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91|回复: 0

川普没有放弃普世价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9 09: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漫步江畔 /文
   
   
——再论多元主义的困境和应对之法

    毛左一般都声称普世价值不存在。问题是如果真的不存在,列宁当年为啥还要输出暴力革命?

    可见,对于不同的立场,普世价值存在着不同的内涵和解读,而不是不存在。

    不仅如此,在欧美普世主义的实践中,也存在着两种不同的观点。

    其一,承认普世价值的普适性,但是在实践中,认为当实践对象还没有完全接受普适价值的基本原则时,应采取灵活的做法,按照实际情况制定对策。

    其二,不仅承认普世价值的普适性,在实践中,认为实践对象无论是否接受普适价值的基本原则,都一视同仁以同样的政策对待,强推普世价值。

    这两种观点的基本点是一致的,都承认普世价值的普适性。区别在于实践中,前者温和,而后者激进。

    由于现实当中的例子往往比较复杂,本文就以中国古代的治理实例帮助说明问题,希望大家能意会一下。

    关于第一种做法。在中国的历史上,有一种羁糜政策。大意就是,朝廷对某个新近归附的少民地区采用灵活的政策,承认当地土著头人的治权、传统约法和习俗,将其在名义上纳入中央管辖。待时间长了,该少民地区已经和汉民充分融合了,再开始着手改土归流。就是说,汉人的文化已经熏染同化了此地,可以和其它地区一样对其进行直接治理了。

    这种做法在中国的历史上是比较普遍的,在各个朝代有时说法不同,实质上一个精神。好处是不易激化矛盾,缺点是周期比较漫长,有时需要长达几百年的时间。

    关于第二种做法。在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秦国横扫六合,一统天下。然后秦始皇直接拿了秦国的整套法令,强迫六国原住民接受,但是受到了六国旧地的普遍抵制。秦国最后的崩溃,与此大有关联。原因很简单,各地不习惯秦国的法令,普遍怨气冲天。等到陈胜吴广跳出来,英雄豪杰、流氓盗匪就迫不及待的跟着造反了。没有扑棱几年,强秦灰飞烟灭。

    这一种做法和前一种做法相反,好处是耗时少,缺点是易激化矛盾、闹出事情代价很大。

    通过对比,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两种方法各有优缺点,采取哪种做法,需要根据实际情况。

    由此可见,普世主义实践也是一样。不能说普世主义只能适用于认同普世价值的国家和地区,但是,推广普世主义,是有讲究的,不是靠着脑子发热。

    以上只是一个笼统的分析,下面我们再深入到具体的价值实践,仔细研究一下它们在实践中出现什么问题。

    根据本人的观察和思考,普世主义在实践中的具体问题,多集中在推动多元化的进程中。

    在普世价值的核心中,有多元、包容、平等和博爱这几个重要价值,它们在本质上说的其实是一回事情,就是一个多元主义。但是在逻辑上,是倒置的。是从博爱到平等,而后由包容再到多元。

    要分析多元主义,首先需要仔细分析这几个概念。

    先说博爱精神。博爱源于同情心,也就是孟子说的恻隐之心。博爱的定义就是广泛地爱一切人。但是,博爱实践上是有边际的,绝非毫无保留、毫无底线。比如,一个遭遇强奸犯的女子,如果她对强奸犯施以博爱,要么是饥渴了,要么就是神经病。总之,那么做是不正常的。正常情况下,她的反应应该和博爱精神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再说平等。平等在实践中也是有底线的,就是个人的基本权利不能被侵犯,除非得到允许。简言之,不能以平等的名义,使用任何手段剥夺他人的权利。也决不能为了平等而平等,搞成平均主义。当机会平等和自由竞争矛盾时,不能刻意迁就前者,要注意尺度和平衡。就像赛跑,让跑得快的比跑得慢的刻意跑更多的路程,即使二者同时到达终点线,跑得快的将来还是比跑得慢的速度快,无益于提高后者的速度。本意是追求机会平等,却变成了追求结果平等。例如,政治正确下的美国大学搞AA制,这种做法实质上不是追求机会平等,而是在追求结果平等。最后连结果平等也往往不可得:那些比华裔子弟低很多分进入名校的非裔子弟,有很大比率无法按时完成学业。

