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158|回复: 2
收起左侧

鲁迅为何骂同胞骂国民党唯独不骂日本 真相令人吃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3 16: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共将鲁迅吹嘘成〝民族魂〞和文化旗手,但历史的真相却让很多人大吃一惊,因为鲁迅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汉奸。他勾结日本特务头子,配合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宣传,写了大量攻击谩骂中华民国政府、诋毁中国、宣传亡国理论的文章。



鲁迅的汉奸定位

鲁迅亲弟弟周作人曾谈到,鲁迅留学日本仙台医专时,由于成绩不好〝弃医从文〞。有研究者称:1906~1909年鲁迅滞留东京历史很值得怀疑,既没职业也没家庭资助,但在东京却过着富裕悠闲的生活,雇日本女佣,还资助二弟留学。有人推测是日本特高科给他发工资,要他密探留学生动向。

鲁迅是中国最媚日的一个文人,他的言行,诠释了一个汉奸的准确定位。

为了报答日本主子,凡是对日本有利的事情,鲁迅都大力支持。凡是对中国有利的事情,鲁迅都大力反对。

1915年,趁欧洲列强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日本逼袁世凯政府签署《二十一条》,大家知道这条约等同于卖国,袁世凯深知其中利害,卖国的责任不能他一个人担,于是让政府公务员集体签名同意,不签名的就要辞职走人,鲁迅签下了大名。

多年后鲁迅的论战对手陈源(陈西滢),对此不无嘲讽的说:〝鲁迅爱国?他爱的是日本国吧!〞。

他骂同胞、骂同事、骂一起共事的文人;骂军阀、骂国民党、骂皇帝、骂青年,却唯独不骂日本和苏联,这是不是令人有点奇怪呢?

中国著名的作家苏雪林这样评价鲁迅:〝鲁迅褊狭阴险,多疑善妒,色厉内荏,无廉无耻,玷辱士林之衣冠败类,二十四史儒林传所无之奸恶小人,在文坛兴风作浪,含血喷人,其杂文一无足取,祸国殃民。〞并说:〝鲁迅勾结日本特务机关内山书店,行动诡秘〞。

加拿大学者孙乃修2014年7月发表一篇关于鲁迅与日本书商内山完造交往的文章,援引了许多历史资料,显示鲁迅不仅有汉奸之嫌,内山也可能是日本很有背景的特务间谍。

1935年10月21日,日本侵略政策的使者和狂热宣扬者野口米次郎与鲁迅的一次谈话,把鲁迅和日人的亲善、友谊的实质和盘托出。据内山记述,野口对鲁迅宣称,中华民国的政客和军阀无法给中国带来太平,英国对印度的军事政治管理还算太平,中国不如请日本帮忙管理军事政治。

1933年7月1日《文艺座谈》第一期发表白羽遐《内山书店小坐记》,表示内山完造表面是开书店,实在差不多是替日本政府做侦探。

1934年6月12日《社会新闻》7卷24期发表天一《记某书店底秘密》,称凡是到书店买过两、三次书的人,可以在书店赊取书报。书店1933年的赊帐款达到16万元,其中有14万元是中国人欠的。

文章还说,有一次内山在一家馆子里喝醉,回答人们关于放帐的疑问说:〝我这放帐,等于军部里放军用鸽;好的传信鸽,一头就要八百美金,我如今储了数十百头了。〞此文认为,鲁迅就是其中一只传信鸽。

鲁迅之依赖和受庇于内山,这种异常关系曾引起中共王明的关注,他断言内山完造是〝日本特务〞(吴奚如《我所认识的胡风》),〝甚至左翼内部有地位的领导人也这样看内山。鲁迅丧事期间,有这样一位领导人亲口对我和冯雪峰说,谁不晓得内山是特务。〞(胡风《鲁迅先生》)

