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303|回复: 0

红芯造假事件背后不为人知的软件行业内情

[复制链接]

724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管理员

热心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7032
发表于 2018-8-18 23: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來源:创事记

初识红芯
  红芯这家公司,我不算特别熟悉,但也不陌生。
  2015年SaaS(软件即服务)风起之后,就跟这家当时还叫“云适配”的公司打过交道,跟两个创始人陈本峰和高婧都聊过,彼此印象还不错。
  当时他们的业务是给政府网站做手机显示的HTML页面适配。当时是晨兴和IDG投了钱,从这两家基金就能看出来,这家公司走的是“高大上”或者是“小清新”的路线。
  再后来,我一个原来做投资的朋友转行做了FA(财务顾问),在去年接了云适配的案子,那个时候已经改名叫红芯安全
  我那个时候也在一家基金(三行资本,北理工系基金)做投资合伙人,看一些企业服务领域的项目,因此看到了红芯的BP,当时已经以政府客户的上网安全为主打业务。
  我看完后觉得,财务数据还可以,但也不是特别突出,后续也并没有跟进。
  再加上投资方里面有达晨,我大概了解,达晨这家基金,对于企业的财务要求还是挺严格的,一般是有不错的盈利能力的公司,才能拿到达晨的钱。
  但企业服务要想盈利,从常规意义上来说,已经不算是一个产品导向型公司。也就是说,这家公司已经发生了“基因”层面的改变。
1.jpg
看到红芯的融资消息,我还给我的FA朋友发了几条微信,我说:“恭喜,逆势融资不易。”

只是我有一些小的困惑,一是融资消息没有写具体领投方,只写是上市公司和政府客户。二是CEO表示马上开启下一轮融资,这些都不太寻常。
  按照我了解,这家公司好像并不亏损,融到这么大一笔钱之后,还有没有马上开启下一轮融资的必要?关于这些问题,没有得到回答,我也随后就没有再进行追问。
  昨天就看到了被广泛刷屏的消息,《融资2.5亿的国产浏览器之光,竟然只是谷歌浏览器换了层皮?》文章内容翔实,分析思路清晰,看完的同学自然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在文中,红芯被比喻成靠打磨芯片欺骗国家基金的“汉芯”,团队创始人陈本峰,也被说成是只写过微软浏览器404页面的“莆田系”程序员。
  我无意去引申这一个话题,我只是想就着这个机会,聊一聊国产软件领域广泛存在的困境。这个困境其实挺简单:作为一家软件公司,到底要不要投入真正的产品研发?
  软件公司应不应该做产品研发?
  这个问题,乍一看根本不是一个问题,软件公司,当然要投研发。只是我们需要细细思考的是,我们要投入多少钱到研发?
  去年的时候,同样是看项目的过程中,看到一家做云的公司,是在开源Ceph(一种自由软件分布式文件系统)基础之上做企业存储业务的,当时公司规模还不大,但是已经盈利。
  这家团队的说法是,自己不做研发,不做售前售后,只是通过渠道和合作伙伴的方式去推广Ceph。
  我不得为这家公司绝妙的思路倾倒,一家软件公司,研发和销售都不做,那价值何在?但也同时为中国的软件事业感到悲哀,这样的公司,恐怕才是市场需要的公司。
  后来这个项目,我没有跟进。不久之后,听说拿到了达晨的投资,后来几家国内的银行也做了战略投资。
  我没有资格评判一家公司是好还是不好,对于企业来说,最大的价值在于创造顾客,在于给股东创造利益。在这一点来说,红芯这些公司,做的都是不错的,按照红芯现在的势头,估计三四年之后,利润就可以申请IPO了。
  红芯的主要业务,并不是向企业售卖更加好用的浏览器,而是更好的满足客户行为监控的需求。
  我们知道,在网络监控和应用监控领域,有一个独特的市场,叫做上网行为监控,上网行为监控是在企业入口的交换机上面进行数据抓包,对HTTP协议进行解析,监控员工的网络行为,包括QQ聊天、邮件、上网等行为,并且实时报警。
  这里面有两家公司,分别是深信服网康
  深信服已经是上市公司,业绩很好,因为之前深信服号称也做APM(应用性能管理)业务,彼此之间打过交道。
  不过,深信服很快就从APM领域撤出了,想必是看出,相比较于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还是扎扎实实的去为国家网络安全服务更加能够挣钱。
  再后来,各大互联网公司开始用HTTPS代替HTTP协议,这个时候,网络包抓取解包就变成了难点,因为抓取到的都是密文,无法解析,红芯就适当的出现了。
  红芯的主要作用是,红芯内置了深信服的根证书,当公司员工用红芯上网的时候,行为都是可以被监控的。红芯+深信服,真是典型的中国客户需求。所以,红芯有一大批有钱的客户。
  应该说,从企业家和投资人的角度说,我们必须为创始团队喝彩,从可有可无的云适配业务,转型到刚需痛点的安全监管业务。
  说实话,如果我是老投资人,我会十分感谢团队的努力。毕竟商业就是商业,商业和道德无关,而且有些特殊性问题,不是团队能够决定的。
2.jpg
在我还在苦苦思索APM软件价值的时候,云适配团队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路。找到了在这片土地上,生存和发展下去的方法。说实话,如果我是大基金的合伙人,估计我也会投。我没跟,只是因为我觉得贵了。

  可能存在的真相是,是不是投入研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收入有利润才能满足二级市场的要求。
  今天在中国IPO,创业板的6000万利润是刚性的门槛,未弥补亏损,则对所有烧钱求发展的SaaS及企业服务公司明确的Say No。
  我们IT服务领域,有家公司叫北塔,是每隔两三年,招一批研发,花半年时间写产品,半年时间测试,产品稳定之后裁掉研发,卖个两年。然后周而复始。
  这些事情,都是违背我的价值观的。但是大环境如此,企业的第一任务是生存,第二是发展。至于道德,可能只是功成名就之后的点缀罢了。
  写在后面:适者生存
  所以,指责红芯团队抄袭的同学们,大家可能需要想一想,研发浏览器需要多少钱?
  当年我们在OneAPM做模拟测试产品线的时候,仅仅是做Firefox浏览器插件,团队就要十几个人。如果是从头做,估计研发团队要一百人以上了,而这成本每年高达几千万,又能够从用户那里收回多少钱呢?
  从进化论角度讲,任何一种生物,都与周围的环境存在适应性,生物是为了适应环境而存在的。
  当我们说国产软件公司的时候,我认为求全责备,拿美国公司去比较,是非常不合适的。我们之所以是这样,是因为我们身处于这样的一个环境之中。
  团队的选择,也可能是无奈的选择。我无意于为谁开脱,我只是想说,在中国做软件,就是处在这样一种两难的处境,所以我选择离开了这个行业。
  那未来会怎么样呢?套用一句老话: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2-17 12:4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