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257|回复: 1

中国权力和资本开始互相撕逼 坐等好戏开场

[复制链接]

781

主题

830

帖子

8491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491
发表于 2018-8-15 07: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的新闻客户端,往往是白天说鬼话,满屏胡言乱语,糊弄老百姓。但到了半夜,就开始选择性地说人话,因此也还害我养成了熬夜的坏习惯。昨晚,我就看到了一篇题为《政府不下决心减税裁员,市场就不会有信心》的良心文章,内容取材于企业家蒋锡培,在国务院一次座谈会上的发言稿。

蒋锡培是远东控股集团的董事长兼法人代表,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资本家,一个在中国起码被妖魔化了半个世纪的“物种”。他在会上直言不讳,说当前中国最大的成本是制度成本,政府必须下决心降低企业税赋,大幅精简财政供养人员,同时还得避免盲目投资,避免官僚主义、教条主义等带来的,难以估量的巨额投入和劳民伤才。不然,市场就无法恢复信心。

不仅如此,他还列出了详细的提案,比如降低增值税,将原先16%、10%、6%这三档直接降为10%和5%两档。中国是流转税大国,之前国务院宣布降低1%的增值税,央媒就预测可减税4000亿。那么此番若将最高一档调为10%,降税规模则估计约2.4万亿人民币,其效果,绝对不亚于“特朗普税改” 。

而且这减税不单单利于企业,它最终还是会反馈在物价和劳动者的收入上。物价降低,和收入增长,意味着消费频率提升,对经济的刺激作用不言而喻。另外,他也提议降低企业税率,从25%降低至20%,同时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至少为7000元,既优化民生,又可提升企业在全球的竞争力。

不仅如此,蒋锡培还提议政府精简财政编制,撤并至少三分之一的乡镇和街道,以及一半以上的村委和居委会。中国的乡镇经济十分薄弱,很多农村几乎已经空心化。但目前中国有39888个乡级行政区,559702个村委会和102777个居委会,这势必会增加国家的财政负担,成为经济发展的累赘,所以精简财政供养人员,势在必行。

蒋锡培曾入围2014年度华人经济领袖,从经济角度出发,他的提议确实是非常适合当下中国发展需要的。但是中国的根源问题还是在政治,经济就像一道门,而政治是锁,只要锁不开,这扇门永远开不了。

而站在政治的立场,它首要任务是维持政权,一旦减税,意味着财政收入锐减,那么理所当然要削减财政供养人员。中国现在有多少人吃空饷,体制养了多少闲人,上头肯定比我们更清楚,但是他们还是得继续养着,因为这些蛀虫才是他们真正的支持者,把这些人清理出财政体系,会直接影响他们的根基。

所以,蒋作为资本家的代表之一,只能说是拥有发言权,也就仅此而已,很难落实到政策层面。不过,若削减制度成本成为权贵资本家们的集体意志,那就精彩了。

中国改革开放至今已四十年,主要社会矛盾也从最先的官民矛盾,慢慢出现了些微妙的转化。一开始是权力绑架资本,剥削国民劳动力,并依靠庞大的国有资源和廉价劳动力,助力政商集团迅速成为第一批富起来的人。这种发展模式相比早期国际主流的,资本绑架权力的发展模式,最大的特色是稳定,国家机器牢牢压制住了工薪阶层,将他们踢出了利益分配的环节。

这就是中国贫富分化的根本,同样也是资本主义的弊病。但经济终究是一个整体,当上层积累了大量财富,而底层一无所有时,那么富人的产业就难以为继,因为底层的财富已经无法消化中上层生产的东西。所以会出现生产剩余,然后是产业空心化,最后慢慢演变成恶性的经济危机,这是资本主义无法避免的周期性危机。

中国实际上早已落入这个周期,之所以能撑到现在,一是因为底层人民素质不高,政治觉悟低,对生活品质也不如何讲究,能够吃苦耐劳。二是因为海外市场庞大,光是美国就提供了数千亿美元的订单,维持着国内大量企业的运转。

但是到了2018年,几乎所有的经济问题都开始集中爆发,一是美国发动贸易战,要扭转贸易逆差,那么海外的市场份额势必要骤减,失去订单。然后是房地产经济穷途末路,泡沫再吹下去必死无疑,可不搞房地产就又跟毒瘾上来一样折磨,但凡与楼市相关的上下游产业会集体陷入萧条。

接着是人民币汇率问题,因为配合地产经济,这些年中国货币超发惊人,M2已将近180万亿人民币。而作为压舱石的外汇储备,明面上有三万亿美元,实际除去外债,只有万余亿,再加上美元几轮加息,所以汇率贬值的预期持续。那么以美元定价的大宗商品以及进口高新科技产品等,势必全线涨价,因此汇率若失控,将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当然还有债务危机,高通胀,低生育和老龄化等等问题,而种种的一切,在冲击民生的同时,也同样冲击着资本阵营。相比皮糙肉硬的劳动者,资本可就娇贵多了。以往资本与权力苟合,夺走了新中国的经济成果,一旦经济恶化,数十年的积累可能将全部还回去。

求生是本能,资本也不例外,于是除官民矛盾之外,资本与权力之间的矛盾也开始显现。因为他们能想到的最好出路,就是先降低制度成本,将权力取走的那一部分,归还于民,以此来缓解经济困局。而权力一旦失去经济支撑,就会进一步被架空,西方社会就是沿着这条轨迹过来的。

我之前在一篇文章内提出过这样一个观点,当年美苏争霸的形成是源于对资本主义危机的两种清算方式。一是用共产主义,直接消灭私有制,当年苏联走了这条路,二是修正资本主义,以提升劳动者收入等方式去消耗过剩的产能,美国用的是后者。

如果中国的资本力量最终架空权力,降低了制度成本,那么就相当于开启了中国版的修正资本主义。随后我们应该会进入“韩国模式”,权力进笼子,资本自由化,人民则进入到利益分配层,开始与资本博弈。反之,若权力始终驾驭资本,直至经济崩溃,那么等待我们的将是“朝鲜模式”和“委内瑞拉模式”的混合体。

未来是未知的,但它始终在路上。上个月,突然疯传“神仙打架”的小道消息,现在看来应该并非空穴来风。近几年中国“造神”运动铺天盖地,实际上都是重启苏联模式的迹象,个人崇拜若卷土重来,对资本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但在传闻过后,造神之风明显收敛,这或许就是资本与权力的第一回合较量。而蒋锡培的提议,应该代表资本阵营的普遍共识,当然,权力的求生欲望也无比强烈,不久的将来,势必会有一场无比精彩的好戏!

太阳雨a,八尺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2-17 08:5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