甚至鲁迅自己的《伪自由书》〝后记〞里也提到,他完全知道内山是日谍。但他毫不避讳和内山的深厚〝友谊〞。内山完造以鲁迅这样的中国文人朋友做掩护,不知道为日本皇军侵华做了多少铺垫和准备。

1932年日本军刚刚入侵上海——也就是凇沪抗战,鲁迅立即挟全家老小躲到外国租界日本人内山完造的书店里,比日本侨民更侨民。

中国军民浴血抗日,上海文化各界都在声援抗日,而鲁迅却在外国租界〝青莲阁邀妓来坐,与以一元。〞(见鲁迅日记2月16日)。

1934年5月的上海《社会新闻》有文指鲁与内山完造关系密切,是〝乐于作汉奸矣。〞

日本军占领上海的时候把中国的商务书店等都交给内山完造经营管理。日本人战败后,他是数十万日本在上海〝侨民〞选举产生的总头目,安排日本〝侨民〞回国等等行政事务。这都证明内山是一个很有背景的日本间谍。

鲁迅为配合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宣传,写了大量文章攻击中华民国政府、诋毁中国,宣传亡国理论。

在鲁迅笔下,中国的文化等同于垃圾,鲁迅说中国人是劣等种族、有劣根性、五千年的文化是吃人的。其作品中看不到中国人的淳朴、宽容和智慧的一面,却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中国人。

在日本侵华、国难当头之时,鲁迅不是奋力呼吁民族的团结和抗日,而是立场站到苏俄和日本那边去。揭中国人的短处,以证明外族入侵、凌辱中华的合理性。

鲁迅称,中国青年被日本人杀戮,不是因为日本人残酷残忍,而是因为中国人不认真!中国的大水也没有日本的水温柔,总之中国什么都不如日本!鲁迅认为日本人是注定要像蒙古人那样征服中国的。

鲁迅不只用笔为日本服务,还直接配合日本情报官员使用反间计。

鲁迅贼喊捉贼诬蔑陈其昌拿日本经费,想借国民政府刀杀人为日本除掉这位抗日志士为达目的。陈其昌坚持在上海搞地下抗日,最后被日本人乱刀戳死,从吴淞口扔进大海。

鲁迅还骂那些不肯接受亡国论,要坚持抗日救亡的名人,如章士钊、杨荫榆、胡适、梁实秋、林语堂、徐志摩、陈源、李四光等。

鲁迅动辄用〝狗〞、〝叭儿狗〞、〝走狗〞、〝落水狗〞之类辞汇去辱骂他们,其实,他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民族的脊梁。

这些人并没有为日本人做事,更没有领日本人津贴。而鲁迅自己在淞沪抗战时躲在租界招妓女,还洋洋得意写在日记里。

鲁迅之死更是将他的汉奸身份暴露无疑。1936年鲁迅病重,一直由内山完造安排须藤医生治疗。鲁迅也对日本主子感恩戴德,临死前的10月17日还抱病出访鹿地亘及内山,次日病危,第三天去世。

被中共利用 毒害国人

鲁迅1881年9月25日出生在中国浙江绍兴,本名周樟寿,后更名为周树人。他性格偏激,把自己遇到的所有不幸迁怒于他所存身的社会。

鲁迅恶毒地诽谤中国传统文化是〝吃人〞文化,把现实社会描述成〝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和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颠覆传统道德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

他否定中药、中医,并自我表白说〝决不看中医〞;甚至还否定汉字,要彻底废除中文,号召年轻人不要读古书,宣扬〝中文不灭,国无希望〞等等文化虚无的言论。

中共看中鲁迅文章中的阴暗、暴力、冷漠、相互敌视和仇恨的因素,对民众可以起到麻痹和毒化的作用,大力宣传鲁迅,将其宣扬仇恨和暴力的文章引入中、小学及大学教育的课本中,几代中国人被中共宣传洗脑,被鲁迅所毒害。
发表于 1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贴]鲁迅仇华破坏狂心理初探


