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网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查看: 404|回复: 0

综述:新疆近两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上)

[复制链接]

3550

主题

2万

帖子

8万

积分

论坛元老

热心会员

Rank: 8Rank: 8

积分
84154
发表于 2018-10-10 16: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对华政策的演讲中,提到中共在新疆掀起的人权迫害浪潮。事实上,新疆当局大规模践踏人权的行径早已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并遭强烈谴责,例如8月的联合国人权报告与10月4日欧洲议会的紧急决议。在外界关注新疆维吾尔族受到压迫和迫害的同时,新疆人权灾难中另一个受迫害严重的群体乃是法轮功学员,其遭迫害已历时十九年。目前,新疆成为当今世界最大的露天监狱,乃是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方式延伸到新疆所有信仰人群、所有民众身上,而新疆法轮功学员也正遭受着自1999年“7.20”以来最严重的迫害(虽然,今年3月中共宣布撤销专司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但又将其职能划转至政法委和公安部)。
本文对2016年8月下旬陈全国调任中共新疆区委书记以来,新疆当局对法轮功学员之迫害做一综述。透过新疆当局严密的信息封锁,根据海外明慧网的报导,迄今已知新疆逾百法轮功学员遭野蛮迫害。
目录
持续高压恐怖
迫害手段之一:绑架
迫害手段之二:构陷与非法审判
国家赔偿 一纸废文
“新疆经验”是个什么预兆?
附录1:新疆遭绑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2016年9月至2018年8月)
附录2:新疆遭冤判的部分法轮功学员(2016年9月至2018年8月)
持续高压恐怖新疆是人权恶棍中共前党魁江泽民集团人马的重要据点,王乐泉(1994年至2010年4月)、张春贤(2010年4月至2016年8月)相继主政新疆,因此新疆也一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
2016年8月陈全国主政新疆后的“治疆方式”是:持续高压恐怖。被中共视为头号敌人的法轮功,新疆当局对其的迫害更是变本加厉。尤其是利用中共“十九大”召开之机,将迫害推向极致,且高压持续至今。
新疆当局对全疆各辖区的法轮功学员(包括所有曾经修炼过的)无一遗漏地进行分类,实行所谓三级迫害,对于第一类有嫌疑的或认为是重点的,寻找理由或干脆直接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对于二、三类的,要其向当地辖区派出所写保证书不在“十九大”期间上访,并要被拍照、按手印留档,上交护照,还有的被扣留了身份证,同时还遭恐吓说会被拘留。
2017年10月,有民众告诉大纪元,十九大前新疆当局传假情报迫害法轮功。消息称,从2017年“十一”以来,新疆当局几乎每天都向下传达秘密档,不准复印、不准存档,传达完上交。10月5日向下传达一个秘密档,一直传达到村一级,要求全面严打施高压,全面维稳排查防控,并且将法轮功作为重点防范对象之一。10月7日,又一秘密文件声称依据有关(假)情报,X教妄图发动全国性的行动推翻共产党,要求全国开展“敲门行动”,入室搜查、抄家、抓捕。昌吉市已经有几名法轮功学员被抓。
概而言之,新疆当局的持续高压恐怖表现主要有四。
第一,大规模的高科技监控。多年迫害,中共早已大量收集了法轮功学员的个人信息。陈全国主政后,新疆当局大规模购买、建设高科技监控仪器、设施,妄图构建一个无所不在的全民监控网络。