    最后说包容。包容这个东西,它的前提是基本价值要相互认同。如果不能做到基本价值认同,在逻辑上是行不通的。比如,鲁智深天天在庙里吃肉喝酒,就不被包容了,被赶到菜园子里去了,成了混混大哥。

    通过以上分析,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多元主义在实践中,必须掌握一定的分寸,决不能毫无底线。这个底线就是基本价值的认同,分寸就是按照实际情况制定政策,不能头脑发热过于激进。

    在欧洲难民事件中,欧洲的白左们就犯了这个错误。他们毫无底线,毫无分寸。让基本价值观念相左的难民大批进入自己的国家,结果搞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仅仅一个法国,难民就擅自圈起700多个小型的自治区,拒绝法国当局的治理和执法,拒绝法国平民进入,拒绝法国警察进入。

    法国政府包容了难民,难民却在法国的国土上,将法国政府和人民拒之门外,没有比这种事情更滑稽了。

    这都是白左路线和政治正确惹得祸。白左路线和政治正确让欧洲的政治家个个变成超级傻逼,让欧洲的人民统统变成了受害者。

    在这个问题上最后再说一点。事实上,多元主义在实践中也并不是真的什么都包容。譬如,在对信仰分歧和政治意识形态分歧这两个问题上,执行着双重标准。

    简言之,民主社会的基督教徒,他们能包容对自身的基本价值不认同的其它宗教信仰,但是拒绝包容对自身的基本价值不认同的其它政治意识形态。

    可见他们还没有完全傻到家,一点理智犹存。上个世纪,触发冷战的原因,就是世界民主阵营遭到某主义的步步侵蚀,一些国家的民众被后者利用,在全世界掀起了颜色革命。于是,自由世界恐慌了,共同应对对手的挑战,使出全力加以阻击。例子有很多,比如扼杀古巴革命,推翻智利阿连德的左倾政权。等等。

    作为冷战的遗产,自由世界忠实的继承了下来。但是现在,白人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开始纵容左派政治家瞎鼓捣了,真真是一帮脑残!

    通过这样一对比,我想大家都看明白了吧?当然,对于后一种态度本人毫无意见,本文着重批评的是前一种态度。如此对比一下,可见本文想谈的问题一点都不复杂的。

    对于多元主义在实践中遇到的这个问题,应对的方法并不复杂。比如针对欧洲难民事件,如果准备接受难民的话,对象必须是基本价值认同者,否则一概不要。可以使用其它办法和政策帮助难民,但是不能草率地开门揖盗。

    川普在这个问题上,就是这个意见,他的原话基本和本人看法一致。本人说这个绝非往自己脸上贴金,大家可以去查阅本人去年写的《你的人权,并不高于我们的主权》,对这个问题是早有思考和答案。

    总之,鉴于信仰不同,基本价值就不同,如果想做到相互包容,必须双方都认同基本价值、特别是赞同信仰自由原则。如果其中一个宗教不赞成该原则,就会麻烦无穷。而一个原本极端封闭且排外的宗教,做到赞同信仰自由原则,须经历诸如欧洲历史上的人文启蒙和基督教的宗教解放运动,这是唯一的、也是必须的途径。

    如果没有经历这个过程,就无法在不同信仰之间做到对政治、法律和社会的各种基本原则进行沟通,对人权的理解更是五花八门。譬如,欧洲白色人种的男人是一夫一妻,难民却是多妻制。不行么?按人家宗教法,那是男人的权利。你的法律?我不尿你。

    最后,川普当选,一些人认为川普放弃了普世价值,天塌下来一般,其实这是错误的理解。之所以理解错误,在于对普世主义的误解,以为普世主义就是让自由女神整天扛着旗帜,一直冲在他们这些热血青年的队伍前列,喝口水、歇一歇、缓一缓都不行!

    一个个心性太毛躁,脑子也不好使,时时说着自愚愚人的傻话。

    理解一下多元主义的困境,就会明白川普的决策才是合理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0-24 01:07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