孔祥新


来自凤凰网


破坏容易,建设难;再拙劣的建筑,胜似伟大的破坏。没有对文明的创新、建设和积累,就不会有人类今日的文明成果。创新建设重要,清除人类文明的破坏基因更为重要。

鲁迅是中国现代史上对中华文明全盘否定的第一人,鲁迅对中国现代文明,只有破坏,没有丝毫建树。鲁迅的成功,其言论文章主要迎合了人类自我权欲机能冲动导致的破坏欲望。探索鲁迅仇华破坏狂心理,为中国当代和未来文明服务。


一、鲁迅仇华破坏狂心理生成的家庭变故

鲁迅的家族是浙江绍兴会稽的一个周氏大家族,鲁迅的祖父周福清是清朝的官员,周家在周福清时代很好,鲁迅的父亲周伯宜是周福清的大儿子,读书至秀才,但考试履试不中。光绪十九年,西太后六十大寿,加恩科乡试,鲁迅的祖父 对儿子沒信心,打听出主考官是殷如璋,正好是同科进士。殷如璋上任路过苏州。周福清派仆人陶阿顺带了封求托信,内附一万两银票,去向殷行贿。殷在船上见陶阿顺送来厚厚的一封信,心知肚明,因正在与副主考官谈话,就让陶退出等候。陶等了半天,沉不住气了,惦记着那张銀票,大叫一声:“殷大人,信封里还有一万两银票呢!”这一叫闯下大祸!殷为了自保,只好公事公办,检举并严办行贿之人。周伯宜在考场被拘留。周福清在上海听说儿子被抓就迅速回到绍兴,主动向会稽县衙自首。为了疏通关节,鲁迅的母亲变卖资产,向官府层层送礼,几经波折,周福清才由死刑变为“监候斩”,周福清的命可以暂时保住,但每年行刑的时候他仍有被处崭的危险。于是家里人为保全他的性命,每年都要用大量的钱财去送礼,去贿赂官员。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六七年,周家遂由小康转入了困顿。就在周家元气大伤之际,鲁迅的父亲又卧病不起。这个时候,鲁迅只有十三四岁,他每天都要奔走于药铺与当铺之间。花了无数的钱,父亲的病仍未医好,周伯宜于一八九六年十月离开了人世。家道的衰败使鲁迅认识到了世态炎凉,他决定“走异路,逃异地,去寻求别样的人们”。鲁迅的母亲鲁瑞看到鲁迅去意已决,就为儿子筹集了八元川资,送鲁迅进了江南水师学堂,那时鲁迅刚好十八岁。

科场舞弊案,是周家有盛转衰的拐点,在小鲁迅的心中留下了终生难去的阴影——邻人亲朋送给罪犯之子的白眼,使小鲁迅意识到世态炎凉,自我权衡决意“异地崛起,快意恩仇”。

鲁迅由一个被人羡慕的少爷沦为破落户子弟,在众人侮蔑的目光下,他感到自己被社会人群放逐抛弃。他被当作示众的材料,被无数看客居高临下地用侮辱、蔑视的眼光观看,他的痛苦、不幸被看客鉴赏、品味,当作满足自己欲望的材料。这种被示众的现场感受,成为鲁迅记忆深处最刻骨铭心的心理印记。

鲁迅有许多散文小说,就是赤裸裸地仇乡仇家心理的渲泻;鲁迅的笔名跟随母姓,标志鲁迅对周家的彻底绝望。鲁迅小说《孔已己》,其原型就是鲁迅的父亲周福清。鲁迅成年之后,对祖父和父亲作奸犯科不思反省,而把自己少年时的种种不幸直接推给家庭和社会,这是由自我权欲机能转化而成的极端自私、极端自怜、极端自卑、极端反叛、极端报复破坏心理的呈现。


