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509|回复: 0
收起左侧

震惊世人的迫害(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5 11: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震惊世人的迫害
                                       2018年初      受迫害人即作者:陈经伟
这是一场迫害。
没有头,没有尾。
这就是真相,不可扭曲。
    2014年,我14岁。那时我第一次在QQ社交应用上写下了敏感话题。这个年纪,不懂得敏感话题的深意,土生土长在遍布洗脑的国内,除了历史书上渲染共产党员被迫害的事迹外也不知道共产党本身是怎么实施迫害的。事到如今,唯有亲历之后才能真正了解到整个国家皇帝与他的强权者所制造的黑色阴影,以及弱势者无声的呐喊与无法感知的无奈……
我那时很小,仅仅14岁。住在四川达州南外镇。有一个两岁的妹妹,父母都在外打工,只能由爷爷奶奶抚养我。
我所在初中学校的全名叫做达县职业高级中学特色初中部,现在是否还是这个名字我并不知道,但以前绝对是这个名字。网络上绝对能搜到,我陈经伟也绝对是这个学校曾经的一名优秀学生。包括毕业证,校出入证都是铁的证据。这足以证明这场迫害货真价实,绝非编造的空中楼阁。
我初中成绩相当不错,曾获得年级第五名。尽管在发表敏感话题后,成绩开始下滑,但依然是十几二十名左右。我所发表的敏感话题,如所有发表敏感话题的人一样在发表后已经被我删了,虽然可以作为证据,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
那些话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忆犹新。我当时说了很多“你得到民心了吗,你搞监视……”等这类直接踢到黑暗心脏的关键语句。
现在回想,说这样的话不被处理掉是不可能的……这其中的主要问题又不在于说这些敏感话题,而是在于反抗。而反抗又是因为发现了监视。我不满监视与疯狂渗透,从此开始顽抗……
我观察敏锐,生来就敏感。最初就发现了监视情况。
如果我不发现被监视,可能就是"单纯地"被官方监视着,其他什么也不发生。而官方也不会对我穷追猛打,因为谁也不知道,谁也不能散播消息。
如果我知道,那么事情的本质就将改变,我会成为一个定时炸弹……
我知道了话,散播给家人,周围人,学校里,会给官方造成不可预见的威胁。像这种在中国法律法规里本身就违法而且是官方发动的监视,绝对不能泄露出去。如果暴露,有两种方法制止。
一则威胁恐吓你,适用于已经步入社会,在社会中有兄弟,朋友,人手,政府不好控制他周围的人。二则控制住你周围的人,适用于还未在社会中扎根的人。我那时只是一介学生,没有社会上的各种联系,只有在狭小的学校里的朋友。这种情况,先下手为强。等步入社会有力量之后,那就为时已晚。
发现,往往始于偶然。
记得那时我们在班上上课,老师命令我们做一道题。我以年级第五的成绩,在其他人还低着头时,已经做完。那时我轻轻一抬头,正发现老师瞥眼看着我……一发现后,他就开始正视我这边,那盲目的眼神顿显尴尬,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这边。因为我发现他了,他有点措不及防,就假装发呆……
这位老师叫李中炳,是我们九班的班主任,数学教师。当时快满五十。他父亲在我们就读这几年里也死了,不快不迟刚好碰上我们摊上这些事,也算是昧了良心的人的一种因果报应吧……
对于这种瞥眼行为,起初真让我陷入了毫无头绪的困惑。毕竟他与我之前互不相识,生活除了师生关系也没有其他任何交点,更不是亲戚。唯一的困惑却让我绞尽脑汁。
从那时起,我开始细致入微的观察。从课堂到生活,从谈吐到行为举止。
初一时,在他的课堂上,我观察地尤其仔细。他经常抽我起来回答问题,答错就要挨篇子(四川方言,挨打)。答对了,他就要继续问下去……李老师批改作业后还喜欢在课堂上发作业本,他命令我们一边写作业,一边叫人上讲台领作业本,其目的是惩罚完成得不好的。尤其是轮到我的时候,他凝重又庄严的眼神直溜溜地死盯着我,感觉我做了什么坏事一样,那张凶神恶煞的面目命令我伸出手……这个班主任打人从不心软。他曾向我们炫耀他原来年轻时一个人对打十个人,难怪动手这么凶狠……
我能清晰地感觉出他对我故意的刁难。
起初,我只是认为这可能是老师本来的责任。不过,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时间诉说了一切……
他不是偶然地斜眼看人,是长期性无休止的。感觉就像是在监视,而这个国家,这种程度的监视遍布全国大地。尽管这时还算不上监视,但那时我也才14来岁,对这种精神压迫的抗力,不言而喻是很脆弱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精神压力增大。实在没办法后,就向家人诉说。我稀奇古怪地告诉家长我们班上那个班主任总是"瞄"我,他们起初是哭笑不得,不怎么相信,我也有点说!不出口……于再三要求之下,我们找到班主任,让家长跟他进行“心灵沟通”……然后他把我从教室里叫出来,我靠在墙上,他则双手搭在墙上把我围住。
此时,我们开始了一场"经典式"的师生交谈。
“你是不是跟家长说我总是盯着你啊?你为什么那么说啊?老师上课盯着你还有错吗?嗯?…你说看看勒…”班主任在我面前说道。我“被动”地回答“有点”,如此而已……
在这段老师占着绝对话语主导地位的对话中,我不断地回答“嗯”“是”“不是”之类的话。
但他讲话颇为亲切,给家长一种可以信任的感觉。但我认为感觉是可好可坏的,幻觉也是一种感觉……大家都懂,很多时候,表面看起来光鲜的,实则心狠手辣……
我眼里,这个看似尤其关心学生的老师,其实你永远看不穿他那深深的眼神里所投射出来的是什么东西……这场谈话后,他在课堂上依然是不时盯我一眼,而我依然是明显感觉他有意图像监视一样地盯着我……甚至有时候我都怀疑自己的阴差阳错搞了鬼……
与这样的班主任相处了一整年。
更累了一年,整天神经紧张。
人心隔肚皮,某一天的发现或许可以成为发现他人的转机。而要真正看透人心,唯有与人长期相处,亲身体会,方可体会到人性的丑恶与贪婪之处……
度过艰难的一年,这件事却在初二出现了转机…………(试问鄙文可否荣登大雅之堂?所能,可否一稿多投?文章事实请不要删改,由于复制原因,文章段落开头未空格,请谅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阿波罗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