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81|回复: 0

山东电视台公开信事件的背后

[复制链接]

3671

主题

1万

帖子

8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1780
发表于 2018-7-4 13: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如何看待山东电视台胡雨萱被解聘写给山东广播电视台台长吕芃的公开信?

下面是胡雨萱的公开信全文。

几问山东广播电视台吕芃台长

吕台长:

您好!我是胡雨萱,想来您对我应该不陌生。2000年,在您担任山东广播电视台电视齐鲁频道总监期间,我从山东大学毕业,通过应聘进入了山东广播电视台工作,成为了齐鲁频道的一名编导。还记得当年,正是崇尚吕台长对外表现出的人格魅力和工作能力,以及全齐鲁频道电视工作前辈的工作精神,我满怀热情和信心地走入了这个神圣的行业,并立志要成为一名合格优秀的电视工作者。
正是在这样的信念和初心的指引下,十八年来,我在电视节目制作的岗位上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先后担任了大型时政谈话节目《心连心面对面》的编导;高端访谈对话节目《前沿》的编导、主持人;《齐鲁开讲》的编导;高考服务栏目《金榜工程》的编导、主持人、制片人;法制栏目《星夜拍案》的编导、制片人;生活服务栏目《辣妈学堂》的制片人、编导。曾经担任全国大型选秀节目《红楼梦中人》济南赛区制片人,大型校园青春综艺栏目《青春之歌》的编导、主持人……..从23岁我进入山东广播电视台,到如今我41岁,我无怨无悔把我的青春岁月奉献给了电视工作。近二十年来,对于我所从事的电视工作,我没有过一句怨言,没有过一丝含糊,从编导、主持人到制片人,只要是台里安排交待给我的工作,我从没有过任何的推诿和懈怠,即便当我患上糖尿病,晕倒在直播现场的时候,我也没有过一丝退却和动摇。近二十年来,我独立制作、参与制作的各种节目、栏目,撰写的论文,在行业内、省内甚至全国的各种评比中都屡获佳绩,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总之,对于我的工作作风、工作态度和工作成绩,台里的所有同事领导都有目共睹,相信吕台长也会有略微的记忆。
可就在2017年年初,在吕台长的领导下,山东广播电视台开始了一场“翻天覆地”的大改革。原本以为,这场改革会把山东广电,会把山东广电人带入一个继往开来的经济发展新时代,可当所有人深处这场改革中时,却发现,这场“改革”只不过是一场毫无思路、毫无理念、“任人唯亲”、“任人惟近”的闹剧。在“响亮的改革”的呼声中,我们大批一直工作在电视节目制作一线的工作者,一夜间被“排出”了频道,进入了所谓台内的各种公司,被推倒了所谓市场的前沿。让我特别感触和佩服的是,在这样的工作安排下,众多和我一样,甚至资格比我还老的电视工作者,没有太多的怨言,他们服从台里安排,走到了新的工作岗位上。
但是,留在频道里的工作人员,不是吕台长的表弟,就是吕台长的表妹;在各个要职部门担任领导的也都不是吕台长的司机,就是吕台长的干女儿,不是吕台长的邻居,就是吕台长的亲戚,他们被冠以各种名号“总经理”“主任”“制片人”,甚至您的爱人也被“委以重任”在台里担任重要的领导职位。
在您的带领下,目前各个频道一线采访编辑的人员越来越少,反倒是办公室、总编室、各种拓展研发部门的人员越来越多,行政机构越来越庞杂臃肿;您知道一个频道的总编室可以容纳30多口人,却比所有前方采访的一线记者总数都多吗?而进入公司的我们,状况更奇葩:每个人身上都背上了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创收任务,而且还要签字画押,立“军令状”。做了十几年的电视节目的编导、主持人,如今接受到的领导的训话就是“不管你们去市场上做什么,只要完成你们的创收任务!”自来到公司,所有工作人员的工资收入急转直下,有的编导没白天没黑夜地做节目,在完成了节目制作任务后,每个月的工资却不足千元,当大家质问台里为何发这么少的工资,得到的答案竟然是:“谁叫你们没有完成创收任务呢?”
我们都是以编导、记者的身份进入的电视台,我们来台里的工作任务就是完成电视节目的制作,可当节目制作任务完成了,台里又无中生有地给所有人增加上创收任务,吕台长,您觉得您的要求合理吗?其实,不管是什么工作什么岗位,人都要与时俱进,我们也一样,我们不排斥市场,我们也勇于接受挑战,可是在整个山东广播电视台无论是收视份额、市场份额,社会效益、经济效益都急转直下的情况下,作为第一领导的吕台长都没有提出过任何更新颖更创意的改革思路,却每每要求我们一个个小小的工作人员完成几十万、几百万的创收任务,甚至还以此来作为考核我们工作业绩的根据,作为给我们就发那么一点可怜的工资的理由,您不觉得这很可笑很可悲吗?
我自从被派到公司后,公司最热衷的就是考勤,考核,让每个人报计划,写总结;目前,所有人每周报一次考勤概况,每月写一次工作汇报,每月写一次工作总结,一个季度,全公司要进行一次所谓的业绩考核,这一年内,我们隔三差五被叫到办公室签各种字,画各种押,我本人还经常在不知何情的情况下,就被作为考核不合格人员叫到办公室签字。我询问过办公室,为什么把我评为“不合格”,他们给出的答复就是“我完成不了创收任务。”
试问,目前在整个山东广播电视台,有几个人能完成您设定的那脑袋一热就给出的创收任务?您自己又有什么思路能让山东广播电视台完成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给出的创收任务?
改革是什么?改革应该是通过开拓创新的新思路,推动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可如今再看山东广播电视台,人心涣散,怨声载道,经济发展更是每况愈下,整个结构岌岌可危。多少曾经忠于广播电视台、把青春岁月无私奉献给电视台的兄弟姐妹,甚至为山东广电做出巨大贡献的领导同仁都怀着无比失望的心情,离开了这片为之奋斗了大半生的土地。
您应该知道,就在上个月,山东广播电视台曾创下了一个周就收到40多封辞职信的记录。这哪里是改革?如今,大家都明白了,吕台长提出的所谓“改革”其实就是一次拉帮结派,任人唯亲,任人惟近,为自己谋利的人事大变动。
我从2002年患糖尿病,十几年的时间里,因为没有医疗保险,我一直自己买药自己注射,但是我理解台里,理解政策,没有过任何过分的要求,没有因为疾病耽误过一天的工作。我在齐鲁频道主持的《金榜工程》,打造的雨萱热线,连续7年的时间,每年利用两个月的半夜时间,就能为频道创造将近1000万的收益。
今天,当您说我们不懂市场,不会创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时是谁创造了齐鲁频道的奇迹?谁创造了山东广播电视台的巨大经济效益?今天,当电视市场逐渐疲软,作为台长,您没有任何新思路新方案,于是就将责任归于我们这些一直兢兢业业工作在一线的编辑、记者,您不觉得心中有愧吗?
就在今天下午,我接到了台里的电话,让我去接收台里的“解聘通知书”。首先要向吕台长汇报的是,我在电话中严词拒绝了这个要求。我很困惑,台里要解聘我,根据在哪里?理由又在哪里?您的那些所谓的改革,所谓的人事变动,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也都不予计较了,但是如今,您却以这样的方式来挑战我的底线,我觉得我不能再任人摆弄了。
我的电话是15605318887。如果还有和我有同样心情同样遭遇的同事们,可以和我联系。