二、鲁迅仇华破坏狂心理生成的自我权力体能因素

鲁迅身高的确比较矮,比较可信的记录应该是1.58米甚至还要略低一些。人类自我权欲机能大同小异,但当遭遇重大变故和生理残缺而压抑时,就会产生强烈反弹,此谓人类叛逆性格生成的主要原因。人类的叛逆性格,既是生存发展的动力,也是复仇的渊源。一般来将,生理缺陷对一个人的心灵扭曲更为严重。一旦成功,由自我权欲机能生成的占有报复言行,对人类文明的破坏与毁灭,更为严重。

被称为伟大或自以为伟大的首领却往往矮小。欧洲君主的金冠和印第安首领的羽毛头饰,不仅能显示富有和权势,还能弥补其身高不足。身高仅1.56米的路易十四就爱穿高跟鞋,戴蓬松的假发。被戏称为“征服半个欧洲的矮子”拿破仑,真实高度是1.69米;横扫伊朗、外高加索、印度和小亚细亚的撒马尔罕王“瘸子帖木尔”身高才区区1.45米,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查理大帝身高均为1.50米,墨索里尼1.60米,希特勒1.65米。斯大林身高1.62米,其影像中的高大形象,都经过摄影师艺术修理。以上所举例证,与其称他们为伟人,还不如称他们为“人类文明的破坏狂人”更为恰当。

鲁迅的矮小身材,既成就了鲁迅,也毁掉了鲁迅。不足1.58米的身高,既是他成功的动力,又的确是他仇华破坏狂心理生成的一个重要因素。


三、鲁迅仇华破坏狂心理生成的日本文化影响

1902年 二十二岁 二月,由江南督练公所派赴日本留学,入东京弘文学院。课余喜读哲学与文艺之书,尤注意于人性及国民性问题。 1903年 二十三岁 是年为《浙江潮》杂志撰文。秋,译《月界旅行》毕。 1904年 二十四岁 六月初一日,祖父介孚公卒,年六十八。 八月,往仙台入医学专门学校肄业。 一九零六年 二十六岁 六月回家,与山阴朱女士结婚。同月,复赴日本,在东京研究文艺,中止学医。 一九零七年 二十七年 是年夏,拟创办文艺杂志,名曰《新生》,以费绌未印,后为《河南》杂志撰文。 一九零八年 二十八岁 是年从章太炎先生炳麟学,为“光复会”会员,并与二弟作人译域外小说。 1909年 二十九岁 是年辑印《域外小说集》二册。六月归国,任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生理学化学教员。

鲁迅自我权衡智能判定,南京学堂乌烟瘴气的人和事太多,让人总觉得不舒服。这里既有水师学堂高年级学生螃蟹式的趾高气扬、官人姿态,校内关帝庙的愚昧迷信,也有矿路学堂教员“华盛顿是什么东西呀”的无知。

在东京,寻求“别样的人们”的鲁迅看到醉生梦死的“清国留学生”,让人觉得“东京也无非是这样”。尤其是仙台医专的“幻灯事件”给了鲁迅强烈的刺激。

其实仙台医专的“幻灯事件”刺激,是鲁迅对日本文化自明治维新后蔑视中国人的总感觉。从明治维新到二战结束,无论日本的民间还是官方,一直称中国人为支那人。1901年的《荷兰大百科通用词典》这样解释“支那”:中国的贬义称呼,常用于日本语,亦指愚蠢的、精神有问题的中国人。若中文意译“支那人”,就是“中国猪”。鲁迅在日期间,被绝大多数日本人视为“中国猪”。

鲁迅留学日本的唯一收获,就是被日本价值观彻底征服,认定中国人的确是“支那猪”——这有鲁迅回国后一贯贬损中国人的文章为证。

关于鲁迅“弃医学文”的原因,鲁迅小有文名后自辩为“改造国民性”。查阅鲁迅在仙台医专成绩可知,主科多在及格与不及格之间。

鲁迅主张“中文不灭,国无希望”,依此类推,鲁迅的英文日语应该顶瓜瓜。而事实上,鲁迅对英文一窍不通,对日语差强人意。读读鲁迅翻译日本人的作品,堪与对外文一窍不通而成为翻译家的林纾比肩。其日语水平,当及郁达夫水平的一半。鲁迅的文章,以中国元素为主,剔除中国元素和骂人艺术,鲁迅一无所有。

