在提供給他們的經費的時候,變得越來越謹慎,越來越嚴格。儘管臺灣情治單位繼續給某些民運組織提供經費,但對他們也並不放心。為防範民運拿臺灣的錢卻失去控制,臺灣國安局還列出了應注意的“八項原則”。
  在被曝光的臺灣國安局密件中,有一份是前國安局長蔡朝明於2004年2月26日交給國安會秘書長康寧祥和總統陳水扁的公文。這份公文非常清楚地指出,今後臺灣資助海外民運有三大目標,即在“民主化”和人權等議題上對大陸形成國際壓力;籌組並扶植大陸的“海外反對黨”;利用民運人士在大陸的親友,拓展臺灣在大陸的情報網絡。同時,為防範民運人士趁機擴大勢力,臺灣國安局還列出了應注意的“八項原則”,如“為臺灣所用,由臺灣主導”;“勿同意在臺灣設立分支機搆,以免養虎為患,入台後反而從事對台工作”;“要有隨時被反咬之準備與防禦”,等等。
  此外,臺灣國安局還就每名民運人士的性格特點以及價值大小不同,對他們進行評估區分。臺灣情治單位認為,王丹“雖然具有國際知名度”,但有待進一步成熟,他現在的主要價值在於宣傳;王軍濤“做事低調,具有能量,深層耕耘,具有組織地下黨的潛力”,可以通過分期、分階段的方式進行資助。由此可見,雖然臺灣情治單位給“民運二王”以慷慨的資助,但實際上也是防備之心仍在,對二王也是區別使用和對待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11:3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時評員陸東:川普贏總統大位 順天應人   
9日凌晨,川普在紐約發表勝選感言。紐約時事評論員、中國基督徒民主黨發言人陸東先生表示,川普勝選,是順天應人的結果。
更新: 2016-11-10 2:24 AM           標籤: 川普, 民選總統, 美國大選
【大紀元2016年11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林南紐約報導)8日,美國選民用選票表達了民意,讓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贏得美國總統大位。紐約時事評論員陸東表示,川普獲勝,實乃順天意應人心的結果。

川普取勝實乃天意
陸東說,昨日千百萬人午夜無眠。川普勝選消息傳出,世人皆感震驚。一個體制外的一介商人,沒有對手深厚的政治關係網,也無大金主的巨額捐款,更沒有政客大佬們來站台,甚至連本黨的領導人都與他保持距離,卻在決戰之夜大勝對手。原因只有一個,川普取勝乃天意人心。

「古語中有句話:自天祐之,吉無不利。意思是說,叫自天保佑,無往不利。而川普的勝選,正說明了這一點。」陸東說,「天意看似遙遠,但並非遙不可及。」

「川普贏在擁有『真』的特質」

陸東表示,川普當選,是神的旨意,因他擁有「真」的特質。他說:「用道家『真即是美』的觀念看個人魅力:川普言必由衷,乃內性情中人;雖然被主流媒體貶稱為『口不擇言的大嘴巴』,但普通選民反而會感覺:『川普非尋常政客,靠得住』。」

「從外相觀『精氣神』:川普精力充沛,講話中氣十足,攻勢凌厲。而希拉里的言論了無新意,明顯處守勢。加上精力不支,疲態難掩,選民會疑慮她能否扛總統大任。」

陸東說:「從大環境而言,民主黨執政八年,政績平平,人心思變。其次,對一個模子裡澆出來的『體制內』傳統政客,選民已厭煩,且不再具幻想。於是,唯一選擇是換『局外人』川普當總統,來力挽狂瀾,重鑄美國輝煌。」#

責任編輯:林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1 10:5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川普断了伪民运的口粮,伪民运不反他才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1 16: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请不要发外网链接。我把内容贴进来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3-22 04: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謝謝Comi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25 18: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谢。下次请注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