胡雨萱

2018年6月28日

—-

搜来公开信看了。胡雨萱的观点大致是这意思吧:

第一,我是本分的电视人,几十年来业绩有目共睹,青春都奉献给台里了,现在年纪大了,你们这么对我,不地道。

第二,我一个干编导的电视人,凭什么让我去背任务?干编导就干编导,干业务就干业务,剪了一天的片子还说我没完成业务,你以为我三头六臂?

第三,你把一线采编弄得少少的,但是机关的人却多多的,这算什么改革?

第四,要改革也行,但干活的人去了公司,吃皇粮的全是皇亲国戚,你得给个说法。

第五,以上都忍了,现在居然要解聘我,连一两千块都给不我了。

所以,线索一理,大概可以这么看吧:

第一,电视台的改革首先是为了减少开支,增加收入。对应的手法是把大量人员赶到公司去,让他们创收。这一手,一是减少了要养的人,二是增加了去挣钱的人,表面上看没毛病,实际上然并卵。可以看出电视台的改革实际上没有有效的理念和路径,只是一种简单粗暴的人员重组。所以我认为山东台并不是在真正的改革,只是喊着改革的号子,干着机关的事。

第二,经营是个需要专门管理的领域,不是号召大家自力更生就可以亩产万斤的。全员业务是很低级的模式,没有有效的经营模式,强行要求员工是个人都要拉业务回来,只会拉来一堆散单投放广告,并且参差不齐,各种不良广告混杂其中。企业的推广模式,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会为了单纯的增加曝光而投放,地方频道硬广告的投放大幅度减少。地方频道如果没有过硬的节目,以其可怜的收视,投放广告纯粹是浪费金钱。所以地方频道的经营根本不是全员拉业务可以解决的,必须要有自己的强收视产品(现象级的节目和高收视电视剧),以及其他延伸的经营领域(比如孵化新品、资本运作等)。如果是打造基于电视节目的经营产品,是需要大量熟练员工支撑制作的,所以胡雨萱等员工根本不会没活干,而产品的销售更多是负责这个产品运作的高层卖出去的,再不济也是专门的销售员,而不是靠全员推销。卖出一个热门产品,至少能养活一大帮人了,这帮人得出精品活,哪还有时间去卖广告拉业务?