关于鲁迅为“改造国民性”而读书写作,梁实秋当面责问鲁迅:“你这也骂,那也骂,那么什么是你主张的呢?”鲁迅回答说:“有一种主义我不骂。”梁实秋又问他不骂的是哪一种主义?鲁迅避而不答。

日本觊觎中国,以蛇吞象——“大东亚共荣”的妄想,应起自甲午战争中国的失败。日本为侵华作了全面而长期的准备。

若鲁迅真的为“改造国民性”,他理应有自己系统而逻辑的自我权衡文明抉择——鲁迅没有!

若鲁迅真的为“改造国民性”,他理应正大光明地提出以日本为榜样——鲁迅没有!

人类言行,主要是自我权欲和自我权衡的产物。名人的言论,是自我权衡智能的表达。为自我主权意志抉择而辩护,是社会人的特性。以文明价值,美化自我权欲机能,不只是伟人和名人的拿手好戏,也是普通人的把戏。鲁迅是玩阿Q精神胜利法的高手。

自我肯定是人类生存的心理支柱。

鲁迅崇高的“改造国民性”之说,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实现日本人提出的“大东亚共荣”妄想。

中国现代史上只有两人,要矢志不渝地“改造国民性”。一个是鲁迅,一个是毛泽东。鲁迅“改造国民性”一直到死,结果日本全面侵华;毛泽东用《毛主席语录》“改造国民性”,毛泽东时代,中国人非正常死亡100000000多人。

评价普通人物,以环境为参照;衡量伟人、名人、精英,取文明价值尺度。

有名言的,不都是文明伟人;有惊天动地行动的,不都是文明伟人,有且只有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才称“文明伟人”。

什么是文明,权衡主义哲学认定的文明就是:尊重人类自我权衡智能抉择,让人类生活得阳光、尊严。

从文明的视角看鲁迅,鲁迅既不尊重自己的自我权衡智能抉择,而且大骂特骂别人的自我权衡智能抉择。鲁迅存在得并不阳光,如何给人以阳光?鲁迅没有尊严,只有骂人的威严。

鲁迅一生全面肯定的人物只有两个日本人——藤野先生和内山完造。对教师而言,藤野先生对学生鲁迅所做的一切,均不出一个普通教师应尽的职责。鲁迅对藤野先生的感激涕零,是对其缺失父爱的心理补偿。


四、鲁迅仇华破坏狂心理生成的工作因素

一九0九年 二十九岁,六月归国,任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生理学化学教员。一九一0年 三十岁八月,任绍兴中学堂教员兼监学。一九一一年 三十一岁,九月任绍兴师范学校校长。一九一二年 三十二岁,一月一日,临时政府成立于南京,应教育总长蔡元培之招,任教育部部员。五月,航海低北京,住宣武门外南半截胡同绍兴会馆藤花馆,任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八月任命为教育部佥事。一九一七年 三十七岁,七月初离职,同月即返部。一九一九年 三十九岁,八月,买公用库八道湾屋成,十一月修缮之事略备,与二弟作人俱移入。一九二零年 四十岁,是年秋季起,兼任北京大学及北京高等师范学校讲师。是年仍研究金石拓本。一九二三年 四十三岁,八月迁居砖塔胡同六十一号。十二月买阜成门内西三条胡同二十一号屋。是年秋起,兼任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及世界语专门学校讲师。一九二五年 四十五岁,八月,教育总长章士钊解散北京女子师范大学,被章士钊免职。是年秋起,兼任北京大学,北京女子师范大学,中国大学讲师,黎明中学教员。一九二六年 四十六岁,一月女子师范大学恢复,新校长易培基就职,始卸却职责。同月教育部佥事恢复,到部任事。三月,“三一八”惨案后,避难入山本医院,德国医院,法国医院等,至五月始回寓。八月底,离北京向厦门,任厦门大学文科教授。十二月因不满于学校,辞职。