2017年10月中共召开“十九大”。在这一年,新疆各级政府、政法系统大规模调用辖区派出所人员与所有企事业单位,以及各社区、“610”及相关部门人员,对所知的所在地所有法轮功学员,包括曾经放弃修炼的人,进行新一轮的所谓“过关谈话”,调查他们是否仍坚持信仰继续修炼、是否要继续上访等。他们上门给法轮功学员登记、照相、录音,逼迫法轮功学员按手印、将个人信息家庭成员联系方式和电话工作单位填写到表格里等,甚至一天三次上门逼写“承诺书”,保证不上北京、不上访、不聚会等,还每天来看法轮功学员在不在家,给法轮功学员家里的儿女打电话,搞得学员家里鸡犬不宁,无法正常生活,而且出门就要身份证。
对于坚定的信仰者,当局会采用送去集中营,或网上通缉,或交由社区监视,或通过警方对其身份证的监控,达到令其寸步难行的迫害目的。
目前,新疆的每个市、县的进出口,每个政府部门、公检法单位,甚至是每个单位、市场、商场、酒店的进出口,都被设置了最先进的所谓“安检通道”,要求每位进出的民众必须刷身份证,而那些被标注的法轮功学员一旦出入这些安检通道,马上就会被报警,随后被绑架到就近警局。
例如,新疆乌鲁木齐市的花玲,2017年11月15日,去该市米东区政务大厅办事刷身份证时被报警,后被该市新市区警察绑架到洗脑班。
中共对新疆采取极端监控,引发了外媒的持续关注,新疆被指成为一个露天监狱、成为一个测试各种“尖端监视”和“社会控制”方法的试验场。
美国《华尔街日报》曾报导,在新疆,中共政府建立了严密的监控网络,它由岗哨、摄像头、脸部扫描仪和街头巡逻员组成。2017年,中共在新疆花费91亿美元用于“维稳”,比2016年增加了92%。
中共当局也斥资建立数据平台,用以识别“不安全分子”,比如采血建立DNA数据库。当局还建立了大量拘留中心。有数据表明,截至2017年9月份的一年内,新疆新增10万个警察岗位。
第二,普遍性绑架、强制洗脑。新疆当局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未经正当程序,大搞“收押”运动(“应收尽收”、“消除杂音”)。据说,这是新疆内部的政治运动,迫害手段是只做不说,对他们认为的重点人物、危险人物不经司法程序进行“三收”,即“收教”(学习班)、“收押”(看守所)、“收监”(监狱)并作信息建档。有些密令不做笔录,只做电子拷贝。被“收”者身心备受煎熬、摧残,还要自己或让自己的家人给“学习班”交钱,非法关押没有期限。法轮功学员也是被迫害的重点。
一位曾被绑架至看守所的新疆法轮功学员,在海外明慧网上发表《新疆看守所所见》一文曝光:“据说从2017年4月就开始抓,看守所一个大概二十多平米的监室,只能容纳十五六人,却关了三十五人,听说有的监室人员更多。”
“听说所有的看守所都爆满,实在装不下就到处转移,在押人员分三部分,一类是刑事犯,一类是羁押犯,另一类是收押犯。刑事犯和羁押犯还好理解,听说收押指还没触犯到法律的,属于‘不放心人员’,这一类抓的量很大,很多是全家被抓,有的是被株连的,比如找不到儿子把父母关起来。有的是他们认为手机有不良信息的,有些是说了不符合政府要求的话等等,很是荒唐。听监室的人说还关了许多法轮功学员,有传法轮功真相的,有的是几年前曾判刑的,还有的地区搞人人过关,只要说炼,就抓,说是‘不放心人员’。”
例如,2017年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召开当天,原阜康市经贸委矿管办优秀干部、法轮功学员王军强,被莫须有地非法“收押”到所谓的“职业技能培训服务管理局”拘禁,于该年12月中旬以保外就医的形式放回做右眼白内障手术,并被社区监视居住。他的右眼是在被非法劳教期间遭电警棍电击所致。
新疆当局不仅对现在疆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还对已经在外地生活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迫害。
又如,2017年10月,在北京居住工作几十年的法轮功学员刘昱见,被新疆警察从北京绑架到乌鲁木齐市,在“转化点”遭洗脑迫害,致使刘昱见血压持续达到两百多,转化点警察视而不见、置之不理,在医生的强烈要求下,刘昱见第三次被送到医院。家人请律师介入,责任人推脱不敢见。
再如,原乌鲁木齐新市区法轮功学员刘秀随丈夫转业已离开新疆十多年了,约2017年9月,因为身份证是新疆的,在贵州坐飞机时刷身份证被报警并绑架,后被新疆所属辖区警察从贵州架回到乌鲁木齐进行迫害。