第三,改革转型动了老员工利益,这个似乎没什么可抱怨的。但是,不患贫,而患不均。这事就容易爆发了。而且相当大一部分人估计也还能接受干着不多的活,领着不多的钱,但是解聘就严重了。这事反映出山东台处理人员的手法真是呵呵,从领导到干人力资源的,没一个想仔细一点。

所以,这事首先反映出山东台的领导层没能力没想法也没有路径模式,经营部门也没模式没办法跟个机关一样运转,人力资源更是一窍不通,只是按指示办事,也拿不出什么办法来。一整套的机关出状况的剧本在上演。

—-

第一,山东电视台的改革,本来的确是想动真刀真枪来着。原计划,是把大部分人推到了龙视天下。这是山东电视台旗下的一个演艺公司,里面的人是要自己养活自己的,如此,就可以避免电视台内部人员光吃不干了。然而电视台里头,出力干活的就是那群人,而不干活的都是皇亲国戚,天天蹲办公室里,因为有亲戚关系,所以就在这一步的时候,想尽办法留在了频道里。频道没有创收任务,台里养着。这就和很多人争的那种“不用干活,天天玩,还拿工资”的活是一样的,改革以后,原先不干活的,依然坐办公室,这就是所谓的“办公室、总编室、各种拓展研发部门的人员越来越多,行政机构越来越庞杂臃肿”。坐办公室的同志,有很小一部分是干活的,剩下一多半就是混子,平时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某内部app里写状态,表决心。同时不忘转发台长、副台长的讲话,写一大段心得,最后再表一表自己的决心:“(蹲在办公室里喝茶)争做优秀广电人”。

第二,胡雨萱到了公司部,的确是有创收任务的。原计划估摸着也跟很多事业编的同事一样,想颐养天年,养生着上这个班,不干活,光拿钱,多爽。结果就出现了零创收的情况,开除是应当应分的。公司部背着创收任务,的确是累成狗。出完几天、一周的任务,回来就是天天剪片子,剪到凌晨,第二天起来接着剪。你看人家这么累,你那么闲,开除闲的,有错吗?没错的。所以,胡雨萱就被开除了。

第三,一群不干活的蹲办公室,赶出另外一批去干活,开除干活不卖命的,这叫什么?咱说市场检验,一个销售公司,都是“公平招聘”招进来的。留出一部分人来天天躺床上玩手机,月薪七八千;另一部分被赶出去跑业务,他们还背着营销任务,有时候一月就拿一两千,完不成就开除,你会觉得公平吗?山东电视台下,那些干活出力的人,也不嘲笑胡雨萱,甚至是支持胡雨萱的质疑的,为什么?

第四,原贴公关删掉,出一篇文章严厉驳斥,并要求员工转发。这不是第一次了,上回纱布门也是这么办的。

吕芃和胡雨萱,都在很久很久以前,毕业于一所世界一流大学(副部级)的文科,可以说非常优秀了。他们一个致力于改革,一个被改革,一个感觉到改革被肆意阻挠,非常生气,怎么我开除一个不干活的员工,她还振振有词呢?一个感觉自己被不公正对待了,发文撒泼:怎么那么多人躺着玩手机你不开除,你把我支出去我没干活你就开除我?

大家都是可怜的人间呵!

而真正的阻力,盘根错节,根基牢固,上面有人。他们吞食山东电视台的根茎,坐吃使山东电视台山空,直至大厦倒塌,他们都不会停嘴,大不了飞走再去啃别的大树。于是,呈现给大家的,就是这样一个山东台了。



强答。

这个话题不是第一次了,沉渣泛起。以前好多台都闹过,只是这两年频率更高而已。根本原因还是老套地落在整个媒体产业的转型阵痛期上面。

首先说一下自家的情况吧,之前在某六线小台做了六年记者,后来跳槽到报社干点编辑策划之类的杂活。虽然没有效力过大台,但实际上传媒圈就这么大,中央台也是一个德性,所以多少都有些了解。

这么说吧,现在的传统媒体,不管是电视台、报纸还是电台,不怕ZXB,不怕新媒体,就怕要改革。

因为不改革还能苟延残喘,一改革往往就瞬间崩盘。一个是迟早要死,一个是马上就死,所以很多所谓的媒体转型改革都挺让圈里人肝儿颤的。

举个例子吧,我们那个电视台,我进台的时候账面上的广告收入差不多有1600万,小金库还得有个几百万,加起来差不多2000多万。每年。

这个收入连发达地区一个镇电视站的规模都比不上,但是考虑六线城市的收入水平,百来号人分这点钱,加上机器设备日常运营维护,大伙儿的收入不高不低吧。

后来换了位台长,很有冲劲儿,施行了一堆所谓的“新思维”改革,只用了一年时间,就把所有的广告收入砸到不足1000万——整个腰斩。此后整整三年,大伙儿穷得工资都发不起了。陆陆续续30个人左右离职。