从鲁迅年谱可知,鲁迅任北洋政府教育部官员,得利于乡党的引荐。鲁迅十分看重这份官差。被鲁迅称颂过的北洋政府官员章太炎,因反对袁世凯称帝而下狱。鲁迅因称颂袁世凯而平安无事。此事可证,鲁迅缺失章太炎先生的骨气。

1942年版《上海霖语》,内山完造实录了与鲁迅的谈话,鲁迅曰:“只写文章,不愿教书。别人都在排挤我,我只好洁身引退。所以刚去北平,就有人散布谣言。谣言一直逼迫似的,将我送走。”

荆有麟著,上海杂志公司1943年11月版《鲁迅回忆断片》,(在一个场合中,胡适碰见鲁迅,胡适说:“你又卷土重来了。”)“我马上就卷土重去,绝不抢你的饭碗。”(胡适说:“还是老脾气呵!”)“这叫至死不变!”

依此类推,鲁迅认为工作生存中的所有人,都是自己的死对头。并非中国社会不容忍鲁迅,而是鲁迅不容忍中国社会。

对于人类文明而言,建设性的批评是必要的;而破坏性的否定是社会的灾难。胡适对蒋介石的骂,是建设性的批评;鲁迅对中国文化的全方位否定,造成破坏性的人为灾难。此之谓胡适与鲁迅“骂文”的思想大分野。尽管胡鲁之间有分歧,但胡适对鲁迅有多方肯定,而鲁迅对胡适只有仇恨。鲁迅对中国文化和平民百姓口诛笔伐,很少骂政府,绝对不骂领袖,这是鲁迅骂人艺术的一大特色,也是鲁迅自我权衡智能精明之处。

一个人的生存压力可以转化成对社会和国家的仇恨,这样的实例在中国枚不胜举。鲁迅也只是一个正常的特例。


五、鲁迅仇华破坏狂心理生成的人为操纵

从1927年鲁迅携许广平赴上海,到1936年鲁迅在上海去世,鲁迅完全堕落为日本特务内山完造的傀儡。

鲁迅到上海不久,就知道内山完造是日本特务的身份。鲁迅在《伪自由书·后记》中直言不讳地道:内山书店是日本浪人内山完造开的,他表面是开书店,实在差不多是替日本政府做侦探。他每次和中国人谈了点什么话,马上就报告日本领事馆。这也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了,只要是略微和内山书店接近的人都知道。

日本军占领上海的时候把中美图书公司等都交给内山完造经营管理——这叫接收敌产。日本人战败后,他是数十万日本在上海“侨民”选举产生的总头目,安排日本“侨民”回国等等行政事务。

鲁迅那个时代是什么时代?是日寇觊觎已久,随时准备灭亡中华的时代,他都在干什么?在给国民政府添乱、跟日本人勾勾搭搭、给中国人民泄气。同时代的日本人在干什么?在宣扬自己的国民是神的子民、在宣扬天皇是神;德国人在干什么?在鼓励自己的民族是世界最优秀的人种、在论证自己的民族是伟大的民族;美国人在干什么?在宣扬自己上帝的孩子,是自由的火种。战场上鼓声是干什么的?是鼓舞振奋士气用的。鲁迅在战场上干什么?在说中国人是劣等种族、有劣根性、五千年的文化是吃人的、中国的医术是骗术、要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中国人……

1932年日本军入侵上海——也就是凇沪抗战(也叫128事变),鲁迅挟全家老小躲到外国租界日本人内山完造的书店里,中国军民浴血抗日,上海文化各界都在声援抗日,宋庆龄亲自上街头鼓励中国将士,鲁迅在干什么?在外国租界“青莲阁邀妓来坐,与以一元”——(鲁迅日记2月16日)