而据全球主流媒体的广泛报导,新疆当局现正大规模建造所谓的“再教育营”(洗脑班)等黑监狱,目前新疆每个市县都设有这种黑监狱,仅乌鲁木齐就有33个,关押新疆民众(主要是维吾尔族人)数以百万计。
第三,滥用司法,制造冤狱。监狱、洗脑班、劳教所(中共已于2013年取消)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三大据点系统。新疆当局在“遍地开花”的洗脑班未能取得预期效果,对于信仰坚定、在红色恐怖中仍走出来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滥用司法,导致冤狱频生。
例如,宋志刚丢失一个手机,招来十四年冤狱。在新疆打工的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市人宋志刚,一个家庭中的孝子、社会中的好人、单位的劳模,无意间丢失一个手机,被人拾到后,送到公安局,因手机中有与法轮功有关的内容,立即被新疆阿克陶县公安局绑架,2018年1月宋志刚被非法批捕,之后被阿克陶县检察院非法起诉,4月被新疆阿克陶法院判刑十四年。
又如贺真耀。四川资阳市人贺真耀,是中石化西南石油局测井公司分队长、工程师、获奖技术骨干,依法起诉前中共党魁、迫害元凶江泽民,填写的真实地址就是他长期出差工作的地方,没想到,新疆轮台县当地受蒙蔽的警察和国保据此入室绑架了他,冤判三年六个月,单位也开除了他。
第四,严密信息封锁。新疆当局对有海外联系的人士严密监控、肆意抓捕。
新疆警察在街头随便检查行人手机。警察手持的扫描仪可以侵入智能手机,提取和分析联系人名单、照片、视频、社交媒体帖子和电子邮件。这类掌上设备使警方能迅速检查行人手机的内容,当场查看其中的数据。
对海外打进来的电话,一监测到有法轮功的内容,立即掐掉。
2009年七五事件后,中共曾在新疆断互联网一年。恢复接通互联网后,新疆当局的网络封锁更为严厉。
新疆当局对所有民众实行禁言、禁声,对所有在公开媒体、自媒体、私生活聚会上对现实状况有不满言论的人,立即进行传唤、拘留、刑拘。
由于新疆当局的严密信息封锁,本文收集的最近两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只是新疆迫害形势的冰山一角。
迫害手段之一:绑架基于海外明慧网报导的不完全统计,最近两年,遭新疆当局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逾百人,名单见附录一(其实,新疆各地市州和兵团系统遭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众多,但更多具体情况尚未曝光)。被绑架者,或被劫入洗脑班,或被非法庭审、判刑,或被放回由所在单位和(或)社区监视。
新疆当局绑架手段之疯狂、愚蠢、荒唐、无耻,从新疆警察万里追捕无辜老太这一案例中可见一斑。
中共十九大前夕,新疆国保公安谎称抓捕“恐怖分子”,不惜万里追踪,窜到河南项城,与项城国保勾结,采取非法恐怖手段,严密排查布控,必欲劫持因躲避迫害而流离失所十多年的七旬老太太郑翠兰。
家居乌鲁木齐市的郑翠兰,女,新疆建设兵团退休职工。迫害开始后,郑翠兰多次被绑架关押,自己饱受折磨,家中再无宁日。老人被逼无奈,离家出走,辗转回到原籍河南项城,在项城颠沛流离多年,居无定所。然而,新疆警察一直把她列为迫害重点、要案,甚至列为“恐怖分子”,必欲将其抓捕投狱。
十九大前,新疆国保警察万里追踪到河南省项城,说“是上边压下来的任务”,“把项城挖地三尺,也要把郑翠兰找出来!”此后几个月内,新疆国保与项城国保勾结,采取跟踪、监控、窃听电话、暗访等非法手段,县城的大街小巷、法轮功学员的住宅附近,布满了便衣特务。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公安叫去恐吓,非法问询;有的被逼离家出走;有的因被怀疑与郑翠兰有联系、收留过她,而被捕入狱。
遭新疆当局绑架者,多为社会精英人士。
例1. 周长青,女,40岁左右,消化科中医专家,新疆乌鲁木齐市友好中医院肠胃消化科主任。周大夫为人善良、医术高明,她救助病人不求回报的事迹多次被乌鲁木齐都市报报导。
约2018年5月,周长青被居住地社区非法抓捕送往集中营进行洗脑迫害。因为修炼法轮大法、坚持做好人,她还曾遭非法劳教。