我也是那波人里的,但是不想离开媒体这行,所以又跳到当地同一家报社,报社呢有强制订阅,工资还是没问题的,刚去第一年又做得不错,看上去竟然有些起色,没成想第二年又换了一个积极“改革”的领导,现在也差不多一年了吧,除了强制订阅的那份钱,广告收入基本又跌得没影了。

老实说,改革、转型发展是传统媒体的必经之路,这一点是没错的,问题是基层的媒体人真的被这些所谓的改革改怕了。

以上说的这两位踌躇满志的领导,都是一腔热血想要有点作为的,而且多多少少都在媒体单位工作过,不能算是外行人,一些举措,比如说严肃纪律,加强考核,搞创收之类的也说不上错,但这里面有最致命的一个错误,那就是他们——不专业。

没错他们曾经在宣传文化线浸淫几十年,担任领导之后甚至能指点指点当班编辑的业务,但是这只能说明他们是个及格线以上的媒体业内人士。

但是现在的媒体大变革时代,缺乏业内人士吗?对传统媒体来说,真正稀缺的是经营管理人才。

十年前,哪怕五年前,传统媒体还是难以撼动的垄断集团,在那个没有竞争的年代里,只要政治过硬就是好领导,如果稍稍在懂点业务,会一点领导艺术,那就更完美了。但是现在已经是媒体激烈竞争的时候了,即便是在传统媒体行业内部,各大卫视的崛起已经让中小城市的地面台瑟瑟发抖了,收视份额连年下跌。原本所剩的市场空间就越来越小,新媒体又横空出世,短短两三年把剩下这点残羹冷炙瓜分一空。这样的局面下,仅仅是懂政治懂业务的领导已经掌控不住了。

这像是什么呢?像九十年代的国企倒闭潮,以前的国企有计划经济的护身符,领导只要通情达理就是好的,但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能理顺各种关系,拥有市场眼光,懂得管理科学,能带着企业走出泥泞的才是好领导。

如今的传统媒体,就是九十年代那些忽然被砸碎了铁饭碗的老国企。

回到山东电视台这件事情本身来说,胡雨萱的信可信度一半儿一半儿吧,那些说自己任劳任怨的看看就行别当真,反正我是亲眼见识过单位里的老同志们是多么养尊处优,用上面一位答主的观点,她因为创收任务没完成被辞退不算冤枉,真正的问题出在不够公平。

我呆过的这一个电视台一个报社,改革措施很多也算是好的,问题就在于不公平。往往是新领导上任,要“辞旧迎新”嘛,总得建立自己的支撑,于是乎一堆人借着改革的这阵风从以前的角落爬到台前,各种阿谀奉承,每天微信群里噼里啪啦地大拍领导马屁,再加上一点男女关系,裙带关系,各种关系,改革只是开了个头,发令枪打响然后就拐到不知道哪条路上去了。

前阵子还跟以前电视台的同事小聚,里面一位仁兄,自己在外面接专题片一部三五万的价钱,因为他在这个小城市算是难得的视频人才,片子大气又制作精良,剪辑思维特别棒,就这样一个人,因为身在技术部,不是新领导看重的“改革方向”,现在只能拿着每个月两千块钱不到的工资,做点无人问津的杂活。

而那些能溜须拍马的,或者新领导认为是“改革先锋”的家伙,纷纷转移到重要岗位上,就这还不够,又新招了一批什么都不懂连笔试都没考过的临时工,要把以前“守旧”的人都换掉,大搞什么创新发展,一种“功成必然在我”的蜜汁自信扑面而来。

说点严肃的,媒体改革是个复杂的过程,当然拖不得,但也绝不是什么人过来瞎搞一通就能让传统媒体再次复兴扬眉吐气的。仅仅上面说到的公平问题,凭一个屁股还没坐热的领导怎么可能搞得定?需要的是一整套的人力资源管理团队。然而很可惜的是,在2018年的今天,绝大部分圈子里的媒体单位还在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方式搞“改革”。眼睛里完全没有这么多年来的市场化经验和教训,至今没有科学管理体系的概念。

按上一个指纹打卡机就自以为是严格管理了,实行个末位淘汰制就自以为是现代kpi管理理念了,创收接点印刷画册、传单的活就自以为是拓宽市场渠道了……

科学科学科学,什么时候能真真正正地有点尊重客观发展规律尊重管理科学的意识,传统媒体才真正有看到曙光的那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0-17 19:2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