鲁迅的绝笔,是逝世前一天致内山完造的日文手札,译为中文是:

老板几下:没想到半夜又气喘起来。因此,十点钟的约会去不成了,很抱歉。拜托你给须藤先生挂个电话,请他速来看一下。草草顿首再拜十月十八日。(见《鲁迅全集》第14卷403页)约会去不成,郑重地向“老板”表示歉意,而自己正在重病中。“抱歉”“拜托”“顿首”等措辞,结合鲁迅抵制“国防文学”,令立山头的言行,鲁迅的“横冷对千夫指”,只能解释为,对中华文化的极度仇视;“俯首甘为孺子牛”只能理解为“为大东亚共荣不遗余力”。

鲁迅的唯一儿子周海婴回忆道,“母亲告诉我,我是她和父亲避孕失败的产物——母亲觉得当时的环境很危险、很不安定,他们自己的生活还很没保障,将来可能还要颠沛流离,所以一直没要孩子。母亲在1929年生我的时候,已是高龄产妇,拖了很长时间没生下来,医生问父亲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父亲回答是大人,没想到大人孩子都留了下来……我生下来之后,父母就没带过我到北京……”

周海婴的文章证明,鲁迅心中的“孺子牛”显然不是自己的儿子。鲁迅的大部分文章,都是对中国劳苦大众的讥讽挖苦,“孺子牛”绝无可能指中国的劳苦大众。鲁迅心中的“孺子牛”若指向一个人,有且只有日本特务内山完造。

凡是研读过鲁迅的中国人皆知,鲁迅唯一的老朋友就是内山完造。

所以,鲁迅的遗嘱这样写:

(一)不得因为丧事收受任何人的一文钱——但老朋友的,不在此例。(二)赶快收敛,埋掉,拉倒。(三)不要做任何关于纪念的事情。(四)忘记我,管自己生活——倘不,那就真是糊涂虫。(五)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但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六)别人允许给你的事物,不要当真的。(七)损着别人的牙眼却反对报复,主张宽容的人,万无和他接近。

从鲁迅遗嘱中不难看出,日本特务为了牢牢控制鲁迅,是下了血本的,鲁迅果然没有辜服内山完造的期望,完全蜕变为大肆仇华破坏中华文明的狂徒。

革命就是暴力,暴力就是在破坏中谋求权力。中国现代史上有两大暴力文化的制造者,一个是鲁迅,一个是毛泽东。鲁迅的暴力文化之矛头,直指中国,为日本全面侵华扫清文化障碍;毛泽东的暴力破坏,使中国倒退至秦朝。

鲁迅的悲剧在于,面临倭寇的吞并,应该捍卫国家主权时,他选择了诋毁中国文化;毛泽东的悲剧在于,在和平年代,应该落实人权时,他拿领袖意志打压人权。

鲁迅和毛泽东歧途以暴力文化“改造国民性”,结果使中国文化偏离人类文明越来越远。

平民好心办坏事可以原谅。

伟人、精英、名人好心办坏事不可饶恕。

鲁迅的灵魂粗疏、枯燥、荒凉、黑暗、脆弱、多疑、善怒,是典型的抑郁症患者。鲁迅的文章,是典型的“暴力狂人日记”,是其仇华破坏狂心理的直接表达。鲁迅的文章给读者的第一感受就是“苦闷地难受”,以至使人疯狂绝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 小时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贴]鲁迅同日本人的关系

鲁迅死后,鲁迅的挚友内山完造匆忙赶回日本编纂鲁迅文集,只要四个月,日本就出版了《大鲁迅全集》,比延安出资印刷的中国人出版的第一部《鲁迅全集》还早一年。在抗日战争正如火如荼进行的四十年代,日本依然出版了三部鲁迅传记。日本在45年初出资创作了以鲁迅的《藤野先生》故事为蓝本的《惜别》,文中借青年鲁迅与藤野先生的关系表现“大东亚亲和”,宣传日本侵略中国的合理性。