例2. 马超,男,新疆环境监测总站高级工程师。2017年9月中旬,即被非法抓到乌鲁木齐市新市区政法委主办的“教育转化基地”(即洗脑班),因在南山洗脑班期间坚持讲真相,被劫持到米泉铁厂沟看守所刑事拘留。后又被转到安宁渠集中营长期非法拘禁。
例3. 贺江海,男,医学博士,现年54岁。2017年5月30日给单位同事讲真相被诬告而遭绑架,被冤判五年。
贺江海1999年获广州中山医科大学理学博士学位,由于原单位新疆大学不放贺江海的人事档案,继续攻读博士后的希望破灭,贺江海决定从商。1998年年底贺江海在广州喜得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修炼大法才八个月,邪党对大法的迫害就开始了,但他并没有被迷惑。2000年底,他和两位同修走上了天安门,拉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2003年8月13日,贺江海在上海被绑架、冤判三年,遭臭名昭著的上海提篮桥监狱二监区“青中”(青年实验中队)残酷的煎熬迫害。贺江海出狱以后,回到父母工作过的地方——新疆克拉玛依市开公司。邪恶却无处不在,贺江海在公司仍不断受到国保和社区骚扰。
残障人士也不放过乌鲁木齐市法轮功学员相荣,女,50岁左右,残疾人。没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自卑,想过轻生;修炼后身心巨变,人变得乐观、积极,自己做生意,待人变得更加诚恳、热情。2015年诉江之后,相荣被迎宾路派出所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人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之后曾遭多次骚扰。约2017年9、10月间,又被劫持到安宁渠洗脑班迫害。
绑架高龄人士例1. 李玉兰,女,现年75岁,原新疆五家渠102团妇产科大夫。1999年以前,因患有多种疾病,特别是膝关节病变,面临截肢,在生命绝望之时经朋友介绍修炼了法轮功,多年来从未吃过一粒药,七十多岁的人像五十多岁,一头黑发,脸上几乎没有皱纹。2017年3月,李玉兰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于当年12月11日被五家渠市垦区法院冤判一年半有期徒刑。
例2. 甄作云,男,退休前任新疆阜康市物资局书记,约2016年11月24日遭绑架、非法抄家,时年77岁。后于2017年10月11日被阜康市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缓期执行。与甄作云一起遭冤判的还有七十多岁的阜康市建设局退休干部王文弟(两年六个月,缓期执行)。
践踏人伦之绑架例1. 老父被关洗脑班数月,女儿投诉也遭绑架。2017年9月30日,78岁的石河子市法轮功学员邓安坤,被劫持到洗脑班。洗脑班迟迟不放人。邓安坤的女儿邓艳玲一直给有关部门写信投诉,并打算将参与绑架的政法委等人员正式起诉至法院。2018年1月19日,石河子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分局局长亲自下令,石河子大学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了邓艳玲,给家属开出一张行政拘留十五天的通知。2018年4月中旬,邓艳玲及其儿子董丹宇被当地警察绑架至洗脑班,至今杳无音信。
例2. 李和平。2017年11月24日,新疆阜康市法轮功学员李和平结束两年冤狱回家,当时她95岁的老父亲正在医院抢救。但她只照顾了父亲三天,就又被阜康“610”人员强行劫持到“转化”中心洗脑迫害,无论家人如何说情都毫无用处。她父亲于2018年1月5日临终前,她才被允许回来见父亲一面,父亲遗体火化后,她又被劫持回“转化”中心。“转化”中心的迫害使李和平身体出现很多不适状况,心脏疼痛,视力明显下降。#(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阿波罗网

GMT+8, 2018-10-22 16:4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