藤野先生的回忆录很滑稽,答曰:实在想不起还有这个周学生,也没有跟他一起照过像。

可鲁迅口口声称的三个恩师里,就有这个教他解剖的藤野教授。

让我们来看看,鲁迅是怎样为日本人提供出仇恨中国人的在战略上的思想意识的致命武器的。

根据《日本出版了最早的〈鲁迅全集〉》(刘小清)的介绍,早在1932年11月,由日本作家井上红梅翻译的《鲁迅全集》即在东京出版。但这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集”,内容仅收入了《呐喊》、《彷徨》两部小说集的作品,卷末附有《鲁迅年谱》。

后来,日本改造社社长山本实彦召开了改造社理事会议,提出调整原来打算出版的《鲁迅杂感选集》的计划,而改为出版7卷本的《大鲁迅全集》。于是,当时日本的专门搞鲁迅研究的增田涉、井上红梅、松枝茂夫、鹿地亘、山上正义、佐藤春夫、日高清磨嵯、小田岳夫等都被聘请参与了此项工程。同时,还聘请茅盾、许广平、胡风、内山完造等为顾问。

《大鲁迅全集》分为7卷本,各卷为32开精装,黑色封面,封面上部有凸版鲁迅头像,书脊烫银字。于1937年2月开始在日本陆续出版,8月全部刊印结束。《大鲁迅全集》比后来中国出版的《鲁迅全集》早了近1年,也是当时最具规模、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鲁迅全集”。

鲁迅早年的日本朋友清水安三,在《读卖新闻》上,靠丸山干治的帮助,连载题为《中国当代新人物》一文。其中一章的标题就是《周三人》,评论了周树人、周建人、周作人三兄弟。周树人是鲁迅的原名。

刘小清写道,“记得我曾说过‘鲁迅是中国当代小说家里的第一号人物。’而‘当我把《孔乙己》翻译出来(1931年9月),为白羊社出版的《中国无产阶级小说选》的第一篇。同时,还刊有松浦圭三译的《孔乙己》和《狂人日记》。10月,日本四六书院出版了林守仁的《阿Q正传》,把鲁迅与无产阶级文学联系起来。山上正义的《阿Q正传》是经鲁迅亲自校对的,鲁迅用日文做了86条关于《阿Q正传》的注释,山上曾经写过4篇介绍鲁迅的文章,是日本最早报道鲁迅的人之一。在山上之后,把鲁迅介绍给日本的卓有成就的作家是增田涉。1935年,日本岩波书店出版的《鲁迅选集》就是由他翻译的。”

“中国就象一个铁的黑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的人都在昏睡,如果有人醒了,会更加痛苦,还不如睡死的好,除非有外面的人把这屋子打破!” ———鲁迅。

鲁迅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说中国人没有自救的能力,只有被日本人侵略占领杀害才能有生机?

鲁迅的作品,就是鲁迅作为“日本人”,向他的“国家”提供出大数量的攻击性的侵略性的武器,即大骂特骂死骂中国人的“国民性”,把中国人的“国民性”歪曲成为一抔黄土一盘散沙一盆浆糊,在根本上否定了中国人的天性人性种性悟性气性,为大和民族蔑视中华民族寻找到了理论上的根据。并且,产生出似乎很有来源的血海深仇,以致举起了战争的屠刀,心凶万丈地杀将过来,使得在8年时间的侵略与反侵略当中,有5000多万中国人死死伤伤。即使中国人悲苦到已经实在得无法述说了,但在日本人的眼睛里面还是大大的活该。原因就在于鲁迅这个大文嚎(豪)把中国人说得是太无能了太卑贱了太倒霉了。日本人也就认为中国人命里注定必须要遭受到那次天大的浩劫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